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家里就我和我妈,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

家里就我和我妈,别急妈又不是不给你日,很快,淩冽確實聽到了不遠處繼續傳來爆炸聲,頻率和電話裏的爆炸聲完全一致!

二狗和大嘴就在周圍,而且這不是惡作劇,是兩個人真的遇到了危險!

淩冽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街道上只留下他的殘影。

爆炸聲還在繼續,因為淩冽跑的極快地緣故,爆炸聲的聲音變得尖銳。

三分鍾的時間,他終於趕到了一片狼藉的現場,而從他聽到的第一聲爆炸聲算起,這裏足足爆炸了四十六次。這裏是一片廢舊的工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裏又重新開了工。進攻的那群人就是想通過這方面來掩飾戰鬥所產生的巨響。

三個渾身漆黑的身影正對戰二十多個高手,這些高手一看就經曆過專門訓練,他們全都用的是一種功法,那就是不斷地讓真氣在雙手上爆炸,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次高強度的爆炸。

站在中間的三個人雖然衣服被炸的破爛,身上也有多處黢黑,但是淩冽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些人。

二狗,大嘴和霍青鳴。

三個人在這一段時間的實戰中也有了不少的默契,在背對背的戰鬥中能夠相互幫助,共成掎角之勢。

但是對面可是二十多個訓練有素的高手,這些高手的招式很簡單,就是不停得爆炸,但是二十多人利用靈活的走位,讓爆炸變得變化莫測。

看著三個人暫時沒有什么危險,淩冽大聲地喊到:“兄弟們加油哦,我在這裏給你們助威!”

為了怕他們看不見自己的助威,淩冽還使勁揮了揮手。

二狗看到了淩冽還在那看笑話,直接大罵起來:“你個王八蛋趕緊下來幫忙,我們馬上就要被搞死了!”

但是淩冽只是站在那裏傻笑,誰讓兩個人沒事找事,這就相當於是一次小小的報複吧。

這支爆炸小隊看到自己的獵物竟然來了幫手,也立即著急起來。

為首的一位中年人立即吼道:“最大能量!”

二十多人一起應了一聲,他們開始在手裏聚集能量。

淩冽明顯感受到現在這二十個人手中的能量要比剛才強勁數倍,二十多人同時增強數倍,這加起來的能量已經非常恐怖。

剛才就已經讓三個人很狼狽了,現在估計他們真的很難抗住。

淩冽終於不再看戲,他直接朝著爆炸小隊的方向沖了過去。

小隊的隊長明顯感覺到淩冽的威脅更大,所以他立即下了命令,要先滅掉淩冽。

當淩冽終於靠近的時候,這么多人手中的真氣也已經准備完畢。

“爆!”那個隊長直接大喊道!

二十多人手中的真氣立即開始爆炸,而且他們的腳步也全部都在向淩冽靠攏。

“閃開啊王八蛋!這不是鬧著玩的!”二狗已經嘗盡了苦頭,罵歸罵,他可不想再讓淩冽吃這個虧!

不過他的聲音被完全淹沒在了爆炸聲裏,刺眼的光芒圍著淩冽炸開,讓人完全看不清在爆炸的中心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就在下一刻,大嘴,二狗和霍青鳴都四散跑開,因為天空開始下一場奇怪的雨,一場人雨!

二十多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竟然都把自己給炸到天上去了!

這要是不跑開,被壓在下面那可受罪了。

眼看著有個人就要砸在大嘴的頭上,但是大嘴嘿嘿一笑。

“我打!”隨著一身怪叫,大嘴竟然把這人再次打到了天空,於是他只能再次悲催地降落一次。

在二十多人轟隆轟隆的全部砸在了地上,二狗他們三個都趕緊向著淩冽的方向看去。

但誰知道現在的淩冽除了渾身發黑之外,似乎也沒什么事。

現在他肯定是不能再嘲笑二狗他們三個了,因為自己和他們已經完全成了一個樣。

從天空掉下來的二十多個人基本都暈死了過去,本就被爆炸的力量反噬,再加上被淩冽一招震得筋脈全斷,現在這些人就算有幸不死,也基本全部都是廢人了。

那隊長倒還有點意識,他的嘴裏不斷重複著:“不可能不可能”

雖然他們確實受到了爆炸力量的反噬,但是他也肯定,那些爆炸的真氣確實都實實在在的轟擊在了眼前這人的身上,但是這人卻一點事都沒有!

淩冽慢慢走了過去,拍了拍這隊長的臉蛋說道:“沒有什么不可能的,就算你們配合默契,但是在壓制性的力量面前,這種配合沒有任何的意義,二十個三歲大的嬰兒再怎么配合,也打不敗一個二十歲的青年。”

淩冽剛好二十出頭,所以這些人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群三歲的孩子一樣無力。

隊長依然惡狠狠地看著淩冽,他依然不承認自己的失敗,這眼神就好像要吃掉淩冽一樣。

站在旁邊的三個人都笑嘻嘻地看著那個趴在地上的小隊隊長。

明明都已經成了淩冽的手下敗將,但還是想要玩橫的,這他媽不是找死嗎,淩冽還能是那種手軟的人?

心裏雖然那么想,但是三個人卻希望這個隊長更橫一點,越橫越精彩啊!

在三人的期待中,隊長終於沒有辜負大家,他抬起頭一臉決然地說道:“別想從我身上得到任何情報,我就算死也不會告訴你的!”

淩冽皺著眉頭:“我這還沒問呢!”

但是這隊長臉上還是囂張的表情,搞得就好像一個人俘虜了他們四個人一樣。

二狗忍不住給這位兄弟豎起了大拇指,大嘴和霍青鳴兩個人也甚是欣慰地點了點頭,這會兒淩冽更是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最後也是豎起了大拇指:“我淩冽誰都不服,就服你這樣的人,既然你都不打算說了,那我也就不問了,咱就直接進入話題吧!”

淩冽把右手按在了這隊長的腦門上。

“千絲魔獄手”放佛吹口哨一般,淩冽直接說出了這五個字。

瞬間這隊長就翻了白眼,渾身顫抖起來。

千絲魔獄手作為淩冽屢試不爽地逼供手段,最厲害的根本就不是身體上的煎熬,而是精神上的煎熬。

現在隊長的身體肯定很難受,但他的精神絕對比身體難受一百倍。

“我說!我什么都說!”小隊長大喊著求饒。

但淩冽卻是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想聽了”爆炸小隊的隊長的眼睛裏耳朵裏和鼻子裏瘋狂地留著鮮血,他本人也再也說不出任何的話語。

即使是這樣,淩冽還是沒有半點要停手的意思,本來在旁邊觀看的大嘴和二狗還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但是現在兩個人都驚呆了。

淩冽對這個中年人的折磨還在繼續,二狗快步跑了過來,有些擔憂地說道:“我們也就是說說,你還真准備把他殺了啊,起碼也留著獲取點情報啊。”

這個中年人都已經哭喊著要把知道的情報說出口了,但淩冽這時候卻不樂意理會他了,千絲魔獄手依然用的飛起。

直到這個小隊的隊長再也沒有任何的動作,身體一動不動,鮮血還在流淌。

心滿意足地淩冽這才收回了手,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剛才這個人本就想把自己給搞死,要不是自己身體內有血脈護體,早就被這群王八蛋給炸的灰飛煙滅了。

更氣的是這家夥還一臉驕傲的想給自己玩橫的,那淩冽也只好陪他玩玩。

大嘴二狗和霍青鳴都從後面追了出來,三個人都認為淩冽的做法有些不妥,畢竟還沒搞清楚這些人到底是誰派來的。

“會不會是那個鬼醫派派來的?”霍青鳴好奇問道。

但淩冽卻搖了搖頭:”現在知道是誰派來的已經沒有意義了,你還記得在黃家遇到的那五個武王吧,真正知道消息的寧死也不會說,你像是這種小角色,就算把知道的全說出來,得到的情報還是沒有什么價值。“

黃家一戰霍青鳴曆曆在目,他深有體會地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淩冽則是繼續說道:“看你你們的巡邏任務做的確實不錯,不然他們也不可能會派出人來專門對付你們。”

聽到淩冽誇他們了,二狗立即拍了拍胸膛:“這你這都是廢話,我們幾個人的辦事效率那絕對是杠杠的,根本就不需要你說。”

不過這時候大嘴沒有先跟著吹牛逼,他無奈地說道:“這一次我們打贏了,如果下一次他們派出來更厲害的人,我們該怎么辦?”

二狗瞬間就沉默了,這一次要不是淩冽及時趕到的話,那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他也有些愁。

既然巡邏得到了一定的效果,那就必須繼續下去才行,二狗也不是那種會放棄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笑著說道:“這有什么好擔心的,既然他們想要打架,那我們就陪他大駕,打的他們不敢打為止。”

“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啥也別說了,先請我們吃一頓大餐!”

看到這三個人一臉灰頭土臉的樣子,淩冽鄙視地說道:“你看你們這一群髒兮兮地樣子,還是先回去洗個澡吧,別丟我的人。”

但是他這話剛說完,跟在他後面的三個人就相互給了個顏色。

大嘴和霍青鳴直接跑了上去,兩個人一人一邊把淩冽給架了起來,雙腳離地的淩冽根本就用不出來力氣。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覺得後背一陣發涼,他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二狗直接把雙手合十,只豎起了兩個中指,然後飛速地朝著淩冽沖了過去。

“千!年!殺!”二狗這一下也是牟足了力氣,狠狠地朝著淩冽的屁股插了上去。

就算淩冽已經及時夾緊了屁股,但他也萬萬沒想到大嘴竟然這么舍得用力氣,這一招千年殺下來,淩冽只覺得屁股火辣辣的疼。

“草泥馬!你們三個人給我站住!”淩冽的臉都黑了,他非得要把這三個人碎屍萬段。

但是現在他走快一點屁股就疼一下,他媽的也只好做了一次紳士,大步都不敢走。

攻擊得逞的兩個人竟然比打敗了敵人還高興,畢竟他們幾個現在打壞蛋打的都麻木了,但是讓淩冽吃一次虧可不容易啊。

三個人這時候黑的就好像剛從煤礦裏走出來的礦井工人一樣。

礦井工人起碼還有件好好的衣服,現在四個人衣服都破破爛爛的,活像四個乞丐。

就算是去吃個路邊攤,也要被老板給嫌棄一番。

看著桌子上擺著的兩盆滿滿當當的龍蝦,淩冽肚子裏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媽的老子明明吃了虧還要在這裏請你們吃龍蝦,還有沒有天理了!”

但是大嘴他們只是哈哈笑了笑,就好像沒聽見淩冽的抱怨一樣,只是奮力地剝著龍蝦。

淩冽也沒好氣的剝了個龍蝦填在了嘴裏,當肚子得到一些滿足的時候,他的表情也終於平靜了一些。

但還是惡狠狠地瞟了眼前的三個人一眼,心想著今天的愁總會找個機會報過來!

就在三個人迅速解決了一盆龍蝦,准備開始向第二盆龍蝦進攻的時候,突然有一只細長的手從淩冽的旁邊伸了過來,毫不客氣地拿走了兩個龍蝦。

“嘿?我說小妹妹,這是我們的龍蝦,你怎么這么不客氣啊?”淩冽一邊啃著龍蝦,一邊扭過頭來,口齒不清地說著。

站在他身邊的這位小姑娘看起來也不過是十六七歲,但是營養估計跟不上,皮膚有些發暗。

小姑娘迅速解決掉了兩個龍蝦,又繼續伸手拿了兩個。

二狗也看了小姑娘一眼,但隨後就一臉鄙視地看了淩冽一眼:“小美女不就是吃你兩個龍蝦嘛,你看你小氣成什么樣子了,還大老板呢。”

聽到這話,淩冽直接把手裏的龍蝦皮丟在了二狗臉上,二狗也是哈哈笑了笑。

淩冽倒是不心疼這幾個龍蝦,就算身邊的這位小美女不吃,也要被面前的三個黑漢子吃掉,這么算來還真不如把龍蝦都給小美女吃,還能讓小美女長長身體。

只是這位女孩的行為確實有些奇怪,她並沒有理會淩冽的話,只是又用另外一只手拽了兩個明顯最大的龍蝦,快速跑開了。

本來是以為這小美女餓瘋了,才會上來招呼都不打就抓別人的龍蝦,淩冽也不再在意。

他只是留意了一下小美女離開的方向,沒想到這小美女直接把四只龍蝦全部放在了一個中年人的手裏,那中年人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多歲。

隨後小美女又快速跑了回來,這次她的懷裏竟然抱著一個酒壇,而且還是一個明顯開過封的酒壇。

小美女把酒壇放在淩冽的懷裏就跑開了,似乎是想用這開過封的酒壇抵賬。

淩冽看著那貼著20塊錢標簽的酒壇,也是一臉懵逼。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