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过了今晚我是你的人,你今晚也是我的人

过了今晚我是你的人,你今晚也是我的人“這一招叫做武王空間。”黑夜裏傳出了淩冽的聲音。

冰冷的冷夜劍依然抵在哀天凝的脖子上,絲毫未動。

當武王級別的人釋放出自己的武王空間之後,周圍的天地便都是他的了,就連空氣中的能量都將臣服,所以黑夜再也無法擋住淩冽的步伐。

感受到哀天凝的詫異,淩冽繼續說道:“如果井陽炎真的對你好,這些東西他不可能不告訴你,他只教給了你用蠱蟲提升能力,但他自己卻修煉到了武王境界,這說明什么?說明從始至終,你只不過是一把武器。”

話剛說到這裏,哀天凝的匕首竟然刺了過來。

敢情這姑娘還在想著怎么和淩冽拼命,根本就沒把話聽進去。不過在淩冽的武王空間內,沒人能輕易傷得了他。

“啪!”淩冽另外一只手把哀天凝的匕首拍了下去。

淩冽覺得哀天凝越發的悲哀,最後他微笑著說道:“感謝你今天沒有對我用蟲暴狀態,但我勸你任何時候都不要用蟲暴,因為用過之後就意味著你的死亡,我不管井陽炎是怎么對你說的,你應該相信自己的感覺。”

對於這種渾身上下全是蠱蟲的人,最厲害的時候便是發動蟲暴的時候,將全身的蠱蟲全部喚醒並直接進入狂暴狀態,那個時候的力量爆炸無非想象,特別是哀天凝這種儲存蠱蟲到如此地步的人,更會恐怖到無非言說的地步。

但是這種程度的蟲暴引發,哀天凝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說完了這話,冷夜劍便從哀天凝的脖子上離去。

一陣清風吹過,月亮終於再次從烏雲裏露出臉來,此時哀天凝的面前已經空無一物,淩冽不知何時已經離去。

而此時哀天凝手裏的匕首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小小的瓶子。

她呆呆地看著瓶子,站了好久好久。

在淩冽的四合院中,他准備好了滿缸的冷水,在加入了幾種藥粉之後,整個人就直接跳了進去。

缸裏的水很快就被淩冽的鮮血給染紅,但是兩分鍾後血水的顏色就不再加深了,這說明淩冽的傷口已經愈合。

當這缸藥水把傷口上的吸血蝠汁液給消融的時候,自己的治愈能力也就理所當然的恢複。

躺在水缸裏,淩冽把頭枕在了缸邊,他看著稀少的星光和那若隱若現的月亮。

如果無心鬼哭和九尾沒有離開的話,那這夜深人靜的時候也許正是院子裏最熱鬧的時候。

那時候自己在院子裏洗澡的話,九尾肯定要粘過來給自己搓背搓腿搓一切,而鬼哭肯定會批評九尾,無天還是會繼續看星星。

如果三個人都在,他還能和無天談談人生,纏著鬼哭教授自己武王空間的精髓。

但是現在,這裏只有淩冽一個人,孤獨而又無趣的一個人。

淩冽就這樣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你個小王八蛋還在睡,這都幾點了,是不是忘了我們約定的事情了?”二狗大罵著破門而入。

巡邏隊一行人大清早就在百草堂總部集結完畢,為的就是今天去給死去的兄弟報仇。

但是他們遲遲都沒有等到淩冽的影子,要不眾人太了解淩冽,都還以為淩冽臨陣脫逃了呢。

二狗和大嘴一看到淩冽正在院子裏泡著澡睡覺,一個個都火大的不得了。

但是當兩人靠近的時候,卻都驚呆了,那一大缸的水已經完全變成了血的顏色,而且血腥經過一晚上的浸泡,現在已經非常難聞。

直接在大缸裏睡著得淩冽更是狼狽,渾身都被這藥水給泡白了。

二狗看了大嘴一眼,大嘴也看出了二狗的震驚,很明顯昨天淩冽經曆了一場大戰,不然怎么會流這么多的血。

聽到兩個把自己吵醒的人突然安靜了,淩冽也沒有怎么理會他們,只是搓了搓臉,光著屁股跑到了房間裏趕緊穿上了衣服。

一直到淩冽穿好衣服來到了百草堂總部,跟在他身後的大嘴和二狗都沒說話。

畢竟巡邏隊的眾人在昨晚都提前回去睡覺了,為的就是養足精神好好的備戰今天的這場大戰。

但是在他們睡的正香的時候,眼前的這人卻獨自一人深入虎穴,和敵人大戰了一場。

這讓他們愧疚,非常的愧疚。

看到巡邏隊的成員已經集結好了,淩冽站在了小隊的面前微笑著說道:“准備出發,目標陸家莊園。”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明明說好的去甲家討一個公道,為什么目的地突然就變成陸家了。

霍青鳴趕緊站了出來,好心提醒道:“我說淩哥,你是不是說錯了,我們應該是去甲家莊園才對啊。”

但淩冽卻是一字一句地重複道:“不是去甲家,我們要去的是陸家,你們不會不認識路吧?”

去陸家的路他們倒是熟,畢竟有一多半的成員都是陸家的高手,只不過眾人不明白的是,為什么去陸家。

淩冽知道他們在疑惑什么,於是笑著說道:“你們中有誰能確定打過我?”

這時候淩冽故意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武王境界畢露無遺。

他的面前倒是有幾個武王,但就算是武王之間也分個上中下,這些人在揣摩了一下淩冽的氣息後,竟然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二狗算是最有實力的一個,他本來想站出來,但是回想到上次的豫州大戰,似乎淩冽確實比他高那么一點點。

所以最後也是咬了咬牙:“你也就比我高那么一點點。”

淩冽笑而不語,看到沒人站出來,這才說道:“你們連我都打不過,暫時就別想去打甲家了,不怕你們笑話,我昨天就是瘋狂逃出來的。”

二狗和大嘴見識了那缸血,自然知道淩冽所言不虛,但是老張卻是不相信:“甲家也和我們陸家有過沖突,哪一次都是被我們陸家高手堵到家裏揍,說白了他們也就那十幾個癟三,根本不值一提。”

看著老張自信的表情,淩冽只說了一句話:“難道你忘了那兄弟是怎么死的?”巡邏隊的所有人都清楚記得那位兄弟是怎么死的,那是他們無法抵抗的毒蠱力量。

對於昨天晚上探測到的情報,淩冽如實告訴了他們。

在甲家的莊園裏面,隨處可見的毒蠱,二十人甚至是更多被攝神蠱控制的高手,還有那兩個最難對付的鬼醫派掌門和左護法。

如果說有什么隱瞞,淩冽只是沒有告訴他們哀天凝千蟲之軀的情況。

眾人聽了之後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老張不敢相信地說道:“這還是那個二流家族嗎?這分明就是地獄啊,要是這么搞得話,那甲家的人不也得死的差不多了?”

這時候淩冽竟然直接點了點頭,直接對老張的問題表示肯定。

甲家稍微有些實力的人都已經被攝神蠱給控制了,對於那些沒有實力的人,井陽炎怎么可能還會去顧忌他們的生命。

現在的甲家莊園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地獄,井陽炎就是這個地獄得閻王爺,他掌握著裏面所有人的生死。

至於甲家原來的主人甲天亮,現在到底是生是死也很難說,畢竟昨天晚上被那么多的人追殺,就算不死也肯定殘了。

不過這也都是甲家自作自受,鬼醫派這種邪派可比財狼虎豹危險多了。

聽由淩冽這么一說,巡邏隊的隊員們也都知道了他的苦衷,如果眾人貿然進入到甲家,那可能連第一關那些毒蠱都過不去。

這時候二狗立即挺直了身體,對著巡邏隊的隊員命令道:“現在所有隊員聽我的命令,所有人上車,目標前往陸家莊園。”

所有隊員都立即行動,僅僅有條。

看到吊兒郎當的二狗竟然把巡邏隊帶出了紀律,淩冽滿臉驚豔的表情,真不知道怎么誇他了。

但隨後淩冽就想到,這肯定不是二狗的功勞,應該是大嘴的功勞才對,畢竟大嘴才是一位正式的軍人。

利用軍營管理的方式來創建出一支古武者小隊,而且這些人比軍隊裏的高手更了解這裏的江湖,在以後形式越來越複雜的時候,淩冽相信他們將會發揮出不同凡響得作用。

陸家大院裏鳥語花香,無論哪一個部分拿出來都像是一副名貴的油畫,這些小景色混合起來,更是組成了陸家這個百花繽紛的大花園。

據說陸家園藝的總設計師就是陸子由,這個可怕的人擅長的可不僅僅是謀略,他竟然還有一顆隱士般的平靜內心。

巡邏隊的那些陸家高手們就想回到了家一樣,表情非常的輕松。

看著二狗和大嘴驚訝的眼神,老張一臉驕傲地說道:“看到了沒,這就是我們在陸家一年四季所處的環境,別以為這裏只有天氣熱的時候才好看,冬天和秋天的時候更能讓你大飽眼福。”

說罷,老張就自願承擔起了導遊,開始帶著巡邏隊裏其他沒有來過陸家的人遊覽了一番。

這種宛若天堂的景象,可不是每個人都能見到的。

淩冽已經來過這裏很多次,自然對這裏的美景不再驚奇,不過他還是聞著這一路的花香,向著鯉魚湖的方向走去。

雖然他不是陸家的人,但這個時候他對陸家的格局已經非常的熟悉。

在一片廣袤湖面的上面,鯉魚亭仿佛空中樓閣,靜靜地懸停在水面上。

精致的亭子裏,陸子樂和陸子由正坐在裏面專心對弈。

陸子樂聽到了淩冽的腳步聲,但陸子由卻在專心致志地看著器具。

淩冽走到了那面小桌子的旁邊,所謂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而淩冽就是那個純粹看熱鬧的人。

如果有人給他聊藥材和醫學的話,他可以說上三天三夜哦度不帶重樣的,但如果提到圍棋,那就算了吧。

看著陸子由在那裏聚精會神的樣子,而陸子樂的表情卻相對輕松,淩冽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難道陸子樂的智商已經超過他哥了?

帶著滿腦子的懷疑,淩冽靠近了一些,才發現棋盤上果真是黑子多,這要是算起來的話,黑子應該是白子的一倍左右。

詭異的是用黑子的是陸子樂,用白子的則是陸子由。

雖然淩冽很想在這個時候誇誇陸子樂,但又不好意思打擾他們,也就站在那裏看了一會兒。

很快,陸子由就放下了最後一枚棋子。

這一枚棋子落下之後,陸子樂瞪大了雙眼,剛才眼眸中的高星神色全都不再,他只好把手中幾枚還沒有機會放下的黑子收了起來。

良久,陸子樂才顯出了有些無奈:“我還以為這次能真的贏了哥哥,但現在還是我輸了。”

聽到弟弟認輸,表情嚴肅的陸子由這才恢複了平靜的樣子。

看到棋盤上三分之二的黑子,淩冽一臉懵逼的問道:“明明是你的黑子多啊,為什么是你輸了呢。”

聽這話陸子樂就知道淩冽不懂圍棋,他只是笑著解釋道:“圍棋從來不是看誰的棋子多,雖然我這一路圍殺確實吃掉了哥哥不少棋子,但也進入了哥哥的圈套,雖然哥哥得棋子不多,卻是各個有用,就像是一把短小而精悍的匕首放在了我的脖子上。”

聽他說的那么玄乎,淩冽又努力看了看,就算不懂圍棋,也看得出白字憑借少數的棋子在黑棋的周圍和腹地穿插。

這時候陸子由還是沒怎么著急理會淩冽,他靜靜地對著自己的弟弟說道:“下棋是這樣,做事的時候也是這樣,千萬不可過早的下定論,再怎么困難的事情在足夠巧妙的招式面前,都將不堪一擊。”

從小陸子樂就把自己的哥哥當做是最好的老師,這個時候聽到哥哥的警告,更是非常有禮貌的點了點頭。

而這個時候陸子由扭頭看向了淩冽:“你不覺得很有道理嗎?”

看到陸子由這家夥竟然有說教自己的傾向,他不屑地說道:“你這天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還給我講什么社會經驗,拉倒吧。”

淩冽臉上寫滿了不服氣,但陸子由一點都沒有被這話不好好的做,來我這裏看我們兩兄弟下棋?”

陸子樂這時候也不解地問道:“對呀先生,你現在不應該是去打架了嗎,為什么會來我們這裏。”

淩冽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兩個家夥竟然對自己的行蹤這么清楚。

雖然淩冽嘴上鄙視陸子由,但心裏可完全不這樣想,他非常清楚陸家的勢力范圍早就延森到了很遠的地方,在天京的情報搜集工作更是密不透風,要想有什么事情瞞得過他們,那可不容易。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