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小丹你就让我再进去一次吧,大二女生怀了爸爸的孩子

小丹你就让我再进去一次吧,大二女生怀了爸爸的孩子,被他這么一說,所有人都愣了,如果是龍組的命令,那鄒成直接說不就好了,為什么還要先給淩冽打一架。

現在打架打不過了才說是龍族的命令,這怎么看都很可疑啊。

雖然淩冽沒有平複自己的氣息,但他也沒有繼續進攻的意思。

畢竟鄒成是隱龍的組長,他說是龍組的命令,可信度非常高,如果真是龍組的意思,那淩冽不但不能阻止他帶走霍青玄,更不能對他進行人身攻擊。

“我相信這是龍組的命令,但我不相信你,剛才你一架我們還沒有打完,這筆賬我先給你記著,下次再見面就是你還賬的時候。”淩冽冷冷地看著鄒成。

但是鄒成卻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他站直了身體挺起了胸脯:“這一次也好下一次也罷,只要敢阻撓龍組辦事的人,可很難落得好下場,如果你還敢阻撓我辦事,我會以龍組的名義殺了你!”

“好一個龍組的名義!難道你隱龍連軍人都不放過?”淩冽畢竟是堂堂正正的一位中華軍人。

“阻擋我辦事的人,龍組之外的人全都是敵人!”鄒成的體力終於恢複了一些,他從地上爬起來打了打身上的灰塵。

就在他想要朝著霍青玄走去的時候,向紅軍走了出來:“難道我們幾個人也是龍組的敵人嗎?”

向紅軍,白天宇,喬坤宇還有豫州的一把手,這些人的影響力加起來可不是一個隱龍所能比的。

自古軍方和官方在相互配合的時候也總是相互忌憚,在這么多的大人物面前,鄒成感覺到一陣頭痛。

但他還是咬牙說道:“龍組的命令,不容反抗。”

說罷,鄒成繼續向著霍青玄走去,不過他走的很慢,很明顯也很忌憚這些大人物。

向紅軍的臉色很不好看,在龍組的命令之前,他沒有任何抗命的資本。

淩冽更是緊緊攥住了拳頭,他也是軍方的一員,而龍組的頭腦又是軍方頂級的首領,所以淩冽也沒有任何辦法。

如果龍組把霍青玄帶回去審問倒還好,但這次出來執行任務的是鄒成,鄒成本人和地府的關系就有點不明不白,淩冽又怎么會相信龍組會秉公處理。

“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嗎,就眼睜睜看著他們把人帶走?”當霍青玄被帶走後,另類不甘心的問道。

向紅軍歎了一口氣:“一點辦法沒有。”

坐在輪椅上的霍定坤苦澀地笑了笑,沒想到最後孫子還是救下來了。

淩冽瞪著他走了過來:“這種時候你還真笑得出來,如果霍青玄還有機會出來作亂,我淩冽第一個殺了他!”

老人的笑容逐漸斂去:“我也知道他作惡多端,但他是我孫子啊”

站在霍定坤身邊的霍青鳴和霍青靈兄妹的表情有些黯淡,霍青玄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和霍定坤的溺愛也有很大的關系,就是因為霍定坤的無限容忍,才培養了這么一個沒有底線的孫子。

相比之下,一直被忽略的霍青靈和霍青鳴,不知道比霍青玄優秀了多少倍,但霍定坤卻一直有意無意忽略了兩個人。

即使兩人再怎么努力,也換不回霍青玄一半的關注。

兩兄妹現在的心思也非常複雜,但最終都沒有說些什么。

此時霍定坤突然抬起了頭,眼神中帶著乞求說道:“我知道老頭子我已經沒有臉再提那么多要求了,但我還想再說最後一個心願。”

淩冽有些不耐煩,如果他還想為霍青玄求情,那自己就沒有搭理他的必要了。

不過霍定坤卻張口說道:“我求你找到青墨的下落,替我給他道歉,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對她好一些,青墨和我這老頭子不一樣,她的心地一直很好,她不該成為受害者。”

“帶價是什么?你讓我幫你的帶價是什么,你想要填補心裏的愧疚,就總要付出一些代價。”

“可是青墨對你”

“青墨對我怎樣那是青墨的事,這些和你無關!你想讓我保護青墨並替你道歉,就必須付出自己的代價,為你那個流浪在外的孫女付出代價!”淩冽直接吼了出來。

虛而有虛的道歉能起到什么作用?即使他們是爺爺和孫女,面對曾經的傷害也絕對不是一句道歉就能化解的!

不過還沒等霍定坤說話,淩冽就突然笑了一下說道:“那就讓我來接手霍家的資產吧。”

聲音不是太大的一句話卻是把向紅軍他們給嚇了一跳,淩冽這次真的是獅子大開口啊,霍家作為一個大家族在豫州做大這么多年,其中積累的財富肯定多的不敢想象。

即使這幾年被霍青玄敗壞了很大一部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剩下的資產依然是個天文數字。

白天宇想要說些什么,但淩冽直接朝著眾人擺了擺手,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霍定坤。

他就是想看看霍定坤是真的想悔改,還只是虛情假意!

按照道理來說,淩冽放過了霍青玄一次,又救了霍定坤一命,現在還要去保護霍青墨,讓霍家付出這份代價,很多嗎?

沉默良久,霍定坤終於艱難的點了點頭,站在他兩旁的霍青鳴和霍青靈的眼神有些出神,爺爺同意了淩冽的要求,那就說明兩人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霍青鳴看了妹妹一眼,但霍青靈卻微笑著搖了搖頭,霍青墨是他們的家人,一個家庭最重要的就是家人。

霍定坤的糊塗已經讓他失去了享受天倫之樂的機會,更搞得霍家頹廢至此,真正聰明的人絕對不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所以霍青靈選擇了放棄。

此時在輪椅周圍站著向紅軍,白天宇,喬坤宇一行人,淩冽不用擔心這個老家夥會反悔。

他笑著拍了拍霍定坤的肩膀,反而站到了霍青鳴的面前。

“你早就應該擁有這一切。”淩冽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霍青鳴有些摸不著頭腦。

“什么意思?”

“現在我宣布,霍家的所有資產和產業全都由你們兄妹來管理,我只提一個要求,那就是霍青墨回來的時候,家裏應該有她一個位置,至於給什么位置,就看你們兩人的心意吧。”

淩冽微笑著握了握霍青鳴的手,但霍青鳴卻像個木頭人一樣呆住了。一縷冷風吹過,霍青鳴推著霍定坤走在破爛的莊園裏。

霍家的莊園不止一處,但這一處事霍定坤最喜歡,呆的時間最多的一個。

雖然這處莊園已經被破壞的不成樣子,但霍定坤的臉上卻帶著微笑。

霍青玄被龍組的人帶走不知道是好是壞,這對霍定坤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現在放棄了霍家的主導權,反而讓他感覺輕松了許多。

“爺爺,對不起”霍青靈跟在輪椅的旁邊,突然道了一聲歉。

霍家的主導權落在了兩人的手上,霍青靈總覺得這樣做有些對不起爺爺。

但是老爺子卻搖了搖頭:“這都是天意啊,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這些是你們兩個人早就應得的,如果說道歉的話應該是我才對,只要你們能管理好霍家,我這個老頭子也就死而無憾了。”

霍青鳴笑了笑,他沒有說話,這時候他的腦海裏只是想著怎么把這一處被破壞的莊園修理一下,好讓爺爺安心養老。

在向紅軍的車上,淩冽一臉的不高興,活像一個打架打輸了的孩子。

“怎么,把這么多的資產還回去有些後悔了?”向紅軍打趣說道,但淩冽並沒有接他的茬。

向紅軍也知道淩冽生氣是因為這次便宜了霍青玄,所以又笑著說道:“你放心吧,我會給上級反應反應,就霍青玄被帶走的事情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的,相信龍組也不可能讓霍青玄好過,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只要讓霍青玄活著我心裏就不爽!”

淩冽的表情依然氣憤,向紅軍也沒給他一樣,向紅軍只是看著車窗外的景色,歎了一口氣說道:“只不過霍老英雄也肯定會因為這個事情被定罪,他一輩子的英明將要毀於一旦啊。”

曾經的老英雄,如今成了社會的罪人,晚節不保確實是很悲哀的一件事,但這都是霍定坤自作自受,淩冽絲毫不覺得他可憐。

淩冽心情雖然不爽,但是走到家門口的時候,他還是放松了一下心情,想到秦爽和奶奶在家裏等他,所有的壞心情也都一掃而空。

還沒等他開門,秦爽就從門裏撲出來,一下子沖進了他的懷裏。

淩冽懷抱著大美女,用手摸了摸他的頭發:“你現在聽覺比小狗都厲害了,我還沒進門就知道我要回來啦。”

秦爽白了他一眼,又狠狠地在他手上咬了一口,直到淩冽求饒,她才抬起頭不滿地說道:“你才是小狗,這時候門外的腳步聲除了你還能是誰。”

看著她生氣的樣子也那么可愛,淩冽輕輕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又一只手把她給抱了起來,這才走進門去。

奶奶已經准備好了晚飯,看到淩冽回來了,立即招呼著兩人坐下來吃晚飯,但淩冽卻抱著秦爽直接沖擊了臥室。

“大壞蛋你幹什么,奶奶還在外面呢,這樣多不好啊。”秦爽著急的想要掙脫,但淩冽很快就用一個吻堵住了他的嘴。

此時老人正偷偷的站在門前,聽著裏面的動靜忍不住捂嘴笑了出來。

比起吃飯來講,造孩子當然是更加重要的一個工作。

此時在淩冽家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裏,兩男一女百無聊賴的呆在那裏,鬼哭和無天站在牆角下,九尾卻坐到了高處。

無天第一個忍不住了:“我覺得我們三個才是小狗啊,給人看門看了這么久,身上都快發毛了,要是再不找點架打一打,都快忘了自己是誰了。“

這時候九尾的臉色微紅,他不屑地說了一聲:“如果不是淩冽這小子,我們現在還被關在黑獄島裏的那間小牢房裏呢,那何止是發毛啊,你身上沒有長草就已經很不錯了。”

鬼哭深有體會地點了點頭,很贊同九尾的話。

但是無天還有些不服輸,他還是鬱悶地說道:“一碼歸一碼,要是讓我無天為他出生入死,我絕對不會猶豫一下,但是現在讓我們看門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鬼哭又點了點頭,似乎也很同意無天的觀點。

這時候無天抬頭看了一眼九尾,有些納悶的說道:“我說九尾,從剛才開始你就心不在焉,你到底在幹啥啊?”

但是九尾完全沒有聽他的話,只是自顧自想象著那個房間裏的動靜,都這么久了那個人還沒出來,好厲害啊。

等到吃完晚飯淩冽從家裏出來想要出去散散步的時候,無天鬼哭九尾等人都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兩個男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九尾的身上,但九尾的眼神嫵媚,牙齒輕輕咬著嘴唇久久不說話。

這一番勾引也是讓淩冽打了個哆嗦,先不說九尾的年紀已經不小了,光是她那一身恐怖的境界就讓淩冽敬而遠之。

無天看到九尾已經忘了提前說好的正事了,有些著急地直接說道:“淩冽,你應該清楚我們三個人的境界,你小子自己在外面天天打的那么痛快,卻讓我們三個人給你看家,著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

淩冽笑著點了點頭,其實他心裏還真不明白這三個人到底是什么境界,因為這三個人目前還沒出過全力,再加上三人身上有毒的原因,境界真的很難猜啊。

但有一點淩冽可以確定,三個人的境界絕對在自己之上,或許會是半步武聖的境界。

讓他們在家裏看家,基本和閑置是一個道理,只不過淩冽也有自己的打算而已。

“你們才剛從黑獄島出來,外面的情況應該早就不清楚了吧,你們你們所中的毒太過奇特,只要用一份力氣,這毒就會加深一步,直到你們死翹翹為止。”

三個人的面色有些凝重,他們的身體他們自己最了解,淩冽說的並不是瞎話,這么多年過去了,他們身上的毒不但沒有減輕,反而一步步加重了。

看著三個人安靜了一些,淩冽又笑了起來:“身邊有三位高手不用,我淩冽豈不是個大傻逼了,我不是不用你們,而是想把你們的毒解掉再用你們。”

解掉?開什么玩笑!

三個人都被震驚到了,如果世界上真有解開這種毒的方法,那憑借著三個人上天下地的本事早就去嘗試了。

就連在他們之上的那個人都沒有辦法解除,淩冽說這話肯定是在吹牛逼。

但淩冽又偏偏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