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父女一旦有了关系,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父女一旦有了关系,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甲家莊園的一個大廳裏面,甲天亮正跪在地上,面如死灰。

啊!

他臉上滿滿的全部都是亂七八糟的汙物,那些黑紅相間的大概是泥土和血液的混合物,至於那些黃色和綠色的東西就不得而知了。

在他的面前放著一個女人的屍體,這女人就算是死了,渾身過分的肥肉也依然讓人感覺到惡心,而且更讓人惡心的是,女人的脖子已經被割斷,黑色粘稠的血跡依然混合著依附在青灰色的皮膚上,看起來相當恐怖。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個巧合,這胖女人的眼睛,此時正直勾勾盯著甲天亮。

“這件事情是你幹的,我想應該沒有什么異議了吧?”井陽炎走到了甲天亮的身邊,微微躬下了身子,他的臉上還是帶著陽光的笑容,仿佛他不是一位殺人無數的惡魔,而是鄰家的大哥哥一樣。

看到這張溫和的臉,甲天亮確實恐懼地不能自已。

他現在已經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但就算是他不說話,事實就已經擺在了面前。

雖然那些被攝神蠱控制的高手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思維,但他們依然保留著記憶能力,只要井陽炎稍微用點技巧,這些人就會把昨天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而且絕對不會有撒謊的嫌疑。

不過甲天亮很明顯沒有想到這些被控制的人竟然還能像正常人一樣做證人,不然他也不會愚蠢到在這些被控制者的面前殺人。

在諸多被控制人的證明下,甲天亮已經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如果你沒有什么話說的話,那我可就把你給處理掉了,就算你這親戚只是我們鬼醫派的一個奴女,但就算是我們鬼醫派的蟲子被殺了我也得給他們討一個公道啊,我們鬼醫派就是這么有愛的門派!”

聽到井陽炎又在那裏吹牛逼,哀天凝只是白了她一眼,就繼續做起了自己的工作。

現在放在哀天凝年前的是一個大大的箱子,這箱子沒有蓋,只有一點點破壞掉外層的保護才能得到裏面的東西,但是當哀天凝用手一點點把箱子外層的木板撕開的時候,裏面卻又是一一個箱子。

看到裏面更結實的箱子,哀天凝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誰讓這箱子裏裝的是鬼醫派最好的寶貝呢,哀天凝沒有辦法,因為今天井陽炎必須要用到這東西,所以他只好繼續扒下去。

她不需要任何的工具,也不需要什么手套,就憑借自己一雙纖細的小手,慢慢把厚實而且堅硬的木板慢慢撕開。

每當她的手掌有什么受傷的地方,一個小小的蠱蟲就會露出頭來,慢慢愈合她的傷口。這看起來相當的可不思議。

等到傷口愈合,這蟲子也就開始消失在她的皮膚上,向著它的皮肉裏鑽去。

井陽炎還在和甲天亮耗時間,他繼續好言相勸。

“你這就是想不開,你殺她總要有理由的,告訴我,你殺她的理由是什么?”

甲天亮的身體瑟瑟發抖,他終於說出話來。

“我我恨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她的話,你們鬼醫派根本就沒有機會來到我們甲家!”到最後的時候,甲天亮幾乎是咆哮出來的,但是和他的聲音一樣駭人的,還有他的眼淚和鼻涕。

很明顯這位公子哥的精神已經完全奔潰了。

在沒有接觸鬼醫派之前,他也殺過人,見識過很多殘忍或者是惡心的場面。

但是當正式接觸了鬼醫派,並且看到各種各樣的蠱蟲無情且極端折磨人的時候,他還是崩潰了,這種精神方面的壓力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人所能承受的。

井陽炎還是笑了笑,但此時的微笑怎么都無法掩飾住他眼神中的失望,一股渾濁的氣體從井陽炎的嘴裏吐了出來。

“我對你們甲家的事情絲毫不感興趣,我讓你說的,是另外一個黑衣人的事情,你們兩個在同一時間行動,你可別說和那家夥沒有關系?”

現在的甲天亮對於井陽炎來說不過是個傀儡,再多關於甲家的信息都已經變得過時而且無用,他真正在意的,是能從血蠱蜂和哀天凝的聯合追殺下還能逃走的另一個黑衣人。

此時的甲天亮突然想起來,再昨天自己拼命掙紮的時候,確實有另外一個黑衣人出現,不過甲天亮只顧著保命了,根本就沒有顧及到另外一個人的問題。

現在聽到井陽炎這么說,他立即嚇得趴在了地上:“沒有!我和那個人沒有任何關系,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我也不知道他要幹什么!”

“呵呵,甲大少爺還真會說謊啊,既然你不說,那就不如讓我猜一猜吧,是不是你從哪裏請來的高手,想要在夜黑風高的時候殺了我啊,你這位大姨死了,我也死了,似乎甲家也能清淨不少了,我說的對嗎?”

井陽炎的嘴臉還帶著微笑,但是這微笑有些詭異。

“當當當!”狠狠地三下,甲天亮直接把頭狠狠地撞在了地板上,下面的這塊地板直接被撞出了裂紋。

畢竟甲天亮也有些半步武王的實力,身體強度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過再這么大力的撞擊下,他的額頭也已經破裂,開始不斷地流出鮮血。

“我我真的是無辜的啊!”現在甲天亮自然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他只希望用這種極端行為表示自己的清白。

只是看他這么賣命,井陽炎看他的表情卻好像是在看戲一樣。

等到眼前這人安靜了一些,井陽炎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不管你是不是有殺我的心思,反正以後你肯定是沒有這個機會嘍”

甲天亮先是松了一口氣,但隨後裏提起了心髒,不安地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看到甲天亮恐懼地眼神,井陽炎越發有一種成就感。

“哦哦,我差點都給忘了,我還沒有告訴你真相呢,我的右護法。”井陽炎拍了拍甲天亮的肩膀,嘴臉的微笑越發濃厚。

“我不是什么右護法”

“你現在當然不是,但你馬上就是了呀,畢竟你已經吃了我的紅金蠱。”

聽到他這么說甲天亮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之前為了對鬼醫派有個具體的了解,甲天亮也花了大價錢去搜鬼醫派的情報。

但是鬼醫派的行跡非常的隱晦,根本就沒搜集到多少有用的信息,不然甲家也不會淪落到這一步。

在得到的有限信息中,甲天亮清楚記得鬼醫派的右護法是古紅金。

他早就聽聞這古紅金比井陽炎和哀天凝更加的神秘,他只有到鬼醫派需要的時候才會出現,而且每一次出現時候的形態都不一樣。

有時候出現是個女人,有時候則是一個男人,有時候是個成年人,有的時候還是個孩子。

甲天亮還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什么樣的高手,竟然能有這么神奇的變化能力。

只是當甲天亮知道肚子裏的這個蠱蟲的名字叫做紅金蠱的時候,一切的疑問似乎都已經有了答案。

右護法的名字叫做古紅金,而自己肚子裏的蠱蟲叫做紅金蠱,事到如今,甲天亮也終於明白了井陽炎眼神裏的那種戲謔。

只是甲天亮還是不明白,現在井陽炎已經把整個甲家莊園給變成這樣了,就算是武王等級的高手來了也是有去無回,他還要召喚右護法做什么,井陽炎的目標到底是什么?

甲天亮感覺到自己肚子裏有一股熱熱的感覺,他無力趴在了地上,心裏滿滿的都是無助。

他不希望自己變成另一個人,不希望變成右護法,但現在的他早就沒有了選擇的餘地。

井陽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他一臉嘲諷地回頭看了甲天亮一眼,笑著說道:“有件事不告訴你似乎也不太好,要是比起來心狠手辣的話,你似乎比你那個大姨還要狠一點。”

甲天亮無力地抬起了頭,聽到這句話,他的心裏越發動蕩不安。

井陽炎則是不急不慢地說道:“當初我是想丟給你一個攝神蠱的,畢竟我真看不出你身上有什么可取之處,但是那時候呀,你這個大姨卻說你活著更有利於我們掌控甲家的資產,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給你求情,反正你現在也已經把她給殺了。”

聽到他的話,甲天亮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完全沒想到那個醜陋,一直在覬覦甲家財產的外姓人,竟然會給自己求情?

這怎么可能,那個胖到讓人惡心的女人怎么可能會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

越是想到這一點,甲天亮的表情就越痛苦,而在一旁欣賞別人痛苦的井陽炎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他給甲天亮說這些完話的意義,根本就不是讓他感悟心情,而是讓他痛苦到精神扭曲。

每次看到這樣的景象,井陽炎總是覺得很高興,高興的不能自已。

一直在旁邊默默拆著箱子的哀天凝終於松了一口氣。

在井陽炎忙著折磨人的時候,她一直被這箱子給折磨著。

外面木頭材質的箱子倒還好處理一些,等到靠近核心的鐵皮箱子的時候,她就不得不動用蠱蟲的力量了。

她的指尖像是長出了一個個堅硬的黑刺,這些刺並不是哀天凝身體的一部分,只是她手指裏的硬甲蠱的尾巴。

經過這么長的時間的磨合,哀天凝早就把身體裏的部分蠱蟲用的出神入化。

但也只是部分而已,大多數的甲蟲還依然處在半休眠狀態,這些甲蟲完全在哀天凝的控制之外。

哀天凝有些出神,但還是立即用指尖黑色的“指甲”劃開了最後一層箱子,裏面一個金光閃閃的罐子相當豪華。

但金光並不是罐子發出來的,這罐子完全是水晶做成,純潔透明沒有任何的顏色。

金光是從罐子裏發射出來的,罐子裏看起來是一個整體,但是當哀天凝靠近一些,才發現裏面是一個一個的小金點。

哀天凝當然知道這至寶裏面裝的是什么,但是當她注意到裏面金點的數量的時候,還是被震驚到了。

這每一個金點都是一種罕見的蠱蟲卵,這么多數量的珍貴蠱蟲,就算把鬼醫派現存所有的蠱蟲集結起來,也絕對不足瓶中數量的三分之一。

看到至寶終於被打開了,井陽炎也沒功夫再陪甲天亮玩了,他面色緊張地朝著水晶罐的方向走去。

井陽炎把手放在了冰涼的水晶瓶上,試圖用自己的體溫改變一下這瓶子的溫度。

但是就算水晶瓶的表面也沒有出現絲毫的溫度改變。

正是水晶罐的降溫能力,才讓這些蠱蟲存活了百年之久沒有自己孵化。

“天不負我,這鬼醫派的掌門沒有白當,只要有至寶在,我看誰還能阻擋我進軍天京的計劃!”井陽炎做事一向都比較淡定,現在突然激動起來,讓哀天凝都詫異了一下。

哀天凝緊緊地盯著井陽炎,想要知道這東西到底是從哪來的。

井陽炎注意到自己這位小跟班的表情,臉上的得意越發明顯起來:“你現在看到的這個東西絕對是毒蠱一排能夠排的上前三的好東西,當成鬼醫派最先成立的時候,第一任掌門就是靠著這個發了家,把這玩意兒當成是鎮門之寶。”

聽到井陽炎的回答,哀天凝並不滿意,她想了解的是實在一點的東西,並不是這種沒什么用的曆史。

井陽炎怎么會不知道自己這個小跟班的脾氣,他笑了笑說道:“好好好,我告訴你就是了,這東西啊,也算是毒蠱裏面的近代史了。”

哀天凝睜大了眼睛,此時就好像一個准備好聽老師講課的學生。

這越發滿足了井陽炎的心情,他不介意提高聲音說話,好讓哀天凝聽得更清楚一些。

“你應該也聽說過,在這百年的時間裏,毒蠱的發展曆史其實就是一部衰弱的曆史,現在交通什么的越來越發達,那些名門正派來打壓我們也就越來越容易,所以在這樣的壓力下,咱毒蠱一脈根本就發展不起來,也只能越來越倒退。”

這時候甲天亮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越來越熱,就好像胸口被點起了一把火一樣難受,他現在可沒有心情聽井陽炎講故事,他只是想著怎么壓抑住自己胸口的這種奇怪的感覺。

甲天亮努力運用身體裏所剩不多的真氣想要把這種一樣感受全部給壓下去,但自己的真氣剛凝結完畢,還沒剛碰到胸口那塊地方,真氣就已經完全煙消雲散。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