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当父母面上亲妹妹,父母儿女相交

当父母面上亲妹妹,父母儿女相交,牛醫師直接站起來說道:“老板千萬不要那么說,就連禦醫們都承認比不過你,你的醫術可不是我們這兩個老家夥能比的,所以你千萬不要再謙虛了!還希望老板去給我們兩位老人出口氣!”

牛醫師的話鏗鏘有力,但是黎嫣然卻笑道:“他這哪裏是謙虛啊,分明就是慫了吧,這可不像是醫王啊!”

這明顯是黎嫣然的激將法,在她的印象中,確實是只要有人敢挑戰淩冽,淩冽從來不會畏懼!

只不過面對兩個人的催促,淩冽還是面帶微笑。

竟然有人在百草堂義診得時候踢館,這和踢淩冽的臉有什么區別,淩冽的心裏也氣憤,非常的氣憤。

他恨不得現在就去把那個踢館的人拽過來打一頓,但是現在淩冽卻必須把這件事情放到一邊。

因為從進來得時候他就發現了一個問題,兩位老醫師的眼眶下面都有一線不明顯的紫色,如果不是無意間畫上去的話,那就只能說明他們已經中毒了。

就在牛醫師還想慢慢嚴肅了下來,他對著牛醫師和胡醫師說道:“還請兩位老醫師給對方把個脈。”

牛斌鴻愣了一下,他也沒搞懂淩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是連他都佩服的老板說的,肯定有其深意吧。

所以牛斌鴻也沒思索什么,直接坐下來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坐在他旁邊的胡紹山也擼起了自己的袖子,開始和牛斌鴻相互把脈。

只過了片刻,兩個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胡紹山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坐在那裏不斷地搖著頭。

而牛斌鴻則是完全愣住了,但片刻過後,他卻是一臉釋然的笑了笑。

現在兩人都已經知道了對方的情況,而淩冽就算沒有把脈,單是看面相,也已經知道了兩個人的情況。

只有黎嫣然一頭霧水的站在了那裏,她一臉迷茫得看向了淩冽,但是淩冽表情非常嚴肅。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有沒有人跟我說說!”黎嫣然著急地問道。

不過三人依然沒有說話。

牛斌鴻只是自言自語道:“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我老牛一輩子行醫,本以為見識了足夠多的世面,沒想到卻因為這種奇毒而死”

坐在他旁邊的胡紹山更是感慨道:“大限以至,能有牛兄陪著我,也算是一種幸運了吧。”

此時牛洪斌更是哈哈大笑起來:“什么叫算是,這明明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兩人都是天京的知名醫師,平時也多有交流,到百草堂做事也是商量好了一起來的,感情頗為深厚。

但是聽到兩人的談話,黎嫣然更加著急了:“到底有沒有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此時淩冽苦笑了一下:“兩位老先生是被人套路了,現在他們兩個體內都已經中了劇毒,而且很不好解。”

聽到這話,黎嫣然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兩位老醫師可是行醫一輩子啊,什么樣的用毒招式是兩個人不知道的。

現在兩人不但中了毒,而且還渾然不知,這也有點太不可思議了。

挨牛洪斌笑著說道:“老板你也別安慰我們了,什么不好解,我老牛就從沒見過這種奇毒,明明我已經中毒很深,但自身卻沒有半點感覺,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胡紹山也跟著點了點頭,他也有同樣的感受。

淩冽走到牛斌鴻的身前,手指放在了他的脈搏上感受了一下,這才確定了自己的猜想。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毒,這是鬼醫派的屍王蟲毒,你們沒有察覺到也很正常,因為這種從屍王蟲上分泌的毒素無色無味,和清水沒有什么區別。”

牛斌鴻一愣:“那個年輕人挑戰我們的時候,特意給我們亮給老家夥端了杯茶水表示尊敬,還說了自己的名字叫什么安如青,難道是那個時候”

聽到牛斌鴻說的是年輕人,淩冽真有點不敢相信,能夠在醫術上打敗兩位老醫師的會是一位年輕人,就算是鬼醫派這樣的邪派,也不會培養出那么強勁的年輕人吧。

如果他們真有這魄力的話,那豈不是要和神農穀齊名了?

現在淩冽已經沒有心情聽那個鬼醫派年輕人有多厲害了,他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幫著兩位老醫師解毒。

關於安如青踢了自己的義診攤位,現在又想謀害自己的醫師這件事情,淩冽肯定不會讓它就這么過去的。

敢光明正大欺負我淩冽的人,終要付出代價。

淩冽拿出了兩份銀針,左右開弓,不由分說地開始對著兩位老者行針。

牛斌鴻無奈地說道:“我知道小老板你妙手回春,但是我也聽說過那個鬼醫派的行事是多么的殘忍,凡是他們想殺的人就沒有殺不死的。”

關於鬼醫派的知識淩冽當然知道的更多一些,那是苗疆蠱毒的一個分支,因為心狠手辣的做事風格很快就獨樹一幟,這個門派幾乎是人人得而誅之,這些做醫師的人更是對鬼醫派恨得咬牙。

鬼醫派的醫術之邪,手段之殘忍,足以和地府有一拼。

但他們沒有地府那么大的能量,所以平時總喜歡在暗處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比如說暗殺。

這一次兩位老者身上中的毒是屍王蟲液,能用到這種毒的人,肯定在鬼醫派裏的地位不低。

本來鬼醫派這玩意兒就遠在中華的西南區域,距離天京數千公裏遠,就算淩冽看不慣他們,但也打不著他們。

既然這次鬼醫派的人竟然還來到了天京,而且還明目張膽的打了百草集團的臉,這一筆賬,淩冽絕對會好好的給他們算。

“抬手。”淩冽淡淡說著,雖然心裏憤慨萬千,但是在行醫治病的時候,淩冽從來不會把情緒帶入其中,這也是一位醫師的基本素養。

牛斌鴻和胡紹山一起提起了兩條胳膊,淩冽左手和右手完全同步,雖然一個人給兩個人行針,但無論是行針的速度還是准確度都堪稱完美。

這一次兩位老醫師是徹底的服氣了,光看這基本功,練了一輩子的他們都比不上淩冽。

兩人的臉都有些微紅,倒不是因為羞愧,而是淩冽已經把手中所有的銀針都插在了兩人的身上。現在兩位老人家的氣血已經被最大程度的激活,所以臉色發紅也是一種正常的現象。

不正常的是兩人身上開始快速地出現了一些紫線,看起來非常詭異。

牛斌鴻有些擔心,中毒的時候應該立即封鎖對應的血氣才對,這樣才能防止毒素擴散到更多的地方。

但淩冽不但沒有那么做,他竟然反其道而行,直接激活了兩位老者身上的所有血氣,身體的活力在提升,但是毒素也在體內得到了更大程度的流轉,紫線出現在身體的各個地方也是必然。

雖然淩冽的做法很奇怪,但是兩位老醫師還是沒有說話,身為醫師的他們,自然知道怎么做一位好病人。

信任,那就是完全的信任,這才是對一個醫師最大的鼓舞。

淩冽專心致志感受著兩人身體內的變化。

就在體內的氣血活躍達到巔峰的時候,淩冽直接用手掌打出兩道真氣。

這兩道真氣分比誒順著兩位老者的靜脈遊過了他們的全身,最後全都彙聚在了一點上。

淩冽收手,使勁朝著老人得胸膛拍去。

“噗!噗!”兩口鮮血被噴了出來,與此同時,兩位老者身上的紫色線條正在慢慢退散。

最後的真氣在兩位老者身上散去的時候,兩人眼底的最後紫線也慢慢消失不見。

淩冽開始把銀針一根根拔下,此時銀針已經全部發黑,看來是完全報廢了,淩冽不禁有些心疼,這種精品銀針可是很貴的!

看到他臉上的表情,黎嫣然一臉鄙視地說道:“我說你沒必要這么摳吧?現在怎么說也是集團的董事長了,還會心疼幾根銀針啊。”

他回頭看了一眼黎嫣然,真想說一句敗家娘們,錢就不是錢了啊,但是最後還是沒說出口。

淩冽可不傻,現在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黎嫣然,不僅不能得罪他,還要像供活佛那樣把這小姑奶奶給供起來。

她要是撂挑子不幹了,那誰還來幫著淩冽打理公司呢。

牛斌鴻和胡紹山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瞬間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淩冽拍了拍牛斌鴻的肩膀:“有句話是怎么說的來著,一切皆有可能,這也應該是一個醫師應該有的精神,不能說放棄就放棄了。”

放棄當然是最簡單的辦法,卻也是醫師最不可取的方法,如果醫師放棄,那很可能就是放棄了一條生命。

淩冽治病救人地宗旨從來就是人不死好好醫,人不涼就要治!

兩位老醫師都已經是閱曆很豐富的老前輩,但就是這豐富的閱曆成為了他們的束縛。

現在既然兩位老醫師已經脫離了危險,淩冽也就開始問一些重要的問題:“你們說的那個年輕人到底是什么樣的人?他又是怎么贏了你們的。”

提到這話題,老醫師就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既然是切磋,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我們兩個的治療誰更快,誰給有效一些。”

淩冽點了點頭,這醫師的切磋不像是比武,不需要任何的場地,只要有病人就好。

不過這方面還能有比得過兩位老醫師的。

老醫師繼續說道:“我們一人一邊,一起開始對同一個病人診治,我這邊才剛開始,他那邊就結束了?”

看到老醫師羞愧的眼神,淩冽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作為這裏的坐堂醫師,他看病的功力淩冽見識過很多次了。

大部分的病他只需要把把脈就已經知道了。

所以這是淩冽也不相信地說道:“不可能吧,你診斷的經驗可沒多少人能比得上,怎么可能你剛開始,對面就診斷出來了?”

聽到他這話,老醫師的老臉直接紅了,這一次是真的因為羞愧才紅的。

這一次沒怎么說話的胡紹山接著說道:“要是真有那么簡單就好了,實際情況是,我們才剛開始診治,他就已經給人看好病了!”

“噗!”淩冽噴出了一口老血,這完全是在講故事吧。

兩位頂級老醫師剛開始給人診斷,那邊就已經把人給治愈了。

淩冽努力淡定了一下,這才繼續問道:“那應該是一些小病吧?”

不過胡紹山繼續說道:“不管大病小病,都是這么一種情況,我們剛開始,他就已經把人家給治好了。”

“不能啊。”淩冽聽到這說法簡直懵逼,他苦笑著說道:“從診治到開藥再到治療,總得用時間的,就算是拿捏和行針也絕對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畢竟大家都是中醫,基本流程也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不過兩位老醫師都一臉無奈地樣子:“關鍵是他給人看病的手法特別的奇特,有時候只是在人家身上拍兩下就好了,比較複雜的,就讓蟲子在生病的地方爬幾圈,也是照樣恢複。”

“蟲子”淩冽終於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越發肯定那個人就是鬼醫派的人。

蟲子本來就是苗蠱之術的典型表現,這些人用不同的方法精心培養出蟲子,然後用到不同的用途上,當年地府剛開始培養魔蟲的時候,就是偷師的苗蠱一脈的養蟲原理。

雖然魔蟲的培養極其殘忍,但是和苗蠱的一些蠱蟲相比,也只能是小巫見大巫啊。

只是淩冽有些不明白,這些蠱蟲從來都是用在害人的用途上,難道現在良心發現開發出了給人治病的蟲子。

不可能的!

淩冽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鬼醫派又是苗蠱中最惡劣的代表,這一派系殺人無數,根本就不會好心養出這種給人看病的蟲子。

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普通的老百姓可不會去思考這么多的方面,他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當鬼醫派的人用這種方法又快又好,而且還不用吃藥的情況下治好他們的病的時候,他們只會把這些人當。,做是神醫。

“他媽的,不知道這幫畜生到底在做什么!我們現在就去廣場找他們!”

淩冽直接說道,這就帶著自己的銀針和藥囊准備去廣場應戰!

兩位老醫師聽到醫王要親自出馬了,他們立即來了精神,眼睛裏釋放著精光。

這么大年紀的人了,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晚節,現在他們兩個名義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欺負,而且還只能忍氣吞聲。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