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女的在接吻时手在干什么,是不是会咬舌头

女的在接吻时手在干什么,是不是会咬舌头,三個人冷著臉從淩冽的身邊走了過去,根本就沒有理會淩冽。

這倒是讓康偉和霍青鳴有些納悶,人是淩冽讓接來的,怎么現在不認淩冽了呢。

不過兩個人也沒有說話,因為感覺到這三個人身上的氣息,絕對不是他們兩個所能比的。

淩冽則是很清楚,這不是因為三個人沒有禮貌,而是因為現在這三個人實在是太憤怒了,憤怒的忽略了一切不重要的東西。

就在三個人已經走過十幾步的時候,淩冽笑著喊道:“心急可是吃不了熱豆腐的。”

雖然腦子裏裝滿了憤怒的情緒,但三個人還是給淩冽了一個面子,一起停了下來。

無天的眼睛裏全部充斥著紅色的血絲,他咬牙說道:“淩冽,今天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我們自己會處理。”

這話說的淩冽一臉懵逼,明明是自己把這三個人帶到天京來幫忙的,但是現在他們卻讓自己不要插手。

搞得淩冽倒是成了一個局外人。

這時候九尾的眼睛裏也透露著精光,她笑嘻嘻地說道:”淩冽,你應該聞到那股味道了吧。“

淩冽點了點頭。

站在淩冽身後的高偉和霍青鳴卻是相互看了一眼,他們一直沒有聞出來這裏有什么味道,只有霍青鳴的身上帶著一點點心的味道,其他的就什么都沒有了。

鬼哭的表情很悲傷,他用手捂著眼睛說道:“我的眼淚就要流出來了,真得是一件悲傷的事情,我們剛來到這裏,竟然就聞到了這么熟悉的味道!”

霍青鳴終於忍不住了,他弱弱地問道:“抱歉你們說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我怎么沒有聞出來?”

在無天瞪了他一眼之後,霍青鳴趕緊閉上了嘴。

淩冽笑了笑並沒有說話,對於一位等級足夠高的人來說,這裏的味道已經足夠濃鬱了,這味道,就是地府的氣息。

“對於這氣息,我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怎么可能會感受不到呢。”

這時候無天冷哼了一聲:“你說你對這味道熟悉,難道還有我們三個人熟悉嗎?”

淩冽笑了笑,自然承認了無天的話。

地府的氣息可是和無天他們的氣息一脈相承的,畢竟他們都屬於那個大名鼎鼎的魔門,現在的地府更是由魔門六道中的地獄道發展而成。

無天三個人之所以對地府的反應這么激烈,就是因為當初地獄道背叛了魔門的其他人,甚至連魔主都沒能躲過他們的暗算。

被關在黑獄島這么多年,無天九尾鬼哭沒有一天不在詛咒地獄道。

如果沒有他們,魔門也不會墮落到今天這個地步,現在在這裏聞到了當年地獄道的氣息,也難怪三個人這么激動。

無天有些不耐煩了:“淩冽你有什么話就說,今天這個事情就算你攔著也沒用,我們今天一定要讓他們還賬!”

“我就是來這裏找他們算賬的,所以我們現在依然是一路人。”淩冽開始在身上摸索著,好像在找什么東西。

鬼哭這時候依然痛苦的捂著臉,他的聲音變得有些怪異:“既然這樣,你就不該打擾我們。”

這時候淩冽終於從身上找到了那個小瓶子,他直接把瓶子扔給了九尾。

就為接住了瓶子,有些好奇的看著淩冽。

這時候淩冽才笑著說道:“之前我就說了,你們身上的毒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解開的,現在強行使用真氣只會讓毒素擴散到更多的地方,很可能會掛掉。”

“我們三個可不是怕死的人!“說話間無天就要繼續前進。

“如果你不想短時間內被毒死,就最好聽完我的話。”淩冽看向無天。

無天終於停下了腳步,雖然他和鬼哭九尾的境界都很高,但要是真打起來,在嫉妒體內劇毒的情況下,三人的實力可能連武王境界都達不到。

而且三個人在離開黑獄島的時候,和淩冽是有約定的,那就是離開黑獄島後必須要聽從淩冽的調遣。

無天並不是不講信用的人,只是他太生氣了,這才忘記了一些事情。

很快無天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最終向後退了兩步。

看到他的態度,淩冽這才笑著繼續說道:“這個藥是我為你們三個量身定制的,雖然不能去除你們身上的毒,但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毒素的擴散。”

九尾猛然抬起了頭,她看著手裏的那個小瓶子,這才知道越來瓶子裏竟然放著這樣的寶貝。

不過鬼哭卻是有些不敢相信:“真的真的有這種藥。”

三人中的毒連魔主都沒有辦法,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心存任何希望,當初淩冽說要解掉他們身上的劇毒的時候,三個人也不過是聽聽而已,並沒有當真。

現在淩冽真的把一種抵抗病毒的藥放在他們手上了,這讓三位高手吃驚到了極點。

雖然不是解藥,但只是抑制這種毒素這一點,就已經能把這東西稱得上是一種神藥了。

無天直接走到了九尾的身旁,毫不猶豫的把一粒藥丸放進了自己的嘴裏。

九尾嫵媚的給淩冽了一個媚眼,也迫不及待的服下了一粒,鬼哭也是吃下了最後一粒藥。

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沒有什么感覺。

鬼哭率先伸出了一只手,一縷黑色的氣息從他手裏飄了出來,鬼哭似乎沒有什么動靜。

隨後更多的真氣被他釋放出來,但鬼哭還是沒有什么動靜。

突然間,鬼哭用雙手捂住眼睛,眼淚嘩啦嘩啦的掉了下來,看著鬼哭傷心成這個樣子,無天的嘴角上揚,最終咧嘴大笑起來。

九尾雖然比兩個人的反應好一些,但又哭又笑的完全像是個神經病。

如果不是淩冽知道鬼哭越是高興便越是哭得厲害,他還真以為自己的藥沒有效果呢。

這一幕看得康偉和霍青鳴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就算是精神病醫院的瘋子,也比這三個人正常很多!

地獄道的黑毒已經在三人的體內存留了很多年,而三個人也被狠狠折磨了這么多年,特別是在使用真氣的時候,身體更像是百蟲撕咬一般難受。

但是現在這種感受卻完全不存在了,即使只是很短暫的事情,這對三人來說也已經足夠了。無天,鬼哭和九尾相互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跪倒在了淩冽的身前。

康偉和霍青鳴嚇得趕緊向後退了兩步,在他們兩人眼裏,這三個人完全是個怪物,他們時哭時笑,身上還不斷散發出危險的信息,完全猜不透這三個人在想什么。

但淩冽卻只是淡定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受得起這個大禮。

本來這三個人要一輩子關在黑獄島裏面,但淩冽把他們帶了出來。

本來這三個人在有生之年就必定要遭受地獄之毒得折磨,但淩冽給他們帶來了解毒的失望。

三個驕傲的不能再驕傲的高手,現在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他們將永遠忠誠於淩冽。

不過被三個長輩這樣對待畢竟不好,淩冽笑著指著黃家的方向:“估計裏面的人都等的著急了。”

這話剛說完,淩冽就直接向著黃家走去,鬼哭無天九尾三人緊緊跟在了他的身後。

原本是放晴的天空,不知道何時已經堆滿了烏雲,轟隆隆的雷聲開始在遠方響起。

淩冽直接帶人走到了黃家大院裏面,但沒有收到任何的阻攔。

正如在那個旋轉餐廳裏看到的一樣,大院裏一個人都沒有,安靜的有些可怕。

在淩冽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大門突然自動關上,而且在圍牆上的鐵絲響起了滋滋啦啦的聲音。

看著那電上遊走的粗大電舌,上面的電壓起碼是完伏起步,看來正如淩冽想的那樣,自己是被人甕中捉鱉了。

等到一圈落定,院子裏面也開始有了動靜。

大小屋子的門被打開,不斷有人從房間裏湧了出來,只過了三分鍾的時間,黃家大院裏就已經站滿了人。

在這么多人裏面竟然找不到一個普通人,這是一個全古武者的陣容。

感受著這空氣裏暴戾的氣息,淩冽無奈的笑了笑,看來這個黃少華為了等著自己到來,真是花了不少功夫啊。

“哈哈哈,沒想到天底下真的有這么愚蠢的人!”在院子的一處高樓上,一位身穿唐裝的青年站在了陽台上。

淩冽定睛一看,這正是黃海明那個便宜兒子黃少華。

不過隨後淩冽的眼神就有些嚴肅了,因為黃少華的身邊站出來了兩個老者,這兩個老者絲毫沒有隱藏自己身上的氣息。

從那強橫的吐息中,淩冽就完全能夠確定那是兩個實實在在的武王。

不過還沒等淩冽想著怎么對付這兩個武王,在黃少華的身邊又站出來了幾個人。

這一會淩冽真的有些笑不出來了,在黃少華的身邊現在已經站了六個武王了,這陣容就算是放在天京,也有些太過豪華了吧。

淩冽倒吸了一口冷氣,想要一口氣打敗六個武王,真的太難了。

不過讓淩冽驚訝的景象完全不止於此,仍有不少人從屋子裏走出來,那些先出來的先天武者和宗師紛紛讓開了道路。

最後走出來的這十幾個人雖然不如樓上武王的境界高,但也已經是半步武王了。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半步武王多了也是讓人頭疼的一件事。

光是武王境界和半步武王境界的人就已經這么多了,再加上那些宗師境界和先天武者,這可真夠淩冽喝一壺的了。

這時候淩冽皺著眉頭,想著怎么才能來個擒賊先擒王,把黃少華那家夥先給拉下來,但這孫子實在是太慫了,把所有的武王都安排在了自己身邊,這表明就是不給淩冽碰他的機會。

”打不過就用人海戰術,你他媽的還真是給黃家長臉啊!“淩冽直接朝著上面罵道。

雖然人海戰術實在是低端了一點,但也絕對是個有效的辦法。

聽到淩冽憤怒的罵聲,站在樓上的黃少華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這個戰術很蠢,但是對付你這種人不是正合適嗎?只要是明眼人就能看出來這是個陷阱,但偏偏你看不出來,我能有什么辦法?”

黃少華得意的大笑了幾聲,但隨後他的笑聲就開始收斂,轉而換做了一個非常狠毒的表情:“把下面的這些人給我全部殺掉,把他們的屍體給我扔出去喂狗!”

將近兩百個高手慢慢地向著這邊靠攏,其中夾雜著先天武者,宗師高手和半步武王。

淩冽的眼睛已經頂住了幾個半步武王,等到他們再接近一些,淩冽有把握把他們全部廢掉。

關於頭頂上的那些武王境界的高手,想必是黃少華留給自己的護身符,暫時應該不會出來。

高手們還在靠近,康偉和霍青鳴不約而同咽了咽口水,兩個人也都見識過高手之間的大戰,但像是一次出現這么多高手的大混戰,他們可從來沒有見識過。

就在此時,一陣哭聲打斷了這緊張的氣憤,那些圍剿著淩冽等人的高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找了好打一會兒之後,才發現這哭聲是從淩冽身後傳來的。

不少高手都大笑了起來,這還沒打起來呢,就開始先哭起來,這像話嗎。

“老子行走江湖幾十年,就從來沒見過這么慫的!”

“旁邊那個娘們都沒哭呢,那爺們怎么就先哭起來啦?”

“嗨,我還真以為是什么厲害角色呢,這就嚇哭了,真沒意思。”

那些高手們你一言我一語得嘲諷著,但淩冽的嘴角卻揚起了一個弧度。

站在樓上的黃少華也發現下面有人哭了,忍不住捂著肚子笑了出來,馬上都要笑的在地板上打滾了。

過了好一會兒,黃少華才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眼淚嘲諷道:“我還以為你帶什么高手來了,竟然敢這么大膽的直接走進來,現在這么一看,完全是一群烏合之眾啊,哈哈!”

就在黃少華得意忘形的時候,站在他身邊的一位武王老者正眯著眼睛看著下面。

在看了好一會兒之後,那老者的嘴裏開始嘟囔起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們!”

老者失聲說出了口,黃少華直接瞪了他一眼:“老家夥你是不是神經病了,好好的在這保護我,別給我出岔子。”

要不是這個老家夥的資格厲害些,黃少華都一巴掌甩在他臉上了。

但是老者突然惶恐的大喊道:“就是他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