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人家想要了吗,前男友进去能把我塞满

人家想要了吗,前男友进去能把我塞满,所以這次劉禦醫打電話過來,多半是遇到了處理不了的病例。

“你怎么知道的,我這裏有個病人,生的病很奇怪,別說是我了,就連其他的幾個禦醫也沒有辦法,要不要我把病人給你送到總部?”

禦醫的話明明說的很清楚,但是淩冽卻故作緊張地說道:“你說什么?病人的情況太重,沒辦法轉移,還需要立即治療?好嘞!你們等我,我立馬就來了!”

淩冽掛掉了電話,看了眼電話號碼就知道是從哪個分店打來的了!

他立即收拾了一些銀針,這就朝著門外瘋狂地沖去,出門的時候,他還沒忘記對著黎嫣然喊道:“這可不是我自己想要出去哈,是病人需要我,我也沒辦法!”

說罷,他就一溜煙沒有了身影。

黎嫣然無奈地搖了搖頭,她不用猜也知道那電話肯定有問題,就算是禦醫打來的,也肯定不如淩冽說的那么緊張。

因為百草集團是有自己的系統的,如果禦醫第一時間判斷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圍,那就立即會有車把病人送到這裏來,哪裏需要淩冽自己去分店處理。

這時候牛醫師也剛給一位病人診斷完畢,他回頭對黎嫣然笑著說道:“淩冽呀,那就是個關不住的野獸,就算你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或許也不應該限制他的自由,這對一頭野獸來說,可比受傷難受多了。”

黎嫣然扭頭看了老醫師一眼,微微點了點頭,似乎她也意識到,自己真的做錯了。

在百草堂的八號分店,劉禦醫已經等在了門口,看到淩冽來了,立馬就帶著淩冽往裏面走。

八號醫館的配置要好一些,它有專門的診療室,而且這裏的環境也相對安靜,特別適合醫師安靜地診斷。

淩冽也不敢猶豫,直接沖著診療室裏走去,裏面的小床上正躺著一個人,這人已經昏迷了過去,他的家人則是在旁邊哭哭啼啼。

劉醫師趕緊說道:“這個人是從西醫院裏出來的,不過在醫院裏沒有檢測出任何的異常。”

聽到他這話,淩冽皺了皺眉頭:“沒有檢測到任何的異常,但病人卻一直處在重度昏迷?”

劉醫師點了點頭。

這倒是真引起了淩冽的興趣,以前也出現過類似的情況,不過醫院檢測不出來卻還有的異常,頂多也是腰腿疼痛之類的。

要說這么大的反應,卻還是沒有檢查出來,這就有些奇異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就連坐堂醫師和禦醫也沒有檢查出來。

這就相當於是從中西醫的角度,都沒有檢測到任何的異常。

估計都可以上那些電視的什么探索節目了,淩冽先是觀察了一下病人的氣色。

氣色很差,臉上幾乎是沒有什么血色,這倒是有點像血糖過低血壓過低的表現,但如果真是這種情況,中西醫都能好不費勁的檢測出來。

淩冽把了把脈,竟然真的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而且脈象感覺不到任何的虛弱,還很健康的樣子。

劉禦醫說道:“我已經把脈把過很多次了,一點點異常都沒有,這真是太奇怪了。”

聽到這情況,淩冽笑了笑說道:“劉禦醫,其實你已經把病人的情況說出來了。”

這倒是讓經驗豐富的劉禦醫卻是非常不理解地說道:“可是我什么都沒有說啊?我甚至都沒有發現病人的問題在哪,又我怎么可能說出他的情況呢?”

“可是你剛才已經說了啊,你說病人的脈象十分正常。”淩冽笑了笑。

“我”劉禦醫越發的迷糊。

看到劉禦醫一臉難為情地樣子,淩冽微笑著說道:“脈象正常那自然是普通人的正常狀態,但我們眼前的這個人可不是正常人啊,他已經深度昏迷了,脈象又怎么可能是正常的狀況呢。”

這話讓劉禦醫恍然大悟,他使勁拍了拍手:“哎呦,我這個老糊塗,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

看到劉禦醫得樣子,淩冽笑了笑說道:“這根本就不怪你,畢竟你們都是幹了這么長時間的老醫師了,大家接觸到第一反應都是去找病灶,都是想立即檢查出來病人哪裏出了問題,哪有人會去想病人哪裏不出什么問題啊。”

劉禦醫點了點頭,但他隨後又有些不理解地說道:“就算這樣那也不對啊,就像你說的,我們中醫給人看病,都是用把脈來檢測病人的問題,但這病人的脈象沒有任何問題,不也就代表著我們找不到任何的病灶嗎?”

他的這話自然是很有道理,就算旁邊病人的家人們,都同樣的點了點頭。

不過淩冽的臉上還是帶著微笑:“這就是第二個方面了,我們已經知道此時正常的脈搏才是最不正常的地方,現在病人的臉色非常差,但是經脈運動卻相當正常,說明經脈出現了問題,而且這問題還表現在增益上。”

“增益的毛病嗎?這可真是罕見啊。”劉禦醫感慨了一句。

此時圍觀的不僅僅是劉禦醫,還有在這裏坐堂的兩位醫師,這兩位醫師似乎收貨了更多的經驗。

淩冽不再說話,他開始拿捏病人的經脈。

從腳到手,每一條經脈都慢慢地捏了過去,當他摸到胸口位置的時候,臉上終於露出了微笑。

“終於找到你了!”淩冽用手緊緊捏住病人胸口的一處肌肉,另外一只手伸了出來:“給我拿一把刀,和一個鑷子!”

旁邊立即又助手把這兩個東西放在了淩冽的手上。

淩冽毫不猶豫,直接用刀切開病人胸口的一塊皮肉,然後放下刀子,又用鑷子夾住了病人的一塊肌肉。

這時候劉禦醫大聲提醒道:“那可是身上的肌肉啊,你是不是夾錯地方了!”

但淩冽卻是自信地笑了笑,他不僅知道這是一塊肌肉,更知道這是一塊連接心髒的肌肉。

不過沒有任何等待,他直接把這部分肌肉狠狠扯了下來。

與此同時,淩冽用另一只手聚集了一些柔和的真氣,慢慢撫摸著病人胸口的創傷,很快,這條刀口就自己結了痂。

而被扯出來的那一小部分肌肉,竟然快速地活躍起來!如果一般的肌肉被強行脫離了人的身體,輕微地抖動兩下也許是神經造就的正常現象,但是現在被淩冽用夾子夾住的這一條肉卻像是被夾住的水蛭一般,它柔軟而有韌性的身體緊緊纏繞著鑷子。

接下來才是真的讓眾人驚呆的一幕。

那閃耀著金屬光澤的厚實鑷子在這細長肌肉額纏繞下,竟然出現了明顯的彎曲。

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成年人,只是用手指的話也別想把質量這么好的鑷子給折彎,但是這東西卻可以。

如果這鑷子再彎曲一點,這水蛭一樣的東西肯定就會逃脫,圍觀的醫師或者是病人的家屬都不自覺地向後退了兩步,畢竟這么可怕的東西,如果落到自己身上的時候,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過淩冽卻是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他繼續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淡定說道:“給我一盞,點著了的酒精燈。”

助手雖然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但是能被醫王選為助手的他,一直都支著耳朵傾聽著醫王的話語。

所以當淩冽神伸出手的時候,他就立即把一盞酒精燈點著放在了淩冽的手裏。

淩冽直接把這肌肉一樣的東西放在了酒精燈的火焰上,這玩意兒再也沒有功夫去和鑷子較勁了,他現在開始瘋狂而沒有規則地劇烈運動,如果拿著鑷子的不是淩冽,說不定還真讓這東西給逃跑了。

沒過多大會兒,診療室裏的人機聞到了一股什么東西被燒焦的味道。

鑷子上的那條肌肉終於被烤的漆黑,雖然這東西已經完全不動彈了,但是淩冽依然沒有停手,酒精燈還在燃燒著,直到把這東西給點著,然後慢慢化成了一小團灰燼。

“難道這是一只蟲子,我看絕對不像是人身體上肌肉啊。”劉禦醫皺著眉頭說道。

淩冽點了點頭,找了個小小的瓶子,把地上的一小團黑灰放在了瓶子裏,他笑著說道:“確實是一只蟲子,不過是一只蠱蟲,人稱假肉蟲,就是靠躲在人的身體裏然後偽裝成肌肉,然後不斷吸收人的精氣。”

雖然劉禦醫沒有聽說過這種蟲子的名字,但是他起碼知道蠱蟲是怎么一回事。

“我們這是處在中原地區,根本就不會有人養蠱蟲,這裏怎么會出現蠱蟲呢,而且還是這么邪惡的蠱蟲。”

“邪惡?”淩冽只是笑了笑,劉禦醫在治病方面的技術自然是沒的說,但是看來他對蠱蟲這種東西還真不怎么了解。

如果說這種假肉蟲就已經被算作邪惡的話,那么鬼醫派運用的那些蠱蟲都能被稱作魔鬼了。

不過這種事情他並沒有給場上的人說,說多了反而會讓他們新生恐慌。

淩冽只是掂量著手裏的黑色粉末,笑嘻嘻地說道:“病人已經脫離危險了,但還得養個三四天左右還能醒過來,但是有一點要記住,在病人醒來一個月內千萬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夫妻生活,因為他現在最缺的就是精氣。”

站在一邊的一個婦女立即紅了臉,看來他就是病人的妻子了。

雖然她沒有說話,但是淩冽從她的表情上就看出了她的心聲,這位阿姨肯定在想,這個醫師怎么如此的下流,這種事情也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來。

淩冽笑著把黑色粉末裝進了口袋裏,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有時候醫生就是這樣,為了給人治病總要無視一些禁忌,這也就是不少醫生得不到病人理解的原因。

在回總部的路上,淩冽摸著口袋裏的黑色粉末,腦子裏又多出來了不少問題。

雖然這裏是在天京,是在最繁華的地方,雖然很少遇到養蠱的人,大也絕對不像劉禦醫說的那么絕對,偶爾出現一些蠱蟲也完全可以說是正常現象。

但是在毫無前兆的情況下,突然出現這么一種中上質量的蠱蟲就有點讓人莫不透了。

看那病人也根本不是什么身份顯赫的人,如果真的有人和他有仇,那么也不至於用假肉蟲來攻擊。

如果拋開道德的角度,單純用價值的觀點還評判的話,一只假肉蟲的價值是要高於這樣一位成年人的。

因為培養這樣一只成功的蠱蟲所要付出的代價一般人根本難以想象,至少一個養蠱團隊經過半年甚至是一年的努力才能養出來這樣一條蠱蟲。

可惜的是這么貴重的東西也同樣可怕,淩冽也不得不把他給燒成灰燼。

當然這只是單純的以金錢價值為判斷標准,事實上一只蟲子得價值怎么能和一條人命相比呢,畢竟人的生命是最珍貴的。

假肉蟲的出現到底是巧合還是有什么原因,淩冽一時間也無法得到一定的矛盾。

在回到總部之後,淩冽正笑嘻嘻地找黎嫣然溝通一下禁足的事情,但是牛醫師卻是面色凝重地說道:“老板你終於來了,快來看看這個病人,他的情況很複雜!”

能讓牛醫師為難成這樣的情況,絕對不是一般的情況,淩冽趕緊快步走了出來。

他先是看了看病人的臉色,病人現在已經虛弱的滿頭大汗,而且一直捂著腹部,很明顯腹部很不舒適。

淩冽立即拉過來他的手臂,把三個手指搭在他的脈門上,兩人剛一觸碰,淩冽就立即拿開了手指。隨後他就把手按在了病人的肚子上。

“一二三起!”淩冽先是在病人的肚子上逆向撫摸一番,然後手突然用力擠壓在病人的肚子上。

“嘔!”病人突然吐了出來,在地上的一片狼藉上,還有著不少的血絲。

就在這個時候,病人抓著自己的喉嚨,好像有什么東西卡在了他的喉嚨上。

淩冽見勢不妙,立即左手掐住他的喉嚨,右手則是伸進了這人的嘴裏,這種感覺難受的病人兩眼爆紅,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

不過沒一會兒,淩冽就用手指夾住了一個泥鰍一樣的東西,狠狠地拉了出來。

雖然這泥鰍一樣的怪東西從嘴裏出來了,但是病人也緊隨著吐出了一大口血。

淩冽看了牛斌鴻一眼:“牛老,給他穩固病況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