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夏天妈妈穿的非常少,跟儿子做了

夏天妈妈穿的非常少,跟儿子做了,小孩子的鼻息稍微大了一些,說明已經睡著了,淩冽快步跑到了第一次發現胖寶的地方。

他環視了一圈,這裏全部都是店鋪,不過這個點大部分的店鋪都關門了,距離這裏最近的,是一間依然開著門的藥鋪。

藥鋪的門口停著三輛黑色汽車,藥鋪門口的兩旁還分別站著一個戴著墨鏡的人。

肯定就是這裏了,淩冽笑著直接走了過去。

“什么人?不想惹事的就趕緊離開!”

兩個守門人直接厲聲呵斥道,但是淩冽卻靈機一動,直接抱著胖寶向著裏面沖去。

“誰來救救我兒子,我兒子快不行了,我需要醫生!”兩個保鏢根本攔不住淩冽,眼看著他就闖了進去。

在藥鋪的最裏面一間,一對夫婦跪在地上,他們臉上全部是血痕,很明顯已經被虐待了一番。

一個謝頂的中年人正拿著一個細長的竹條指指點點。

當淩冽沖進去的時候,圍在裏面的十來個打手都驚呆了,沒想到在他們辦事的時候,竟然還能遇到不怕死的。

謝頂的中年人深有意味地看著沖進來的一大一最後笑著問道:“你知道這裏是什么地方吧?”

淩冽直接說道:“知道啊,這裏就是藥鋪啊,治病救人的地方,外面的牌子上都寫著呢。”

跪在地上得那對夫婦本來被打的都有些失神了,聽到說話的聲音才抬起頭看了一眼。

但就看了一眼,婦女的眼睛裏就瘋狂地湧著淚水,跪在他旁邊得發福中年人則是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婆,示意他不要出生。

婦女緊緊咬著自己得嘴唇,但是嘴唇都被她咬出血了,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跟著丈夫剛才被狠狠抽打了一頓她都沒有落下一滴淚,但兒子是每個媽媽內心最柔軟的地方,看著兒子被帶進了地獄,她怎么能不痛心。

謝頂男人很明顯看出了其中的蹊蹺,嘿嘿笑了笑說道:“這個小孩和你們是什么關系?”

發福的中年人立即說道:“我們不認識這個小孩是誰,也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誰,年輕人啊,你看我們現在像是能營業的樣子嗎?你趕緊走吧!”

但是淩冽卻沒有一點要離開的意思。

婦人惡狠狠地看著淩冽,他恨這個好心腸卻傻到家的青年,怎么能在這種時候把自己的兒子帶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胖寶被周圍吵鬧的聲音給驚醒了。

他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正跪在地上還滿身是血的時候,立即大聲嚎叫起來:“爸爸!媽媽!嗚嗚你們怎么了”

這聲音徹底讓婦人絕望了,她用盡最後得力氣對著淩冽大喊道:“跑啊,年輕人我求求你了,帶著胖寶跑啊!”

發福的中年人更是突然站了起來,瘋狂地朝著謝頂的那人沖去。

他成功的把謝頂男人給撞倒在了地上,但迎來的卻是更多打手的拳打腳踢。

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得謝頂男人,直接拿起手中的竹條狠狠地朝著淩冽抽了過去。

“轟!”

只聽一聲巨響,房間裏突然揚起了厚厚地灰塵,十幾個打手心裏面猛地一驚,突然發現自己的老大不見了!

隨後房間的一腳就傳來了痛苦地哀嚎聲,幾位打手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這才發現老大已經被卡在了牆上。

但是只能看到一個頭和四肢了,這樣子看起來非常恐怖,從屁股到胸膛得部分已經全部卡在了牆的另一面。

十幾個人立即圍了過去,二話不說就准備把自己老大給拽出來,但是幾個人剛一動手,換來的是謝頂男人更悲慘的嚎叫。

“斷了斷了!”

“老大哪裏斷了?”

“全他媽的斷了!”謝頂男人痛苦地哀嚎著,能以這么詭異的姿勢卡在牆裏面的,肯定身上得骨頭都斷的差不多了。

雖然他的手下眾多,但是這十幾個人沒有半點辦法,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轉來轉去。

”你們是不是傻!還等什么啊!趕緊叫醫生啊!“謝頂男人大聲咆哮著。

但是周圍這裏根本就沒有大醫院,如果說醫生的話,這大概也只有這一家藥鋪的坐堂大夫算是個正規醫生了。

十幾個保鏢又齊刷刷跑到了發福中年人得周圍,逼著他去給自己的老大看病。

但是這個時候淩冽把胖寶放了下來,笑著說道:“不用去請醫生了,我就是這裏最好的醫生。”

胖寶立即跑到了媽媽的懷裏,母子兩人抱在一起哭得撕心裂肺。

那十幾個打手聽到淩冽的話,根本就沒有理會,而是又逼著發福中年人去看病。

但是這時候發福中年人卻認出了淩冽,失聲大叫道:“是淩冽,是那個年輕的醫王!真得是他!”

這話一說出來,那謝頂的男人突然就安靜了,不是不疼了,而是他更專注得盯著不遠處得那個年輕人。

一個打手顫顫巍巍地說道:“老老大,他就是大少爺提到的那個淩冽嗎?”

被卡在牆裏的謝頂中年人只看過照片,而且照片比本人帥多了,但是現在一看,還真是那個人!

他們為常家辦事,常家的大少爺親自提醒過,見這個人要及時報道他的動向,千萬不能交手,不然他們這群小蝦米肯定死無葬身之地!

剛才那莫名其妙的一家夥,謝頂老大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這就是對淩冽個人能力的最好證明。

“還他媽的等什么,等死啊?趕緊的跑啊!”謝頂男人大聲嚎叫道,他這話剛說完,他的十幾個手下,包括看門的那兩個,都已經上車跑的無影無蹤了。

但是他這個老大卻依然卡在牆裏。

“一群廢物!把我帶走啊!回來!”

任憑謝頂老大怎么喊都沒用了,他的小弟們早就跑的沒影了!

淩冽笑嘻嘻地走了過去,先是拍了拍他那性感的地中海,又拔了幾個地中海上為數不多的頭發。

這才不急不躁地問道:“給我說說吧,你們到藥鋪裏鬧事到底是為了什么?”

謝頂老大看著自己珍貴的頭發被拔走,心疼的心都要炸了,但還是假裝堅強,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 看到這大半個身子卡在牆裏的人都不著急,淩冽就更沒有什么號著急的了。

謝頂老板還在堅持著,這一會兒淩冽的手也沒有閑著,沒過五秒鍾左右,只要他不說,淩冽就直接拔掉他的一根頭發。

地中海頭皮一圈的頭發本來就不多,現在以五秒每根的速度在減少,一分鍾就是十二根,一小時就是七百二十根。

反正淩冽已經做好一直拔下去的覺悟了,就看這家夥到底能撐到什么時候了。

常家不是地府,按照這家夥剛才的說法,他們只不過是為常家辦事而已。

純粹利益的關系又有什么忠誠好說的。

“你放心,你乖乖告訴我的話,我是不會告訴別人今天這件事情的,大家也是相互幫助。”說話間淩冽又拔掉了一根頭發,疼的謝頂老大哀嚎了一聲。

謝頂的表情明顯有些動容,但似乎也是忌憚常家的力量。

看這家夥還是不肯說,淩冽直接一下子拔掉了十來根頭發,謝頂老大的哀嚎聲就像殺豬一樣。

“哎呦呦,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多拔下來了幾根。”話音還沒有落下,淩冽的另一只手也扯下了十幾根頭發。

這個方法帶給人的疼痛根本沒有多少,但是缺少頭發的人應該吧頭發看的什么都重要,所以淩冽也通過這個方法,慢慢地煎熬著他的內心。

看這家夥的樣子可不像是個硬漢。

雖然這個方法還是有些滲人,但和千絲魔獄手相比,這個方法不知道溫和了多少倍。

如果在這個時候使用千絲魔獄手的話,肯定會嚇到胖寶,給這孩子心理留下不小的陰影。

隨著地中海范圍慢慢擴大,謝頂男的表情已經完全絕望。

淩冽直接走到櫃台上拿出了一張紙,在紙上寫下了一些字,然後又回到了謝頂男的面前。

“雖然拔了你不少的頭發,但我這張紙上寫的是生發的藥方,如果按照這個單子吃藥,你的頭發一個月內就能重新茂密起來,你要是還拒絕,那就不要掛我不客氣了。“

剛才這個謝頂男就已經知道淩冽是醫王了,所以他不會懷疑這生發藥單的真實性。

不過他畢竟也是混社會的,雖然被淩冽感動了一把,但被這么一張單子給收買了,那也太掉價了。

就在這謝頂老大想要義正言辭拒絕的時候,淩冽後背突然掉下來了一個東西。

“咣當!”一把黑不溜秋的短劍掉了下來,這短劍雖然有點醜,但是天生帶著一股子戾氣。

謝頂老大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渾身的疼痛感驟然加強。

雖然不知道這短劍到底是什么來頭,但就他的感覺來看,絕對是個不簡單的東西。

淩冽則是尷尬地從地上撿起了那把短劍,嘿嘿笑著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個短劍剛帶在身上,用起來還不是那么的熟悉。”

這把短劍被淩冽拿著在謝頂老大的面前來回晃動,嚇得這家夥身上的冷汗嘩啦啦直流。

“還是不怎么說嗎?我可是要給你提個醒,這把短劍可是地府的玩意兒,據說插在人的身上就能把人血給吸幹,看來這第一次試劍只能讓你來了。”

淩冽舉起了這把短劍,雖然剛才的話都是吹牛逼的,但是在淩冽想要用這把劍嚇唬一下這協定男的時候,短劍竟然真的散發出一種陰冷的氣息。

如果以人的角度來理解這種氣息,淩冽感覺這氣息像是一種渴望。

這把短劍竟然主動在渴望著殺人。

淩冽被愣住了,但是這個時候協定男嚇得渾身劇烈顫抖著,這可比淩冽的表情誇張多了。

“我我說!我什么都說!”

經過淩冽的一番折磨,這大叔都快被折磨成神經病了,看到他終於扛不住了,淩冽終於笑著把短劍給收了回去。

只不過淩冽卻感覺到後背的小劍囊裏此時已經變成了冰塊,冰冷的感覺讓他很難承受,在用了些真氣抵抗的時候,淩冽才感覺到後背稍微好一些。

難道是這短劍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淩冽這會兒也沒工夫想這么多事情了,他直接對著謝頂男說道:“說吧,為什么要到這裏來鬧事!”

“不是我們想鬧事,是常家要讓我們這些小勢力搜集草藥,他們給了我們一份草藥的名單,讓我們大量搜集這些草藥,如果搜集不到這么多的話,我們這些小勢力就會有滅頂之災,所以我們不得已只能對街上的藥店下手。”

看著這家夥說話的時候眼淚鼻涕全都流出來了,倒不像是撒謊的樣子。

“我暫且相信你,現在把那份名單給我。”

淩冽直接伸出了一只手,但是現在這家夥的四肢都被卡在了牆上,哪還有手去拿要清單啊。

“在我胸前的口袋裏啊啊啊!”這謝頂老大的話還沒說完,淩冽就一把將他從牆裏拉了出來。

這老大痛苦地哀嚎起來,他求淩冽給他捏正骨折的骨頭,但是淩冽理都沒理,直接從他口袋裏拿出了一張紙。

在掃了一眼上面的草藥名字之後,淩冽就知道只是常家為了養出更多的高手采用的手段,這些草藥中蘊含的能量都不看來他們是要硬生生把人給堆成高手?

但隨後淩冽又搖了搖頭,這說不過去,常家和景家都有地府的幫助,按照地府的生化計劃,多出來一批高手應該不是什么難事。

難道這些草藥是給地府找的?

淩冽再次看了一遍清單,注意到後面還有砒霜鶴頂紅和五毒等大量毒藥的時候,他也終於斷定這肯定是給地府找的草藥。

“他們給你的時間是多少天?”淩冽直接踢了一腳渾身骨折的謝頂男人,雖然他正在痛苦哀嚎,但還是不得不回答淩冽的問題。

“一個月,常家只給我們一個月的時間搜集草藥。”

淩冽的眼睛眯縫起來,上次抓到那幾個武王的時候,本以為能得到一些信息,但是五位武王都寧死也不說。

現在終於從一個蝦米手裏得到了一些蛛絲馬跡,但這家夥的等級實在是太低了,能從他口中得到的信息真的是太有限了。

淩冽直接找了一塊抹布堵上了謝頂男的嘴。

藥店的老板還以為淩冽要殺人滅口,立即走上去很為難的說道:“雖然他欺負我們欺負的很過分,但如果他死了,我們肯定沒有好日子過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