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男友说我就放外面不进去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男友说我就放外面不进去,看到這兩個人這么作,淩冽直接抄起來一個板凳砸了過去,雖然這板凳被大嘴很隨意地接著了,但是二狗卻像是被砸到一樣,顯得更加痛苦了。

“你看你看!你還打我!我的心啊!”

看著兩個人在那裏搞怪,黎嫣然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淩冽這時候才認真地說道:“是不是這次過來的只有你們兩個?”

這時候兩人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樣。

二狗突然從座位上蹦了起來,他緊張地說道:“糟糕!忘了把那兩個給帶過來了,他們現在還在咖啡廳裏等著我們呢!”

淩冽看到二狗那么激動,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跟著來了,肯定是童新琪和林木木她們。

能讓二狗這么上心的也就這么幾個人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兩個女生不滿地聲音:“要是等你們想起來的話,估計我們兩個都等成老太婆了。”

這時候童新琪拉著林木木的手走了進來,在看到淩冽之後,兩個人立即笑著走了過去。

黎嫣然看到是這兩個人來了,眼前一亮。

淩冽則是很直接地說道:“你們來天京這么大的城市有沒有想過找一份工作,我給你們兩個找一份工作怎么樣?”

兩個女孩一臉不高興的樣子,童新琪噘著嘴說道:“這一次我們是聽說有人報銷機票才過來玩的,為什么來到這裏就要工作,而且我們又沒有什么工作經驗,只能去端盤子刷碗。”

這時候黎嫣然笑著說道:“百草集團總經理助理的工作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

聽到是這樣的工作,兩個人都愣住了。

誰不想在工作的時候找一份好的工作,童新琪和林木木也一直在尋找機會,但是現在的機會可不好找,競爭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而黎嫣然聽淩冽說過她們兩個的事跡,當淩冽落難的時候,大多數的朋友都背叛了他,能堅持下來的女生更是沒有幾個,准確的來說只有兩個而已,也只有她們兩個。

現在百草集團正在快速的崛起,黎嫣然也招到了不少的人才,但是這些人和黎嫣然相處的機會很少,她不知道該相信哪些人。

所以這個時候黎嫣然缺少得不是人才,而是值得信賴的人。

這兩個人為了保守淩冽的行蹤連丟掉性命都不怕,所以值得信賴是毋庸置疑的。

童新琪難以掩蓋臉上的興奮,她和林木木都看出了彼此的喜悅,但是隨後童新琪就低下了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對這一行其實根本就不懂,所以我覺得我不能勝任”

“我也是”林木木也慚愧的低下了頭。

但是黎嫣然卻同時拉起了兩個人的手,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們兩個都很聰慧,不會的東西我會交給你們,你們肯定很快就能學會。”

黎嫣然是真的希望這兩個女孩能留在自己身邊,這時候淩冽也笑著說道:“這么好的一次機會,如果你們不把握的話,恐怕以後就不好找嘍。”

童新琪和林木木不再猶豫,都使勁點了點頭,黎嫣然開心的笑了出來,三個美女擁抱在了一起。

坐在等待席上的二狗再次悲天憫人的感歎起來:“差距啊,這就是差距啊,怎么就沒人給我們找點事情做呢,差距啊”

看著這家夥越來越欠揍,淩冽真想先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頓。

但是淩冽也知道自己真要和這家夥打起來,那這間被設為總部的百草堂,估計會在瞬間化為烏有。

壓制住要揍他的沖動,淩冽直接在二狗和大嘴的身邊坐了下來。

“你以為我把你們叫到這裏來是觀光旅遊啊,我是真的有事情有求於你們。”淩冽皺起了眉頭。

看到淩冽竟然認真起來了,兩個人也不再嬉皮笑臉了,都看著淩冽的表情。

淩冽繼續說道:“如果你們有關注過天京的新聞,就知道天京最近有多不太平,特別是中醫藥這一塊的產業,幾乎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就連我的百草堂分店都沒法避免。”

二狗和大嘴雖然看起來是個粗人,但他們絕對不是沒有眼界的井底之蛙,類似於這樣的新聞他們也一直在幫助。

這時候二狗直接問道:“這肯定就是常家喝景家幹得吧,要真是這樣,我們兩個也幹不了啥啊。”

淩冽這時候直接笑著說道:“我本來就不是讓你們去正面對抗的,我是讓你們打遊擊戰。”

“遊擊戰!”大嘴聽到要打仗,當即就興奮起來了,他本來就是軍隊的佼佼者,別說是遊擊戰了,各種各樣的戰他都沒問題。

但是淩冽卻無奈地笑了笑:“先等我說完,這次遊擊戰你們的目標並不明顯,但是一旦發現了目標務必要消滅,要的就是你們形成一種震懾效果,讓他們無非為所欲為,二狗,你現在已經有了執法者的身份,殺掉對普通人有威脅的古武者,本來就是你的職責。”

二狗一臉的興奮,二話不說就點了點頭。

但是大嘴卻有些著急了:“你要是這樣說的話,那豈不是他隨便打,但是我就只能在一旁看著了。”

畢竟軍人的條條杠杠比較多,搞不好就要被抓去制裁。

這時候淩冽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你看著那不是要你的命嗎,這一次就是利用你軍人的身份,我們要和當地的警方進行一場聯合,這樣你們的行動也更合理合法一些,關於聯合的事情,向紅軍那邊我會給你們打好招呼。“

聽到淩冽如此安排,兩個人都豎起了大拇指。

本來兩個人在豫州呆了這么長的時間,豫州能教訓的壞人早就被他們給教訓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要是再不來天京,估計都要長毛了。

這一次二狗和大嘴都感覺到了任重而道遠,能幹的事情肯定非常多。

在兩人准備去休息的時候,淩冽忍不住感慨了兩句。

“二狗,大嘴,你們兩個現在就相當於是我的斥候,也是和常家景家甚至是地獄接觸最近的人,你們是我最好的兄弟,這個任務只有交給你們我才放心!”

但是兩人一起往地上吐了吐口水,這才大笑著離開。有了二狗和大嘴的幫助,淩冽終於感覺輕松了一下,但回到家的時候,他還是提起了小心髒。

不知道打開門後無天鬼哭和九尾又會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驚喜,或者是驚嚇。

上次挖了毒王墳頭的事情已經鬧得滿城皆知了,在這關鍵的時候,淩冽還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這種事情總歸還是要面對,當淩冽推開門看到院子裏放著一個墓碑的時候,他感覺心髒都涼了半截。

哎,竟然有了一種習以為常的感覺。

無天鬼哭九尾三人正圍著這塊墓碑議論紛紛,看到淩冽來了,九尾立即跑到他身邊把淩冽給拉了過來。

“快看看這東西是不是用的上?”

淩冽一臉生無可戀的走了過去,原本就有些不情願的他,看了一眼石碑上什么字都沒寫,更是無語。

“我說這石碑上面根本就什么都沒有,為什么還要搬回來?”

先不說這石碑有用沒用,就說這石碑的重量,這想要搬回來也肯定不是容易的事。

面對淩冽不滿地態度,三個人卻都不以為然。

九尾甚至還一臉得意,她笑著說道:“當地人可是有個傳說的,有了什么病面對著這石碑站一會,身上的病就會自己痊愈,生病和中毒的道理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就帶過來讓你看看嘍。”

淩冽幽怨地看了看三個人,他也理解三個人想要解毒心情的迫切,但家裏又不是垃圾站,不能讓他們天天往家裏搬這些晦氣的東西了。

至於這些村名的傳說,肯定是心理作用而已,淩冽根本不會當真。

“以後不用再去搜尋這些沒用的東西了。”淩冽淡定地說著。

但是這句話卻讓無天三個人一愣,他們齊刷刷的看向淩冽。

淩冽也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我已經找到了重要的線索,毒王的毒我已經研究的差不多了,不過還差一些東西。”

三個人立即驚呆了,他們直接忽略了最後一句話,好像淩冽已經研究出來了解藥一樣。

九尾松了一口氣,感慨道:“果然我們找這些東西的力氣沒有白找,等到本美女解了毒,一定去街上抓兩個小夥去快活一番!”

淩冽一臉的黑線,也沒想著打擊他。

鬼哭沒有理九尾的小騷話,他只是皺著眉頭說道:“你剛才說的差一件東西,差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關鍵就是不知道缺的是什么東西,但是這東西應該和你們魔門有很大的關系,我猜應該是你們魔門特有的。”聽到淩冽的話,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後竟然不約而同地說道:“魔蟲。”

“魔蟲?我倒是聽說過這種東西,但是這東西很稀有吧?”淩冽問道。

雖然魔蟲確實是魔門特有,但也不是絕對的保密,淩冽看過這么多地醫術,其中有不少提到過這種蟲子,但是那些醫書中描寫的都很模糊。

要是想知道魔蟲的具體情況,那還得問問魔門的三維元老。

但是這個時候三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好看,過了好一會兒,無天才張口說道:“如果你是要別的東西我們倒還好辦,但是這魔蟲真的不好找啊,他需要魔門中人用自己的身體培養十年才能成型,我們已經不管事這么多年了,根本不知道誰身上養著魔蟲。”

能讓這三個人為難的東西還真不常見,淩冽看著他們三個人的表情,也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困難。

但這時候他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直接說道:“我以前從地府幹屍的身體裏曾經得到過一些屍蟲,兩只屍蟲距離很遠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的氣息,奇異的很,會不會那就是魔門的魔蟲?”

他這話剛說出來,九尾就立即搖了搖頭:“我大概知道你說的那種用幹屍培養的屍蟲,幹屍又不會覺得痛,培養蟲子確實很方便,但是魔蟲不一樣,魔蟲必須用活人培養,而且必須是資源培養,培養之人需要經曆十年的苦痛才能得到成蟲,這不知道比屍蟲難得多少倍,根本不是屍蟲能比的。”

聽到九尾的解釋,淩冽也有些失望。

能用十年的苦痛去換回一條成蟲,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掛機得他們說魔蟲難尋找。

但是淩冽隨後就又來了精神:“那就對了!越是難找的東西,就越能證明他就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三個人面面相覷,但最後都點了點頭,他們中的這種毒畢竟是毒王的巔峰之作,肯定不是隨便一些原料就能做的出來的。

既然已經找到了解除毒藥的關鍵,鬼哭突然興奮起來。

眼淚從他灰色的眼眶裏瘋狂的留下,但是鬼哭完全不管不顧,他用手在空中瘋狂抓來抓去,嘴裏大喊起來:“那就去殺啊,地府的人見一個殺一個,直到遇到那個有魔蟲的人為止!”

淩冽無奈地搖了搖頭,不知道周圍的鄰居會不會報警說這裏有個神經病。

九尾聽著這個聲音一臉享受的樣子,無天沒有說話,但他臉上的決然已經說明了一切。

三個人都是最自私的人,為了解掉自己身上的毒,他們什么事情都能做的起來。

但是淩冽卻對著鬼哭擺了擺手,示意他安靜下來。

雖然這一次三個人的目標是地府的人,殺多少都不為過,但是地府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地府,而且三個人身上的毒還沒有被解掉,現在就去貿然行動,恐怕還沒有遇到那個養魔蟲的人,他們三個就已經被圍剿了。

好不容易讓鬼哭冷靜了下來,淩冽趕集抓住時間說道:“你們要是真想采取這個方法,那河大海撈針有什么區別,而且你們三個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夠看的!“

他這話音剛落,無天的氣息就暴漲起來,他直接沖過來抓住淩冽的衣領。

淩冽瞪大眼睛看著他,無天並沒有動殺心,但是曾經作為半步武聖的自尊心讓他無法接受被這樣一個小毛孩瞧不起。

鬼哭和九尾雖然沒有動手,但是這兩個人的臉色看起來也不是多好看。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