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妈妈来当你第一个女人,儿妈让你弄个够

妈妈来当你第一个女人,儿妈让你弄个够,在天京城南郊的甲家內部,甲天亮直接把屋子裏的花瓶全部砸在了地上。

“誰能告訴我這是什么情況,為什么安如青死了淩冽還能活的好好的!”這一次比試的結果完全出乎甲天亮的意料。

按照他的設想,淩冽和安如青應該擁有差不多的實力。

淩冽嚴重阻礙了甲家的發展,而安如青想要把甲家給納入麾下,對於甲天亮來說這兩個人都不能留下。

鷸蚌相爭的時候,就是他甲家左手漁翁之利的時候,但是萬萬沒想到淩冽竟然以碾壓的事態奪得了勝利。

甲天亮精心安排了那么久,卻是給淩冽做了嫁衣,他又怎么可能不生氣呢。

現在的甲家裏面,已經沒人敢出聲頂撞甲天亮。

就在一群人被甲天亮罵的狗血淋頭的時候,那個胖女人又抬頭走了出來。

她只是安如青的奴隸,只在鬼醫派的人面前才會奴相十足,現在安如青死了,她再次成為了那個不可一世的大姨。

大姨直接沖著甲天亮說道:“安如青明明已經元氣大傷,這點你早就知道了,但你還是要逼他立即去和淩冽對抗,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全部都是你的錯!”

“你放屁!你就是安如青的奴隸,你有什么資格在這裏指責我,現在安如青已經死了,你就是一條沒有主子的狗!”甲天亮毫不客氣地大罵道。

胖女人被氣地渾身發抖,但隨後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馬平靜下來,微笑著說道:“如果我是一條狗,那你也是只狗外甥,如果你還想滅掉白菜集團,那就最好對我客氣點。”

“我沒把你從這裏趕出去就已經是我的仁慈了,你最好看清自己到底是幾斤幾兩。”

甲天亮的心情本來就不好,現在被這胖女人嘲諷更是渾身不爽,他剛想喊人把這胖女人丟出去,但是胖女人卻先發了聲。

“你真以為鬼醫派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大長老死掉嗎?”

聽到這話,甲天亮立即愣住了,他疑惑地看著胖女人。

而胖女人繼續說道:“安如青對鬼醫派有重要的作用,只要我稍微從中斡旋一下,想必鬼醫派肯定會傾巢出動,把百草集團殺的渣都不剩!”

甲天亮眼前一亮,猶豫了一會兒之後,他直接面帶微笑走了上來,滿臉熱情地說道:“哈哈,你看我們倆還鬧別扭了,大姨就是大姨,大姨吃過的鹽都比我吃過的米多。

一番恭維過後,大姨也驕傲地抬起了頭,但這次他毫不猶豫地說道:“這次事情之後我要極樂集團一半的股份,如果你不給的話,那就別想讓我幫你去滅掉百草集團。”

甲天亮滿是微笑的臉瞬間阿凝滯了,自己做這些就是為了把甲家的企業發揚光大,但是這個外姓的女人張嘴就要極樂集團一半的資產,這可真的是獅子大開口啊。

但最後甲天亮還是微笑著說道:“當然沒問題,只要你能讓百草集團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這些要求不過是小事而已。“

看到甲天亮回答的那么幹脆,大姨終於哈哈笑了起來。

作為一個女人,在鬼醫派裏給人當奴女隨便用來試藥,在甲家還要被這個外甥欺負的日子她已經受夠了,安如青的死也讓她看透靠山山回倒的殘酷現實。

現在她的目的不再是蹭吃蹭喝,她要拿到真正的實權,擁有自己的能力!

但是甲天亮真得會給她嗎?大姨一點都不擔心,等到自己真的請來了掌門和護法,就根本不用怕甲天亮不實現他現在的承諾。

現在甲天亮對她已經非常的客氣,但是大姨不滿足,到時候他要教教這個沒有禮貌的晚輩,什么叫做尊重晚輩!

在百草集團總部,黎嫣然看到淩冽安全回來,臉上立即露出了微笑。

但當淩冽靠近的時候,她卻偏偏收起了臉上的笑容,非常不滿地說道:“我倒是看了你們比試得現場直播,我還以為你要去和甲家正大光明的打一場呢,結果還不是慫了。”

淩冽的表情十分凝重,他走上台階的時候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

而且淩冽更是加了一些表情上的動作,這個時候看起來一臉難受的樣子。

黎嫣然猛地一愣,這台階淩冽來來回回沒有一千遍也要八百遍了,怎么可能會被這台階給絆倒,難道淩冽現在身體不舒服嗎?

她不再端著架子,立即扶住了淩冽的身子,眼睛裏含著淚說道:“都說了讓你不要去,你非得要去,是不是傷到哪裏了?”

看到黎嫣然態度轉變的那么快,淩冽心裏也是想笑,雖然表面上看著一副凶巴巴的樣子,但內心還是很誠實的嘛!

雖然這一次淩冽大獲全勝,但是在百草堂看直播的黎嫣然一直都沒有真正的放心,特別是那安如青像個妖怪一樣瞬間變老的時候,她更擔心那個人會上傷害到淩冽。

本來淩冽還想繼續裝一會兒傷殘,但是當黎嫣然緊緊地抱著他的胳膊,以至於淩冽的手都緊緊地貼在了黎嫣然得胸前,當淩冽清楚地感受到那團美好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了,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

黎嫣然察覺到了淩冽的小表情,當即看穿了他的心思,立即把這個壞人推倒在了地上,頭也不回地朝著後堂走去。

“哎呦喂,快救命啊,我身受重傷馬上就要沒命了,快來救救我啊。”淩冽躺在地上來回扭動著身子,痛苦地喊叫著,但是眼睛卻一直看著正在離開的黎嫣然。

黎嫣然停下腳步猛然回頭,卻看到淩冽正在那裏閉著眼睛繼續哀嚎著。

當淩冽聽到那個慢慢靠近得腳步聲的時候,心裏還在暗暗得意,看來她還是放心不下自己啊。

不過隨後淩冽的心態就爆炸了,在他身邊響起的竟然是一個老者的聲音:“老板,要不要老夫給你把把脈啊?”

淩冽睜開眼睛,這才發現在自己面前站著的根本就不是黎嫣然,而是總部的坐堂醫師牛斌鴻。

牛斌鴻在一旁噓寒問暖,而淩冽只是白了他一眼,直接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這位老醫師無緣無故被老板給嫌棄了一番,一時間也有些迷茫,也沒敢再說一句話。

就在淩冽想給自己倒杯茶喝的時候,卻發現桌子上正擺放著一份資料。從百草集團成立到現在,黎嫣然經手的資料可以說是數不勝數,淩冽從來對這種資料不感興趣,甚至看到這種厚厚地資料就覺得頭痛。

所以後來黎嫣然只是會把資料上的主要內容給淩冽說說,再也不給他看資料了。

現在黎嫣然又把一份資料放在了自己,應該也是給自己看的吧。

這一次自己玩的太過火,直接惹怒了大美女,懷著愧疚的心情,淩冽也就順手拿起了手邊的那些資料,大概地看了看。

看著看著他也終於笑了起來,這份資料說的便是白氏集團完全加入百草集團的計劃。

雖然這個計劃另類早就知道了,但是從計劃加入到真正加入之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其中人員部門和財政的合並是最為複雜的一部分,但是一旦這兩個部門合二為一,也就意味著這個世界上再也不存在白氏集團了,而是多了一個百草集團草藥部。

本以為完成這項大工程至少需要三四個月的時間,但是看著資料上的記錄,似乎兩周內就能把這份複雜的工作完成。

不過想想也是,白氏集團有一個方宏宇在,而他百草集團也有一個黎嫣然在,這兩個人第辦事效率都是高的可怕,既然兩個人聯手,那肯定也會發生一些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怒氣沖沖走進後堂的黎嫣然這時候又怒氣沖沖地走了出來,她直接從淩冽的手中搶走了這些資料。

淩冽一時間有些懵逼:“你拿走幹啥,這資料不是給我看的嗎,我還么看完呢?”

但是黎嫣然卻一臉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切,就你這文盲,看得懂嗎?”

說罷黎嫣然就轉身又向著後堂走去,淩冽想要跟著進去,但隨著一身巨響,通往後堂的們直接被黎嫣然狠狠地關上了。

她很明顯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自己得氣,淩冽尷尬地笑了笑,卻發現牛醫師正在偷偷地觀察自己。

“我說牛老你是不是閑的沒事幹,沒見過吵架的嘛!”淩冽插著腰開始找起了老牛的毛病。

雖然牛斌鴻是個老實人,但他也不傻,知道自己這叫躺槍,他只是無奈地說道:“老夫是閑啊,這兩天被那個極樂集團給鬧得,別說沒有病人來看病了,就連我都差點被毒死。”

淩冽放棄了走進後堂,他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大堂,也有些無奈。

在極樂集團出現之前,百草堂看病的人排隊都能排到外面去,但是經曆了這次風波,雖然百草集團已經證明了自己的清白,但最終還是影響到了自己的生意。

現在總部都冷清成了這樣,其他的那些分店就更不用說了。

一切似乎也只能從頭再來了。

就在淩冽無奈歎氣地時候,牛醫師突然站了起來,微笑著說道:“請坐在這裏,讓我給你把把脈。”

淩冽還以為是他在跟自己說話,剛一抬頭,卻發現牛醫師的面前已經坐著了一個病人。

終於來了個看病的病人,也算是給淩冽帶來了一點安慰,但也緊緊是一點而已。

他重新坐到了一旁的位子上,一邊喝茶,一邊思考著接下來的計劃。

雖然安如青已經被自己揭穿,這會給極樂集團造成很大的損傷,但這並不代表極樂集團的覆滅。

如果斬草沒有除掉根,那么也草總會有再次生長出來得一天,他必須要讓極樂集團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就在這個時候,老醫師突然驚慌說道:“你最近去了哪裏?有沒有亂吃什么東西?”

淩冽朝著老醫師就診的地方看去,他真的有些好奇,老醫師看病一向很穩,為什么現在看起來卻如此驚慌。

被診治得病人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臉色發白的他打了個哈欠說道:“我哪裏都沒去過,只是多年的風濕病不好治,所以就趁著極樂醫館義診的時候去看了一下,當時明明都不疼了,腿上也特別有力氣,但是現在又開始疼了,而且疼得特別厲害。”

“把你的腿伸出來,牛斌鴻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當病人伸出了腿,牛斌鴻觸碰了一下後,就好像觸電了一樣,又倉皇把手縮了回來。

淩冽見狀直接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他就捏了捏這中年人的腿。

但是不捏不知道,這一捏就連淩冽都嚇了一跳,中年人的腿裏似乎有個東西正在活躍著。

淩冽仔細感受了一番,這才確定此人腿裏的東西是一條蠱蟲。

他不再猶豫,直接拿過來一把消過毒的小刀,這就要刺下去。

這可把看病的中年人給嚇了一跳,他連連後退,嘴裏大聲喊著:“人家極樂藥館的醫師只要摸兩下就好了,哪像你們這樣直接動刀子的啊!”

但是淩冽卻冷眼說道:“哼,你真的以為摸兩下就好了?我問你,是不是覺得這兩天膝蓋周圍一直有什么東西在動,而且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啃你的肉一樣疼痛,不僅痛,還酸的不得了?”

聽到淩冽的描述完全正確,這位看病的中年人也是愣住了,他慢慢點了點頭。

“現在蠱蟲已經開始吞噬你的血肉,如果再不馬上把它弄出來,你這條腿怕是要保不住了!”淩冽直接來到了一個小床前,示意他自己走過來。

中年人猶豫再三,還是慢慢地走了過來。

之所以在這種時候來找百草堂看病,是因為他在心裏還是肯定百草堂的,雖然他很怕動刀,但現在既然有醫王為他親自醫治,也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已經做好了血流成河准備的中年人還沒有閉上眼睛,淩冽就快速點了幾下他腿上的穴道,然後用刀插入他的腿彎出,快准狠地挑出了一條白白胖胖的蟲子。

中年人甚至都沒有感覺到疼痛,而且整個步驟下來,自己也根本沒有流多少血。

更讓中年人感到詫異的是,淩冽竟然真的從自己的腿裏拿出了一條蟲子,雖然這蟲子看起來沒有多少進攻性,但一想到這東西竟然藏在自己的身體裏,中年人就忍不住幹噦起來。

包紮傷口的工作交給了牛斌鴻來做,淩冽則是把這只白蟲子放在了一個玻璃瓶裏,慢慢觀察起來。

這蟲子張開嘴的時候,竟然露出了一排黑色的小獠牙!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