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在大巴车上直接开震,车上]章节目录

在大巴车上直接开震,车上]章节目录,小心!”淩冽一把將瑤瑤放進了懷裏,另外一只手瞬間接住了飛鏢。

被摟在懷裏的瑤瑤忍不住笑了起來,他還以為淩冽口是心非,明明很想抱著自己還裝模作樣。

但是當她看到淩冽流血的右手的時候,馬上就慌起來了。

“你等一下,我去找紗布來給你包紮!”瑤瑤直接喊道,但是這裏哪還有什么紗布啊,百草堂已經好久沒有營業了。

淩冽再次把她拉回了懷裏,現在還不知道用這飛鏢的人是誰,自己的懷裏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只要瑤瑤看著淩冽的手還在流血,眼淚一時沒忍,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

淩冽拍了拍她的肩膀,扭頭向著門口看去,那裏已經站著一位蒙面人。

而且還是個女人。

剛才從她用飛鏢的力道來看,境界怎么說也是個半步武王了,或者說還要更強大一些。

畢竟憑借淩冽的境界去接那枚飛鏢,竟然也免不了被傷到。

“不知道女俠今天來這裏是什么事,這大白天的要是看到有人在打架,叫來了警察叔叔可就不好了。”淩冽笑著提醒道。

“咣!”他這話剛說完,蒙面人就直接把門給踢上了,這下屋子裏面只有三個人了,外面的人很難注意到裏面的動靜。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但是蒙面人可沒那么好說話,上來就是一把冰冷的匕首刺了過來,目標直指淩冽的脖子。

從剛才的飛鏢到現在的匕首,目標都是淩冽,所以淩冽斷定這個人是沖著自己來的,她躲過了那把匕首,趕緊把瑤瑤放在了一個櫃子後面。

“乖,在這裏等著!”淩冽拍了拍小妹美女的頭。

瑤瑤雖然很害怕,但她心裏依然清楚自己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不給大哥哥帶來麻煩。

淩冽朝著旁邊走了幾步,蒙面人確實很地道的朝著淩冽追去,沒有一點要難為瑤瑤的意思。

這下淩冽可就放心了,他閉著眼睛後退了幾步,當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精神面貌放佛另外一個人一樣。

而且他手上的傷口也在慢慢愈合,這倒是讓淩冽意外了一下。

自從真龍不死血,鳳凰涅槃血和混沌之力混合在了一起,雖然他的力量得到了極大增強,但是恢複能力卻是直線下降。

現在看到自己的恢複能力比上次稍微強了一些,淩冽也松了一口氣。

凡事總有個緩沖的過程,三股古老的力量相互融合本來就是前無古人的事情,中間出一點問題再正常不過。

本來淩冽還以為融合之後自己恢複的能力被舍棄了,但是現在看來這力量只不過是被暫時壓制而已。

現在恢複能力的複蘇也證明了融合的進程又有了不小的進步。

淩冽看著已經恢複如初的右手,又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磅礴的真氣,嘴角不自覺揚了上去。

“女俠,如果現在坦誠自己的來意我還能給你個機會,不然待會兒可別怪為不給女孩子留情。”這也算是給這女刺客提個醒。

畢竟一個大白天行刺,還不懂得用人質來要挾的刺客,似乎是一個不太壞的刺客。

但是這位女俠只是冷哼了一聲,手中的匕首再次被提起,直接朝著淩冽劃了過去。

這一次淩冽已經不打算再讓她了。

就在刺客匕首劃下的一瞬間,淩冽的身影立即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太慢了!”淩冽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刺客毫不猶豫地向著身後刺去,但她剛轉過身來,淩冽又來到了他的右側。

“啪啪啪!”連續的三掌打出去,分別打擊在了刺客的小腹,手肘和下巴上。

氣勢洶洶的刺客這時候就像是被人扔起的皮球,在空中劃了一個拋物線後就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就連他那把黑色的匕首也掉落在了淩冽的腳下。

“不好意思,現在你已經但沒有機會了!”淩冽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只聽他的嘴邊說出了幾個字:“千絲魔獄手。”

實力已經大大提升的淩冽,再次用這招千絲魔獄手的時候,威力勢必會更大,這也就意味著承受這一招的人將會承受更多的痛苦。

這種來自於地獄的折磨手段,絕對不是一個女孩所能承受的,不出一分鍾,她就會什么都說出來。

但是就當條條黑絲快要接觸到這個女孩的時候,百草堂的門直接被倉皇推開。

“小莊!不要亂來!”跑進來的人正是陸子由的弟弟,陸子樂。

只不過這家夥出現的時機也有點太蹊蹺了吧,剛才刺客要瘋狂刺死自己的時候他明明連個影還沒有,但現在自己剛把這刺客給打趴下,這家夥就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突然跳了出來,這他媽肯定是存心的。

但偏偏陸子樂還帶著一臉歉意的表情說道:“真是對不起,我們陸家管理手下無方,這才導致了今天這個誤會,真是給你添麻煩了。”

這時候陸子樂越是客氣,淩冽聽著就越想打人。

他簡直得到了他哥哥的真傳,想要什么表情信手拈來,這種天賦如果不去演電影的話,還真的是可惜了。

明知道陸子樂有意整自己,淩冽還是放過了倒在地上的小莊,因為淩冽知道他們是為了什么而來。

躺在地上的小莊站起來後,還要接著進攻,但直接被陸子樂給拉住了。

小莊很激動地喊著:“我說過,只要他治不好大少爺的病,我就要殺了他,我現在就要殺了這個騙子!”

陸子由無奈地點了點頭,最後又笑著看向淩冽:“我想淩兄這次還能回到天京,就說明他不是在跑路,想必給我哥治病這件事我們還有的談。”

聽到這話淩冽差點沒忍住,真他媽想過去給他們兩個一人十巴掌!

我淩冽怎么說也是有醫王稱號的,你聽說過誰家醫王會跑路的嗎?

但這兩個人今天明顯就是來找麻煩的,所以淩冽也沒和他們一樣,只是從背包裏拿出了幾張紙扔給了陸子樂。

“這是?”陸子樂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淩冽。

“我最近一段時間為你哥做的治療計劃。”淩冽白了他一眼說道。但是淩冽這話剛說完,小莊又要過來打他。

“子樂少爺你不要聽他胡說八道,這個人肯定又是想拖延時間,我們現在就把他殺了!”

小莊毫不客氣地說著,這讓淩冽有些無語。

不過還沒等淩冽說話,一直在櫃子後面的瑤瑤看不下去了,她憤怒地走了出來。

“淩冽哥哥從來都是說話算數!倒是你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頭,明明傷了人家還不知道賠禮道歉!”瑤瑤罵起人,哦不,講起道理來真的讓淩冽眼前一亮。

只不過聽到“小丫頭”這三個字的時候,淩冽沒忍住噗嗤一聲笑

了出來。

雖然小莊的年紀是不大,也就二十歲左右吧,但是瑤瑤也不過十七八而已,她倒是先叫起別人小丫頭了。

瑤瑤使勁踩了一下淩冽的腳:“你笑個屁,人家都要殺你了,你還能笑得出來。”

就在兩位女俠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陸子樂卻拍了拍這幾張紙,感慨道:“原來淩兄真的一直掛念著我兄長的病,真的是有勞費心了!”

說罷,陸子樂恭恭敬敬地彎下了身子,鞠了一個躬。

小莊看到陸子樂這個樣子,自然知道這事情已經假不了了,她眼神複雜的看了淩冽一眼,最後也跟著恭敬地鞠了一躬。

這時候瑤瑤就像是打了勝仗的將軍一樣,立即得意的笑道:“現在知道什么叫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了吧?”

小莊一直弓著身,並沒有回複。

淩冽笑著拿過了那幾張紙說道:“陸子由的這個病可不是想治就能治的,我離開的這些天每天都會抽時間來研究他的病情。”

“那不知道先生准備好了嗎?”陸子樂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當他稱呼淩冽為先生的時候,淩冽這才感受到他話語中的真誠。

“我既然能回來,當然是准備好了才回來,不然我也沒有臉去見陸子由啊。”

聽到淩冽的回答,陸子樂立即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我的車就在外面,請先生一同跟我回家!”

這倒是真把淩冽給嚇了一跳,看來這陸家還真夠著急的。

似乎是看出了淩冽眼中的驚訝,陸子樂苦笑著說道:“先生有所不知啊,這段時間裏天京的局勢可以說是風起雲湧,哥哥為了保護我們陸家的財產,經常夜不能寐,再加上他那先天性的病,現在整個人都憔悴不堪了。”

“不會吧”聽到陸子樂這么說,淩冽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淩冽到現在還忘記不了第一次見到陸子由的時候,那個男人給自己帶來的極大震撼。

他理智的完全就像是機器人一樣,每句話每個字的情緒都控制的恰到好處,好到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這樣的一個男人也能被外界的壓力所苦?

但是淩冽隨後就不驚訝了,想到常家和景家在勾搭上地獄後自己並沒有在天京,這時候對他們最具威脅的也就是陸家的陸子由了,陸家被這些人圍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淩冽歎了口氣,也不再猶豫,直接向著門外走去。

在去陸家之前,淩冽直接把瑤瑤送回了家,雖然她很想跟著自己一起,但淩冽可不想讓瑤瑤接觸太多這裏面的鬥爭。

來到陸家門前的時候,看到陸家緊閉的大門,淩冽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想想陸家也是天京的五大家族之一,而且還是五大家族中相對強勢的一方,這和陸子由的天才謀略有著很大的關系。

但是巧婦難無米之炊,就算他陸子由再怎么聰明,在地府和其他兩大家族的聯合面前,依然沒有任何的辦法。

以前陸家門前可是人來人往,門檻都要被踩破了,但是現在呢,別收是門可羅雀了,這大門都關上了,也足以看到陸家的困頓。

看到陸子樂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淩冽多說無益,倒是小莊身上的氣息讓淩冽不得不防。

這姑娘一直對自己有很大的敵意,就算從陸子樂口中得到了自己能夠治好陸子由的真相,但她還是咬著不放口。

也不知道這姑娘到底對陸子由是有多迷戀呀。

陸子樂似乎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息不對勁,就立即呵斥道:“小莊,不得對先生無理。”

但是姑娘卻沉聲說道:“他如果真的能治好大少爺的病,我自然回感激,但是如果他治不好,我還是要殺了她,就算誰組織都不好用。”

陸子樂無奈地搖了搖頭,而淩冽則是想罵她兩句。

真後悔剛才在百草堂的時候沒對她用千絲魔獄手,如果用過的話,這姑娘的態度絕對和現在是兩碼事了。

淩冽用了這么多的千絲魔獄手,可從來沒有失手過。

走進了大門,走過了前院,又穿過了一條擺滿鮮花的長廊,淩冽終於看到了那個男人的背影。

如果可以的話,淩冽一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這個男人。

別人都說苦難磨礪出來的應該是一顆美麗的珍珠,但是陸子由這個經受了大量苦難人,卻像是被磨成了一顆骷髏。

“哥,先生回來了。”陸子樂站在他的輪椅旁說道。

輪椅慢慢地轉了過來,陸子樂想要伸出手去幫他,但直接被冷漠的拒絕了。

輪椅終於轉過來的時候,淩冽也終於看清了那個好久不見的面孔。

雖然他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和以前沒有多大的變化,但是他的精神面貌完全變了。

臉色比以前蒼白了許多,就好像被什么東西吸幹了血一樣。

臉頰更是下凹了一些,這樣看起來自然不再像以前那么完美,但是比以前多了幾分冷酷的味道。

兩人對視了一眼,陸子由終於露出了一個微笑。

但是淩冽卻對那個微笑猶豫了半天,他感覺那個微笑很真誠,但誰知道這微笑到底是真誠的笑容,還是陸子由偽裝的能力又有了進步,以至於連淩冽都感受不出真假了。

但淩冽最終還是回以一個笑容。

“我等你,一直等到了現在。”陸子由終於張口。

淩冽笑了笑:“不管怎么說,你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陸子由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臉上看不出任何期待的情緒。

“最後給你十天的時間,治不好我,我就殺了你。”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