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快点快点进来嘛人家要快

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快点快点进来嘛人家要快,面對這兩兄弟的質疑,淩冽尷尬地說道:“這不是這不是覺得事情沒我想象的那么簡單嘛,我這么做也是為了你們陸家著想啊,要是貿然行動,把你們陸家的那幾個高手給夭折了,給你們陸家帶來大損失不說,我也沒法給你們交代啊。”

陸子由好像很贊成的點了點頭,但從他的表情來看,卻是絲毫不相信淩冽說的這些鬼話。

現在淩冽來這裏也早就打算把自己的臉面放下了,今天就算是死纏爛打,也一定要把自己的目的給達成。

而這個時候陸子由直接說道:“送客吧子樂,我看這個人是別有所圖。”

淩冽萬萬沒想到陸子由剛開始就下達了逐客令,這一招太狠了,讓他防不勝防。

陸子樂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要服從哥哥的命令,這就要請淩冽出去。

但是在陸子樂請了好幾遍之後,淩冽還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昨天晚上我已經潛入了甲家摸清了情況,鬼醫派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比之前了,就憑巡邏隊那幾個人過去,簡直和送死沒有什么區別。”

這時候陸子樂也看向了自己的哥哥。

根據陸家的情報系統,陸子樂和陸子由早就意識到現在的鬼醫派和之前的情報有了太多的出入。

所以陸子樂也知道現在淩冽確實面對著不小的壓力。

淩冽繼續說道:“現在鬼醫派還沒有坐穩甲家的資產,現在出擊還有機會,等他們什么都准備好的時候,留給我們的也只能是絕望了!”

看到淩冽,陸子由根本就是不為所動,他只是靜靜地說道:“對鬼醫派這件事情我們根本就沒准備出手,現在你把巡邏隊的陸家高手用在了甲家的身上,這已經是我們陸家能做的最多的地方了,如果你連一個鬼醫派都對付不了,那只能說我們陸家選錯了合作的對象。”

他這話說的冷漠之際,好像完全忘了淩冽是怎么給他治病的了。

陸子由不念舊日的恩情,這倒是在淩冽的預想之中。

雖然陸子由比以前多了幾分人情味,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做事的風格就會改變,他已經不再像以前那么冰冷,但是陸子由做事的出發點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陸家的利益。

冷漠是陸子由的正常狀態,但是這會兒淩冽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著走到了陸子由的身前,拍了拍陸子由的肩膀。

這倒是讓站在不遠處的陸子樂激動了一下,但這也只不過是習慣性地動作而已,他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畢竟現在陸子由已經和一個正常人沒什么區別了,再也不是那個被人拍一下就會骨折的男人。

淩冽坐在了陸子由旁邊的石凳上,咧著嘴笑道:“你要是想從陸家的利益出發,那簡單啊,我就來跟你算這一筆賬。”

這終於引起了陸子由的一些興趣,他扭頭看了淩冽一眼。

“如果我滅掉了鬼醫派,你想想啊,那時候甲家的人都已經被鬼醫派給清理幹淨了,我再去把鬼醫派給清理掉,到時候那甲家的財產都歸誰?”說道這裏的時候,淩冽故意停頓了下來。

至於甲家有多少財產,陸子由肯定比自己清楚。

雖然甲家只是天京的二流家族,但他們卻是最強的二流家族,甚至可以說是一流家族。

如果這次甲家的計劃沒有被淩冽給破壞掉,那么這個家族必定會成為天京的大家族之一,很有可能會和陸家肩並肩。

就算這一次他們的計劃已經失敗了,但是對於甲家這個瘦死的駱駝,價值依然是非同凡響。

陸子由平靜的臉上終於有了些動容,這時候淩冽繼續笑著說道:”在甲家財產無人認領的時候,把這些財產規劃到陸家的囊中,這對你來說應該不是什么難事吧?”

看到淩冽的笑臉,陸子由猶豫了一會兒,但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就算再怎么誘人,我們陸家也不會再派出高手。”

“我可沒有說是來借你們家的高手的,我知道你們現在從各方面和常家和景家對峙,也根本抽不出來多少高手。”淩冽笑著說道。

這時候陸子樂開口了:“既然先生不是需要高手,那要是錢的話,就簡單多了。”

陸家作為以經商為主的家族,和常家景家這兩家比起來,高手本來就不多,上次給了淩冽那十個高手已經很不錯了,淩冽也早已知足。

錢財方面,陸家可以說是要多少有多少,根本就不會發愁。

但淩冽還是搖了搖頭。

“這就奇怪了,先生既不要高手,也不要資金,那先生這次到這裏不是來尋求幫助的?”陸子樂好奇的問道。

這個時候陸子由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平常這個睿智到令人發指的男人很少表露自己的情緒,現在竟然主動皺起了眉頭,可以看出他確實是有些生氣了。

因為陸子由已經大致猜到了淩冽真正的用途。

這個時候淩冽也沒有繼續賣關子,他笑著說道:“我這次來,只是想借點鳥用用而已?”

“鳥?”陸子樂有些好奇的問道,陸家倒是真養了不少觀賞性的鳥兒,但淩冽要鳥有什么用?

看到陸子樂茫然的表情,淩冽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看來你哥哥真是把這個秘密保存得很好啊,竟然連你都不知道,我這次要的鳥,名字叫望天鵲!”

“倒是真的有這種鳥,我也經常在後花園裏看到,這並不是什么秘密啊?”陸子樂疑惑地說道。

淩冽這時候搖了搖頭:“並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這望天鵲可是珍貴物品,現在整個中華加起來都找不到幾只了,但是你們陸家卻養了一百多只,難道你覺得你哥哥是准備拿這鳥來賣錢嗎?”

其實望天鵲確實有很高的觀賞性,因為頭上長了兩個眼珠一樣的花紋,所以才有了望天鵲這個名字。

如果讓外界知道陸家現在還養著一百多只望天鵲,恐怕整個世界都會為之震驚吧。這鳥兒一年只產一枚蛋,而且這蛋的孵化率和雛鳥的存活率相當的低,算是高危品種,不少有錢人都會花大價錢來買這種鳥,以留著觀賞。

除了那頭頂上很有靈氣得雙瞳花紋之外,這鳥兒的羽毛也和其他的鳥很不一樣,他們的羽毛呈現半透明的顏色,遠遠看上去,就好像一只白玉雕刻的工藝品一般。

而且火紅色的眼睛又給全身帶來了一種邪氣,是鳥類中觀賞類型的極品。

很多人都知道這種鳥很稀有,狠好看,但只有極少數得人知道這鳥兒的真實用途。

淩冽之所以知道,也是因為師父無意間的口頭傳承。

這鳥兒天生無毒,但她專吃毒蟲,所以才得以在體內積累毒素,讓眼睛越發火紅,羽毛也越發透明。

他們吃毒蟲可沒有什么講究,越是毒的蟲子吃的就越開心,第一個用這種蟲子來對抗苗疆毒蠱的人就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經過陸家特意培養的朝天鵲,則擁有更強大的滅蠱蟲能力。

這一次淩冽來借鳥,就是希望望天鵲的這一特性能幫著自己消滅掉盡可能多的毒蠱。

”收購這些鳥兒並花大力氣繁殖培育他們,完全是因為你哥哥具有先見之明,他大概是料想陸家再越發強大的路上總會遇到一些毒蠱一類的障礙,這些望天鵲就是為這種只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准備的。“

聽到淩冽這么說,陸子樂詫異地看向了自己的哥哥,他一直知道自己的哥哥做事謹慎,只要是哥哥想做的事情,基本就沒有什么是做不成的,但這一切都被歸結到哥哥的天賦上。

現在陸子樂才突然領悟,哥哥做事情能夠達到萬無一失的地步,不是他對事態的掌握有多精准,也不是他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這只是因為哥哥在開始做事情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各種可能性的應對策略。

事情做到這種地步,根本就沒有什么意外可言了,所有的意外都將會變為情理之中。

看著淩冽臉上的笑容,陸子由卻不屑說道:“既然你已經知道我養這些鳥兒的目的,那就也應該知道,這些鳥對陸家的意義,我怎么可能為了幫你,把家族至於危險之中。”

“根本就不會有危險,你們陸家這么大的家族,西南毒蠱怎么可能有那個膽量去挑戰你們?”淩冽無奈說道。

但陸子由卻淡定說道:“剛才你也說過甲家的能力,但這樣一個准一流家族,在一個小小鬼醫派的面前卻完全不堪一擊,難道我陸家不該防患於未然?”

這話直接讓淩冽不知道該怎么反駁,要是講道理的話,估計很難有人講的過陸子由。

淩冽撓著頭皮,還在想著該怎么才能勸得動這個機器腦子。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陸子樂直接站出來說道:“哥哥,我覺得淩冽說的這件事情值得考慮。”

路子由扭頭來,靜靜地看向自己的弟弟。

淩冽更是被嚇一跳,這么長時間以來,陸子樂就像個臣子一樣乖巧地呆在陸子由的面前,相比在淩冽沒認識他們之前更是如此,但是現在這個弟弟竟然站出來反駁哥哥了。

陸子由並沒有著急說話,很明顯他給了陸子樂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陸子樂的面色有些發紅,很明顯有些緊張,但他還是鼓足勇氣說道:“哥哥做事當然是為了我們家族考慮,家族能有今天的安穩,也多虧了哥哥各種天衣無縫的准備,但穩重是為了積累,積累是為了爆發,如果我們陸家再繼續這么保守下去,那和裹腳而行有什么區別?“

這話說完,陸子由的臉上明顯出現了怒意。

淩冽忍不住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看來一場兄弟間的爭吵不可避免。

不過讓淩冽萬萬沒想到的是,陸子由提起的怒氣最終毫無聲息地消散在了他的臉上,但臉色再次歸於平靜的時候,他對著弟弟淡淡說道:“繼續。”

看到哥哥的眼神,陸子樂放佛受到了鼓舞一般:“如果緊緊是付出幾只鳥就能博得甲家所有的產業,那我們完全可以這么做,這將讓我們陸家向前邁出一大步,而且如果哥哥覺得不放心,我們大可留下一部分,這樣自己也能得到保障。”

“若有毒蠱來襲,你打算作何應對?”陸子由的語氣依然平靜。

陸子樂繼續認真地說道:“如果能幫助淩冽把鬼醫派扼殺在甲家之中,那么短時間內天京之內將不會再有毒蠱出現,如果出現,淩冽定會來幫助我們。”

說到這裏,陸子樂看了淩冽一眼,還在那裏震驚的淩冽趕緊說道:“對對對!幫助是相互的!”

“好,我借你八十只朝天鵲,但除此之外,我還有一個條件。”陸子由看向了淩冽。

聽他這話淩冽就想過去給這家夥兩巴掌,這明明是陸家大賺的買賣,但現在看起來卻好像淩冽在求他們去賺錢一樣。

但少了朝天鵲,淩冽的事情確實很難辦,無奈之下,他只好點了點頭。

“除了甲家的資產全部歸我們陸家所有外,你還要再為我們提供兩百顆突破丹。”

淩冽直接白了他一眼:“我說兄弟,你這有點太狠了吧!”

不過陸子由可絲毫不會在意他的感受,無奈之下,淩冽也只好同意。

在走出鯉魚亭的時候,雖然這次是讓陸子由松了口,但淩冽總有一種被他們兄弟倆合夥狂誆了的感覺。

畢竟就陸子由那智商,組織一場這樣的戲可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我說陸子樂,你們哥倆不會是在合夥演戲吧?”淩冽最終還是沒忍住,朝著陸子樂問了一句。

在前面帶路的陸子樂回過頭來,一本正經地說道:“先生怎么會這么想,我們怎么可能會騙先生。”

“真沒有?”淩冽眯著眼又問了一遍。

“真沒有。”陸子樂依然一臉認真地回答著。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管家模樣的人笑嘻嘻迎面走了過來:“稟告二公子,朝天鵲已經裝籠完畢。”

聽到這話,淩冽一臉黑線,陸子樂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根本就沒有接觸別人,一個管家怎么知道要提前准備好朝天鵲?

這明顯就是陸家早就猜到自己要來借朝天鵲!

“陸!子!樂!”淩冽咬牙切齒轉過臉來,卻發現身邊根本就沒有人。

身後傳來陸子樂的餘聲:“先生請慢走!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要處理!”

陸子樂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視野裏。

“我去年買了個表的套路!”淩冽朝著背後大喊了一聲。

聲音傳到了鯉魚亭上,陸子由不急不慢地把魚食灑進了湖裏,嘴角微微上揚。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