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们在公园椅子上抱着做,穿裙子男朋友直接进去

我们在公园椅子上抱着做,穿裙子男朋友直接进去“來的人是誰?”范瑤緊張的說道。

“是是三”

“讓他進來。”還沒等助理把話說完,黑衣女子就直接說道。

這直接把范瑤給嚇了一跳,她趕緊說道:“不能啊,既然來的是這個人,我們必須要躲一躲,不然就算有道理也說不清啊。”

范瑤的表情越來越緊張,但黑衣女子卻淡定了許多。

“現在躲著他還有用嗎,越是躲避就越是給了他抹黑我們的機會,對這種人就是不能害怕。”

“話雖這么說“范瑤還是非常擔心。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個瘦小的身影直接從門外走了進來。

“三叔,好久不見。”黑衣女子並沒有站起身,她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饒有趣味地看著那個小個子。

但是小個子卻沒有看他,小個子只是觀察著辦公室裏的裝束。

不過這辦公室著實沒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幾盆鮮花有些名貴之外,其他地方都很樸素。

所以小個子直接把目光放在了那幾盆鮮花身上。

聶家老三,聶成山,這個名字不知道被多少人憎恨,就連他的親生父親聶家的老太爺都不怎么看得慣這個侏儒症兒子。

但是老太爺偏偏又把這個人給派到了這個地方,其中的含義也不用說明了,肯定是遷怒於啟動涅槃計劃的人。

聶成山直接走到了那些花盆前,挑了一朵最好看的,毫不猶豫就給摘了下來。

范瑤想去阻止,但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那幾朵花是黑衣女子親手培養出來,特別是開的最鮮豔的那一株,一直都是栽培者的驕傲。

但現在他已經淪為了一個無恥小人手中的玩物。

“花朵被摘下來還能再種一盆,但是如果某些事被做出來,你覺得還有重新選擇的機會嗎?”聶成山直接把那朵花扔在了黑衣女子的面前,順便拍了拍手上的花粉。

最漂亮的那朵花就這樣被摔的失去了原來的樣子。

黑衣女子也沒有生氣,只是笑著看向那小個子說道:“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范瑤提起了一口氣,咬牙說道:“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代理家主,你敢在代理家主面前放肆,一定會受到家法伺候!”

只不過范瑤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由於底氣不足,很難體現出半點威脅性,反而引得聶成山哈哈大笑起來。

他直接把一塊白玉令牌扔了過去:”我不知道得罪代理家主是什么後果,我只知道阻礙老太爺欽定使者做事的,最後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這塊玉石就像是個燙手的山芋,范瑤一時失神,竟然讓玉佩從手中滑落。

范瑤的臉色鐵青,如果摔壞了老太爺的信物,自己肯定要被處死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黑衣女子直接從下面接住了這塊白色的玉石,她放在手掌裏摸了摸,確定這是真品。

黑衣女子的表情也有些不好看了,看來老太爺這次是鐵了心了,竟然把這塊玉佩都交給三叔了。

聶成山很擅長察言觀色,這時候更掐准了時機說道:“現在就讓我們來好好的談一談正事,關於啟動涅槃計劃這一事件,到底是不是淩冽那小子派人脅迫了你們?”

聶成山此時的聲音非常洪亮,眼神更是不可一世,看他現在的樣子,還真把自己當成老太爺了。

這時候范瑤想說兩句,但是聶成山直接用手指了指她:“再敢插嘴,我現在就行使權力即刻處死你!”

但范瑤還是向前走了一步,就在她想要說話的時候,黑衣女子一把拉住了她,示意她退下。

這一動作讓聶成山越發得意:“很好我們的代理家主大人,看來你也是一個識時務的人,那么就請趕集回答我的問題吧。”

“淩冽沒有脅迫我們。”黑衣女子咬牙說道。

“很好,那啟動計劃是不是只為了救淩冽一個人,如果你還有什么高明的想法,最好現在就說出來。”聶成山挑了挑眉頭,表情越發得意。

“沒有其餘做法。”黑衣女子繼續回答著。

“很好,我很佩服你的膽量,既然這種事情你已經答應了,那么就沒有什么話好說了,接下來我就要對你進行判決。”聶成山的臉上帶著微笑。

“我要見爺爺。”黑衣女子淡淡地說道。

不過這卻讓聶成山的臉色一頓:“看來你還沒有搞清楚情況啊,現在你是被審判人,我是審判者,現在這裏什么事都要聽我的。”

不過黑衣女子卻冷笑著說道:“這塊玉佩是你們偷來的,我拒絕接受審判。”

聶成山直接從座椅上跳了下來,不過因為身高的緣故,他站著的高度還沒有坐在椅子上的高度高。

只見他一腳踢倒了一盆花,憤怒地吼道:”這個玉佩是老太爺親自給我的!我擁有審判你的權利!“

但黑衣女子只是呵呵笑了笑,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就你也配擁有這塊玉佩?我完全有理由懷疑你身份的真實性!”

身高像個孩童得聶成山完全暴怒了,生在一個豪門是他的榮幸,但天生殘疾卻又成了他最大的不幸。

豪門裏的侏儒,這一度成了不少人口中的笑話,聶成山最恨的就是這種笑話,每當有人提起這種笑話總能讓他抓狂。

此時的聶成山暴跳如雷,他正把那幾盆花朵踩的稀巴爛!

只見他喘著大氣說道:“我是憑借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這次審判你的機會,而你呢,卻把涅槃計劃用在了一個外人的身上,你這是在用一個家族的興榮去換自己的私欲,你憑什么說我!”

不過黑衣女子卻依然說道:“我嚴重懷疑你身份的真實性,爺爺就算讓誰來也絕對不會讓你來,我要親眼見到爺爺。”

“好好好!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等見到了老太爺我看你怎么解釋涅槃計劃還有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說罷,聶成山就摔門而去。

看著那人離去的身影,范瑤終有忍不住問道:“小姐,這樣做不會讓事情更糟糕嗎?”

但黑衣女子卻笑了笑說道:“只要見到爺爺,總會有些辦法。”一架飛機慢慢落在天京的機場上,當淩冽從飛機上走下來的時候,臉上帶著一副燦爛的笑臉。

天京,我淩冽又回來了!

作為一線的大城市,天京自然有很多好玩有趣的事情,淩冽在這裏也有不少的朋友。

但是剛出了飛機場,淩冽就和元稹山一起趕往了青山療養院,早就已經收到消息的龍鈞正在那裏等著他。

只要是有龍鈞在的地方,就必定充滿了軍營的氣息。

青山療養院也不例外,裏裏外外駐紮的全部都是軍隊,如果說這些軍隊起到警戒作用的話,未免也太誇張了一些。

不過大概淩冽在療養院裏面看到了姑姑的身影的時候,也就明白這裏的陣營為什么這么誇張了。

肯定是姑姑又在這裏組織練兵,不為別的,只為了能夠實時得到爺爺的指導。

從一個醫生的角度上來說,淩冽也非常贊同淩洛得做法,這樣做不僅可以消磨爺爺的時間,也能讓爺爺多多想起一些過往的事情,腦子多轉動轉動畢竟是個好事情。

就在淩冽心裏感慨姑姑做的好的時候,他突然注意到一個十八人小隊朝著自己飛奔而來。

臥槽,這是什么情況?

淩冽一臉懵逼的看了看周圍,這才發現包括元稹山在內的幾個人早就早早地走到一邊了,現在這個十八人小隊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淩冽。

如果現在不還手,那肯定會被人給打成豬頭,被逼無奈,淩冽趕緊脫下了那件貴的要死的外套。

如果是普通的十八個士兵,淩冽好不誇張的說可以讓他們觸碰不到自己的衣服。

但眼前的十八人雖然不是什么古武者,但一個個速度和力量都好的不得了,怎么說也是百裏挑一的精兵。

更可怕的是這些人是淩洛親手調教出來的,威力絕對不能小覷。

十八個人很快就沖到了淩冽的面前,淩冽也不慫,先是兩拳打了出去,但誰知道沖在最前面的兩個人突然停住了身形,並且彎下了身子,成了後面戰士的墊腳石。

後面的十六人有了基礎後,不少人都通過人肉踏板飛到了淩冽的頭頂,但與此同時還有八個人從下面快速饒了過來。

淩冽完全不敢大意,他趕緊啟動了自己體內的真氣,在把速度提升到極致的時候,才勉強脫離了這些士兵的圍剿。

淩冽直接從後面一腳踹了過去,但誰知道那個目標並沒有被自己踹飛,在幾人的合力協助下,被踹的一個非但沒有倒下,反而主動進攻了過來。

與此同時,淩冽的另外兩側又遭受到了攻擊。

面對這種危機狀況,淩冽也只好調用自己的真氣,再次慫了一會兒。

如此反複了十幾分鍾,士兵們的體力都已經消耗很大了,淩冽這才找到機會,一舉擊破了這只十八人小隊。

但是這些小隊的成員臉上非但沒有沮喪,一個個還滿臉驕傲,更有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士兵跑過來找淩冽要簽名,但在淩洛走過之後,這位討要簽名失敗的年輕士兵只好趕緊歸隊。

“嘖嘖,最終還是失敗了,真是可惜了。”淩洛一邊感歎著,一邊走了過來。

這話差點讓淩冽吐血,你用十八個普通士兵來對付我這種修為的人,難道還真想著能成功不成?

不過淩冽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剛才有好幾次自己差點被這些戰士兄弟給扳倒,說出去確實有些丟人。

不過這十八人小隊的作戰和搭配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淩冽把目光放在這些戰士的身上掃視了一圈,淩洛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這才說道:“不用看了,則就是采用你那個特戰隊的搭配模式,只不過在那個基礎上我又改進了一下而已。”

淩冽真的是一陣狂暈,這種事情也只能姑姑能做得出來,明明用了我的東西,到頭來卻用在對付我上。

這要是被姑姑給得逞了,不知道她要怎么鄙視自己呢。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在高處上的一個看台上,一位蒼老的聲音突然響起。

“怎么樣淩洛,我就說你贏不了這小子吧,他可機靈著呢!“

“爺爺,你也在這裏啊!”淩冽高興的抬起了頭,但隨後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原來這些人是在合起來坑自己啊,從剛才元稹山莫名其妙的消失,到十八人瘋狂攻擊自己,再到現在石台上竟然還有一位大看客,這整個就是一個帶甕啊。

就等著淩冽入甕呢。

這個時候元稹山終於笑著走了出來說道:”淩冽你可不知道啊,你姑姑為了用這個普通士兵的陣法捆住你,不知道廢了多大的功夫呢,不知道有多少個高手在裏面被打敗了,今天老爺子就給你姑姑打了個賭,看你能不能在不傷害士兵的情況下,從這裏面逃出來。”

這個時候淩洛卻是沒好氣的看了元鎮山一眼說道:“你如果不服氣,自己可以來試試!”

但是元稹山立即就不說話了,誰都知道淩家有一個爭強好勝的女武神,誰要是贏了她,那以後的日子可就別想著安穩了。

所以現在淩冽的眉頭已經緊緊皺在了一起。

愁啊,他轉身看向淩洛,嘿嘿一笑說道:“那個,姑姑啊,其實我耍賴了,要不是我用了真氣的話,恐怕我早就輸了,所以這一次還是你贏了。”

但是淩洛卻根本不給他道歉的機會,她冷哼了一聲離開了。

看著姑姑離開時堅定的身影,淩冽似乎已經看到自己悲慘的未來了。

這個時候山上看台的聲音再次響起:“怎么也不知道過來給你爺爺請安了?”

聽著龍鈞的牢騷,淩冽這才拍了一下腦門,險些忘了正事。

他身形跳動起來,沒有幾下就來到了爺爺所在的看台上。

淩冽直接跪了下來,認真磕了一個頭:“爺爺,淩冽又回來了。”

“回來好啊,以後有事沒事就常來這裏看看。”老爺子看著淩冽是越來越滿意。

但淩冽瞥了一眼下面姑姑的身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