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八狄和他的三个儿媳妇,我只蹭蹭不进去全段

八狄和他的三个儿媳妇,我只蹭蹭不进去全段,高溫直接讓鬼哭的雙手全是傷痕,但是鬼哭依然沒有松手,他似乎在進行著某種儀式。

當魯河注意到這邊後,他得神色巨變,體內能量開始瘋狂爆發起來,就算不用雙手,那一股股的能量也如長鞭一樣,狠狠地鞭打著無天和九尾的身體,但是這兩個人絲毫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這個時候鬼哭終於把自己嚴重受傷的雙手從刀面上拿開了,他心滿意足地看著自己的傑作,卻直接向著後面倒了下去。

淩冽想要去扶他,但是在看到他的眼神後,淩冽也立即領會了鬼哭的意思。

就是現在!

淩冽把最後的能量全部爆發出來,體內的真氣爆炸性地向著身後狂噴,他得速度也提升到了極致。

在來到魯河面前的時候,淩冽直接怒吼一聲,這把閃耀著詭異光芒的短劍直接劈在了魯河的頭上。

和前幾次只是打出了血不同,這一次魯河的頭直接被從中間劈開,向著兩邊垂落。

此時的淩冽並沒有就此罷休,他繼續向下用力,綠色的光芒有些刺眼,竟然直接把魯河的身體劈成了兩半。

至此,綠色的光芒終於消失,淩冽也松了一口氣。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突然感覺到魯河的體內還有什么在劇烈運動著。

突然一條又黑又長的東西突然從魯河的殘軀裏沖了出來。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淩冽都沒有看清這東西的樣子。

淩冽直接拿著手中得冷夜劍向著這東西砍了過去,但是少了綠色光芒的冷夜劍根本就沒有什么作用,和一個板磚也差不多。

雖然成功打到了著黑乎乎的長東西,但是這東西直接盤踞在了冷夜劍上,繼續朝著淩冽沖去。

情急之下,淩冽直接松開了冷夜劍,用兩只手分別抓住一頭。

這個時候淩冽也終於看清了這玩意兒的面貌,這簡直就是一條沒有頭的蛇,或者是有頭,只是不明顯而已。

此時無天臉色大變:“趕集離它遠一些,魯河已經死了,他肯定是在找新得宿主!”

但是淩冽這時候是真得欲哭無淚,無天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東西非常的滑,而且力道相當的大,淩冽兩只手都弄不住他,這怎么可能扔得開。

淩冽萬萬沒想到,自己殺了那么多的人,有一天竟然對一條蟲子素手無策。

眼看著這條蟲子就要從自己的手裏逃脫了,淩冽一狠心一跺腳,直接用手緊緊握住兩頭,低下頭去就是一口。

這個惡心的東西渾身都是粘液,而且身上本來就帶著一股重重的血腥味,現在淩冽的感覺就像是嘴裏含了一口牛糞!

站在一旁的無天鬼哭和九尾驚呆了,恐怕淩冽真的是世界上第一個幹這事的人。

但是淩冽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已經咬了,幹脆就把他咬死得了!

淩冽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一位武王得咬合力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本來還對淩冽的身體虎視眈眈的魔蟲,現在簡直就像是喪家之犬一樣,立馬就要逃離。

但是淩冽的牙齒已經咬透了它得外皮,正向著最核心得中樞區域進入。

當淩冽感覺到有一種脆骨一樣得東西被自己咬斷得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瘋狂地湧向了自己得嘴裏。

這時候淩冽也終於知道為什么一個蟲子要養十年,而養成之後又能起到這么大的作用了,光是這蟲子裏蘊藏的能量,就足足和一位武王差不多了。

如果是別人的身體裏突然湧入這么多外來得能量,估計小命都沒有了。

淩冽身體裏本來就有混沌之力,在血脈融合之後,雖然恢複能力被削弱,但是混沌之力得吸收能力卻得到了很大的加強。

所以當面對著如此能量流得時候,淩冽得眼睛裏只有滿滿地貪婪,這蟲子裏的能量多多益善!

不過伴隨著這些能量一起的,還有大量得黑色粘稠液體,淩冽估摸著這應該是魔蟲的血液。

雖然很不想接受這種惡心得黑色蟲血,但是為了把蟲子裏的能量盡數吸收,淩冽的嘴可是沒有露出一點的縫隙。

黑色的血液和磅礴的能量,被淩冽通通吞進了肚子裏面。

此時鬼哭和九尾都來到無天的身邊,開始為無天療傷,但是無天卻示意並沒有什么大礙。

他正看淩冽看的出奇。

現在看到淩冽有這種能力,無天已經有些見怪不怪了,當初得知他贏了蕭塵的時候,無天就覺得這小子是個奇跡,現在他越來越確定這個觀點。

淩冽正陶醉於能量吸收中,並沒有注意到三人在看著自己。

這時候無天說道:“如果他真的能把我們身上的毒給解掉得話,那我們就一直輔佐他吧,我看他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九尾嫵媚一笑,看了一眼滿嘴黑血的淩冽,但隨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最後卻是一句話沒說。

鬼哭卻不滿地說道:“無天,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想要背叛魔主嗎?”

面對鬼哭的詰問,無天笑著說道:“這么長時間過去了,我們三人雖說是在尋找解毒得方法,但我們三人真正在做的一直是在尋找魔主的消息,到了現在了,還是沒有半點的消息,你覺得還能找得到嗎?”

“就算找不到也要繼續找下去,說不定魔主一直在某個地方等待著我們,我們不能辜負了魔主!”

聽到鬼哭這么說,九尾也終於開口道:“難道你不覺得他為我們所做的事情,就連魔主都未必做得到嗎?”

鬼哭聽到九尾也說這種話,一下子就不淡定了,他直接抓住了九尾的領子,怒斥道:“當初我們再黑獄島是怎么說的?只要出來就一定找到魔主,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小子是有點能耐,但是這也動搖不了我們找魔主的決心!”

九尾的臉色也不好看,她立即伸出手要還手。

三個人很少出現分歧,但是從他們跟著淩冽從黑獄島出來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要有這一次分歧了。無天伸出了一只手擋在了九尾和鬼哭的面前,兩個人對無天都很服氣,所以這個時候無天阻止,他們只得作罷。

無天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確實已經答應過要一直幫著他,這也是我們能出黑獄島的原因。”

這個時候鬼哭又想說些什么,但是無天卻擺了擺手,示意他先不要說話。

無天繼續說道:“但是鬼哭說的對,我們對魔主的忠心不可能改變,一旦我們有了魔主的消息,就立即去尋找魔主,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就對這個年輕人多做點事情吧。”

鬼哭得到了滿意得答複,所以不在說話,但是九尾卻看向了淩冽,這個時候她眼神裏已經不單單是嫵媚了。

等到淩冽終於把能量吸收幹淨,魔蟲的生命氣息也全部停止,淩冽直接甩著魔蟲的屍體朝著三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看到了沒?這黑乎乎的東西就是希望,就是讓你們脫離苦海的希望,到時候可別忘了請我吃飯!”

無天哈哈大笑了兩聲,鬼哭直接轉過了身去,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而九尾則是點了點頭:“何止是請你吃飯啊,就算讓姐姐以身相許也沒有關系啊。”

看著九尾嫵媚的眼神,淩冽吐了吐舌頭,就把這長長的黑東西綁在了腰上,就當是一個戰利品了。

四個人一起回到了四合院,每個人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間,好像和以前沒有什么兩樣。

但是一直比較敏感的淩冽確實感覺到三個人似乎和以前有一點不一樣,難道是今晚打架打累了?

不管他們三個累不累,淩冽是累死了,一遍又一遍地重傷就不說了,在加上活劈凶手,嘴咬蟲子,今天過的也真是夠豐富多彩得。

他直接躺在了床上,本想看看今天受傷得幾個地方,雖然自己有恢複的能力,但是現在恢複的能力大不如從前,現在應該還是可以看到一些痕跡得。

不過這次淩冽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傷口到底在哪裏。

難道是自己的恢複能力又回來了,淩冽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

自從恢複能力大不如從前之後,淩冽打架都不敢放心大膽的去打了,萬一讓人打到什么要緊的地方,恢複能力意識跟不上,到時候來個一輩子不舉,那可就沒地方去哭了。

帶著自己的疑問,淩冽直接找到了一把小刀,准備自己劃自己一下。

這個動作確實有些自虐傾向,但是如果不證明一下的話,淩冽可能一晚上都睡不著覺了。

他輕輕地劃了一下,這時候淩冽本人都驚呆了。

怎么說也得看到點紅色啊,畢竟自己那一下也是用了力的,但是這小傷口還沒有流出來血,就直接自己愈合了。

這種恢複的效果哪裏是回到了從前啊,這簡直比從前牛逼多了。

淩冽一臉的興奮,但是他也在思考到底是為什么呢。

他甩了甩那條黑色的魔蟲,看來應該和這東西脫不了幹系。

當時魯河明明被自己打得都快沒有人樣了,但是他卻很快就恢複到了之前的狀態。

看來這種恢複能力也不是魯河自己的能力,而是魔蟲得能力。

這么一來淩冽也就把這些問題都想通了,既然魔蟲本身就帶有治愈的基因,自己把它的血喝掉,把他的能量吸收之後,肯定這種能力多少會有些轉移。

當淩冽本身的恢複能力和這魔蟲的治愈能力疊加之後,最後的恢複能力不強大才怪呢。

而且讓淩冽心裏更有底的是,現在自己的身體裏已經充滿了能量,不僅打架得時候可以用得上,就連在傷口自愈的時候,也能提供有力的保障。

想著今天美好的收獲,淩冽就不知不覺進入了夢想。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奇怪夢,夢到無天鬼哭和九尾三人離開了自己,走到了另一個人的身邊。

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淩冽還在想著那個夢的含義。

今天無天鬼哭和九尾的行動也確實有些奇怪,明明已經拿到了魔蟲,根本就不需要再去外面找那些奇怪的東西了,但是三個人還是早早地出去了,和之前一樣。

就在淩冽沉思的時候,二狗和大嘴就一起從外面走了回來,他們的身後竟然還跟著霍青鳴。

本來霍青鳴和康偉兩個已經被淩冽派到分店去幫忙了,這被二狗和大嘴帶回來也實在是有些奇怪。

淩冽直接對大嘴說道:“現在青鳴已經是自家兄弟了,你不會為難他了吧。”

大嘴尷尬地笑了笑說道:“這也都怪你,事前也沒有說清楚,我們在一間分店巡視情況的時候,看到了這兄弟,我還以為霍家鬧事鬧到這個地方來了,差點和他打起來,還好我足夠冷靜,這才沒有讓誤會繼續下去。”

看著大嘴笑起來的樣子,淩冽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就他還敢說自己冷靜。

根據淩冽的猜測,肯定是霍青鳴委曲求全,這才把事情說明白了。

這時候霍青鳴也笑著說道:“這都是我的錯,畢竟我們家族對不起你們的地方太多了,這次就算兩位兄弟打我一頓我也毫無怨言。”

淩冽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事情沒有想象的那么複雜。

他也知道霍青鳴是個聰明人,正所謂浪子回頭金不換,既然能改寫歸正,而且還能表現的那么好,自然是不用再說從前了。

淩冽又想到了什么,趕緊說道:“你給他們說過了吧,現在康偉也是自家兄弟,別到時候又打起來。”

二狗直接喝了一碗茶,大大咧咧地說道:“哎呦我們又不是小學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點事情還能讓你不放心咋滴。”

看著他一臉臭屁得樣子,淩冽真想過去踹他一腳。

這時候霍青鳴繼續說道:“他們已經見過康偉了,只不過康偉負責的那家分店比較忙,沒有時間過來”

淩冽直接看了霍青鳴一眼,如果說分店忙的話,那么現在所有的分店都很忙才對,按理說霍青鳴也不該在這裏。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