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生谈恋爱都会想做吗,男生起反应一般会干嘛

男生谈恋爱都会想做吗,男生起反应一般会干嘛,看到淩冽這么害怕淩洛,龍鈞微笑著說道:“你姑姑這輩子只服一個人,就連我這個老頭子說她,她都未必服氣,所以贏了她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淩冽只是搖了搖頭,這一次他只是贏了姑姑訓練出來的一支小隊而已,憑他現在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贏姑姑本人。

但這個時候淩冽也提起了不少興趣,到底是什么樣的人能讓姑姑服氣?

就算是元稹山這樣的人姑姑都不放在眼裏,這世界上又有幾個人比元稹山還強。

老爺子面帶著微笑,慢慢地說道:“那個人就是你父親,淩戰。”

淩冽一下子愣住了,腦海裏又浮現出那個寬闊的肩膀。

“我爹到底有多強”淩冽看向了龍鈞。

淩冽也去過不少的地方,似乎每個地方都流傳著父親的傳說,不管是敵人還是朋友,他們提到父親的時候總是充滿了敬畏。

現在爺爺又在這個時候提到父親,淩冽也真的想得到一個答案。

只不過龍鈞並沒有急著回答,他只是抬頭看了看天空。

想要知道淩戰到底有多強,那就只有去問老天了,就連龍鈞都沒有見識過使出全力的淩戰。

自己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淩冽並沒有放棄,他繼續問道:“現在的我和我爹年輕時候比起來,怎么樣?”

把自己和父親比,這是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還是有不小的差距。”龍鈞微笑著說道,淩冽早就知道是這個答案,所以也沒有多少失望的意思。

自己想要追上那個萬千人眼中的神明,自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但是龍鈞又接著說道:“雖然你的實力比不得你父親淩戰,但是你現在面對的危險可絕對不比他那時候面對的多。”

爺孫倆在交談的時候,淩洛也走了上來,她的臉色雖然不好看,但最終還是沒有遷怒於淩冽。

淩洛只是沒有表情地說道:“雖說差距很大,但我已經看到了淩戰的影子。”

聽到這話淩冽心頭一驚,他咧著嘴看向姑姑,姑姑這句話明顯是在誇獎自己。

但是淩洛的臉上依然沒有表情,她看著遠處的景色只是淡淡地說道:“不要高興的那么早,你現在面對的困難確實比你父親面對的更加可怕,那個時候你父親面對的都是能看到的敵人,只要奮力去殺就行了,但現在你的敵人太多了,除了能看到的之外還有很多看不見的敵人,這些潛伏起來的敵人才是最危險的,就比如那道s級緝殺令。”

淩冽點了點頭,姑姑說話一向直切重點,一直到現在為止,淩冽都不清楚到底是誰害死了黃海明。

而且黃海明死後,所有的證據都理所當然的指向了淩冽,如果不是其中有人搗鬼,世界上哪有這么多湊巧的事情。

“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在背後陷害我,我絕對把這家夥的家給拆了,再讓這家夥死無葬身之地!”淩冽憤怒地說道。

這時候淩洛卻是饒有興致的看著他:“你這話可當真?”

“當真!他都想要我命了,我絕對不會對他有半分客氣!”

淩洛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給元稹山一個表情,元鎮上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只見他向前走了兩步,清了清嗓子說道:“其實這件事我剛剛就想說來著,黃海明的死已經查清楚了,完全是他那個兒子黃少輝。”

“兒子殺了老子?”淩冽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他知道黃家那些人不是什么好東西,但還不至於連親生父親都要害吧?

元稹山搖了搖頭說道:“你並不了解真實情況,其實黃海明並不是黃少輝的親生父親,而黃少輝一直明白這一點,黃海明也畢竟是副國級的大人物,這件事也一直壓著沒有公布。”

淩冽明了的點了點頭:“但是現在黃海明已經被殺了,黃家管事的也就是黃少輝,現在這個黃少輝既能毫無顧慮地繼承黃家的財產,又能借著這個機會除掉我,還真是個一石二鳥的計劃。”

元稹山點了點頭,淩冽的理解很正確。

這種事情越想越氣,淩冽把拳頭給攥的嘎吱作響:“既然這個王八蛋敢陰我,我就讓他知道陰我的後果是什么!”

看到淩冽想去搞事情,元稹山好心提醒道:“你回到天京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國家機密,黃家必定得到了消息,現在黃家肯定是層層陷阱等著你去呢,你現在去了”

“怕什么,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就是了!”淩洛直接大聲說道。

這時會淩冽臉上也沒有半點要退縮的意思,雖然他知道黃家的家底子很厚,但他淩冽也絕對不是好惹的!

就在淩冽下定決心的時候,龍鈞笑呵呵的說道:“他黃家不好惹,但是我龍鈞的家人又豈能是好惹的,淩冽你就大膽的去吧,爺爺雖然年紀大了,但依然是你可靠的後盾,而且不止是這一次做你的後盾,以後你但凡做什么事情就大可報你爺爺的名號,老頭子我無條件支持你!”

元稹山忍不住擦了一把冷汗,相比較周圍的幾個人,這裏也只有他最為謹慎。

他也是操碎了心,畢竟龍鈞都已經這么大的歲數了,還要和年輕人一起參合外面的事情,也真是不把自己當個老人看。

看著爺爺臉上的萬丈豪情,淩冽笑著說道:“那你就不怕我到外面幹點什么壞事給你抹黑呀。”

這一次還沒等老爺子說話,淩洛就搶先一步:“真到了那個時候,不用他老人家出馬,我就先去打斷你的兩條腿。”

龍鈞聽完哈哈大笑,立即拍著椅子上的扶手說道:“好!就按你姑姑說的辦!”

看到老人家這么開心,淩冽也咧著嘴低下了頭,認認真真的說了一句:“遵命!”

這個世界上的富二代和官二代實在是太多了,和淩冽敵對的那些同齡人,哪一個沒有豪華的家庭背景。

現在淩冽也感受到身後有背景有靠山的感覺,好像說話的聲音都大了點了。

而且淩冽現在的靠山可是鈞帥了,整個中華有幾個官二代軍二代的靠山有他硬?

淩冽的嘴笑的都合不上了,這種感覺,真他媽的爽啊。在山腰上觀望台上,幾個人沒說幾句話,淩洛和元稹山就先離開了。

最近天京裏風起雲湧,需要兩人去做的事情還很多。

淩冽看了看手表,約摸著自己還有些時間,也就沒急著離開,只是推著爺爺到處走了走。

也許年紀一大了,一個人的話也就多了,特別是面對淩冽的時候,龍鈞更是不停講著自己以前的曆史,還有一些和淩戰有關的戰士。

他說當年淩戰最危險的任務莫過於去南國執行救人任務,那時候所有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畢竟哪個國家沒有幾個鎮國的高手,但淩戰就這樣帶著一小隊人在南國國境裏打起了遊擊戰,南國的數據說是死傷了幾千人,但根據淩戰所說,那場南國至少損失了一萬個雇傭兵。

最後遊擊隊打到了南國的首都附近了,南國才終於放棄了圍捕,並且放出了人質議和,那也是淩戰真正震驚世界的一次戰役。

一說到淩戰當年如何厲害,龍鈞的表情總是眉飛色舞,自豪的心情不言而喻。

越是聽爺爺講這些事情,淩冽就覺得越是汗顏,虧自己剛才還想和父親比較,現在自己完全不夠格。

但淩冽在心裏也暗自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在武道一途超越父親。

走著走著,老人突然停頓了一下。

他看著下山的坡路,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可知道天京裏面最掛念你的不是我這個老頭子,而是她。”

聽到爺爺如此說,淩冽也低下了頭,但他沒有說話。

“現在也是時候了,找個時間去看看她吧,你這樣一直躲避也不是個辦法。“

但淩冽卻搖了搖頭:“爺爺,我不是在躲避。”

“那都這么久了你還不去見他,到底是為何?“老爺子扭過頭來慈祥的看著孫子。

淩冽沉默了良久,最後才沉聲說道:“我現在還沒有資格,沒有去看她的資格。”

老人回過身來,深深歎了一口氣說道:“你呀,和你父親那個倔脾氣一樣,其實這樣也有不好的地方。”

淩冽推著爺爺繼續往前走,他的腦海裏閃現過那個身影,他知道常家一直有一個人一直在等著自己,也知道那個人比任何人都關心自己。

但是淩冽現在不想去,他和昔日的父親根本就沒有辦法相比,他絕得自己弱爆了。

兩人終有相見的時候,但淩冽要那個時候,她會像是為了父親驕傲一樣,為自己驕傲!

在把爺爺送回房間之後,淩冽直接離開了療養院,此時已經有兩個人再門口等他。

這兩個人正是康偉和霍青鳴,經過一番考察之後,淩冽最終把這兩人留在了身邊。

兩個人立即走了出來,康偉直接說道:“無天,鬼哭,九尾三位前輩已經在飛機上了,再過兩個小時就能到達。”

淩冽點了點頭,直接從身上拿出了一塊牌子扔給了康偉。

康偉接過了牌子,當看到牌子的樣式之後,他的雙手忍不住顫抖起來。

看到他這樣子,淩冽有些無奈地說道:”這只不過是一塊木頭,你沒必要表現的這么誇張吧?“

但是康偉卻無比崇敬地看著這塊牌子,非常激動:“這可是執法者長老的牌子啊,這么貴重的東西我怎么敢保管。”

淩冽忍不住笑了笑:“我只是讓你把鬼哭他們三個人接過來,只要拿著這塊牌子,他們肯定就相信你的話,要不然他們把你當騙子的話,你這條小命可就沒了。”

畢竟在三個人的眼裏,人命著實不怎么值錢啊。

康偉顫抖的手立即堅定了下來,他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能把這么貴重的東西交個他,足以證明淩冽對他的信任。

原來康偉都已經做好了做牛做馬的覺悟,但現在淩冽卻直接把他當兄弟用了,又怎么能讓他不激動呢。

其實淩冽一直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看到康偉離去,淩冽直接向著大街上走去。

這時候霍青鳴可有些坐不住了,他非常不甘心地跟在淩冽後面:“康偉去做這么大的事情了,我該去幹嘛?”

“你不用幹嘛,跟著我喝喝茶就好了。”淩冽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是霍青鳴不滿意,他幽怨地看著淩冽。

“怎么,請你喝茶你還不滿意啊?”淩冽回頭看了看他。

但霍青鳴卻嚴肅地說道:“我霍青鳴的辦事能力絕對不比康偉差!”

看著他不服氣的樣子,淩冽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我請你去黃家的旁邊喝茶,就是差點讓我死的那個黃家,明白了嗎?”

聽他這么說,霍青鳴愣了一下,很快就想明白了,他也來了精神,立即鄭重地點了點頭。

兩人來到了一處高樓上旋轉餐廳,在不遠處的地方就是黃家的別墅群。

淩冽一邊品嘗著這裏的特色點心,一邊看著被高牆和電保護起來的黃家。

霍青鳴這時候根本沒心情吃點心,他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地方,放佛現在就想沖進去大殺一番一樣。

看著霍青鳴急於立功的迫切表情,淩冽也無奈地笑了笑,他直接問道:“我們看了也得有一個小時了,看出什么不一樣的東西嗎?”

“靜,太安靜了,我根本就看不到有人出現。”

淩冽點了點頭,而霍青鳴繼續說道:“黃家是天京裏的大家族,平常必定是人來人往,但是現在卻一個人都看不到,而大門還敞開著,這其中肯定有詐!”

聽著霍青鳴的解析,淩冽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這個霍青鳴還真有些頭腦。

這時候霍青鳴又說道:“如果我們今天進去的話,肯定會被埋伏。”

“我們就是今天進去。”淩冽毫不含糊地說道。

霍青鳴張大了嘴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到底是什么邏輯。

“怎么,怕了?”淩冽笑著問道。

霍青鳴深吸了一口氣:“雖然我的武力不如你,但要真打起來,也絕對打的他們喊爸爸!”

霍青鳴的臉上浮現出一個瘋狂的笑臉,淩冽只是靜靜吃著點心,隨手把一大塊點心放在了霍青鳴的盤子裏。

“多吃點東西吧,吃飽了才有力氣幹活。”

康偉他們很快趕到,淩冽和霍青鳴離開了餐館,來到了一處十字路口。

鬼哭,無天,九尾三人大搖大擺走了過來,在從淩冽身邊走過的時候,竟然直接無視了他。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