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女儿很漂亮 控制不住,晚上都给爸干的叫

想要阻止淩冽殺人,只有兩種方法,第一是打敗淩冽,第二是給他一個不殺人的理由。

單憑慢著兩個字就想阻止淩冽霸者之勢,這完全是癡人說夢,淩冽直接忽視了這個聲音,目光還是放在了地上那個將死之人身上。

淩冽的身體從天空墜下,和上一次被動挨打不一樣,這一次淩冽身上透露出一種蠻橫的殺意,如果不來個半步武聖等級的人,根本就沒有能力阻止。

“萬鬼哭嚎是鬼哭幾十年苦心修煉才造就的功法,就算你能走捷徑爬上武王境界,也絕對不可能走絕境練會真正的萬鬼哭嚎!”

剛才霍青玄手中的萬鬼哭嚎,簡直垃圾到不堪入目。

淩冽的眼神裏滿滿的都是輕蔑,不管從什么角度講,霍青玄都是死不足惜,所以他的眼睛裏沒有半點憐憫。

看著淩冽急速沖來的身影,霍青玄已經沒有半點反擊的能力了,善於走捷徑的他並沒有好好錘煉身體,一副羸弱的身子強行吸收了這么多邪氣,最終讓身體失去了大半活力,現在宛如一塊水泥。

在淩冽霸道一拳下,霍青玄發黑的皮膚更是寸寸龜裂,裂縫中散發出一縷縷的黑色氣體。

霍青玄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他似乎已經意識到死亡的來臨,突然,他的眼神劇變,殺人的決然變成了被殺的渙散。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我!我給你做牛做馬,我把妹妹送給你!”霍青玄的眼睛裏滿滿全是對生的祈求。

保住性命才是聰明人的第一選擇,在死亡面前,大多數人的尊嚴將不複存在。

霍青玄自命不凡,但他此時的表現卻比大多將死之人更加卑賤,這種卑賤讓淩冽惡心。

淩冽在半空中伸出了自己的拳頭,霸者狀態下,他不需要采用任何的准備動作,隨隨便便一出手,便是千鈞之力。

空氣放佛被撕裂,天地間狂風大作,這一拳朝著霍青玄的頭顱轟去。

但突然間,兩個身影出現在霍青玄的面前,淩冽深呼了一口氣,只好收回了拳勢。

他要殺人,但他不要殺無辜的人。

天地間的風裂聲更加誇張,放佛無數炸藥在空中炸裂,想要收回一往無前的拳勢也並不簡單,這就像是強行截住一段洶湧的河流。

淩冽轟然落地,體內氣息因為強行收回拳勢而變得有些紊亂,但稍加調節後也終於恢複了正常。

他抬起了頭,看了一眼霍青靈和霍青鳴。

“你們知不知道,如果我剛才收不住,你們兄妹的小命可就沒有了。”淩冽眉頭緊皺,他實在不明白,霍青玄已經淪落到了這個地步,為什么還有人蠢到用生命卻救他。

霍青鳴和霍青靈苦澀地笑了笑,他們什么也沒說。

“是我,淩冽,我求你放了青玄一命。”在兩人的身後,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淩冽抬頭看去,霍定坤正癱坐在輪椅上,似乎比上一次出現又蒼老了很多。

只是大聲說句話,霍定坤就趕緊大口大口地喘了兩口粗氣。

周圍明明什么風都沒有,大太陽也在天空高高的掛著,但這位輪椅上的老人卻在瑟瑟發抖。

他哪裏還有個什么人樣啊,輪椅上擺著的不過是一具蒼白的幹屍而已。

“霍伯伯,你應該知道霍青玄對我做了什么吧?想要讓我放了他,可沒那么容易。”

淩冽還能稱呼他一聲伯父,完全是因為他過去的英勇事跡,在那場大戰結束之後,霍定坤可是被軍方直接認定為護國英雄的,這此等顯赫功勳之下,霍家沒有理由不繁榮昌盛。

但是現在呢,他們作死作到現在,不但落了個家族沉寂,再也不能和其他幾大家族相提並論,就連霍定坤自己都加速衰老成這個樣子。

多行不義必自斃。老祖宗的話不是沒有道理。

在喘了好幾口大氣之後,霍定坤才提氣說道:“如果我這張老臉還能有些面子,我希望你能給青玄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也有很大的責任。”

“你也有很大的責任?難道你還真覺得自己是什么光明磊落之輩?”淩冽的眼睛裏釋放出了精光,過往的那些事情他依然曆曆在目。

霍定坤的呼吸變得急促,好像一不注意就能死掉一樣,霍青靈看到這一幕立即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很快就拿出來一個藥瓶,倒出了一粒藥放在了老人的嘴裏。

良久,霍定坤也終於緩過氣來,但明顯比剛才又憔悴了很多。

看到兩人的談話並不順利,霍青鳴立即向前兩步說道:“霍家虧欠你的,我們做晚輩的一定會盡力償還,還請你能滿足了他這個心事!”

說罷,霍青鳴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霍定坤為了保護霍青玄這個孫子不惜羞愧前來,這是長輩的責任。

霍青鳴為了滿足霍定坤的心事而跪下來求人,這是晚輩的孝義。

如果不知道那些過往的事情,旁人還真以為這是上尊下孝,和和美美的一個大家庭。

淩冽卻是冷笑了一聲:“霍定坤你雖然老成這個樣子,但應該還沒有糊塗到不記事情吧,還應該記得你是怎么對自己那個孫女的嗎?”

面對淩冽的寒冷笑意,霍定坤低下了頭沒有任何言語。

但是淩冽卻繼續看著他說道:“你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把自己的孫女當成一個工具來利用,這給霍青墨留下的創傷恐怕一輩子都不會消除!一個連親人都不能相信的人,以後還會去相信誰?”

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莫過於親人的背叛,而霍定坤就曾經是這件恐怖事件的策劃者。

“現在你又給我來談親情,談道義?你以為親情是兒戲啊!”淩冽大聲吼著,他多希望吼出來這些話的人不是自己,而是那個受了莫大委屈的女孩!

霍青鳴把頭緊緊地貼在了地上,依然苦苦哀求,而霍定坤更像是死了一般,久久沒有發出任何氣息。

“哼。”淩冽掃視了一眼眾人,再次向著霍青玄靠近。

霍定坤猛然抬頭,眼神中全是絕望的神色。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來這裏打架了!”一聲爽朗的笑聲從遠處傳來,冷冽不用看就知道是向紅軍來了。前前後後幾位中年人從車上走了下來,向伯伯,幹爹,喬坤宇,康道行他們全都來了,甚至連豫州的最高行政領導也來了。

淩冽只好松開了自己攥緊的拳頭,他瞪了霍青玄一眼,趕緊轉身去迎接諸位長輩。

“你們怎么知道我在這裏?”淩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剛才毀天滅地的小戰神,這時候卻成了一個有些羞澀的大男孩。

在這些人的眼裏,淩冽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而淩冽也把他們當做是自己的親人,殺個人哪有和諸位長輩們說說話重要。

向紅軍環視了一圈被破壞嚴重的院子,這才苦笑著說道:“這還用問嗎?我們接到報告說這裏發生大面積爆炸和能量泄露,不用猜也知道是你小子來這裏搗鬼了!”

豫州的形式基本穩定了下來,要說還有什么不確定因素,那肯定就是霍家了。

就在幾位大佬商談完事情想要喊著淩冽去喝酒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找不到這家夥的人影了,那個時候喬坤宇又收到手下的情報,說霍家大院正有高手戰鬥。

幾個人一合對,不用問了,肯定又是淩冽幹的好事!

現在淩冽已經大鬧過了,霍家已經是一片狼藉。向紅軍只是擺了擺手,並沒有給淩冽多說話。

轉而,向紅軍和其他幾位大佬紛紛來到了侯定坤的身邊,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軍禮。

軍禮是一個文明國度中最值得敬仰的禮儀,更是心中至高無上的榮耀禮儀。

霍定坤抬頭看了一眼,一排人正面色凝重,姿勢標准地給自己敬禮,一時間他沒有忍住,老淚縱橫哭紅了眼睛。

這些人可都是中華的中流砥柱,是真正支撐起中華脊梁的人。

老人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放佛想到了那些年機甲和炮火的轟鳴,想到了自己為國奉獻的歲月。

作為老一輩的英雄,他應當受到這種禮遇,但霍定坤很快就低下了頭,他現在羞愧自己曾是一個軍人。

向紅軍和白天宇等人面面相覷,他們看到了周圍的一切,也大概把整件事情猜的不離十了。

“霍老啊,我們也知道有些事情身不由己,但是您今天變成這個樣子,實在是不應該啊。”大領導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雖然此人是豫州的一把手,但很多事情都會向一些老前輩,或者是成功人士請教,自打上任以來給霍定坤請教了不少問題,每一次霍定坤都很耐心地給他解答。

所以霍定坤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直都很光明,真的是一位大英雄。

但剛才在車上,大領導也聽了向紅軍等人的口述,對霍家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些了解,現在看著霍青玄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又看到霍老見到幾人後的反應,也不得不相信了。

老人低著頭沉默了良久,這才抬起頭歎了一口氣。

“我現在已經算不得什么軍人了,我對不起你們的信任,也對不起國家的信任。”老人一口氣說了一段話,喘了兩口氣後,這才繼續說道。

“但是老頭子我現在只有一個請求,求求你們不要殺了青玄”

霍定坤現在說話已經有些倒氣了,這明顯是快要撐不住的節奏。

但他還是想要努力的把話給說完,只不過越是努力,臉色就越是難看。

淩冽皺了皺眉頭,按道理說霍定坤的體格雖然虛弱,但還不至於這么快就撒手人寰了,肯定是他的心裏抑鬱,再加上剛才激動了一把,這才導致一口氣沒喘上來,眼看著就要斷氣了。

“淩冽你還等什么,你不是神醫嗎,趕緊想點辦法救救他。”白天宇直接扭頭說道。

幹爹的話不能不聽,但淩冽救人也是有原則的,霍定坤明明是自己把自己給作死了,這種人不救也罷。

所謂氣運,是和生命有著緊密聯系的,淩冽不想做這種違背氣運規則的事情。

淩冽站在那裏沒有動,倒不是因為他猶豫了,而是他拒絕了。

即使是幹爹的命令,淩冽也選擇了拒絕,他有自己的做人和行事准則,這些道理也有很多是幹爹教給自己的,所以淩冽不覺得這樣做有什么不妥。

眼看著霍定坤的氣運在一點點消散,白天宇感受著老人的脈搏慢慢變弱,也只好無奈地搖了搖頭。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人突然抱住了淩冽的大腿。

“淩冽,求求你!我爺爺是一時糊塗,其實他的本心一直是好的!求求你救救他,你就算要我的命都可以!求求你!”抱住淩冽大腿的正是霍青鳴,他從剛開始就一直跪在淩冽的面前。

只不過和霍青玄相比,霍青鳴在霍家的表現實在算不上出色,眾人也都忽略了他。

但此時霍青鳴的哭聲悲痛天地,他立即向後退了退,額頭狠狠地磕在了漢白玉地磚上,漢白玉上已經落下了點點朱紅。

看著他額頭的鮮血,淩冽的內心也被震撼了一下。

這時候霍青靈也跑過來跪了下來,和哥哥一起祈求著淩冽。

他們了解爺爺的病情,這種病就算送到醫院裏也不會有任何起色,但是淩冽號稱神醫,名聲更是如雷貫耳,不知道有多少必死之症被淩冽救好。

霍青鳴和霍青靈相信,只要淩冽肯出手,那么爺爺的病就會有希望。

但是淩冽連幹爹的命令都違背了,又怎么會答應他們的請求。

兄妹兩人一下一下地磕著頭,漢白玉地磚上的血印越來越大。

當他們再次把額頭狠狠磕下去的時候,兩雙修長的手指分別伏在了他們的肩膀上。

“霍定坤的氣數本來已經盡了,但好在有你們兩個孝順的晚輩,他的氣數得意延續。”淩冽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霍青鳴還沒來得及感謝,淩冽就直接從身上的銀針袋裏拿出了八根銀針,全部刺在了霍定坤的身上。

額頭四根,心髒四根。淩冽又把一縷精純的氣息通過銀針注入了霍定坤的心髒。

“噗。”霍定坤的嘴裏突然吐出了一口黑血,他的眼睛慢慢的睜開。

但老人的表情依然抑鬱。

淩冽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這終歸還是心病啊,只要不去除掉老人的心裏憂慮,就算救他一百次也是徒勞。

“我答應不殺掉霍青玄,但他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淩冽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