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朋友把我整哭了还继续,男朋友让我打开腿说想试一下

男朋友把我整哭了还继续,男朋友让我打开腿说想试一下“是你們?”淩冽看著兩人,身上的殺機頓時了起來。

來的不是別人,竟然是關禦河跟孫天奇,而且他還發現兩人的實力比之前更加強橫了,竟然已經到了武王的層次,這更加充分的證明了,地府現在幾乎已經有人造武王高手的能力了。

“嘿嘿,淩冽,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又見面了吧?”孫天奇獰笑道。

“你們是自己前來送死的嗎?”淩冽冷聲道。

兩人雖然變的更加強橫了,但淩冽也是今非昔比,現在的情況,如果要殺他們兩個,他們跑不了。

關禦河還是跟以前顯得格外冷靜,淡笑道:“淩冽,你覺得我們會來送死嗎?”

“難道你們還有讓我不殺你們的理由嗎?”淩冽的目光更加淩厲了。

這兩個人曾經都給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煩,而且又是地府的人,如果不除掉的話,遲早會變成心腹大患,淩冽今天絕對不能再放過他們。

無天三人身上的殺機散發了出來,不需要淩冽親自動手,就憑他們三個,就能將關禦河兩人格殺當場。

“嘿嘿,淩冽,今天我們來不是想要跟你起沖突的,而是來跟你做一筆交易!”孫天奇道。

“你們還有能夠讓我饒過你們的籌碼嗎?”淩冽冷哼一聲道。

“當然有!”

孫天奇笑眯眯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一直都在追查龍影跟淩風的行蹤吧?”

淩冽的臉色頓時一變,之前龍影跟淩風要追查天國集團,查到屍神教這一條線索之後,竟然就神秘的失蹤了。

“他們在你們手裏?”淩冽的臉色瞬間鐵青。

“嘿嘿,怎么樣?用他們兩個的命換一個黃少輝,你覺得怎么樣?”孫天奇道。

啪啪啪!

淩冽的拳頭緊握,關節處發出如同爆豆子一般的聲音,之前通過屍神教猜測到天國集團可能跟地府有關,現在看來,就是一定有關了。

難怪關禦河跟孫天奇敢出現在他的面前,原來是手中有龍影跟淩風做為籌碼。

淩冽想要殺了關禦河跟孫天奇,但現在他不能。

之前他並不是太清楚,但龍影失蹤之後,淩洛是焦急萬分,最後才得知在淩洛的眼中龍影就相當於是她的弟子,是她的親人。

而淩風也是淩冽認定的朋友,他絕對不能不管這兩個人的死活。

“你們敢威脅我?”淩冽的目光如同冰劍一般。

關禦河淡笑道:“這怎么能算是威脅?都說了這只是一筆交易而已,你讓我們帶走黃少輝,我保證他們兩個人的安全。

“你們覺得這就足夠成為你們的護身符嗎?”淩冽冷聲道。

孫天奇搖頭道:“如果換成是別人,我們還真的沒有這樣的把握,不過我們對你實在是太了解了,像你這么重感情的人,怎么會不管自己朋友的死活呢?”

確實,他們的確是拿捏的很准,淩冽絕不可能不管自己朋友的死活。

“難道我不能拿下他們,逼問他們的下落嗎?”淩冽已經打算動手了。

關禦河搖了搖頭,指著地上五具武王的屍體,道:“你都看到了,這些人寧願自盡都不敢泄漏地府半句,你覺得你又能從我們身上得到什么?”

淩冽一怔,他本想拿下兩人,逼問龍影跟淩風的下落,但現在看來這個方法明顯不可行。

“淩冽,讓我們把黃少輝帶走,相安無事,反正你也不能殺我們。”孫天奇滿臉自信道。

“是嗎?”

淩冽突然一聲冷笑,緊接著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在了孫天奇的身旁,孫天奇頓時大驚,道:“你”

啪!

淩冽一記大嘴巴子抽了過去,孫天奇根本閃避不開,被這一個大嘴巴子抽的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你猜的不錯,為了我朋友的安危,我的確不能殺你,但是並不代表我不能把你怎么樣!”

淩冽冷笑一聲,飛起一腳踹在了孫天奇的身上,孫天奇頓時就像是一條死狗一般被踹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在了牆壁上面。

孫天奇滿嘴噴血,無比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厲聲道:“淩冽,你敢”

淩冽冷哼一聲道:“我說了,不會殺你,不代表不會教訓你,如果你覺得不夠,我可以繼續!”

孫天奇一臉的陰毒,卻不敢再說話,的確,淩冽不能殺他,但可以收拾他!

淩冽扭頭看向關禦河,冷聲道:“你給我記住,如果他們兩個有任何的閃失,就算你們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定將你們挫骨揚灰!”

關禦河回頭淡笑道:“你放心,現在我們還不想跟你有太過激烈的沖突,如果我不能保證這一點兒,今天也不會前來。”

“哼!”淩冽冷哼一聲。

“對了!”

關禦河停下腳步向淩冽道:“禦心現在在天京,你可要照顧好了,如果你照顧不好的話,就只能我這個大哥親自上場!”

淩冽眉毛立即豎了起來,厲聲道:“關禦河,你敢用禦心來威脅我?”

“禦心可是我妹妹,你覺得你用威脅這個字眼合適嗎?”

淩冽難掩心中殺機,他已經親眼看見了霍青玄的喪心病狂,沒想到關禦河也走到了這一步,居然用自己的親生妹妹來威脅自己。

黃少輝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卻不想又來了救星,看著淩冽,一臉得意的嘿嘿笑道:“淩冽,你不是想殺我嗎?不過你好像辦不到啊,今天我沒死,但是我保證,總有一天你會落入我的手中,你會生不如死啊”

他的話剛說到一半,淩冽突然閃電般的沖到他的身邊,一腳踹在了黃少輝的大腿根兒上面,黃少輝頓時慘叫的彎下身!

“不殺你,沒說不閹了你!”淩冽道。

剛才那一腳,已經將黃少輝的器官踹成了一灘肉泥,再高明的醫術都休想複原,至於地府有沒有那個能力,就看黃少輝的造化了。

孫天奇跟關禦河都是臉色微變,帶著還在慘嚎的黃少輝迅速離開。

無天有點兒不甘心的問道:“就這樣放他們離開了?”

淩冽冷笑道:“他們想這樣輕易的離開?”明明關禦河他們三個就這樣逃跑了,但淩冽還說這種話,這讓他身邊的幾個人沒法理解。

淩冽沒急著解釋,他只是用腳在地上使勁的摩擦了一會兒,就好像腳底下踩了狗屎一樣,但就算踩了狗屎也沒必要謹慎成這樣。

心細的九尾立即注意到了異常,他看著地面上已經變了色的泥土,捂著嘴笑了笑。

“地上的黃泥都被你給踩黑了,看來你小子是在腳底板抹了毒藥啊。”

淩冽並沒有否認九尾的話,他繼續摩擦著自己的腳底板,恨不得把鞋底給搓爛。

霍青鳴有些好奇的躬下了身子,沒看出什么異常的他決定再靠近一些,但淩冽卻笑著提醒道:“你最好還是離我遠一點,中了這種毒的話十天之內必定發作,就算吃了解藥也會丟掉半條命。”

嚇得霍青鳴趕緊向後跳了一步。

淩冽看了看自己的腳掌,確定毒素已經完全留在了這裏的土地裏,這才笑著換了個地方站。

一直站在旁邊觀察淩冽腳上動作的康偉用一只手扶著下巴,有些感慨地說道:“我只聽說過你是大名鼎鼎的神醫,但沒想到神醫竟然也會用這么狠毒的毒藥。”

“藥和毒本來就是互通的的東西,是藥三分毒,是毒也終有藥用時,我能救人,自然能殺人。”淩冽看了一眼黃少輝被帶走的方向,臉上不但沒有失落,反而一臉期待的樣子。

淩冽很少用到毒藥,特別是毒性這么高的毒藥,這一次是因為黃少輝著實該死。

就算黃海明不是他的親生父親,但是二十年的養育之恩也足以抵過任何的恩情,單憑黃少輝弑父這一條,淩冽就可以拿著執法長老的牌子殺他個遍了。

再加上黃少輝苦心積慮的謀害自己,現在又安排了這么多的高手來埋伏自己,於情於理,淩冽都應該讓他死。

所以在淩冽那一記斷子絕孫腳踹下去的時候,腳上就已經塗上了這種毒藥,毒藥通過黃少輝褲襠裏的那個大傷口必定會滲透到他的全身。

就算黃少輝有地府的幫助,也最多只能撐到十天,如果他真的對地府還有不少價值,那到時候關禦河和孫天奇必定會帶著他來找自己。

到時候在一決勝負也不晚。

只不過在十天的期限到達之前,淩冽必須把龍影和淩風救出來,不然到時會黃少輝被帶來了,自己還是素手無策。

黃家大院現在一場大戰過後早就被夷為平地,那些幾十萬伏的高壓電牆現在早就已經倒下,康偉和霍青鳴來到淩冽的身邊。

“今天這事也算是幹完了,我們先回去吧。”霍青鳴說話間跳了一下,從淩冽剛才落腳的地方跳了過去。

但淩冽卻面色凝重:“還沒有結束,我們還要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說罷,淩冽就向著一片血紅色的土地走了過去,這裏融合了五個人的血液。

自爆而亡的五個武王現在已經流幹了鮮血,看上去就像是五具幹屍。

也許是他們修煉地府的功法實在太久了,對身體得損害實在太大,所以死後才會發生如此奇異的景象。

淩冽直接伸出了手掌,那把血色長槍出現在了淩冽的手掌中,只見淩冽揮舞起手中的長槍,這動作有點像刨地的農民。

就連九尾這時候都沒想清楚淩冽到底在做什么,但是當五個深坑被挖好,五位武王的屍體被放在坑裏的時候,九尾沉默了。

此時的鬼哭和無天同樣是無言,他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時候康偉和霍青鳴也走過來幫忙。

康偉問道:“就算這幾個人想殺你,你也要做到這一步嗎。”

淩冽苦笑了一下:“他們五個寧願自殺也不願意透露地府的信息,說明這五個人根本就不是為了自己,他們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人被挾持在地府的手裏,要么是親人,要么是朋友,能做到這一步的人,難道不該入土為安嗎?”

康偉點了點頭,霍青鳴則是埋頭苦幹,在康偉剛埋好了一個人的時候,他已經成功堆起了兩座墳頭了,很明顯還是想和康偉爭個高低。

但淩冽走了過去,毫不留情的把那些堆起來的土包子全部踢平。

霍青鳴一臉幽怨的看著他,由於沒有鐵鍁等工具的緣故,這大大的墳頭可是他親手堆起來的。

淩冽笑了笑說道:“入土為安就好,地府的人不適合被紀念。”

他說這話的時候霍青鳴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那邊的無天,鬼哭和九尾三個人,畢竟從剛才那一戰來看,康偉和霍青鳴也明白了那三人其實是地府的人。

而且還是地府的頂級高手。

這話要是被他們聽到,不知道會不會給淩冽翻臉。

但三人臉上沒有任何反應,他們直接轉身想著黃家大院的外面走去。

地府的人不值得被紀念,這在外人看來好像是對地府的不敬,鬼哭三個人卻沒有任何反應。

其實他們是有反應的,只是三個人同時把這種震驚壓抑在了心裏沒有表達出來。

在很多年前有三人也一起聽過類似的話,那是在魔門毀滅之戰中,傷痕累累的魔主曾經說過一句話。

“魔門的人,不值得被紀念。”這么多年來無天鬼哭九尾三人也曾討論過這句話的含義,到最後總是草草結束。

每每想到那個帶領他們廝殺疆場的魔主,曾經一臉痛苦地說出了這句話,三人就感到無盡的壓抑。

今天再聽到類似的話,三人也不知道是悲是喜。

不過就在三個人剛走出黃家大院的時候,淩冽直接從後面追了上來。

九尾收斂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臉上再次浮現出那個嫵媚的笑容。

就在她想要再次用出渾身解數勾引一把這小壞蛋的時候,淩冽直接從她身邊跑了過去。

淩冽就這樣把這位貌美如花的美女給忽視了,無疑又給了九尾一個大大的打擊。

但當九尾看到淩冽跑到鬼哭身邊的時候,九尾開心的笑了出來。

一般九尾只要笑出來,肯定就沒有什么好事。

但好在鬼哭只是沒有理會他,並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淩冽一板一眼地說道:“鬼哭,雖然我是你老大,但如果你覺得有必要,我現在就拜你為師!”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