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就蹭蹭不进去我就动两下,最后才是真的说两下就两下

我就蹭蹭不进去我就动两下,最后才是真的说两下就两下,針灸一道,博大精深,但就算是那些給人針灸了一輩子的老師傅,恐怕也沒用針紮過別人的舌頭吧。

隨著十幾根銀針的刺入,再加上淩冽用真氣慢慢地逼毒,他的舌頭比剛才小了一大圈。

舌頭上的銀針越來越多,看的淩冽一陣肉疼,這樣一來肯定好幾天不能吃火鍋了。

當淩冽把最後一根銀針刺下去的時候,他的舌頭也終於恢複成了正常的大小。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門動了一下。

淩冽嚇了一跳,但看到房門被反鎖上了,他又松了一口氣。

現在淩冽已經不能說話了,他的舌頭早就被幾十根銀針給紮成刺蝟了。

“咿呀”門突然被打開了!

黎嫣然已經擁有了這裏所有房間的鑰匙,所以反鎖對她根本就沒用。

“淩冽,有個女孩說要找你”黎嫣然直接走了進來,但她張開的嘴再也合不上了,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淩冽以及他獨特的舌頭。

瑤瑤興高采烈的走了進來:“哥哥!哥”

剛才還是滿臉欣喜的瑤瑤現在就像看到鬼一樣,但她沒有逃跑,而是一臉心疼的看著淩冽。

“淩冽哥哥,你這是在幹什么,難道你想”瑤瑤捂住了自己的嘴,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我想幹啥呀?你倒是把話說明白!

淩冽這時候也急的想叫出來,他慌忙用手比劃著想要解釋,但是現在他的嘴根本就說不出來話。

黎嫣然無奈地搖了搖頭:“我知道你最近的壓力很大,但是也沒要走自虐這一步啊,你剛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你的精神有點不正常,但是沒想到”

聽著她的一聲歎息,淩冽直接關上了門,簡單的自己給自己看病的問題,真是被這倆美女給越描越黑了。

淩冽開始把自己舌頭上的銀針一根接著一根得拔下來,兩位大美女則是覺得他要繼續啥事,開始合力推門,並揚言嗷報警。

等到拔完了最後一根銀針,淩冽直接打開了門,走到前面的藥櫃裏拿了幾片溫潤的草藥含在了嘴裏,好讓自己的舌頭恢複下。

但是想太多的兩位美女還特意卻看了一下貼在櫃子上的標簽,確定不是毒藥後,這才松了一口氣。

片刻後,淩冽的嘴終於能說話了,他這才把剛才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解釋了一遍。

黎嫣然和瑤瑤竟然抱在一起大笑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淩冽直接走到了百草堂的門外,把大門盡可能的敞開,這才對著大街上人來人往的行人喊道:“今日百草堂重新開張!”

為了證明自己能說話了,淩冽特意喊的特別大聲。

為了表示對前一段時間關門的致歉,淩冽聽從了黎嫣然的話,前一個月內只收藥費,不收診斷費。

本來百草堂的售價就十分低廉,現在不收診斷費了,也就意味著病人看病將花更少的錢。

雖然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開業了,但是淩冽過往樹下的口碑依然存在,藥店開業的當天就已經擠滿了人。

黎嫣然則是親自帶著兩位員工發起了宣傳單,上面標明了另外十家百草堂所在的地址,而且是以百草集團的名義發的。

到了下午的時候,百草堂的門外就圍滿了記者,不過現在對付記者已經不用淩冽了,黎嫣然主動接受了這個任務,她開始在閃光燈的閃動下,講述起百草集團的經營理念。

讓老百姓花最少的錢,吃最好的藥,將是百草集團的核心精神。

這時候一位戴著眼鏡的記者問道:“大家來這裏看病都是為了醫王的名聲來的,你們現在直接開了十家分店,按照你剛才說的規劃,似乎在未來將會有更多的百草堂,難道你們還有那么多的醫王嗎?”

這個問題引來了場上的一陣哄笑,但是大家也都贊同這個看法,畢竟百草堂是淩冽的名聲撐起來的,但是一個人畢竟分身乏術,不可能坐鎮多家百草堂。

黎嫣然微微一笑,為了應對今天的情況,她早就坐了完全的准備。

“這個問題很簡單,諸如感冒發燒一類得小病我想肯定不需要勞煩醫王來看了吧?我們百草堂的每一位坐堂醫生都是經過層層篩選,保證人人都能認真負責,如果真有坐堂醫生看不了的疑難雜症,那么我們已經和五位禦醫簽約,禦醫將會為病人診治,如果禦醫還不行,那么醫王必定會親自出手。“

聽黎嫣然這么說,記者和圍觀群眾們都點了點頭。

這時候黎嫣然又說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而且病人們請放心,不管是坐堂醫生,禦醫,還是醫王為你看病,我們只按照坐堂醫生的標准收費,而且只收一筆費用,這一點請全城人民監督。”

她這話音剛落,百草堂的門口就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醫生坐地起價,更有喪心病狂者把病人推上手術台後加以要挾,所以現在的人看病都是膽戰心驚。

百草堂的聲譽在外,一直讓人信賴,有了他們的保證,前來治療的病人更加放心。

淩冽一邊給一位大爺把著脈,一邊聽著外面黎嫣然的聲音,他也忍不住在心裏感慨,看來自己還真是得到了一個方宏宇啊。

僅僅三天的時間,黎嫣然就已經把准備工作做到了這一步,就算是有白氏集團的和李新華等人的幫助,但也讓淩冽敬佩了。

在百草堂開門的同一天,李新華開始為百草集團造勢,那些曾經受惠於百草堂的大佬們一個個也開始響應。

一時間不管是金領白領還是藍領,大街小巷都在談論著百草堂的事情。

向紅軍更是親自提筆寫了四個大字,有病能醫!

這種事情都不需要淩冽操心,黎嫣然直接找人把這四個大字做成了牌匾,直接掛在了百草堂總部的大堂上。

看著有病能醫四個字,淩冽只覺得向紅軍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幾分。

本來以為一個軍人能有什么墨水,但誰知道向紅軍得字寫得不禁蒼勁有力,單是“有病能醫”的字面意思都讓淩冽自愧不如。

最簡單的意思,但既說明了淩冽的醫術能力,也說明了淩冽為這個城市作出的貢獻。 天色漸晚,雖然求醫問藥者依然絡繹不絕,但黎嫣然把這些來晚的人都勸了回去。

淩冽表示自己還可以再工作會,但黎嫣然卻嚴肅地說道:“如果我們走的是一天的計劃,你不關門我也沒有意見,但是我們走的必定是百年大計,這就必須有自己的規矩!”

看著黎嫣然認真的樣子,淩冽笑著點了點頭。

百草堂一直都不是他的百草堂,如果沒有這些朋友們的貢獻,又哪裏會有百草堂的今天。

對於這些正確的建議,淩冽當然毫不猶豫地采取。

此時百草堂裏除了兩人外,還趴著一個累癱了的瑤瑤。

這位千金大小姐一直在幫著淩冽拿藥跑腿,不但堅持了下來,而且還沒有一句怨言。

而且瑤瑤確實特別聰慧,經過一天的學習,淩冽只要說出藥方,她就能立即抓取到對應的藥,而且順序也越來越准確。

不過現在這位可憐的姑娘已經趴在一個小茶幾上睡著了。

明顯是太累了。

淩冽准備先把大門關上,但當他剛走出去的時候,卻發現元稹山直接走了出來。

元鎮上把一份禮物放在了淩冽的桌子上,然後又環視了一圈,最後拿起了一張宣傳單,似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淩冽有些驚訝,平常元稹山可是個大忙人,他怎么有空突然來到了這裏。

元鎮上看出了淩冽的驚訝,笑了笑說道:“你現在大公司都開起來了,家裏總不能不來個人慶祝一下吧,白天我沒空,所以只能這個時候來了,那份禮物是老爺子,淩洛還有我和其他家人的意思,用不著客氣。”

家人啊。

淩冽咧著嘴笑了起來。

黎嫣然雖然不知道元稹山是誰,但聽說是淩冽的家人後,竟然有意無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當元鎮上看向她的時候,黎嫣然更是站直了身體,她那完美的身姿可沒多少人能比得上。

元稹山對著她微微笑了笑,他都是老江湖了,自然看得出這姑娘對淩冽的意思,但這些也不是他想管的。

甚至沒來得及說兩句祝福的話,元稹山就轉身離開了。

雖然他來到這裏只要短短的三分鍾,但是這三分鍾帶給淩冽的感動卻無以複加。

淩冽打開了那個包裹,裏面放著三件東西。

第一件是一支古典的毛筆,而且這還不是新毛筆,明顯是被人用過的。

把這毛筆在手裏握了握,淩冽甚至還能感覺到爺爺的氣息,他曾見爺爺拿著這支狼毫筆舞文弄墨。

毛筆下面放著一塊小小的玉盤,這玉盤雖然不是多珍貴的玉石,但溫潤的顏色卻讓人感覺非常舒服,大概也只有元稹山這樣的人才喜歡送這種東西吧。

第三樣東西差點讓淩冽噴血。

所謂的千裏送鵝毛,禮輕情意重,在這個禮物上真是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

要真是一根鵝毛淩冽也不至於這么失望,但是那只是一片雞毛啊。

雞毛啊!姑姑你找只鵝就那么難嗎?

雖然內心是崩潰的,但淩冽還是把這片雞毛放在了沒看完得古書裏,還好能當個書簽用用。

黎嫣然收拾好了東西,她正想去叫醒瑤瑤,但淩冽卻阻止了她。

淩冽直接把瑤瑤輕輕背在了肩膀上,然後小聲說道:“我送你們回家。”

三個人走在滿是彌紅燈的馬路上,雖然周圍還是有些嘈雜,但淩冽卻覺得自己的內心特別平靜。

這應該是一種安心的感受吧,自己有了很多朋友,有了家人,就算是在創建公司這樣的大事面前,似乎也感覺不到太大的壓力。

三人路過了一條景觀河,黎嫣然享受著河面吹來的清風,竟然哼起了歡快的歌曲,淩冽享受其中,嘴角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就連在他背上睡的正香甜的瑤瑤都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似乎夢到了什么好吃的。

淩冽先把黎嫣然送到了住的地方,分別的時候,淩冽張開了嘴正想說話,但黎嫣然卻好像知道他要說什么,轉身就逃跑了。

看著這個身影,淩冽握著口袋裏的那個紙條只是笑了笑,但轉身又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當淩冽把瑤瑤送到家門口的時候,劉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她知道瑤瑤去了淩冽那裏,所以臉上也沒有焦急的神色。

自從經曆了上次的事情,劉佩對淩冽的態度早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再加上李新華經常和他談論淩冽的事跡,劉佩現在對他可是一百個放心。

當淩冽把瑤瑤放在她屋子裏的時候,瑤瑤卻抱著他的脖子怎么都不松開,也不知道這會兒做了什么夢了。

出於無奈,淩冽只好輕輕搖了搖她,瑤瑤睜開了惺忪的雙眼,看到自己正拼命抱著淩冽脖子的時候,立即害羞的松開了她,隨後把臉直接埋進了被窩。

“累成這個樣了,以後在我那還是少幹點活吧,不然你爸媽可要提意見了。”

聽到淩冽這么說,瑤瑤直接從被窩裏坐了起來,一臉認真地說道:“今天是瑤瑤過的最開心的一天!你要是不讓我去,我就去百草堂面前打滾撒潑!”

看著這小妮子一本正經的威脅,淩冽忍不住俯下身捏了捏她可愛的臉蛋:“你這么一說,我可就真期待你打滾撒潑是什么樣的了。”

瑤瑤是富生富養的大家千金,舉手投足間都落落大方,任憑淩冽怎么想都想不到她打滾是什么樣的場景。

看著瑤瑤眼睛都有些紅了,淩冽趕緊摸了摸她的頭說道:“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你想什么時候去就什么時候去,我可巴不得多一個幫手呢。”

“嘿嘿!”瑤瑤立即開心地笑了起來。

這時候李新華已經下班回來了,他看到淩冽在自己家,立即走上去寒暄起來,兩人順便談論了一下宣傳方面的一些情況。

但是淩冽沒有久留的意思,在離開之前,他提了一下瑤瑤在草藥上的天賦。

本來淩冽只是無心說了兩句,但是提到她天賦之高的時候,他也表達出了自己的震驚。

以至於李新華也陷入了沉思,淩冽都已經離開了,他還站在門口思考問題。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