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就蹭蹭不进去下一句,最后一句是真的说两下就两下

就蹭蹭不进去下一句,最后一句是真的说两下就两下,無天氣憤地踢了一腳這棺材,憤怒地說道:“這個是地府毒王的棺材,他在魔門沒散之前就死了,現在地府所用的毒幾乎都是他一手做出來的,這人素有毒王之稱,傳說只要得到他的扳指,就可解百毒。”

九尾歎息了一聲,也無力說道:“我們中的毒非同尋常,就算沒指望一個扳指能解掉,但那東西多多少少能帶給你點幫助,看來那扳指根本就沒有隨他入土!”

聽著兩人的描述,淩冽對棺材裏躺著的這個人肅然起敬。

雖然造毒和制藥不同,一個是為了害人一個是為了救人,但是在淩冽的眼裏其中的原理是一樣的。

這毒王肯定害死了不少人,以至於無天鬼哭九尾他們都對這家夥恨之入骨,但是他這種不走前人之路,自己發明創造的精神還是很值得學習的。

這時候鬼哭則是默默說道:“我一直很好奇,毒王的境界在我們三人之上吧,雖不是六道統領,但身份地位是在我們之上的,這么厲害的一個人,當時怎么說死就死了。”

九尾對這個問題似乎不怎么感興趣,她只是笑著說道:“你們男人啊,就喜歡想這些多餘的事情,這人都死了,而且那時候不是有定論嗎,這老家夥喜歡以身試毒,制造最後一種毒的時候自己把自己給毒死了,據說就是我們中的這種毒。”

“就是因為這樣才可疑,我們三人都沒毒死”鬼哭繼續說道。

“他要是把這毒當飯吃,那必定是要死的。”九尾繼續說道。

淩冽聽她說的這話都忍不住頭疼,誰能牛逼到把毒藥當飯吃。

就在這個時候,醉仙女的聲音再次響起:“就是它了,哈哈,真是他便鐵屑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哎呦,醉大姐你還會用俗語呢。”淩冽在腦海裏嘿嘿笑道。

但是醉仙女直接白了他一眼:“少廢話,去摸這屍體的頭頂,上面插著一把短劍。”

看著裏面已經不成樣子的屍體,淩冽有些不情願。

不過這屍體還真特別,一般人的屍體放這么多年早就腐爛幹淨了,但是這屍體表面雖然已經腐爛,但是整體形狀還在,恐怕這和毒王的毒性體質有關吧。

就在淩冽想要伸出手的時候,醉仙女又趕緊說道:“我先說好了,這武器可是老娘找到的,所以算我的!”

淩冽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醉仙女這么小氣的樣子。

雖然心裏答應了她,但淩冽自己也有數,在醉仙女擁有身體之前,這寶貝還不是自己的。

話說能讓醉仙女這么小氣的東西,肯定是好東西啊。

看到淩冽把手放在了屍體的頭頂,無天皺著眉頭問道:“你這是要做什么?”

他剛問完,淩冽就一使勁,一把短劍直接從毒王的頭頂拔了出來。

無天,鬼哭,九尾,這時候都快步走了出來,他們看了看淩冽手中的短劍,又看了看棺材裏的屍體,眼神中的震驚無以言表。

這也是淩冽第一次看到這三個人如此震驚,當初把三個人帶出來黑獄島的時候,也沒看三個人激動成這樣。

“這合理嗎?”無天看著屍體問道。

“太震驚了”九尾看的眼珠子都快出來了。

鬼哭雖然很震驚,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這些年我一直在想種種可能性,這剛好和我的一種假設吻合。”

淩冽,無天和九尾都看向了鬼哭。

鬼哭繼續說道:“當毒王研制出這種新毒素之後,並不是死於試毒,而是被人偷襲謀殺,於是這種毒藥再也不會有解藥,不用我說你們也知道那個人是誰了吧。”

當初魔門能和毒王走進的,也只有魔主和六道統領了,畢竟毒王癡迷制毒,根本不認識幾個人,而不認識的人連接近他都很難。

而如今地府的府主就是通過用這種毒坑害了魔主和幾大統領,這才達到了如今的目的。

無天和九尾的臉色都很難看。

只有淩冽拿著一把平淡無奇的短劍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總不能告訴他們這是一把神器啊,到時候被要走了那就尷尬了。

所以淩冽這時候也是一臉震驚地說道:“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啊,這把短劍”

三個人把目光都放在了淩冽身上,淩冽尷尬地笑了笑說道:“這把短劍之所以沒被拔出來,肯定是有人想要保證屍體的完好,然後隱藏證據!”

無天鬼哭九尾都點了點頭,最後無天還是認出來了那把短劍。

“我記得這把短劍,這是毒王的劍,但是他只制毒不動武,所以短劍長期扔在一旁不管不問,看來這剛好給行凶者提供了便利啊。”

淩冽趕緊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只是無天不知道他的後背已經全是冷汗了。

“那這把短劍”

“你留著就好了,估計也是個不錯的東西,說不定能為你帶來什么制藥的靈感。”鬼哭直接說道。

這是淩冽第一次覺得鬼哭那么可愛!

好在三個人都知道毒王的重點不在與武修,所以毒王的武器大概也只是比較好吧,不然怎么會每天扔在一旁。

當年的行凶者估計也是這么想的。

淩冽終於放心了,他把這短劍擦拭了一下,先跑到房間放了起來,又屁顛屁顛跑了出來。

沒有得到扳指讓無天他們有些失望,但是無意間弄清了當年的真相,也沒有白折騰一場。

懷著對毒王的敬畏,三個人決定把毒王重新安葬起來,這一次當然要找一個地府不知道的地方。

淩冽主動參加了這次安葬,而且在安葬之前,淩冽特地用藥材把毒王的屍體給包裹了起來,如果沒有特殊情況,這屍體至少可以存放千年而不再繼續腐朽。

當忙完了這一切,四個人一道從荒山上走了下來。

這時候淩冽好奇的問道:“你們到底是怎么搞到這個棺材的。”

無天和鬼哭都沒有說話,九尾卻是無所謂地說道:“很簡單啊,當時埋他的人就是我們三個。”

當初埋了人家,現在又挖了人家,想想還真是滑稽。

不過淩冽忍住不笑,笑出來估計得挨揍。

回到四合院後,他淡定走到房間,關上房門,發了瘋一樣把短劍拿了出來,兩眼直放光!在無天眼裏看來這只是一把質量比較好的劍,但是淩冽心裏清楚,既然這把短劍能讓醉仙女這么激動,就一定是把好東西。

只不過淩冽上下左右前後看了好半天,也實在看不出這玩意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淩冽從頭上拽下來一根頭發,然後輕輕放在刀刃上。

試驗的結果讓淩冽大吃一驚,他媽的別說是吹毛立斷了,淩冽的頭發甚至在上面打了一個滾,最後落下來還是好好的。

難道是自己發質太好了?

不能啊,一般性的神器最起碼的功能也應該是削鐵如泥才對。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淩冽直接拿過了自己的鐵皮茶杯,忍痛以犧牲一個茶杯的覺悟試試這把短劍的鋒利程度。

“當當當!”狠狠三下淩冽把短劍捅在了茶杯上,這聲音倒是清脆,但茶杯上面連個痕跡都沒有留下。

“醉大姐,我們是不是拿錯了,這東西沒什么用啊。”淩冽無語地對醉仙女說道。

但是醉仙女卻一臉驕傲地說道:“凡夫俗子還想知道冷夜劍的奧秘。”

“你是仙女,你給我證明下”淩冽直接把短劍往自己身前一橫。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要自殺,畢竟他和醉仙女的默契只有兩人知道,只要醉仙女願意,就能掌控他的身體。

不過淩冽握著這把劍好大一會兒,醉仙女還是沒有半點動作。

就當淩冽想要繼續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在腦海裏感覺不到醉仙女的存在了。

看來醉仙女又歇著了,淩冽無奈地拿著這把冷夜劍做起了各種實驗,但是叮叮當當一陣子,冷夜劍基本上啥都切不開,就算用來砸核桃都用不順手。

這下淩冽是徹底的失望了,但是有醉仙女的話在,他還是把這短劍帶在了身上,還好短劍很小巧很容易攜帶。

接下來的兩天淩冽都沒有出門,無天鬼哭和九尾三人每天都會給他帶來稀奇古怪的東西。

只有黎嫣然到這裏來過一次,和淩冽溝通了一下具體的事宜。

既然已經有白氏集團,李新華等人的大力幫助,淩冽就把准備工作全權交給了黎嫣然處理。

兩人剛談完正事黎嫣然就匆匆離開,好像有些逃避的意思,淩冽只是笑了笑也沒有說些什么。

這兩天裏他幾乎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想想當初毒王在制毒的時候,連別人刺殺他都沒有注意到,那是怎樣的一種執著。

雖然他制毒是為了害人,但是這種精神依然讓人敬畏。

現在淩冽感覺自己是在跟毒王博弈,雖然兩人生活在不同的時代,但是對藥喝毒的癡迷讓兩人跨越了時間的限制,成為了面對面的對手。

對手很強大,這才完全激發出淩冽的鬥志,他一定要在這場角力中取勝。

但是戰勝巔峰時候的毒王,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經過兩天發瘋一樣的研究,淩冽終於研制出了一種小藥丸,按照無天鬼哭九尾三人中毒得特性,淩冽也算是對症下藥,然後將這藥物的搭配發揮到了極致。

至於這藥丸有沒有用,或者到底有什么用,有什么副作用,淩冽現在是一概不知。

因為這小小的藥丸裏面已經融進了將近百種草藥,雖然理論上淩冽已經將他們的藥性互斥壓制到了最低,但這也只是理論而已,這已經超出了淩冽的可掌控范圍。

看到桌子上的幾個小藥丸,淩冽先捏出來放在自己的嘴裏。

但隨後他就吐了出來,不過這時候已經晚了,因為淩冽感覺自己的舌頭已經不能動了。

他嘗試說了一句話。

“次弧好不虎弧好習”

好好的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從他嘴裏說出來估計連話語大師都聽不出來,感受著舌頭僵直的痛苦,淩冽也終於知道以身試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了。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只好把這些東西裝進了一個盒子裏,當做備用。

在好好的睡了一覺之後,淩冽只覺得舌頭已經占據了自己的整張嘴,現在說話更成了一個不現實的問題。

淩冽生無可戀的走出了四合院,一個人走在了大馬路上,就像是一個失敗者一樣,落魄的走到了百草堂門前。

這時候百草堂已經完全恢複了當初的樣式,所有的草藥已經裝填完畢,淩冽把那些草藥一個個打開嗅了嗅,最後發現竟然全部都是優質草藥。

這應該是白氏集團幫忙填充的。

這時候黎嫣然從後堂走了出來,她把一張加了軟墊的太師椅放在了淩冽之前坐的地方。

淩冽默默拿起了一個銀針包向著後堂走去。

“既然你今天來了,那么我們擇日不如撞日,百草堂就今天開業吧,你之前交代我的戒煙館的事情,我已經聯系了幾位禦醫,他們都表示會過來幫忙,省得到時候你分身乏術。”

黎嫣然彙報著這兩天的情況,淩冽微微點了點頭,一邊查看著周圍的擺設,一邊淡定的朝著後堂走去。

這活像是大老板在審查員工的工作情況,只不過淩冽心裏現在可是瘋狂打著鼓,這要是被黎嫣然看到自己啦蛤蟆大小的舌頭,自己的臉該往哪擱。

黎嫣然還有不少事要找淩冽商量,但是感覺淩冽的狀態似乎有些奇怪,也就沒再說些什么,繼續整理著百草堂裏的東西。

進了後堂之後,淩冽趕集找了個隱蔽的小屋,把房門反鎖起來,這才對著屋子裏的鏡子張開了嘴巴。

說舌頭變成了一個大啦蛤蟆真是一點都不誇張。

不管什么東西入嘴,都得經過舌頭的品嘗,對於醫生來說要想知道藥效怎么樣,用舌頭感受其中的味道是一個很重要的步驟。

但是一百多種草藥的藥性直接滲進了舌頭裏,並且把舌頭成了戰場,在舌頭裏發生了各種劇烈的沖突,這就不是淩冽想要感受的了。

這就好像一個裝載了高爆炸藥的炸彈最終失去了控制,最終爆炸了。

看著這條作孽的舌頭,淩冽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拔出了第一根銀針,直接紮在了自己的舌頭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