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53座客车,坐车跟姐姐那个

53座客车,坐车跟姐姐那个,雖然陸子樂不是什么醫生,但判斷一個人死活的能力還是有的。

陸子樂站在了門口,呆呆地看著淩冽。

“你還有什么好說的?”陸子樂直接問道。

現在陸子由的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淩冽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釋陸子樂都不可能相信自己。

所以面對他得詰問,淩冽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陸子樂從小就受哥哥的影響,思考問題也有自己的一套,看到淩冽是這個表情,他身上強烈的殺氣稍微減輕了一些。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剛參與大戰的小莊突然跑了進來。

“來犯的人已經全部清理幹淨了,大少爺怎么樣”

陸子由想要吧小莊擋在外面,但他越是阻擋,小莊就越是覺得情況不對勁,她奮力沖了進來,當感受到陸子由已經沒有呼吸的時候,她的身體瘋狂地顫抖著。

“啊!”一聲哀傷的嚎叫沖破了天地,小莊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拿出自己的匕首,狠狠地朝著淩冽刺去。

這時候小莊的氣勢比之前可要厲害多了,而且這境界似乎突然攀升了好大一截。

難道悲傷過度也能讓人突破到武王境界?

淩冽還沒想明白這是什么情況,匕首就已經刺到了他的胸前。

他趕緊向著旁邊移動了一段距離,但這匕首還是刺進了他的手臂裏。

匕首突然向著右側橫掃過去,看小莊這用力的勁道,她竟是想要把淩冽給從中間切開。

淩冽大喝一聲,這個時候自己的生命真的已經受到威脅了。

他顧不上那么多,一掌直接打在了小莊的胸前,小莊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臉色瞬間蒼白。

這是淩冽直接把龍鳳血的力量調到了最高境界,雖然沒有使用任何功法,但這個時候的一掌就算是武王也勢必會重傷。

小莊並沒有倒下,就說明她現在的境界確實在武王之上。

還沒等淩冽說話,他就突然感覺到周圍的空氣好像凝滯住了一般,淩冽抬起自己的手,卻發現動作無形中慢了許多。

淩冽感受了一下周圍,這才發現是一種凝重的透明物質占據了周圍空間,雖然空間的范圍很但已經足夠把淩冽囊括其中了。

“武王空間!”淩冽大聲喊道。

小莊的眼睛裏還在流著眼淚,但現在臉上卻多了幾分自信,雖然在這片武王空間裏淩冽的動作會變慢,但是作為武王空間主人的小莊來說,她的速度卻能得到加快。

感受著這逆天的能力,淩冽也終於確定小莊並不是在剛才突破到武王境界的,他應該很早就是武王了,只不過一直沒有表露出來而已。

剛才在沒有放出來武王空間的時候,小莊就已經能夠傷淩冽這么重了,站在空間內的淩冽面對的是更大的危險。

就在小莊穩定了身體的傷勢,想要進攻的時候,淩冽直接大罵道。

“你個蠢貨,你這是想要把陸子由害死!”

小莊的身體猛烈顫抖了兩下,她之所以這么瘋狂的進攻淩冽就是因為他把大少爺給治死了。

死人怎么可能還會死?

一直在猶豫的路子由終於開了口:“小莊助手,先聽他怎么說!”

他不相信死人能夠複活,但是他相信淩冽的醫術,讓淩冽來治療陸子由的病也是他提出來的。

小莊的武王空間完全消散,淩冽顧不得自己左肩膀上的傷口,而是把右手放在了陸子由的額頭上,感受了一番之後,這才松了一口氣。

本來陸子由的骨頭就已經全部碎掉了,全靠外面一層外骨骼在維持著生命狀態,不至於讓五髒六腑沒有工作的空間。

淩冽特地要這么沉重的石床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的治療出現半點差錯,但是小莊竟然瘋狂到在這裏打開了武王空間。

武王空間裏能量的密度大的恐怖,空氣的壓力也會得到十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加強,如果路子由脆弱的心髒不能在這種壓力下蘇醒,這個人就是真真切切的死掉了。

看到淩冽在摸陸子由的額頭,陸子樂凝重的表情終於浮現了笑臉,他向前兩步激動地說道:“難道我哥哥”

淩冽根本就沒閑工夫搭理他,所以只是揮了揮手不讓他靠近。

這個時候小莊倒是先向後退了好幾步,她的臉色蒼白。

雖然不知道剛才到底會對大少爺的病情產生什么影響,但從淩冽的語氣中,小莊知道自己差點害死了大少爺。

小莊的內心愧疚到了極點,如果大少爺真的因為他的一時沖動而去世了,這個姑娘估計再也沒有臉面活下去了。

這時候小莊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趕緊抬頭看了一眼淩冽的胳膊。

那條胳膊上的袖子已經全部被鮮血染紅,但淩冽放佛什么都沒有覺察到一樣,眼神依舊放在陸子由的身上。

其實是小莊沒有了解到情況,所以不知道在那鮮紅的傷口下,淩冽的傷口已經愈合多半了。

就在眾人沉默的時候,是床上突然有了動靜。

“哢擦!”

一絲細小的聲響聽在三個人的耳朵裏竟然比驚雷還要大聲。

路子由的嘴張的大大的,眼睛裏卻全部都是笑意。

小莊站在門口的方向,兩只手狠狠地捂著自己的嘴,明明哭的聲嘶力竭,卻硬是沒發出半點聲音,看來她不打算再給淩冽添一丁點的麻煩了。

淩冽細細看著傳出聲響的地方,原來是陸子由心髒的方向。

那裏已經開始有了動靜,先是很微弱的起起伏伏,後來起伏變得非常有力,草藥凝固成的外骨骼竟然都被撐出了裂縫。

“咳咳咳!”陸子由猛烈咳嗽了兩聲。

淩冽看准了時機,竟然把一一根注射管插入了他的喉嚨裏。

他的速度很快,兩秒的時間就已經從陸子由的喉嚨裏抽出了滿滿一針管的黑色血液。

陸子由的呼吸變得順暢,他就像逆水的人一樣猛烈呼吸著空氣。

淩冽把絲絲縷縷的真氣注入到他的身體,開始輔助他的內髒恢複正常的作用。

當陸子由的生命體征穩定下來的時候,淩冽的嘴角也終於露出了微笑。

陸子由睜開了眼睛,但他的目光卻很渙散。

“我什么都看不到。”即使失明了,他的聲音依然很冷靜。陸子由還是那個路子由,他的性格未曾改變。

但是陸子由的身體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什么都看不見,而且我沒辦法活動。”陸子由繼續說道。

陸子樂趕緊向前走了兩步,有些慌張的說道:“哥哥,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子樂。”

親眼見證了剛才駭人的一步,陸子樂都不知道眼前這個人還是不是自己的哥哥了。

陸子由沒有回答,只是臉上的表情很嚴肅。

看到哥哥這個表情,陸子樂的臉微微紅了一紅,他肯定哥哥的心神沒有收到影響,因為陸子由從來都不會回答這么白癡的問題。

站在門口的小莊往前走了一步,卻又退了出去,她只是靜靜地看著床上躺著的那個人。

淩冽仔細觀察了一下陸子由的眼睛,但是陸子由卻說道:“這么看別人可是很沒有禮貌的。”

“你是在逗我吧,剛才還說自己看不到,現在又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如果你看不到我的話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聽著淩冽的無厘頭回答,陸子由依然沒有回答。

這時候陸子樂趕緊說道:“哥哥的感覺一向都超乎常人,就算他不用眼睛看,也能察覺周圍的事物。”

聽他這么一說,淩冽完全愣住了,這可是古武者高手才能擁有的境界,但是陸子由這種狀態別說是修煉了,就連走路都走不動。

陸子由不可能修煉,但他卻有這種超乎常人的能力。

想了半天,淩冽只能把這能力歸功到他的智力上,智力也是一個人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僅僅憑借著智力就做到了這一點,真的有些嚇人。

淩冽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就算陸子由現在看不見也不能動了,但還是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看不到和不能動是很正常的,人的肌肉都是和骨頭有著緊密聯系的,你現在除了腦部和脖子上的肌肉能活動外,其餘的肌肉都處在癱瘓的狀態,能說話就已經是一種幸運了,不過你不用擔心,這個情況會慢慢發生改變,十天之內應該可以恢複正常。”

“應該?我不接受是一個確切的結果,而不是應該。”陸子由面無表情地說道。

淩冽無奈的搖了搖頭:“給你說過很多遍了,我是一個醫生,醫生的世界裏沒有那么絕對的結果。”

這一次陸子由倒是沒和他爭論,但是陸子樂卻是突然說道:“先生,我這一會一直沒有想明白一個問題,我哥哥明明都已經死了,為什么還能活過來。”

這話說的陸子由直接一愣,他說道:“子樂,什么時候你說話也這么不可靠了。”

陸子樂急忙解釋:“剛才我一直在這裏看著,你確實是已經停止了呼吸和心跳,就是因為這樣,小莊才一時心急攻擊了先生,這才讓先生受傷。”

小莊深深地埋下了頭,現在她就是個做錯事的小女孩,看著自己的手指不知所措。

聽到陸子樂的話不像是在開玩笑,陸子由也沉聲說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淩冽苦笑了一下,如果他還有感覺的話,那就不是死掉了。

只不過在楞了一下後,淩冽只是淡淡的說道:“假死而已。”

“可是”陸子由向前走了一步,想要繼續說些什么,但是淩冽直接對著他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再問了。

淩冽的這個解釋並不能讓這高智商的兩兄弟相信,但是如果他不想說的話,兩兄弟也就不便再問了。

雖然淩冽知道這兩兄弟沒有什么惡意,但還是選擇了沉默。

剛才在龍鳳學融入陸子由身體的時候,其實真真切切發生了失控的狀況,脫離了淩冽身體的龍鳳血完全就像是脫了韁的野馬。

任憑用在多的真氣束縛,龍鳳血就是死命擺脫淩冽的控制,那一刻原本就已經虛弱到極點的身體,在龍鳳血的折騰下,陸子由的心跳和呼吸全部都停止了。

淩冽自己倒是有複活的經驗,但是想要複活別人,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按照道理來說心髒停止會讓血液靜止,呼吸停止會讓人得不到生存所必須的氧氣,二者缺一不可,但今天在二者都缺的情況下,陸子由還是沒有死透。

沒有心髒提供動力,但是龍鳳血在陸子由的身體裏壓根就沒有停歇過。

沒有得到氧氣,但是龍鳳血散發出來的能量依然讓他的體內維持著微弱的生機,只不過在缺氧的情況下陸子由的腦組織會受到損傷是正常的事情,最後沒有變成白癡而只是失憶了,也著實是他自己的幸運。

能夠在這場考驗中活下來,也有一方面的原因是陸子由的腦海裏本來就存著一股恒念,這讓他放棄不了自己。

“我現在知道了,原來那個在你心裏最重要的東西不是家族啊。”淩冽笑嘻嘻地說道。

聽到淩冽的話,陸子由似乎很想阻止他,但他畢竟不能動,最後也只好淡淡的說道:“你有你的秘密要保守,也請務必保守我的秘密。”

淩冽哈哈笑了出來:“我還不至於把這種事說出來,只是今天我總算是知道了,你也不是一個為家族忙碌的機器,你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聽到這話,陸子樂和小莊愣住了,他們很想知道陸子由心裏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

但是陸子樂最終釋懷一笑,不管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心裏最重要的肯定是這個哥哥。

小莊則是把指甲扣進了肉裏,依然什么話都沒有說。

“我現在決定了,你這個朋友我交了。”淩冽笑著說道。

但是誰知道陸子由卻是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向你提了兩次你都沒有同意,我是絕對不會請求第三次的,哪怕你治好了我的病。”

他這話剛說完,淩冽認真地說道:“陸子由,以後就做我的朋友吧,我淩冽可沒你那么好面子,現在我想通了,如果能結交你這樣的一個朋友,我肯定是穩賺不虧啊。”

陸子由的嘴角微微動了一下,很明顯是想笑一下,但是臉上的部分肌肉不能動,似乎他的嘴角無法上揚。

沒有笑出來的笑,在淩冽的眼裏卻顯得格外真誠。

這一次是淩冽主動提出的交朋友,陸子由欣然接受。

只是在兩人較勁的時候,外面又傳來了陣陣巨響。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