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学长说我就蹭蹭不进去,不进去在外面蹭的方法

学长说我就蹭蹭不进去,不进去在外面蹭的方法,在陸子樂沖過來的時候,淩冽竟然感覺到了一種殺氣,他本能的也調動了自己體內的能量。

“住手!”陸子由立即厲聲呵斥,沖過來的陸子樂這才停住了身形。

陸子由扭頭看著他,臉上卻是不滿。

不過淩冽還是被嚇了一跳,一直以來自己都是被小莊給搞的心驚肉跳,陸子樂則是對自己禮讓有家。

但是今天兩個人好像完全顛倒了一番,陸子由竟然有和自己拼命的意思。

亭子裏的氣氛立即冷了下來,陸子由哈哈笑了兩聲:“這都是誤會,我這個弟弟對我太過關心,還是習慣性地認為我經受不起任何外力,所以淩兄弟剛才用力的時候,子樂太過擔心,這才做出這么不禮貌的行為。”

淩冽松了一口氣,若說這是誤會也總有些牽強,畢竟剛才陸子樂可是動了殺心的。

似乎知道自己闖了禍,陸子樂慚愧低下了頭,嘴裏也在連連道歉,但淩冽心裏的警惕再難放下去。

在見到陸子樂之後,淩冽還以為陸家除了小莊和路子由這樣的不正常人類,其實還是有正常人的。

但是看到陸子樂今天的表現,淩冽是真正明白了一個道理,原來陸家一個正常人都沒有。

“淩兄弟應該不會介意這件事情吧?”陸子由這時候面帶著微笑說道。

似乎今天見到的陸子由,臉上的微笑比以前多了很多。

看著陸子樂臉上的歉意,淩冽只好擺了擺手:“這只能說明你們兄弟倆的感情好,誤會就是誤會,我不會有什么意見。”

這時候淩冽的心裏確實開始警惕,但若說對陸家有什么敵意的話,哪還不至於。

“心胸能如淩兄弟這般寬廣的實在少見,為了表示我們的歉意,我打算把我們陸家和草藥有關的產業都和百草集團對接,當然各項標准都按著你們百草集團的來。”

聽到陸子由這么說,淩冽終於笑了出來。

陸家雖然不是專門做草藥生意的,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草藥行業只是陸家的副業,但是這占比不大的副業卻能壓倒外面隨便一家中上規模的草藥公司。

而且借助著陸家的影響,百草集團的崛起將會更加迅速。

淩冽欣然接受了這個提議,但他知道生意上的事情只是今天談話的一個小插曲,陸子由專門把自己叫到這裏來,不可能是為了這么簡單的事情。

“我們還是談談正事吧,到底應該怎么對抗常家和景家。”

陸子由看了看淩冽,淩冽看了看陸子由,兩人機會不約而同的說出了兩個自己:“結盟。”

“我們陸家的實力你也看到了一部分,不過你那天看到的高手只不過是我們陸家實力的五分之一,為了這次對抗常家和景家,我願意用五分之四的高手投入到這次結盟中,不知道淩兄弟可滿意。”

說話間陸子由抓了一把魚食灑進了亭子下面的小湖裏。

湖面先是蕩漾出一圈又一圈細小的漣漪,但是在片刻過後,整個湖面都像是被燒開了一樣,水面劇烈動蕩起來。

千百只紅白錦鯉從水下跳起,開始爭搶那一把極其有限的魚食。

淩冽看了看那甚是熱鬧的錦鯉,回想著那天看到的陣仗,能夠把一百多個高級幹屍給轟成爛泥,那些高手的實力確實非常強大。

而陸子由更說明那些高手只不過是陸家實力的五分之一,這多少讓淩冽有些震驚。

本以為陸家只是財大氣粗,在外面又沒見過他陸家的高手搞過什么事情,所以淩冽這次也只是期望陸家能夠提供足夠的財力支持,現在聽到陸子由的承諾,淩冽的心裏更有底了。

但是聯盟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對等勢力之間的公平對話,如果淩冽拿不出與之相對應的實力,那和陸家的合作就不叫聯盟了,而有一種投奔陸家的感覺。

不過陸家曆經數代的苦心經營,現在的實力也是幾代以來的積累,所以陸子由才有說這種話的底氣。

但是淩冽呢?他幾乎是白手起家,什么都是自己爭取來的,雖然現在實力也不錯,但和整個陸家相比,那點實力屁都不是。

看到淩冽猶豫了,陸子由笑著說道:“雖然我們陸家的高手不多,但只要好好利用的話,應該也能發揮不錯的力量。”

他本想是給淩冽一個台階下,但是淩冽這時候卻是微微笑了笑,他直接把陸子由面前的那一捅魚食端了起來,然後直接把這滿滿地一桶魚食全部倒在了湖裏。

那成百上千的錦鯉立即瘋狂起來,不少錦鯉都從湖面跳起,最高的至少有兩米。

湖水也跟著錦鯉的瘋狂而更加躁動,陸子由和淩冽的身上都被湖水給打濕了。

“這才像樣!”淩冽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看著兩人濕透得衣服,陸子由有些哭笑不得。

這時候淩冽才插著腰,看著那一湖瘋狂的錦鯉說道:“我提供不了那么多的高手,但我卻能讓你的高手更上一層樓!”

聽到淩冽的話,陸子由和陸子樂都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肯定都能聽懂,但他們都潛意識把字面的意思給否定了。

但是淩冽卻補充道:“這你們還不明白嗎,就是讓你的那些高手們上升一個境界,先天高手,宗師高手這些我可以保證他們必上一個台階,而至於半步武王嘛,這就需要一些運氣了,但五個裏面應該有一個能得到突破。”

淩冽這話說的很輕松,但聽得陸子由和陸子樂卻是一臉的震驚。

但是陸子樂很快就笑著說道:“我想淩兄弟應該只是開個玩笑吧,這武者境界的事情雖然我沒有,但我也認真研究過,這可不是強求就能得來的,更不是一句話就能達到目的的。”

看著陸子由質疑的眼神,淩冽並沒有在意,畢竟這話說出來確實有很大吹牛逼的嫌疑。

但是淩冽卻自信滿滿,這一路上自己已經混成了武王,其中也有了不少的心得,這份心得運用在醫藥上,淩冽早就已經做到了突破性的研究。

只要那些高手是腳踏實地修煉上來的,那么借助藥物的引導和大量的能量導入,提升境界並不是難事,不過這種效果只在半步武王以下的境界效果顯著。

“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陸子由臉色凝重地說道。如果淩冽真的能讓他陸家的高手都提升一個境界,那么陸子由心裏非常明白,陸家的實力將會上升三倍四倍甚至更多。

就算他身體的緣故無法感受修煉,但身邊全是修煉之人的陸子由也非常清楚兩個不同境界之間的差距。

正是因為這種巨大的差距,陸子由才明白這件事情的難度。

所以他提到了時間,如果淩冽這個計劃需要年的時間去完成,那誰都等不起。

不過這個時候淩冽卻面帶微笑,直接把手裏的桶在亭子的柱子上磕了磕,好讓捅裏最後一點魚食也全部落在湖裏。

做完了這一切,淩冽才轉過身來說道:“給我兩到三周的時間,最多三周吧,我會讓你看到不一樣的陸家。”

“不可能!”這時候說話的是陸子樂,雖然他有些愧對淩冽,但是對於這種明顯的對錯問題,陸子樂無法讓步。

他自己就是一位半步武王,在修煉這方面自然比陸子由的感觸都很多。

“兩到三周對於那些卡在瓶頸已久的高手或許是可能的,但對於一個境界初期和中期的人來說,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陸子樂說話的語氣很堅決。

淩冽看了他一眼,陸子樂雖然閃避開他的目光,但似乎對自己的態度還是很堅決。

“沒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我現在和你們兄弟兩個可不是在談可能性的問題,我說的是必定,這也是我和你們聯盟拿出來的底子,你們也知道,畢竟我是一個看病的,和你們這些大家族沒法相比。”

看著淩冽的態度比陸子樂更堅決,陸子由這才將信將疑的說道:“既然淩兄弟都這么說了,看來這事情確實有希望。”

“我再重複一遍,我說的不是有希望,而是必定。”淩冽眼睛看著那些還在跳躍的錦鯉,臉上的決然不容侵犯。

就算再荒誕的一件事情在淩冽的如此堅持下,陸子由和陸子樂兩兄弟也不得不相信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淩冽又轉過身來笑著說道:“這一次行動最終指揮權必須在我身上。”

“這”陸子樂有些疑惑地看著自己的哥哥。

不管是影響力還是智謀,陸子由都是在淩冽之上的,但是淩冽現在卻要求擁有最高權力,這對陸子樂來說是不能接受的。

陸子由也直接說道:“如果到時候我們陸家的實力真的有了提升,恐怕也不好把指揮權放在淩兄弟的身上,這些人習慣於遵從陸家的命令,而且淩兄弟現在還年輕,恐怕突然一說要帶領諸位高手,他們不會服氣。”

話說到這個地步,已經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就是指揮權不會給淩冽。

但淩冽卻是笑著說道:“如果你擔心的是資格的問題,那我手下的這幾個人,就算是陸家的那幾位長輩,恐怕也不能和他們相比。”

這話已經有幾分挑釁的味道,陸子樂和陸子由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陸子由笑著說道:“淩兄弟,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們陸家對你感激不盡,但是就領導上的能力來說,我陸子由還是有這個自信的,在天京的同齡人之中沒有人能比得上我。”

這個同齡人的范圍肯定也把淩冽給包括在內,陸子樂這時候更是贊同的連連點頭。

實際上淩冽也跟著點了點頭,陸子由還坐在輪椅上的時候,那一顆犀利的腦袋就已經震懾了天京的其他幾個大家族,這才讓自己遭受了這么多的刺殺。

要說同齡人中的智力確實找不到比他強的。

淩冽深深地知道這一點,所以他現在必須打破這一點,對付常家和景家沒有那么簡單,兩個家族背後的地府才是他們真正的對手。

面對凶險異常的對峙,淩冽就是要動搖陸子由毫無疑問的領導地位。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如果現在就把領導權全部交給陸子由的話,那接下來聯盟必將進入陸子由得獨裁時代。

這時候淩冽只是笑著說道:“我說的並不是同齡人,他們的年紀算算都已經不小了。”

“就算長輩之中,能和我們陸家的幾位長者相提並論的也實在不多,先生怎么能說出剛才的話。”這時候陸子樂直接說道,似乎對淩冽剛才提到陸家的長輩們十分不滿。

“你們陸家的那幾個長輩確實是商界和權利場上的佼佼者,但我們現在面對的可是常家,景家,還有這兩個家族身後的地府,這場對抗似乎不是你們家的長輩們擅長的。”

聽到淩冽這么說,陸子由若有所思地說道:“難道這給世界上真的有擅長對抗地府的人?”

地府從崛起至今,一直如同黑夜的鬼魅一般,別說有人與之對抗了,就算找到地府分布的勢力都非常不容易。

淩冽微微一笑,嘴裏直接說出了那三個人的名字:“無天,鬼哭,九尾。”

三個名字,短短的六個字,卻讓陸子由都瞪大了眼睛。

就算剛才淩冽提到要幫著高手們提升境界的時候,陸子由都沒有震驚到這一步。

一直站在兩人身後的陸子樂倒是沒怎么震驚,因為他根本就不熟悉這三個名字。

“我好像聽到過這三個名字,他們是不是和地府有某種聯系?”

淩冽只是笑笑,看來陸子由在陸家管事真的管太多了,竟然陸子樂對於這三個如雷貫耳得名字都沒有聽說過。

陸子由這時候已經沒有心情去糾正弟弟的錯誤了,他現在的表情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過了好一會兒,陸子由才說道:“和當初的魔門比起來,現在的地府確實還欠缺很多。”

“還有比地府更難對付的勢力?”陸子樂不敢相信地說道。

陸子由只是心情沉重地點了點頭,隨後他又扭頭看向了淩冽。

“我聽說這三位前輩早就消失在世上了,很多人都認為他們在當年的魔門之變中死了,淩兄弟是怎么找到這三個人的?而且淩兄弟剛才說的是,手下?”

把無天,鬼哭和九尾當做手下的人,恐怕也只要當年的魔主吧。

但是淩冽卻雲淡風輕地說道:“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我從黑獄島出來的時候,把他們三個帶出來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