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女儿跟我生宝宝了,有没有做过女儿

我女儿跟我生宝宝了,有没有做过女儿“不管怎么說,淩冽這次沒事就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接下來的事情只要我們眾人齊心協力,相信沒有什么事情是過不去的。”康道行站出來說了一句,幾位大佬也紛紛點頭。

但淩冽本人卻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在廂房裏面走來走去。

聶無雙有麻煩,淩冽必須去幫她,但現在最關鍵的,是淩冽都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認識一個叫聶無雙的人。

這個世界上的好人不多,能幫自己的好人更是寥寥無幾,淩冽一向沒有欠別人人情的習慣,有恩必報,是他做人的准則之一。

但是這次淩冽面對的,卻是一個有恩無處抱的安尷尬情況,他根本沒想起來這個聶無雙是誰。

向紅軍喝了口清茶,表情終於輕松了一點說道:“淩冽,不如你就給大家說一下你是怎么認識聶無雙聶大小姐的吧?”

“啊?”一直在努力想問題的淩冽根本沒聽到向紅軍說的啥。

“你啊什么啊,你可別告訴我你根本不認識聶無雙,你小子肯定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沒有說出來!”“嘿嘿”淩冽只是傻笑了一下,沒有確定也沒有否定。看到淩冽又在裝瘋賣傻,眾人都忍不住鄙視了他一眼,在場的人為了幫你哪個不是操碎了心,這小子竟然連真實情況都不願意透露。

淩冽這會兒也是欲哭無淚,我要是知道我怎么認識的這位大小姐,我還至於鬱悶成現在這個樣子?

眾人開始談論起了其他問題,長輩們談論怎么志恒常家和景家的力量,特效隊員們則是商量著怎么去炸了這兩家的老窩。

淩冽這會兒根本就沒時間參與這些談論,他還在想著聶無雙到底是哪個妹子。

難道是之前不經意間撩到的美女?

淩冽的腦海裏不停閃現過一些美女的畫面,奈何自己撩過的美女多的都數不完了,淩冽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個。

而且這種不亞於舍命相救的關系,也絕對不是一般的迷妹能做到的!

難道是自己救治過的某位病人?

淩冽雖然換了個角度思考,但他從醫這么多年,手下救活的病人恐怕都已經數以千計了,其中不乏家境殷實者,但是看病又不是查戶口,淩冽所能了解到的病人背景實在是有限。

所以這下更找不到頭緒了。

就在淩冽想的腦袋都要爆炸的時候,大首長突然說道:“

聶家有一句家訓,叫什么有恩必報,他們對待別人恩情從來都是有一還一,能夠讓聶家出這么大的手筆還恩的,足以說明他們之前欠了淩冽一個天大的人情啊。”

但康道行卻是補充道:“准確來說是聶無雙欠了淩冽一個天大的人情,而不是聶家,聶家那群鐵公雞們不可能為了救一個人啟動涅槃梨計劃。”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來回討論著,淩冽的腦海根據他們的提示也開始篩選可能和聶無雙有關的記憶。

突然,他的腦海仿佛卡住了一般,一個絕美身材的女子仿佛站在了他的面前。

就是她了!淩冽迷茫的眼神突然變得堅定,他有一種直覺,那個人就是拯救自己於水火的聶大小姐。

“淩冽啊,想那么多沒用,我們特戰隊的兄弟們直接去炸了他們的老巢不就得了?京州是吧,兄弟們現在就出發,你就在這等我們的好消息吧!”大熊呼哧呼哧走上前來,臉上滿滿的全是自信。

被大熊這么一說,特戰隊的隊員們全都興奮了起來。

“生死看淡,不服就幹!”

“手裏的槍是王道!”

“這事情簡單,根本不用教官出手!”

軍營裏,這是一個所向披靡的隊伍,社會上,也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但是淩冽搖了搖頭。

大熊氣得嗷嗷叫:“怎么滴,不相信兄弟們的實力咋滴!”

特戰隊的實力?淩冽哈哈笑了出來,大熊被他這笑容搞得一臉懵逼。

“你笑啥?”

“我笑你不動腦子,你們的實力我會不相信嗎,我就是太相信你們的實力了才不讓你們輕舉妄動的。”

聽到淩冽這番話,一臉懵逼的不僅僅是大熊了,特戰隊的其他隊員也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淩冽笑了笑說道:“如果我們想和常家,景家,地府對抗,就必須做好長遠的打扮,我們必須有自己的大本營!”

“我們特戰隊就是你的大本營!”大熊這會兒真的有點熱血上頭了。

“特戰隊當然是我的大本營,但現在這個大本營太小了一點,我們需要獲得更多的力量!”

大首長和白天宇等人面面相覷,他們似乎猜到了淩冽的想法。

淩冽繼續說道:“我要把整個豫州變為我的大本營!”

其實淩冽早就有這個想法了,如今他在豫州的地位已經不能喝往日一起言語了,豫州不僅有他最親的人,也有他最好的朋友,特別是他在豫州的人脈關系更是過硬,大首長如今都親自來找他對話,就已經是最好的證明。

“你這話是不是有些狂妄了?”大首長看了淩冽一眼,淩冽也認真地看著他,眾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不過我喜歡。”大首長嚴肅額的目光突然多了幾分贊賞,淩冽的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二哥,你不是一直對從政這方面很有興趣嗎,而且我發現你也確實有這個能力。”淩冽笑著看向了江崇武。

但是這家夥卻是瞪大了眼睛,從政確實是他的夢想,但當著這么多大官的面

想到這裏,江崇武突然挺起了胸膛,淩冽當著這么多大官的面提起這件事,不正是給他了一個機會嗎?

“對!只要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能證明自己!”江崇武大聲說道。

淩冽親自推薦從政人選,這能是給誰看的?

大首長無奈地笑了笑,看來淩冽真不是給省油的燈啊,大首長直接看了一眼向紅軍。

向紅軍本來就有收下江崇武的意思,現在領略到大首長的眼神,更是果斷說道:“現在國家就需要你這樣的有志之士,你想要機會,我給你。”

江崇武點頭致謝,臉上非但沒有得意,竟然比剛才還冷靜了幾分。

寵辱不驚,這正是從政的基礎功,江崇武毫無疑問是合格的。

“白雲文,你這輩子可能就爛在軍營裏了,如果你想在軍事方面有所造詣的話,那可真得抓緊了。”淩冽又笑著對白雲文說道。

抓緊,能抓誰的緊?剛才大首長親自促成了一件美事,沒想到接下來這事情就落到自己頭上了。

他明顯有些不高興,轉身就向著門口走去,淩冽也沒有攔著他。

但就在這個時候,白雲文突然跟上了大首長的腳步:“還請大首長給我一個機會,我定不會辜負大首長的期望。”

白雲文也算是小有名氣,怎么說也算是軍隊主要培養的對象,淩冽的推舉並不是胡來,他只是幫著加了一把火而已。

大首長一只腳踏出了廂房,另外一只腳卻暫時留在了裏面。

“哼!如果你敢給我抹黑丟人,我讓你這輩子都當不成軍人!”隨後大首長就直接向外走去。

聽起來是大首長的訓斥,但這種口氣是對手下才有的訓斥,這說明大首長已經接受了白雲文。

隨著大首長的離去,白天宇和喬坤宇等人趕緊離開了,如果走的再晚一點,還不知道淩冽要塞給他們什么人呢。

其實特戰隊的人每一個都不平凡,這些人的特長不僅僅是打仗,把他們用在其他地方,完全也可以獨當一面。

幾位大佬面對的難題倒不是擔心這些人是否有能力,他們擔心的是制度的問題。

每一個軍官或者政客的升遷都有明確的記載,如今豫州的體系也早就已經趨於飽和,強行加塞的話只會導致自己手下的不滿意。

淩冽也沒有攔著他們,畢竟江崇武和白雲文的成功已經讓淩冽十分滿意了。

淩冽給剩下的隊員們也安排了一些任務,每一個人都將在淩冽的計劃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大家也終於明白了淩冽之前說的那些話,相信你們,所以留下你們。

廂房裏的人很快就匆匆離去,只留下了淩冽和大嘴兩個人。

從開始到最後,大嘴就一直在靠牆角的地方坐著,現在還依然在那裏坐著。

他的表情很鬱悶,卻什么都沒有說。

“說吧,有什么就說什么唄,擺那張臭臉給誰看啊?”淩冽看著大嘴。

大嘴瞪著淩冽:“有什么好說的,你們特戰隊是兄弟,我這沒有身份沒有編制的人就不是兄弟了咋滴,你沒低估他們,轉臉就想低估我咋滴,我啥任務和身份都沒得到,你說你到底想咋滴?”

淩冽差點被雷得暈倒,一口氣說了這么多牢騷,還非得要說一句沒什么好說的!

他也沒多說話,直接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張牌子,直接扔在了大嘴的手裏。

那看起來是一個再簡答不過的牌子,牌子上面還寫著不好辨認的字,一面用朱紅毛筆寫著“法”字。

“啪!”大嘴直接把這牌子給扔在了地上。

“你這是在哄小孩呢,現在小孩都不玩這么土的玩具了,我也懶得給你計較,你要是真不把我當兄弟看,那我也懶得理你!”大嘴起身就要走。

淩冽撇了撇嘴,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道:“哎,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只不過拿著這個牌子能隨意懲奸除惡,甚至有權利直接滅掉違法的古武者而已。”

他這話剛說完,大嘴直接一個鱷魚撲食沖了過來,不過他撲的不是淩冽,而是地上的那張牌子。

把這牌子緊緊地握在手中之後,大嘴才半信半疑地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這個牌子真有那么神奇?”

“執法長老親自頒布地執法者身份牌,有了這個牌子就是牛逼執法者之中的一員,你說神奇不神奇?”

淩冽這話說的慵懶,但聽得大嘴的心髒卻是撲通撲通直跳。

他的性格耿直,也沒有什么優點和特長,就想做一個懲奸除惡地大俠,但在如今的法律體系下,你打了惡人也同樣要被法律懲罰,這多少讓大嘴感到鬱悶。

執法者,可以從很大程度上避免這種悲劇的產生。

執法者也早就成了大嘴最想擁有的身份,現在他成了執法者的一員,就算別人用軍官和政客的身份做交換,大嘴也絕對是一萬個不樂意。

看到大嘴的眼睛裏全都是執法令,淩冽也有些無奈地說道:”身在其位便謀其事,你拿著這塊令牌坐鎮豫州,那些政客和軍方看不到的地方,就拜托給你守護了。”

大嘴狂點頭,只是對著那塊令牌傻笑。

淩冽朝著門外走去,大嘴突然莫名其妙地扭頭問道:“你要到哪裏去?”

一個大老爺們還不想去哪裏就去哪裏,大嘴很少管這種閑事,這個問題倒是讓淩冽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

“就逛逛唄。”淩冽直接走了出去,大嘴雖然感覺怪怪地,但很快他還是繼續欣賞起了這塊令牌。

淩冽走出了向家,走在了大道上,向著城市的另一邊走去。

他的目標很明確,霍家。

那是他離開豫州前必須要光顧的地方。

不想把行程告訴大嘴,是因為淩冽覺得虧欠大嘴的實在太多了,而且大嘴沒有他那么驚人的恢複能力,從大嘴的身體狀況來看,很明顯是上次大戰留下的創傷還沒有痊愈,淩冽實在看不得他繼續拼命。

霍家除了霍青墨以外,真正能和淩冽為敵的也不過是霍青玄一人而已。

霍家的大門是敞開的,霍家的中門也是敞開的。

淩冽繼續往裏面走去,一個小花園旁邊,兩人正在花園邊靜心賞花。

這兩人正是霍青鳴和霍青靈兄妹,兩人看到淩冽後,竟然沒有半點的詫異。

“跑了?”淩冽皺著眉頭問道。

“在這兒呢。”霍青靈的表情有些僵硬。

既然他們知道自己是來找霍青玄的,淩冽也就懶得提那個名字了。

而霍青靈則是完全不敢直呼那個人的名字。

一陣寒風吹過,外門突然關閉,隨後中門也直接關閉。

在花園後的一扇小門中,一個消瘦的身影慢慢走出。

“淩冽,你終於來了!”霍青靈和霍青鳴有些驚恐地向後退了退。

這聲音已經不再是一個正常人類的聲音了,這聲音尖銳,生冷,沒有任何的情緒。

正如霍青玄毫無血色的面孔一樣令人作嘔。

“你現在被地府整得太慘,再不回頭馬上就會變成幹屍,現在回頭還有救。”

霍青玄面孔已經僵硬,但看動作應該是進行著一番心裏掙紮。

“我真的,還能變成正常人。”霍青玄抬起了頭。

“當然是騙你的了,你早就無藥可救了!”淩冽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樣子。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