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一天要了我五次好累,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一天要了我五次好累,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這時候的蠱蟲真的很像一個章魚,但是淩冽心裏清楚,如果想要完全控制一個人的大腦,那么八條觸手是完全不夠的。

果然,觸角還在往外伸,不過現在的速度比剛才已經快了很多。

當這小蟲子完全出來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好像一一朵盛開的菊花,無數的觸須在空中飄舞著。

“這是什么!為什么會在我兄弟的腦子裏?”陸家得高手們開始躁動起來。

這東西非常的敏感,在感覺到周圍有音波的波動之後,它立即就像是個受了驚的小老鼠一樣,瘋狂地向著自己得窩裏沖去。

但是所謂的窩,也不過是一個屍體的腦殼而已。

不過這蟲子的回歸還是讓淩冽神情大變,他原來的計劃是在這蟲子脫離宿主,逐漸脆弱的時候,自己把這東西給抓起來。

畢竟和之前的假肉蟲和泥鰍蠱相比,這個能控制人神經的蠱蟲真的要邪惡百倍,甚至千倍。

越是邪惡的蠱蟲,淩冽越是不能殺掉他,這三次連續的蠱蟲毒害事件已經足以說明正有一個巨大的陰謀正在被人編織,只有活捉這只蟲子,才能找到應對的方法。

淩冽想要用手去抓,但是他知道攝神蠱的本體極其脆弱,如果就這樣動手,肯定會把這脆弱的東西給貨活捏死。

最後淩冽只能眼睜睜看著攝神蠱重新回到死者的腦袋裏去。

淩冽抬頭瞪了一眼剛才說話的那位陸家高手,這人似乎意識到自己闖了禍,當即也就臉紅了。

面對這次的失敗,淩冽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如果不采取一些極端的方法,恐怕這邪惡的東西死都不會出來了。

就算現在強行劈開死者的腦袋,那也很有可能會把這蠱蟲給劈死,因為它實在是太脆弱了。

出於無奈,淩冽這就拿著紅色的匕首朝著自己的手掌劃去,但還沒等他的手掌和刀刃親密接觸,剛才說話的那位陸家高手一把抓住了淩冽的手。

“我知道剛才是我的不對,如果這一次需要人流血的話,就讓我老張來補償吧!”這人的聲音相當粗獷。

淩冽抬頭看了他一眼,看著這人是粗人,沒想到關鍵時刻還那么講義氣,這一個優點足以概括其他的缺點。

不過淩冽卻是嚴肅地說道:“你知道這樣做的危險嗎?我們現在必須用鮮血引誘他出來,但如果在引誘的時候讓這蠱蟲進入了身體,那你將成為下一個屍體。”

淩冽覺得自己已經說的夠明白了,但是這漢子還是毫不猶豫地說道:“他是我兄弟,就讓我再多為他做些事情吧。”

看到這人臉上的決然,淩冽笑著點了點頭,內心不禁有些敬佩這個莽漢。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姓張的莽漢竟然被人直接給撞走了,這位張老哥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了下來。

撞他的不是別人,正是二狗。

“少他娘的在那給我玩什么義氣,老子才是這支隊伍的隊長!而且這人是老子殺的,這事怎么的也得我來。”

二狗瞪了那些陸家的高手一眼,然後直接伸出了手臂。

人確實是二狗殺的不假,但是陸家的這些高手也不傻,知道確實是特殊情況,所以他們現在沒人再怨恨二狗,但二狗依然以隊長的身份站了出來,這讓剛才主動鬧事的陸家高手低下了頭。

其實淩冽更希望陸家的高手來做這件事,因為淩冽對這你攝神蠱得了解僅僅局限於書上的只言片語,這一次得行動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不過看到二狗怒瞪地雙眼,淩冽也只好歎了一口氣。

“呲。”隨著一聲細小的響聲,二狗的手掌開始流血,他把自己的手慢慢靠近死者的腦袋。

而淩冽則是拿著一個陶瓷瓶子,聚精會神地等在了一邊。

他必須及時面對所有的突發狀況,這樣才能保證大嘴的安全。

雖然攝神蠱剛才已經受到了驚嚇,但是屍體的溫度會慢慢下降,而且血液和腦髓最終也會慢慢地孵化,曾經是蠱蟲的樂園,但最終也會變成蠱蟲的墳墓。

攝神蠱和額一般得蠱蟲不一樣,在它感受到外部危險的時候,極有可能寧願枯死在屍體裏也不出來。

但如果在近距離的地方就要新鮮血液味道的時候,那又是另外的一種說法。

誘惑不僅對人類有用,對於這些智力相對簡單的生物來說,擁有更好得效果。

現在二狗鮮活得身體,鮮紅的血液氣息就是最好的誘惑,這是來自於另外一個樂園的召喚。

所以沒過多長時間,屍體後腦的皮膚就開始微微顫抖起來,看來這只蟲子已經蠢蠢欲動了。

這一次大家都已經吸取了剛才的教訓,現在連個呼吸的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但是過了好大一會兒之後,屍體的後腦勺還是在運動著,攝神蠱卻遲遲沒有出來。

二狗有些不耐煩地看了淩冽一眼,剛想問到底是什么情況,但想到不能發聲,只好選擇了閉嘴。

這時候的淩冽也根本沒有精力去理會他,現在淩冽把所有得注意力都放在了那皮膚的滾動上。

不過這時候淩冽的眼神卻越來越難看。

這只攝神蠱竟然在不斷調整著自己的位置!

這到底是多聰明的一只蠱蟲啊!雖然它的體質很弱,那柔軟的觸須幾乎發揮不出任何的力量,但是這攝神蠱竟然知道把自己的觸須纏繞在一個方向上,以此來增強自己先天的不足。

就算一條觸須再怎么軟弱無力,但是當一百多條觸須全部凝聚在一起的時候,那也能相當於一個強力的彈簧了!

這蠱蟲就是想通過這觸須凝結的力量,直接把自己彈跳出去,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不管是它的速度還是效率都將大大的提升。

難怪這邪惡的東西能控制人的意識,它的智能確實確實讓人毛骨悚然。

不幸的是這只蠱蟲越是聰明,二狗面對得危險也就越大。

但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勸阻二狗放棄肯定是不現實的,所以淩冽也只好增強自己的專注力。

此時他體內的龍鳳血脈急速運轉起來,這樣也能大大提升淩冽的速度和反應能力。

這是一只蟲和一個人的較量!“呲!”一個微小而清脆的聲音響起,一個類似於短小鉛筆一樣的東西從屍體的後腦勺沖了出來。

淩冽的眼瞳猛然凝聚,他飛速用瓶子扣了過去。

“啪!”淩冽猛然蓋上了蓋子,鉛筆形狀的蠱蟲在瓶子裏散開成了一朵菊花的形狀。

在捕捉成功之後,淩冽終於松了一口氣。大嘴也咧著嘴笑了笑。

剛開始的時候大嘴倒是沒怎么放在心上,但是他注意到了淩冽的表情,所以才跟著緊張起來。

畢竟這輩子都沒見淩冽專注到如此程度,但是看到事情那么簡單,肯定是淩冽大驚小怪了。

就在兩個人放下心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注意到屍體的後腦勺還在微微鼓動。

“呲!”又是一聲微小而清脆的聲音,淩冽距離最近,聽得也最清晰。

此時他的臉色巨變,第二個的身形比較但是速度卻比第一個更快!

已經來不及了!那惡魔已經接近了二狗的傷口,馬上就要沖進傷口裏去!

但是二狗還在笑!他根本就沒注意到那東西的出現。

“啪!”剛才姓張的大漢,雙手合十跪在了二狗的面前。

這把二狗給嚇了一跳,他立即從原地蹦了起來!

但是淩冽卻瞪大了眼睛,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老張直接把那蠱蟲給拍死了,完全就像是拍死一只蒼蠅一樣。

其實把這只蠱蟲拍死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就算三歲的孩子也能做到,但難能可貴的是跟上這蠱蟲的速度。

當淩冽發現蠱毒的時候,憑借他超凡的速度都沒有反應過來,但是老張卻結結實實的把攝神蠱給拍在了手心。

這就說明,即使在淩冽捉到了第一只攝神蠱之後,老張還在聚精會神的看著屍體的裂縫。

該是多么穩重的男人才會有此等的心思,也正是這種心思,直接拯救了二狗的一條命。

當初二狗被地府的人控制的時候,那份狂暴淩冽至今都曆曆在目,現在的二狗比之前可是又成長了不少,如果再被控制一次,那他都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壓制的住他。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這個兄弟保住了。

淩冽趕集拔出了十根銀針,死死封住了屍體後腦勺的裂縫,為了防止有更多的攝神蠱從裏面出來。

這時候二狗還是一臉得懵逼,他看到跪在自己身前,還雙手合十的男人,莫名其妙地說道:“我知道我這次幹了件大事,但是你也沒必要這么崇拜我吧?”

看到二狗那混蛋的表情,走過來的淩冽一腳給踹倒在了地上。

“我去年買了個表,淩冽!你無緣無故踹老子幹嘛?”二狗張口就罵。

但是當老張松開雙手的時候,二狗愣住了,他看了看手上的傷口,終於知道剛才發生什么事了。

“兄弟!”二狗爬起來走到老張的面前,趕緊把老張從地上扶了起來,這就要給老張跪下。

老張的年紀雖然比二狗大,但還是阻止了他:“既然都叫兄弟了,再跪下就不合適了吧?”

這時候站在兩人旁邊的淩冽則是戲謔地說道:“合適,怎么不合適,你就讓他跪。”

二狗白了淩冽一眼,但是隨即就有些悔恨地說道:“我不配做這個隊伍的隊長”

還沒等老張說話,淩冽又笑著說道:“你知道就好。”

“滾一邊玩去淩冽,這事關你屁事!”二狗直接扭頭咆哮道。

老張的表情有些悲傷,畢竟今天他可是失去了一個兄弟了,但他還是拍了拍二狗的肩膀:“是我們錯怪你了,你這些天的領導一直很出色,我們十個人都很服氣,雖然現在只剩下九個了”

老張上前抱了一下老張,然後轉身對著陸家的眾人吼道:“我二狗今天當著死去兄弟的面發誓,不為這兄弟報仇,我誓不為人!”

“為兄弟報仇!”老張舉起手來喊道。

“為兄弟報仇!”陸家的高手們齊聲跟著喊道。

“為兄弟報仇!”淩冽帶著大嘴和霍青鳴,也表達出了意願。

所謂出師未捷身先死說的就是這兄弟,能夠在兩條攝神蠱的危害下還能找回自己的理智,最終讓二狗結束他的生命,他的精神力量可見一斑。

雖然他死了,但他卻帶給淩冽的重要情報,卻將會發揮出無限的價值。

淩冽拿著手裏的結實瓶子,看著靜靜躺在地上的屍體,輕聲道了一句:“謝謝。”

隨後二狗站在了淩冽的身旁,瞪著眼睛說道:“淩冽,告訴我是誰殺了這位兄弟,他既然是死在蠱蟲上,那用這毒蠱的人你應該知道哦是誰吧?”

淩冽抬頭看了一眼二狗,他能感受得到二狗眼睛裏的憤怒,也能感覺得到巡邏隊其他成員的憤怒。

現在這支隊伍已經變得越來越團結,越來越強大。

不過這時候淩冽卻笑著說道:“我知道是誰做的,但是現在還不能告訴我,我要再去搜集一點證據。”

一聽他這么說,二狗就急了:“你現在是那個指揮我的人,這種事情我去就好,哪裏用得著你!”

但淩冽搖了搖頭:“死去的那位兄弟也是武王,他的實力不一定比你差,如果你去的話,遇到的也是一樣的結果。”

“你說的這些都是屁話!你也是武王啊!能比我強哪裏去。”二狗滿臉不服。

他就喜歡在淩冽面前裝老大,遇到事情的時候也總喜歡不要臉的一個人扛。

但淩冽可不吃他那一套:“你腦子進水了吧,我可是醫王,區區蠱蟲還能為難的了我?”

二狗瞪著眼睛不說話,淩冽這句話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反駁,蠱蟲這種東西不是誰都能防得住的,如果是淩冽的話,防禦蠱蟲的能力是比其他人要高不少。

但大嘴明白,這並不代表淩冽就是安全的,只要是一個不注意,不管你是醫王還是醫渣,都會在瞬間斃命。

看著淩冽決然的眼神,大嘴只好默不作聲。

淩冽一拳打在了大嘴的肩膀上:“老子又不是去送死,你悲傷個蛋蛋!給我一天的時間,等我調查好情況之後,我們一起去報仇!”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