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男人说的蹭蹭是什么意思

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男人说的蹭蹭是什么意思,淩冽歎了一口氣,這次繼續說道:“我這句話沒有冒犯的意思,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們,現在去地府殺人簡直是去送死,你們好好想想還有沒有什么其他的線索,我們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辦法。”

聽到他的話,無天終於松開了他的領子。

這位曾經的半步武聖直接轉過了身去,似乎不想再參與接下來的話題。

鬼哭臉上還帶著兩行明顯的淚痕,他摸了摸臉,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魔蟲這東西我曾經感過興趣,如果不是要求很苛刻的話,我可能就養一只了。”

淩冽直接走到了鬼哭的身旁,滿臉興奮的看著他,期待著鬼哭說出來更多的情報。

作為和魔蟲接觸最多的人,鬼哭想了一會兒繼續說道:“雖然魔蟲是在一個人的身體裏長大的,但是一個人的血肉完全不夠它吃的,所以凡是養魔蟲的人,就必須不斷的殺人,並且吃人,據我了解,魔蟲最喜歡的還是女人的身體。”

被他這么一說,就連見多識廣的淩冽都忍不住有一種惡心的感覺,看來養魔蟲的人都是一群喪心病狂的人啊!

淩冽期許鬼哭說出來更多的情報,但是鬼哭很快就閉口不言了,很明顯他知道的事情也就這么多。

雖然信息少了一些,但還是非常有用。

淩冽開始在院子裏來回踱步,開始思考這個信息的價值。

“最近常家和景家鬧得這么厲害,肯定是有地府的人參與其中,從最近的情況來看,確實有不少地府的人來到了天京,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魔蟲的蟲主”

聽著淩冽在那裏自言自語,無天鬼哭和九尾都沒有要打擾的意思,他們反而繼續開始研究那塊無字碑了,想看看這神奇的墓碑到底有什么魔力。

很快淩冽就直接高興的說道:“我知道該怎么找到帶有魔蟲的人了!”

但是還沒等三個人問話,淩冽就已經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陸子由,我是淩冽,我想讓你幫我查一下,最近發生的殺人案件中,有沒有什么吃人案件之類的,反正就是越惡劣的越好。”

如果說誰對天京發生的事情最了解,那么肯定是公安局,但是找公安局的人打聽事情太過麻煩,所以淩冽就想到了陸子由。

陸子由在家裏不出門便能對外面的事情了如指掌,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雖然這家夥從來都沒有和淩冽提起過,但是淩冽知道他肯定有屬於自己的情報系統。

現在兩個人已經結盟了,對於這種基礎的情報當然要共享。

這時候陸子由的聲音依舊非常淡定:“最近天京發生的個大案件哪一個不惡劣,只要是地府的人不罷手,惡劣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停止,如果是最惡劣的,應該是北郊的連環碎屍案。”

雖然這個案子不是吃人案,但是都到碎屍這一程度了,到底有沒有吃人也很難說。

淩冽趕緊說道:“你把這個案子給我好好的說說。”

陸子由不急不躁地說道:“就是最近發生的案子,凶手是在晚上行動,專門對年輕的女人動手,他們殺害之後就把女人分屍,有好多屍塊到現在都沒有找到,而且更奇怪的是,凶手對年輕的女子出手似乎只是單純得想要殺人。”

“這些已經足夠了,你從手機上發一個案件發生點得地圖給我。”淩冽著急的說完,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但是這個時候電話那頭的陸子由是一臉的不爽:“這個可惡的家夥,還這是心安理得的把我當手下用了!”

站在陸子由身邊的陸子樂已經知道是誰打來的,不過還沒等他說話,陸子由就繼續說道:“把最近北郊那件碎屍案的情報全部發到淩冽的手機上。”

陸子樂應了一聲,就直接離開了。

此時在淩冽的四合院裏,無天鬼哭九尾三個人一臉期待的看著淩冽。

淩冽歎了一口氣說道:“我感覺我已經找到帶魔蟲的人了,北郊有一個殺人犯專對年輕女人下手,經常作案,而且喜歡碎屍,那些找不到的屍塊肯定都被吃掉了!”

無天也點了點頭,能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的人,肯定是有所圖的人,這個人的作案手法和以前那些養魔蟲的人手法很相似。

“我們現在就出發,這個點過去說不定還能遇到那個人。”無天直接說道。

淩冽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這種人讓他多活一天,都是對社會的危害,就在兩人已經准備要出發的時候,鬼哭卻沒有絲毫要走的意思。

無天看向了鬼哭,但是鬼哭卻直接說道:“如果他作案真的那么頻繁的話,那魔蟲應該是接近城蟲或者是已經成為成蟲了。”

“管他成蟲不成蟲,有我們四個人在,就不信打不過他一個人!”淩冽直接說道。

但是這時候連無天都愣住了,他竟然沉重地點了點頭。

淩冽完全不知道這是為什么,無天可不是一個怕事情的人。

這時候鬼哭繼續說道:“你根本就不知道魔蟲的成蟲代表了什么,你以為那些人痛苦了十年是為了什么?”

被他這么一說淩冽也有些懵逼了,就算是十年磨一劍,那么磨成之後也能有勢不可擋的威力,更何況這還是個活著的東西呢!

淩冽咽了一口口水,這才大膽地猜想了一下:“直接讓人變成武王?”

這時候鬼哭冷笑了一下,這才鄙視了淩冽一眼,繼續說道:“那你也太小瞧地府了,如果養魔蟲的人自身已經達到了半步武王的境界,那么結合魔蟲的能量,他的整體實力很可能是武王巔峰。”

武王巔峰幾乎可以碾壓大部分的其他武王,這一點淩冽非常清楚。

但是讓他無法釋懷得是剛才鬼哭說的是半步武王。

“如果是武王呢,如果蟲子的主人是個貨真價實的武王,那他們和一起會發生什么改變?”

淩冽自始至終么米有說出來半步武聖那幾個字,因為如果對手是半步武聖的話,這也有點太壓抑了。在霍家的那場戰鬥中,淩冽曾經見識過兩位半步武聖,他們中的任何一位都能毫不費力的殺了自己,那種恐怖的感覺一直到現在淩冽還記得。

鬼哭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這時候無天轉過身來,一臉凝重地說道:“我們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後果,因為養魔蟲的人,身體的大部分能量都被魔蟲給吸收了,所以以前根本就沒有養著蟲還能達到武王境界的,至於現在”

“管不了這么多了,不管是武王巔峰還是半步武聖,我們都必須把他給滅掉!”淩冽深呼了一口氣,直接說道。

聽到這句話,鬼哭突然抬起了頭,他的表情變得難過起來。

“停停停停!你還是控制一下你自己的情緒吧,我們也不能總帶著一個愛哭鬼呀。”淩冽無奈地說道。

他知道鬼哭興奮的時候就喜歡哭,所以現在只能代表他很興奮。

鬼哭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但又立即說道:“那個人能明目張膽的在一個地方作案這么多次,肯定手段不簡單,我們現在去的話,不一定能遇得到。”

淩冽點了點頭,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九尾搖晃著性感的屁股,一步一步走到了眾人的身邊,然後做了一個撩人的姿勢。

“這不是有現成的誘餌么難道說你們還能找到比本美女更出色的女人?”聽著九尾誘惑的聲音,淩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但隨後他又不好意思得說道:“其實情報裏明確說明了,這個凶手不是一個色狼,所以”

還沒等淩冽把話說完,鬼哭就直接說道:“人家要的是年輕的女子,九尾不是我說你,就你這個年紀就別湊熱鬧了。”

聽到兩人一個比一個損,九尾的臉色鐵青,眼看著就要動手打這兩個男人了。

但是無天這時候卻是直接說道:“現在不是你們說這些的時候,九尾確實不合適,我們趕緊找一個年輕一點的當誘餌。”

既然無天都這么說了,就算九尾憋了一肚子的火,這個時候也根本就沒地方發泄。

現在淩冽也開始愁了,雖然他們需要的是一個演員,但需要的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喪命的演員,這種事情肯定沒人肯幹。

這時候鬼哭直接冷漠地說道:“淩冽身邊的女人這么多,而且都是年輕的女人,隨便找一個過來就可以。”

但是淩冽立即就急了,黎嫣然,童新琪,林木木這些都是和淩冽出生入死的人,他可不能賣朋友。

一時心急,淩冽說道:“就算我自己去涉險,我也絕對不可能讓他們去!”

這話說完,淩冽就覺得哪裏有些不對,但這個時候糾正已經來不及了,無天鬼哭和九尾三個人正深有意會地看著淩冽。

還沒等淩冽反應過來,三個人就一擁而上把淩冽給抓了起來。

無天和鬼哭一人一邊把他給束縛了起來,而九尾則是拿出了梳妝打扮的家夥,開始在淩冽的臉上開始行動。

很明顯三個人已經串通一氣,直接讓透露著年輕氣息的淩冽來當這個誘餌,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淩冽給打扮成一個小美女。

這時候無天還是有些擔憂:“你說這能行嗎,要不你多放點香水,這樣讓人不好聞出來他是男的是女的。“

這時候鬼哭則是在淩冽身上狠狠聞了一下說道:“無天難道你沒有感覺到嗎,這家夥的血和別人的不一樣,他的血對我們這些人都是一種誘惑,要不是他救過我們,我早就整點喝了,這種血對魔蟲來說更是一種致命的吸引。”

鬼哭說的事情無天當然注意過,淩冽的非同尋常,也是三個人一直守護在他身邊的原因。

九尾一邊在給他化妝,一邊也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他們都是壞人,姐姐才不會喝你的血,姐姐只想給小弟弟好好睡一覺,話說姐姐這個願望還沒有實現,如果那家夥真的把你給吃了,老娘絕對把他給碎屍萬段!”

聽著這三個人的談話,淩冽一臉得生無可戀,但是很快他就放棄了抵抗。

他也知道這一次的任務必須要有一個人站出來當誘餌,也許自己真的是最好的選擇。

在梳妝打扮完畢之後,九尾又給他換上了一身自己的衣服,只不過胸前的那兩塊空間實在是不好填,幹脆就讓淩冽以一個飛機場的樣子去見人了。

當看到自己的傑作之後,九尾一臉驚豔地說道:“如果這姑娘拉出去接客,一定能給老娘賺下不少銀子。”

淩冽白了他一眼,直接向著門口走去。

四個人開車一路來到了城北,下了車之後,無天鬼哭和九尾就瞬間消失在了淩冽的身邊。

看到這幾個家夥跑的那么快,淩冽也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開始慢慢行走在大街上。

因為最近被爆出來發生了很多起碎屍案的緣故,搞得附近的居民都不敢在晚上出來了,所以這個時候淩冽獨自一人走在大街上,顯得非常的紮眼。

淩冽感受了一下周圍的氣息,這時候竟然一點都感受不到無天他們得氣息了。

所以這時候淩冽很是懷疑,這三個人到底是把自己的氣息隱藏的太好了,還是說他們三個已經丟下自己跑了?

雖然心裏很沒底,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不能回頭了,不然之前的打算將全部作廢。

淩冽繼續行走在大馬路上,這裏實在是太安靜,安靜的讓人毛骨悚然。

走了大概十分鍾之後,淩冽終於看到了第一個人,那似乎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頭子。

和淩冽一樣,這個老頭子的身影在這么安靜的大街上也十分紮眼。

但真的會是他嗎?難道這個凶手真的這么明目張膽。

淩冽還是大膽的靠近了一些,他嘗試著打了個招呼,當然現在他的嗓音是特地用真氣修改過的,聽起來和一個女孩沒有什么區別。

“大爺趕緊回家去吧,聽說這裏有殺人犯出沒,一個人出來太危險了。”

聽到他的話,大爺卻是笑眯眯的抬起了頭問道:“既然小姑娘知道外面危險,為什么還要一個人出來呢?”

看著這老大爺的表情倒也不像是個壞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