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日妈妈好处,半夜被儿子曰的感觉

日妈妈好处,半夜被儿子曰的感觉,淩冽抱著那酒壇看來看去,有些疑惑。

這酒壇裏面裝的是黃酒,在北方喝黃酒的本來就不多,就算是各大超市中也有賣黃酒的,但那些明顯都是精心包裝。

而淩冽現在懷裏抱著的這一壇黃酒的包裝卻很簡陋。

雖然確實被拆封了,但似乎只是被喝掉了一點點。

這黃酒明顯都是來自於南方,而且根據黃酒的味道,淩冽也能大概判斷一下其中原料的特性。

他大概估計這瓶酒應該是來自於西南地區。

西南地區的一大一小兩個人怎么會突然出現在天京中,而且淩冽注意到兩個人得鞋子上都多少帶著些泥土,現在天京到處都是鋼筋水泥,還能把鞋子踩滿泥土的地方實在是不多了啊。

就在淩冽出神的時候,二狗一把就搶過了淩冽懷裏的那壇黃酒,二話不說就分著開始喝了。

淩冽也懶得跟他們計較,自己也倒了一點嘗了嘗,這味道還真不錯。

在甲家的莊園裏面,甲家所有的成員都站在門口准備迎接大人物的到來。

看到車從遠處慢慢地開了過來,甲天亮的嘴角全是興奮之色。

盼星星盼月亮,他終於把這位大人物給盼來了,雖然現在極樂集團完全被百草集團給壓制的抬不起頭來,但只要是鬼醫派的掌門坐鎮自己這裏,就算有再多的劣勢那都不足為據。

當車子靠近大門的時候,甲天亮都躬身五十度了,他准備好好的歡迎一下這位貴賓。

但是車子停住,從車子上走下來的只有大姨一個人。

“鬼醫派的掌門呢?你不是說已經乘專機把他給帶來了嗎?那他現在人呢,為什么我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甲天亮的臉色很不好看,他質疑地看著大姨。

不過大姨卻是滿臉驕傲地說道:“我親自出馬當然不會有差錯,但是我們鬼醫派的掌門做事自然有自己的的計劃,他現在忙著去弄清楚天京的局勢,該來的時候自然會來!”

甲天亮看這大姨的神情,恨不得現在就打她一巴掌,但考慮到大姨肯定會把鬼醫派掌門當靠山,所以也只好忍了下來。

“關鍵時刻你最好不要給我出任何岔子,不然我絕對饒不了你!”甲天亮陰沉說著,隨即就憤怒地轉身離去。

對著他離開的背影,大姨不屑地說道:“哼,你也要記得你對你大姨的承諾才好!”

看到甲天亮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眼前,大姨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氣。

她根本就不敢說自己這次其實只接回來了兩個人,畢竟在那兩個人的面前她兩個屁都不是,不敢貿然問什么問題。

她更不敢說那兩個人在出了飛機場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身影,這要是讓甲天亮知道自己剛來到天京就把人給帶丟了,那這個家夥還不得生吞活剝了自己。

大姨本來就是在加夾縫裏求生存,現在的她,只有左右開弓,兩邊安穩,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但是在甲天亮發現自己的謊言之前,他必須先要找到井陽炎和哀天凝的行蹤。

此時在一個普通的百貨商場裏面,井陽炎和哀天凝正走在其中,因為答應了要給哀天凝買好看的衣服,所以這才來到了這裏。

不過囊中羞澀的井陽炎可不會把哀天凝帶到那種高檔的服裝店去,反正小凝單純的就像是一張白紙,即使告訴她這裏是天京最好的服裝店,也沒有什么關系。

在小凝終於選好了一身衣服之後,服務員快步走了過來。

看到這一大一小身上的窮酸樣,服務員連招呼的興致都沒有。

看了一眼女孩拿著的一身衣服之後,服務員沒好氣地說道:”二百四。“

哀天凝立即瞪大了眼睛,她從小到大就沒聽說過這么貴的衣服,當然她從小到大都沒有出過鎮上。

連一壇二十塊錢的酒都能為難半天的兩個人,這時候愣住了。

導購員一邊嗑著瓜子,一邊說道:“我說你們有沒有錢買啊,沒有錢的話就趕緊離開,你看我這白地板都被你們兩個踩成什么樣了,哎呦,真髒。”

哀天凝的表情恢複平靜,她的左手自然而然地從口袋裏伸了出來。

但是井陽炎直接抓住了哀天凝的手,微笑著搖了搖頭。

隨後井陽炎就把自己的鞋脫了下來,從鞋裏扣出了一小把鈔票,數夠了二百四十塊錢之後就放在了收銀台上。

兩人離開之後,導購員滿臉惡心地看著台子上的二百四十塊錢,絲毫沒有碰他們的。

換上新衣服的小凝終於有了些青春少女的樣子,但她得臉上卻沒有絲毫高興的意思。

她很生氣,生氣井陽炎竟然阻止自己殺人,這是這么多年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井陽炎笑著說道:“這裏是天京,就算我在這裏也很難出頭啊,所以我們要低調。”

看到井陽炎臉上的笑,小凝完全不理解,也不想去理解,在她心中這個人永遠都是無敵的,在他身邊就算殺人,也完全不用擔心後果。

看著小凝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井陽炎也一陣頭疼,不過只要他活著,小凝就絕對受不到一點的傷害。

兩個人的位置好像顛倒了一般,通常都是護法要拼命保護掌門,但誰讓井陽炎的護法是一位單純到只會殺人的孩子。

“現在漂亮衣服有了,小凝想不想找個男寵啊?”井陽炎接二連三提到這個詞,小凝似乎也有些知道這個詞所代表的意思了。

她歪著頭,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唇齒間還留著龍蝦的濃香。

看到他舔嘴的樣子,井陽炎笑著說道:“我看和你換龍蝦吃的那人也算是帥氣,給你找個這樣的怎么樣?”

注意到井陽炎調侃的眼神,小凝直接跑過去用拳頭狠狠地打了他一拳,疼得井陽炎嗷嗷叫。

哀天凝的體質本來就比別人特殊,她認真的兩拳,絕對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小凝繼續在路上蹦蹦跳跳的走著,井陽炎卻開始不斷打聽百草堂總部所在的那個方向。

第一次來到天京那么大的地方,想要摸清情況,還真有點不容易。百草堂總部已經開始收攤,渾身黑不溜秋的淩冽這才走了進來。

“對不起,我們今天已經打烊了,還請明天再來吧。”老醫師緩緩說道,但他總覺得眼前這人有些熟悉。

“老板?哎呦呦,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老醫師趕緊迎了上去,嘴角明顯想笑又不敢笑。

現在的淩冽就好像一個非洲人一樣,渾身黢黑。

恰好黎嫣然從後堂走了出來,待他看清進來的人是淩冽之後,也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活該!”黎嫣然沒好氣地說了一句。

淩冽也不生氣,畢竟自己得罪了這位大姑奶奶,能讓他笑一笑也算不容易了。

就在黎嫣然一臉嫌棄的時候,淩冽卻直接向著她走去。

 

 “我警告你不要過來,敢過來我就打死你!”黎嫣然一邊向後走,一邊威脅著。

畢竟現在淩冽一身的黑灰,看著太髒了。

無意間黎嫣然退到了一面牆上,淩冽也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退無可退的黎嫣然瘋狂揮動著雙手,想要把淩冽給推開一些,但是淩冽卻抓住了他的手。

絕望地黎嫣然閉上了眼睛,她還以為這是淩冽的一次惡作劇,但沒想到淩冽並沒有急著靠上來,她還覺得手腕有些涼涼的感覺。

淩冽松開了手,黎嫣然也終於睜開了眼睛,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手上已經被戴上了一個晶瑩剔透的手鐲。

看著那手鐲的成色絕對不是俗品,黎嫣然驚訝地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淩冽則是直接向著後堂走去,進了後堂後還不忘說了一句:“不要生氣嘍。”

黎嫣然愣住了,難道這個人一直把自己生氣得事情放在了心上?

想到這裏,她的心裏有點暖暖的感覺,雖然手鐲上面被抹的全部都是黑灰,但這依然是黎嫣然見過的最好看的手鐲。

她站在那裏靜靜欣賞了好久,甚至都忘了給老醫師交流一下今天的診治情況了。

看著她失神的樣子,老醫師只是笑著搖了搖頭,他也不著急,收拾好東西後就坐在太師椅上等著了。

“對不起年輕人,我們現在已經打烊了,如果不是急性病症,還請每天再來。”老醫師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笑著對跨門而入的兩人說道。

那男的三十多歲,穿著很簡譜,旁邊的女孩稍微正常些,但皮膚似乎有些灰暗地感覺。

這兩人正是從西南邊陲小鎮遠道而來的井陽炎和哀天凝。

老醫師的這話剛說完,哀天凝就拔出了匕首,這就要朝著老醫師沖去,嚇得老醫師一屁股坐了下去。

好在井陽炎拉住了哀天凝,這才救了老醫師一條命。

“小凝,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在這裏和家裏不一樣,在這裏咱們要低調一些。”

小凝抬起頭看了井陽炎一眼,眼神中都是疑惑,明明井陽炎之前說過來百草堂是為了殺人的,現在怎么又不讓殺了。

看著她那雙清明的眼神,井陽炎沒有忙著解釋,而是對著老醫師問道:“你就是醫王淩冽吧?”

這話問得老醫師一臉懵逼,但注意到那女孩凶狠地眼神,他也趕緊說道:“不是不是,淩冽是我們老板,我只是一個打工的。”

這時候黎嫣然才回過神來,她注意到來的兩個人很不平凡,立馬走上去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找淩冽?”

小凝這時候又想動刀子,但井陽炎還是沒有放開她:“別著急,剛才咱就差點弄錯。”

隨後井陽炎就微笑著對黎嫣然說道:“你應該就是醫王淩冽吧?”

“你沒見過淩冽?”黎嫣然不敢相信地問道,這似乎有些太不可思議了。

最近關於淩冽的新聞那可是鋪天蓋地,只要是待在天京的人,就算沒有見過淩冽本人,但也總該見過他的照片才對。

但面前這兩個人分明是來找淩冽的,卻連淩冽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搞不清楚。

而且這小女孩身上的戾氣也實在是太重了,和同齡人比起來總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看到一大一小兩個人不說話了,黎嫣然暗自猜測這應該是來看病的吧,因為這女孩的表現實在怪異,應該是得了什么病。

相比之下,這個大人就正常多了,不停地拉著小孩,就算不是爸爸也應該叔叔之類的吧。

所以當淩冽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黎嫣然就直接告訴他應該是來看病的。

但是當淩冽看到這兩個人之後,立馬笑著走了上去:“原來是你們啊!我們今天見過面的。”

說罷淩冽就上去摸了摸女孩的臉蛋,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寒光閃過,直接劃向淩冽的脖子。

感受到威脅,淩冽快速向後倒著跳了兩步。

躲避掉這女孩的攻擊倒不是怎么難,但淩冽的表情依然變得嚴肅起來,因為他可以確定,這個女孩是真的想要殺了自己。

而且女孩的刀雖然只亮出了一下,但從上面詭異的光芒上淩冽就可以確定,這把刀絕對是浸過毒的。

老醫師這會兒嚇得渾身發抖,淩冽微笑著對他說道:“牛老你現在可以下班了。”

但是門旁站著這樣的兩個人,老醫師哪敢隨便亂動啊。

這時候井陽炎卻自覺地往旁旁邊走了兩步,笑著說道:“我們今天是來找淩冽的,所以其他人可以離開。”

牛斌鴻又看向了淩冽,當淩冽對他點了點頭之後,他這才快步走了出去。

黎嫣然看到了剛才的一幕,也意識到兩個人的來意沒有那么簡單。

就在她准備和淩冽並肩作戰的時候,淩冽卻轉身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趕緊出去。

但是黎嫣然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她不想讓淩冽獨自面對這種危險。

還沒等淩冽說話,井陽炎就笑著說道:“出去吧美女,你在這裏只能拖後腿,我想這位醫王先生應該是這么想的。”

黎嫣然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咬了咬牙,直接向著外面跑去。

當醫館裏的最後兩個普通人都走出去的時候,淩冽也終於松了一口氣。

他的突然燦爛地笑了起來:“你們是不是來找醫王先生的啊?”

井陽炎點了點頭。

淩冽松了一口氣:“不是找我的就行了,醫王淩冽還在後堂呢,你們去找他吧,我先走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