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坏孩子学校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坏孩子学校,看熱鬧的從來都不會覺得事大!真正關心台上這兩人生死的畢竟是少數,大多數的人還是想看看這比試到底有多精彩!

淩冽冷眼看了一遍台下鼓掌的觀眾,真想把這些毒藥喂給他們吃。

就在這個時候,安如青邁著穩重的步伐走了上來,他緊盯著坐在位子上的淩冽。

淩冽也毫不示弱,睜大眼睛看著他,雖然從來沒見過這個鬼醫派的神醫,但淩冽總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安如青慢慢地坐在位子上,但就在他坐下的時候,一陣風突然吹起,直接把他後背的衣服撩了起來。

這陣風是淩冽用真氣故意弄出來的,目的就是想看看這個人是不是孕婦殺手。

畢竟淩冽已經知道這個安如青就是鬼醫派的人,用紫河車的人雖然不止鬼醫派一個邪派,但這招也一直是鬼醫派的慣用伎倆。

不過淩冽在安如青的後背上什么都沒有看到,有的只是平滑的皮膚。

安如青似乎也看透了淩冽的手腳,他只是繼續保持著淡定,沒有露出任何表情。

兩個人都已經就位,主持人倒是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立即宣布了比試的開始。

此時甲天亮正帶著一眾高手站在那裏看好戲,他那位曾經一起挨打的叔叔此時諂媚地對著侄兒豎起了大拇指:“天亮你這一招真是妙啊,兩個人同時吞毒藥,兩虎相鬥必定是兩敗俱傷,到時候咱們甲家不是坐收漁翁之利了嘛!”

但是甲天亮卻是眯著眼笑了笑:“你還真以為這點毒藥就能把這兩人怎么了,如果事情那么簡單,我還召集那么多高手幹什么?”

今天甲天亮不僅僅召集了甲家的全部高手,還特意向常家和景家借了一些高手,如果把這些高手當做是保安的話,那也有點太大材小用了。

現在甲天亮的意思已經相當明顯了,這些高手不可能是用來對付別人的,只有可能是為台上的兩個人而准備。

等到兩人筆試完之後,誰都別想離開這個大廳。

中年人終於明白了甲天亮的意思,此時他只覺得背後一陣惡寒,但隨後又用贊賞的眼神看著這位後生,甲家有此等人才,又何愁不會發達?

天京大部分的媒體都派出了記者來采訪這次比試,甲家更是請來了一大批所謂的專家來公正,就連圍觀的人身份都不普通,起碼也是有點影響力的人。

事情到了這一步,兩人都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這場吞毒大賽,已經不可避免。

淩冽的眉頭緊皺,但是安如青的表情卻是相當輕松。

表面上他是一位風光無限的新晉神醫,但實際上用毒才是他的強項。

安如青微微低了低頭,笑著說道:“也許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一個外號,人稱小毒王,所以這次你沒有半點贏我的機會!”

“消毒王?厲害了,難道你是喝消毒水長大的?”淩冽一臉差異地問道,畢竟這安如青說話帶著口音,一般人還真不好分清。

不過安如青一點都不生氣,他只是不屑地看了一眼淩冽:“難道傳說中的醫王也只有嘴上有本事?那這次你就直接認輸吧,我也不想乘人之危。”

說這話的時候安如青看起來很淡定,但他的後背已經全部都是冷汗。

身體被淩冽活活刺出來一個大洞的恐懼感依然清晰地停留在他的腦海裏,如果淩冽這時候突然再拿出那東西捅他一下,估計他的小明真得很難保住了。

看到他自信的樣子,淩冽心裏大罵了一句不要臉,這比賽明明就是為這個消毒王專門准備的,蠱毒之術本來就是用各種毒去當原料,桌子上的這點毒還能難得倒一個鬼醫派的人?

但是淩冽臉上還是帶著微笑:“醫王可以有許多個,但是你知道這世上的毒王可就只有一個,你說的可是曾今魔門的那位毒王前輩?”

他這話倒是讓安如青愣了一下,心想這小子不簡單啊,竟然聽說過毒王!

誰知道淩冽又接著說道:“我有幸和毒王有些交集”

“噗!”安如青一口血噴了出來,他再也不能淡定了,直接指著淩冽大罵道:“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騙子!毒王都去世這么多年了,你現在才幾歲,你怎么可能和毒王有交集!”

但是淩冽卻心安理得地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你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我說的是事實。”

這種坦然是裝不出來的,雖然只是和毒王的屍體打過交道,但屍體就是他本人啊,這可不就是有過交集嘛!

看著淩冽的樣子,安如青愣住了,他私下裏尋思著,難道這淩冽和自己一樣是個返老還童的人?如果真是這樣,那他確實有可能見過毒王了!

就算是安如青這樣的老滑頭,現在也有點拿捏不住了,就在他猶豫的時候,站在他身後的大姨輕聲說道:“長老,比試是時候開始了。”

安如青心神一凝,這才發現自己的思緒全都被淩冽給帶到溝裏去了!

他瞪了淩冽一眼說道:“管你有沒有見過毒王,現在我們就開始比試,生死自有天命!”

但是淩冽卻懶洋洋地伸了伸懶腰,笑著說道:“我說這些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給你提個醒,就你這種水平還想蹭毒王的名字,真的是不知廉恥!”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淩冽罵,安如青的心神始終無法寧靜下來。

這人要臉樹要皮,被人這么指著鼻子罵,那和被人撕了臉皮有什么區別。

安如青努力保持著淡定,他努力抑制著自己的憤怒,慢慢地把手伸向了桌子上的那些毒藥。

不管淩冽怎么說,只要這場比試開始,那淩冽最終會是一個死人!

他又何須和一個死人費這么多的口舌。

不過就在他伸出手去剛抓了一搓毒藥的時候,淩冽突然抓住了他的右手,然後順勢扯爛了他的上衣。

脖子上那個若隱若現的紅色印記終於被淩冽看清楚了,淩冽知道那個紅色的印記代表著什么。

安如青猛然一驚,他的氣息暴漲,立即伸出了左手,想要一擊把淩冽打死。

但是淩冽直接握住了他的右手,一股強橫的真氣從淩冽的手中鑽進了安如青的身體裏。

刹那間,安如青無力地跪倒在了地上,不再有半點反抗的能力。如果比醫術,憑安如青的那種詭異方法,淩冽還真不一定能贏他。

雖然他知道安如青的醫術有貓膩,但現在淩冽也沒親自見識,所以很難掌握其中的道道。

但是現在安如青不給自己比醫術,卻飛要搞什么吞毒比賽,他的目的很明顯,這根本不是要打敗自己,而是要弄死自己。

你要是真有本事也就算了,淩冽也不說什么,但明明安如青自己的身體都虛弱成了這個鬼樣子,想的還那么多那么大,這就完全是在作死了。

淩冽本來還打算和他聊聊,但是當自己把這股真氣強行打進他身體裏的時候,他的眉頭卻皺在了一起,好脾氣也完全煙消雲散。

成功突破他身體的防線,對於淩冽來說,自己就已經看到了安如青身體的所有秘密。

從脖子和肩膀的中間躺著的那條蠱蟲,到後背那片只長好了外皮卻沒有長好骨肉的大洞,以及身體裏全都充斥著的老人和嬰兒的氣息。

“紫河車,呵呵,我終於找到你了”淩冽長長歎了一口氣,宛如心頭壓著的一塊巨石終於被搬了下來。

安如青聽到他的話,立馬瘋狂起來,雖然現在身體是虛上加虛,但為了活命他還是死死掙紮著。

“裁判!裁判在哪!快來管啊!”

聽到安如青已經變了音的驚恐嚎叫,那個身材誘人的裁判立即跑了上來,她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說道:“淩先生,你這么做不符合比試的規則!你必須松開安先生!”

淩冽輕輕扭過頭來看了看裁判,嘴裏輕聲說出了幾個字:“不想死,就馬上給我滾。”

心平氣和地幾個字卻讓人感到生與死的壓力,裁判大汗直流,這就踉蹌跑了下去。

這時候觀眾席上的不少人士也都站起來譴責。

“這算是什么比賽,有沒有比賽精神?”

“這是比醫術,又不是比打架!”

“這么多媒體看著,這百草集團的淩冽也太目中無人了!”

淩冽冷笑了一聲,直接用左手抓住桌子的一腳,把上面放著的各種毒藥都撒了下去。

那些圍觀的人當然知道這桌子上放著的都是毒藥,立馬一個個都失聲尖叫著向著四周跑去。

看著這些人的反應,淩冽大聲吼道:“都他媽的跑什么?你們不是喜歡看比賽嗎,給我吃啊!”

但是這會兒距離擂台近得人都已經跑幹淨了,哪還有理會淩冽的。

倒還有幾個敬業的記者向後退了退之後,繼續記錄下了這一切。

看到周圍的人都跑幹淨了,淩冽再次看向了安如青,這一會兒安如青一直都沒有放棄掙紮,但本來就虛弱的他,現在只能像是一個小孩在掙脫大人的手。

被逼無奈地安如青直接大吼道:“寶寶,去喝幹這家夥的血!去吃幹這家夥的肉!”

隨著安如青的命令,他脖子和肩膀交接的地方立即躁動起來。

但是淩冽卻笑了笑:“用不著這么麻煩!”

只見淩冽直接把左手張成了手刀形狀,直接向著安如青的肩膀刺去。

眾人本以為淩冽是要殺人滅口,但當淩冽的手拿出來的時候,他竟然直接從安如青的身體裏拽出了一條胡蘿卜大小的黑色蟲子。

雖是蟲子,但他的前端竟然還長著兩排混亂的獠牙,看起來相當恐怖。

蟲子扭曲著身體,突然咬向了淩冽的手指。

安如青看到這一幕,嘴角露出了微笑,只要是被他的蠱蟲咬到的人,就絕無活命的機會。

就在安如青想要得意的時候,令他再次吐血的一幕出現了!

淩冽竟然毫不猶豫地向著蟲子的身體咬了過去,這驕傲無比的蟲子立馬就像遇到了天敵一樣,瘋狂地蠕動起來。

蟲子咬了你一下,你還能要咬過去嗎,答案是,能!

等到黑色的汁液濺了一地,淩冽才終於松開了嘴,但他隨後就往地上吐了一口黑色的汁液。

“他媽的,這可比魔蟲的味道難吃多了!”

魔蟲的味道?安如青的雙眼已經爆裂出了血絲,再加上他聯想到淩冽曾說過和毒王有過交集,此時的安如青是完全絕望了!

這個人到底都經曆過什么啊!

安如青想要仰天長嘯,但是他的嗓音再也不動聽,而是變得越發蒼老起來。

本命蠱蟲離體,安如青的身體失去了源源不斷地供給,只能開始越發衰老下去。

沒過多久,他就完全變成了一個八十多歲的老者,無力地躺在了地板上。

淩冽擦了擦嘴角的黑色汁液,這才對著那些還在拍攝的記者說道:“看到了嗎,這就是傳說中的紫河車,我手中的蟲子就是紫河車的主體,你們可知道,把一個蠱蟲喂養到這種地步,少於五十個嬰兒是絕對不可能的!”

全場一片安靜,他們想到了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紫河車事件,既然真正的凶手已經找到,那么淩冽的嫌疑自然少了許多。

對此淩冽也沒有解釋什么,只是把這碩大的蠱蟲直接扔在了地上,用腳踩得稀爛之後,這才從這荒唐的擂台上走下,直接走出了大廈。

在那擂台上,安如青還在那裏無力地喘息著,他努力地爬動身體,慢慢地靠近蠱蟲被踩爛的地方。

“寶寶,我的好寶寶”就在他無比迷茫的時候,一直在他背後站著的大姨慢慢地走了過來。

安如青抬頭看了一眼這胖的過分的女人,無力說道:“真是天命弄人啊,沒想到我安如青一世英名竟然落到如此下場,最後竟然是你這個奴女留在我身邊。”

此時大廳的人基本已經跟隨著淩冽的腳步走了出去,而大姨的手裏也終於亮出了一抹寒光。

安如青瘋狂地掙紮起來:“你這個奴女!你想幹什么!你這是要造反嗎!還不趕緊給我退下!”

但是任憑他怎么怒吼,大姨只是顫顫巍巍地拿著那把匕首,一點一點推進他的心髒裏。

若是本命蠱蟲還在,安如青萬萬不會落到這一步,但是本命蠱已經死了,此時他只是個虛弱的糟老頭。

安如青的嘴角流出了鮮血,他的眼睛也漸漸失了神,這一副蒼老的屍骨,真的和那一身年輕時尚的衣服很不協調,看起來就很別扭。

等到匕首刺入心髒又拔出,大姨終於淡定了一些:“長老你放心去吧,你死在淩冽手上也算是為鬼醫派盡忠了,掌門和護法會為你報仇的。”

胖女人的嘴角露出了微笑,邪惡至極的微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