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担心怀了儿子的孩子,单亲容易发生性吗

我担心怀了儿子的孩子,单亲容易发生性吗,淩冽卻沉默了一會兒,有些尷尬地說道:“我也希望瑤瑤能做喜歡的事情,所以我教他沒有問題,但是收徒這種事情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我得請示一下。”

神農穀收徒弟可不是隨便的事情,這涉及到傳承,就算淩冽知道瑤瑤的心性和天賦都極佳,是個做醫師的料子,但還是要請示師門。

電話那頭的李新華還沒有說話,一直站在旁邊的瑤瑤卻憤怒地捶打著淩冽的手臂:“哥哥是個大壞蛋!哥哥是個大壞蛋!”

他肯定誤解了淩冽的意思,覺得淩冽不想收她為徒弟。

還沒等淩冽解釋,瑤瑤就直接跑著離開了。

“李叔,那個”淩冽一時語塞。

但是李新華卻直接說道:“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收徒自然不是隨便的事情,只希望我們家瑤瑤有那個福氣,瑤瑤肯定又生氣了吧,你放心,我馬上讓她媽媽去接她。”

聽到李新華這么說,淩冽這才松了一口氣,他無奈地搖了搖頭,直接走進了百草堂。

百草堂裏,老醫師還在專心致志地給病人看病,他身邊多了四位年輕幫手在大堂的的藥櫃前來回走動。

這些都是醫藥學院的學生,年紀和淩冽也差不多大。

幾個學生給淩冽打招呼,淩冽也燦爛地笑了笑回應,但他沒有閑聊,直接走進了後堂。

黎嫣然正在自己的辦公室裏處理事務,淩冽靠在小辦公室的門上調侃道:“公司老總的辦公室不如員工的大,我們這裏可是獨一份的。”

黎嫣然抬頭笑了笑,但看到淩冽手裏的厚厚資料之後,她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從來都是自己給這家夥資料看,這一次他竟然給自己帶來了資料,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么誇張的表情,簡直就是對淩冽的無情鄙視了,淩冽把資料放在了桌子上,就好像沒看到黎嫣然的表情一樣,淡定地把今天在白氏集團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聽到白氏集團要加入百草集團之後,黎嫣然也震驚了,但是隨後她就開始狂喜,作為公司的管理高層,她比淩冽更清楚白氏集團的並入意味著什么。

兩人相視一笑,淩冽說道:“今天晚上一起吃個飯吧,你為了公司付出這么多,還沒好好的感謝你。”

黎嫣然把手中的資料往旁邊一放,一臉高傲的說:“算你還有一丁點覺悟。”

飯店的地點,淩冽定在了天京最好的西餐廳。

這家建立在萬丈高樓上的觀光餐廳每天只提供十九個座位,雖然價格貴的不像話,但那種置身雲上俯視全城的感覺確實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由於下了班淩冽就帶著黎嫣然過來了,兩個人都穿著最普通的衣服,本來也就想著吃個飯而已,沒有那么麻煩。

但是來到餐廳門口的時候,淩冽和黎嫣然竟然被擋在了外面。

一位高鼻梁的外國小哥操著一口生疏的漢語高傲的說道:“對不起,這裏只允許穿禮服的人進入。”

這讓淩冽一下子愣了,這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搞差別待遇。

淩冽沒有理會他,直接向著裏面走去,這位服務員小哥一把拽住了他,想把他拽出來。

但是這外國青年哪裏是淩冽的對手,他非但沒有把淩冽帶出來,反倒被淩冽給帶了進去。

這裏面倒真像是服務員說的那樣,大部分的人都穿著禮服,不過仍然有一對中年夫婦沒有穿禮服,他們的衣服很隨意,甚至都不是什么名牌。

外國小哥還在喋喋不休地請他們出去,淩冽一把將他拉了過來,然後靠近他說道:“你純粹在放屁,穿不穿禮服是老子的自由,而且那邊不是有一個沒穿禮服的嗎?”

服務員小哥詫異於淩冽的驚人力量,但作為高級餐廳訓練有素的服務員,他還是努力淡定地說道:“那是一位受人尊重的中醫夫婦,他們的生活簡樸到沒有一件禮服,這一次是兩人三十年結婚紀念日,我們沒有拒絕他們的理由!”

“呦呵,現在你知道搞人性化了,那我還是醫王呢,你怎么不睜大眼睛看看。”淩冽松開了他的衣領。

這小哥趕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嘴裏卻嘟囔著:“都說中國人喜歡吹牛逼,果然是這樣。”

淩冽這就要揍他,但黎嫣然直接拉住了他,這會兒整個餐廳的人都看向了這裏。

沒穿禮服的中年人看到淩冽後,突然從位子上站了起來,他快步走到了淩冽的身邊。

因為餐廳裏的氣憤典雅而安靜,所以中年人雖然很激動,但還是故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你應該就是醫王淩冽吧,久仰久仰,我也是中醫,我叫何青松。”中年人眼神熱切,直接握住了淩冽的手。

這可讓那位外國小哥驚呆了,他這才相信這個年紀不如自己大的中國青年竟然真的是醫王。

外國小哥的態度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趕緊為拉開一張椅子讓黎嫣然坐下,淩冽沒有那么矯情,自己拉開椅子坐在了黎嫣然的對面。

這座位剛好在何青松和他老婆的旁邊。

看著他們桌子上的一束玫瑰,淩冽笑著祝福到:“祝福你們能一直這么幸福下去,阿姨真幸福,找了個這么懂浪漫的男人。”

聽到醫王這么誇自己,何青松無意間又挺直了腰杆,而坐在他對面的婦女也捂著嘴笑了起來。

四個人相談甚歡,雖然年齡相差大了點,但因為是同行,所以共同話題自然非常多。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個叉子直接飛了過來,直接砸在了何青松面前的那束鮮花上,阿姨被嚇了一跳,何青松向後看去,這才發現一個不可一世的年輕人正一臉驕傲的看著他們。

“我說你們那兩個老的和那兩個小的,不穿禮服也就算了,竟然還好意思說話。”他手上的叉子是沒了,但手裏還有一把刀子,看那樣子似乎是想要把刀子也丟過來。

何青松有些心疼地整理了一下那束被砸壞了幾朵花的玫瑰,立即轉身怒斥道:“你這個年輕人怎么這個樣子,我們幾個為了顧及大家的感受說話都很小聲!”

就算是他發火的聲音,也故意壓到了最低,為的就是不影響別人的用餐。但是那年輕人卻是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你們都這么大一把年紀了,就不要來這種地方了哇,簡直影響我們用餐的食欲!”

淩冽看著後面的那青年,怎么看都有點眼熟的樣子,但一時又想不起到底在哪裏見過。

這時候黎嫣然也沒有吃飯的心情了,直接把刀叉放在了一邊,冷冷地說道:“那是極樂集團的高管之一,名字叫齊文樂,我給你的那些資料中有他的照片。”

淩冽這才點了點頭,怪不得自己怎么看這玩意兒都不順眼,原來他是極樂集團的,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此時何青松氣憤地站了起來,想要發火卻又發不出來,害怕影響到其他吃飯的人。

這個時候外國小哥快步跑了過來,直接開口譴責齊文樂,但是他學的中文基本上都是招待客人的禮貌用語,這時候用這些有限的詞彙來譴責別人,真的顯得很軟弱無力。

齊文樂無奈地笑了笑,雖然表面上點了點頭,但腳上卻是突然一腳。

這一腳狠狠地踹在了外國小哥的腰上,服務員小哥直接倒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牆上。

這下肯定受了不輕的傷。

看到齊文樂的身手,淩冽也小小的詫異一下,沒想到這個齊文樂也是個練家子,一般人絕對沒有這種腳力。

看境界,大概是在宗師的位子上,這種等級的高手在淩冽的面前,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渣渣。

此時齊文樂打了人,本就正直的中醫何青松就更看不下去,他立即起身,想要過去討個公道。

但是坐在他對面的那位阿姨直接拉住他的手臂,死死不放手。

看來阿姨是不想在讓他招惹是非,畢竟年紀大了,比不上年輕的時候了。

何青松被拉住了,淩冽卻是從位子上走了過去,他笑著看向齊文樂,齊文樂更是笑著看著他。

很明顯齊文樂笑得更開心一下。

就在淩冽靠近的時候,齊文樂收起了笑容,他手中切牛排的那把刀向著淩冽刺了過去。

他揮刀的速度很快,而且瞄准的方向是淩冽的眼睛。

淩冽深呼了一口氣,媽的這家夥也夠狠的啊,眾目睽睽之下竟然上來就紮眼睛,這要是個普通人肯定要被他給弄瞎了。

但是很可惜,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個普通人。

齊文樂這一刀下去,只是插中了一塊熱乎乎的牛排,眼前早就沒有了淩冽的身影。

“可以啊兄弟,手不夠快但是心夠狠!”淩冽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鬼魅的身法嚇了齊文樂一大跳,但他強裝鎮定的轉過身來,依然帶著微笑說道:“你大可不必擔心收付費的事情,我們極樂集團就是做醫藥生意的,包治百病,起死回生”

這倒是把他們的廣告語給說出來了,不過還沒給淩冽吐槽的機會,這第二刀就刺了過來。

淩冽向後急退了一步,恰巧躲開這一刀。

他尋味了一下齊文樂的話,笑著問道:“按照你這個邏輯,因為配得起手術費就能隨意傷人了?而且你這第一刀是想刺瞎我,但是這第二刀可就是想要致我於死地了呀。”

這話剛說完,齊文樂的第三刀就刺了過來:“老子有的是錢,不介意把你的火葬費也給出了!”

這第三刀的速度比前兩刀快多了,淩冽慢慢地後退,退到了一塊玻璃面前。

就算再快也不過是切牛排的刀而已,淩冽根本就沒把這餐刀放在眼裏,他真正在意的是齊文樂懷裏的那把殺人刀。

用前兩刀的時候,淩冽注意到他的左手一直放在外面,但是現在卻把左手伸進了衣服裏。

在進來的時候淩冽也早就注意過這個不平常的人,他吃飯明明用的是左手,但這連續三次進攻用的都是右手,只能說明左手被留著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在淩冽躲掉第三刀之後,齊文樂的左手果然拔出了一根細長的軟劍,這軟劍就像是蛇的舌頭一般飄忽詭異。

但他沖過來的時候,如此靈活的短劍偏偏觸碰不到淩冽的身體。

淩冽側了一下身體,他的身後就是一面玻璃,玻璃外面則是飄忽在大樓周圍的雲朵。

這種高級餐廳的窗戶必定是用的質量最好的玻璃,這樣才能給人足夠的安全感。

不過剛才淩冽後退的時候,稍微對這玻璃做了一些手腳。

齊文樂沖過來本可以止住身形,但他卻感覺到身體正被慣性支配,根本就停不下來。

而他的軟劍直接把玻璃刺出了一個洞,堅硬的玻璃突然寸寸碎裂,這道保護客人安全的屏障轟然倒塌。

齊文樂尖叫著想要停下來,但他最終還是沖了出去。

淩冽不知道他這個拋物運動能在空中做多久,他只知道就算是個武王從這裏摔下去也要變成肉泥了,更何況區區一個宗師。

按照淩冽的記憶,這個位置摔下去應該是一片無人的標志性建築區域,就讓這位不可一世的極樂大高管,為這座城市添加最後一抹色彩吧。

餐廳的人場面立即失控,客人們瘋狂地沖著門口沖去,而淩冽卻一直站在破碎的玻璃面前,等到所有人都離開,這才向著外面走去。

接下來淩冽和黎嫣然不得不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去錄制證詞,不過所有的證據都指向齊文樂是自己殺人未遂掉到了樓下,淩冽甚至都沒有碰他。

就算是和齊文樂在一起的女伴,也只能無力地咬死是淩冽殺了齊文樂,卻拿不出半點證據出來。

當淩冽從警察局出來之後,恰巧遇到了何青松夫婦,他們也是證人,也是剛剛錄完口供。

不過何青松的臉色卻非常難看,他歎了一口氣說道:“早知道是極樂集團的人,我就寧願吞下這口氣了。”

淩冽有些不理解,他納悶問道:“這話怎么說?”

“你也應該知道才對啊,極樂集團本來就在打壓中醫館,現在這個高管的死還多少和我們有聯系,我這店恐怕是怎么都開不下去了。”

看到中年夫妻一臉苦相,淩冽也深深皺起了眉頭,原來極樂集團的目標不僅僅是百草集團,他們竟然妄想吞並天京所有的中醫館!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