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有和自己父亲那个的吗,为什么老是想睡女儿

有和自己父亲那个的吗,为什么老是想睡女儿,既然在病人肚子裏作祟的東西已經被淩冽給拽了出來,那么接下來修複病人身體的任務也就輕松了許多。

這對經驗豐富的牛斌鴻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而在淩冽這邊,他直接把泥鰍一樣的東西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啪!”整個大廳都能聽得到這清脆的聲音,如果真是一個泥鰍的話,那這一下子早就被淩冽給摔死了。

但是這東西的生命力似乎出奇的頑強,它看起來不但沒事,還扭動著身體,急速朝著一位病人的方向沖去。

很明顯這蠱蟲是想要找一個新的宿主,但淩冽哪裏會給他這個機會。

淩冽直接從後背拿出了一個板磚,哦不,是他的那把冷夜劍。

一般的東西很難對這種皮厚而且韌性極強的蠱蟲造成傷害,就算是用刀子砍,也未必能把這東西給砍成兩半。

所以淩冽就准備以暴制暴,想起了自己這把比板磚還好用的秘密武器。

“轟!”這下結實的地板都出現了一個深坑,冷夜劍厚實的劍身狠狠地砸在了這泥鰍蠱身上。

雖然這確實對這蠱蟲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但這傷害明顯不夠致命,泥鰍蠱竟然還在扭動!

“轟轟轟轟轟!”連續五次劇烈的撞擊,這任性的小家夥已經變成了粘液,看來是再也無法動彈了。

淩冽心滿意足地歎了一口氣,這才把冷夜劍給收了起來。

但是現在總部的大廳裏直接出現了一個直徑一米的坑,更有不少等待接受治療得病人被嚇跑了。

就算是沒跑的,也都不敢相信地看著淩冽。

雖然那蟲子可怕,但是明顯淩冽比蟲子還可怕啊!

淩冽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這時候他也沒有忘記找了個東西把地上的那些零星殘屑給收了起來,這又是一味難得的制藥原料。

不管後面的病人跑了多少,也不管這地板被淩冽破壞的有多嚴重,剛才的那位病人現在已經輕松了許多。

淩冽也不再多說,直接走到黎嫣然的旁邊坐了下來。

組織了一路的語言,淩冽就想在這個時候給黎嫣然好好的說說,看看能不能把這個禁足的約定給去掉。

就在淩冽想要開口的時候,黎嫣然卻是先說到:“你不用說了,如果你想出去的話那就出去吧,不然我害怕咱這百草堂總部店總有一天會被你拆掉。

淩冽愣住了,現在再看黎嫣然果然是越來越漂亮,自己還沒有說出來她就已經懂了。

黎嫣然這會兒被淩冽看的有點臉色發紅,她把臉往另外的方向轉了轉,卻又說道:”今天的情況是不是有點不正常,以前一周也難遇到需要你出手的病例,但是這還不到一下午的時間,就已經出來兩個嚴重病人了。“

淩冽深有意會地點了點頭:“是很奇怪啊。”

但這個時候淩冽和黎嫣然想的卻不一樣,黎嫣然關心的只是百草堂的運作,對於今天這種重大病例發生的概率有點好奇。

不過淩冽想的卻是蠱蟲的事情,如果說假肉蟲的事情是一次巧合的話,那么這一次得泥鰍蠱難道也是一次巧合嗎?

兩次十年難遇的事情,如今卻在同一天發生,這也有些太奇怪了。

他基本可以確定,這其中肯定有人在搗鬼,能夠把這種中上等級的蠱蟲如此浪費使用的,除了鬼醫派的掌門井陽炎之外,應該就不會有其他人了。

但他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是為了對付自己,攻擊這種平民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就在淩冽陷入沉思的時候,大廳裏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黎嫣然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了淩冽,而淩冽也緊緊地皺著眉頭,如果這還是一個求助電話,那么今天這將是第三個重大病例。

淩冽沒有猶豫,快步走過去拿起了電話。

這個時候電話裏面是一陣激烈地爭吵聲,電話裏是霍青鳴滿是憂慮的聲音:“淩哥,出大問題了。“

聽到你這話,淩冽眉頭皺的更深了,電話的爭吵聲中,很明顯是有大嘴和二狗的聲音的,而且兩人現在的情緒似乎都很激動。

“你們是不是又遇到阻礙你們的人了?”淩冽著急問道,但很快他覺得這基本上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今天陸子樂的承諾已經實現,巡邏小隊現在已經多出了七位半步武王和三位武王,現在的實力可是相當逆天。

如果常家和景家不派出真正的高手,是很難對他們形成困擾的。

只聽霍青鳴沉重地說道:“不是,比那複雜多了,二狗哥殺了一個陸家的高手,現在陸家的高手要讓二狗哥償命。”

“臥槽!你們在哪裏,我立馬就過去!”淩冽立馬激動起來。

如果說對抗那些騷擾的敵對高手的話,巡邏小隊幾乎沒有什么問題,但是現在起了這么嚴重的內訌,如果他們真的打起來,二狗他們可沒有半點勝率!

只是淩冽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為什么二狗竟然會殺掉一個同伴?

雖然二狗這人確實容易。

所以淩冽的心裏還是選擇了相信二狗。

淩冽很快就到達了霍青墨所說的地方,這個時候兩邊的情緒都很激動,而在陸家高手的身後,一個冰冷的屍體正靜靜地躺在那裏。

眼看著兩邊就要動手打起來,淩冽趕緊沖了上去,阻止了這場沖突。

他嚴肅的眼神盯著二狗的眼睛:“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還沒等二狗說話,另一邊的陸家高手就憤怒地喊起來:“發生了什么事?哼!這個狗屁隊長把我們都支開,讓我們去執行任務,但是自己卻對我們兄弟下了毒手!等我們回來的時候,我兄弟就已經死了!他必須血債血償!”

這時候大嘴嗷嗷叫地罵道:“放你媽個比的屁!你這兄弟回來後就開始發了瘋一樣攻擊我們幾個人,要不是二狗殺了他,我們三個就會是被殺死的那個,我們這叫正當防衛!”

“正當防衛?你才是在放屁!”兩邊喋喋不休,雖然陸家高手的人數更多一些,但是由於有陸子樂的命令,他們也不敢貿然對二狗和大嘴出手。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淩冽又問了一遍。

二狗這才開口說話:“非常奇怪,這兄弟回來之後就開始瘋狂地攻擊我們,而且殺了他也是被逼無奈,因為這是他自己的要求。”

“自己的要求?”淩冽有些疑惑。

二狗繼續說道:“在攻擊我們的時候,他突然自己停了下來,說自己無法控制自己,讓我們殺了他。”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陸家的幾個人。

“砰!砰!砰!砰!”先是四個人的氣息瘋狂增長,似乎已經做好了打一架的准備。

另外的五個人相互看了看,最終還是選擇暫時性沉默。

看著這三個人已經開始動真格,淩冽直接向前走了一步。

“我知道你們現在都很氣憤,但是現在事情的情況我們根本就沒弄清楚,你們稍微給我點”

還沒等淩冽的話說完,就立即有個人沖了過來,他一拳打在了淩冽的胸口。

但淩冽沒有半點還手的意思。

如果這一次真的打起來,那么剛剛崛起的巡邏隊勢必會功虧一簣。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二狗憤怒地低吼了一聲,他的氣息也在暴漲。

如果有人打他可以,但如果打了他二狗的兄弟,那絕對不可以饒恕。

二狗直接沖了過去,他這氣勢直接把剛才打了淩冽的那人給驚呆了,這根本就不像是個人,這完全是個野獸。

自從那次在豫州被地府的人控制了一次之後,二狗的身體非但沒有留下什么後遺症,反而吸收了那股控制他的強大力量。

這一點淩冽早就發現了,但二狗沒有類似於混沌之力的能力,在吸收了別人的能量之後,多少讓自己的本身的氣息有些不純,這也是二狗的氣息越來越狂暴的原因。

二狗不顧一切地沖了過去,一拳狠狠地打了出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突然出現在了二狗的面前。

現在收回拳勢已經太晚了,這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淩冽的身上。

被這樣兩位高手一人來了一拳,就算是淩冽得身體強橫,現在也控制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

“草!你他媽的找死啊!”二狗的眼睛裏爆著紅血絲,大聲罵道。

就連站在淩冽身後的那個陸家高手也驚呆了。

陸家高手身上的氣息開始慢慢退去,既然淩冽為他擋下了這一拳,就說明淩冽是真心想要把事情搞明白。

但是二狗現在卻非要生吃了那個高手。

淩冽繼續站在二狗的面前,微笑著說道:“他只是打了我一拳你就這樣,但是你呢,你可是殺了人家的兄弟!”

本來,淩冽就是個從來不會吃虧的人,他看上去做什么事情都不講理,但又是所有事情都順著情義。

當二狗的氣息慢慢平緩的時候,淩冽這才咧嘴笑了笑,隨後他就轉過身來向著死者的身邊走去。

陸家的高手們本來想要本能的阻攔,但看著淩冽嘴角掛著的鮮血,他們又收回了自己的手。

雖然淩冽身上挨的那兩拳確實不輕,但是這種傷對淩冽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此時他體內的龍鳳血又開始慢慢舒醒,很快把淩冽受的內傷治療完畢。

淩冽在屍體旁邊蹲了下來,這屍體的嘴角微微上揚,臉上竟然沒有半點痛苦的意思。

對於這種屍體,把脈已經變得毫無意義,淩冽直接看了看他的眼珠,果然和他預想的一樣,這人的眼珠已經變成了純白色。

就好像瞳孔從他的眼睛裏消失了一樣,只留下了眼白。

那些陸家的高手就站在周圍,看到這種奇異狀態後,一個個也都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淩冽直接伸出了一只手:“誰身上有小刀和匕首之類的,拿給我用用,謝謝。”

立即有一把血紅匕首放在了淩冽的手上,他也不再猶豫,讓屍體在地上翻了個身,然後直接把匕首插進了病人的後腦勺裏。

陸家的高手們有人站出來想要阻止,但很快就被其他人給攔住了。

不管他們對淩冽的人品怎么看,但這些人心裏都清楚,淩冽是天京的醫王,在涉及到醫術的領域上,很少有人能質疑他。

淩冽手中緊緊握著紅色的匕首,輕輕地從後面開了一個裂縫。

還沒等淩冽做下一步動作,裂縫裏就突然有血蹦出。

而且這泵血似乎十分不規律,卻是非常有力道,雖然陸家的高手們沒人懂醫術,但他們起碼的常識還是有的。

現在這人已經死了,不可能還會出現這么嚴重的泵血情況,但隨後他們就明白這到底是因為什么了。

那細小得裂縫裏竟然有兩只觸手慢慢伸了出來,在裏面的東西用觸手感知外面世界的時候,淩冽趕集把匕首拿開。

他知道這蠱蟲沒有眼睛,它只能用觸手感知一切,如果這個時候讓他感知到什么危險的東西,這家夥肯定會藏進屍體的大腦深處。

到時候想要把這東西給弄出來,恐怕就要把這屍體的整個大腦都得劈開了。

雖然身為醫師,但是淩冽還是比較尊重死者為大的說法,況且他們剛和陸家的高手們發生了這么嚴重的沖突,如果自己想要切人腦袋,對面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的吧。

這時候淩冽給身邊的人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自己更是屏住了呼吸,靜靜地等著這邪惡的東西爬出來。

作為寄生形式的蠱蟲,在宿主死亡之後,他就必須出於本能去尋找新的宿主。

但和今天遇到的那個泥鰍蠱不同,泥鰍蠱可以說是四肢發達但是頭腦簡單,而這只專門控制人腦的蠱蟲卻是恰恰相反。

似乎已經感受到周圍沒有什么威脅,更多的觸角從裂口裏伸了出來。

六條八條

在上次遇到泥鰍蠱之後,淩冽還以為這會是一個章魚形狀的蠱蟲,但是當第九條觸須和第十條觸須出來的時候,他就不這么想了。

而且經過淩冽的觀察,十條觸須,似乎還是這蠱蟲很小的一部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