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哥 不可以 放开我,哥太深了肚子鼓起来了

哥 不可以 放开我,哥太深了肚子鼓起来了,小莊的身形如同周邊飛舞的朝天鵲一樣靈動,她慢慢停在了淩冽的身邊。

看到身邊的這位當紅護衛都來到這裏了,淩冽滿懷歡喜地說道:“呦,怎么的,是不是你們家大少爺良心發現知道來幫我了,帶來多少人來的,陸家高手們就在後面?”

淩冽似乎想的有點太理所當然了,以至於小莊都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看小莊這表情,似乎並沒有帶陸家的其他高手過來。

“那或者是你帶來了什么好寶貝,刀劍神器?能專門克制鬼醫派的?”雖然直到沒有其他的高手來幫忙了,但淩冽心裏還是懷著其他的希望。

不過小莊還是搖了搖頭,這讓淩冽完全失望了:“那陸子由讓你來是什么意思?”

“提醒你,當心蠱毒魔罐。”

小莊的聲音不是多大,但這聲音聽到淩冽的耳朵裏卻是炸裂開來。

蠱毒魔罐是什么東西,淩冽早就有過了解,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能得到這東西的消息。

“我沒有聽錯吧,你剛才說的是蠱毒魔罐?”淩冽不敢相信地又問了一遍。

在看到小莊點了點頭之後,淩冽的心都碎了,為什么對付一個小小的鬼醫派也會遇到這種傳說中的東西。

雖然失望透頂,但淩冽還是歎了一口氣說道:“也罷,就算沒有其他人來,起碼還有你在這個地方。”

人多力量大,淩冽到現在都沒搞清楚小莊的境界有多強,所以有她在也是一份可靠的保障。

不過他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小莊就笑著說道:“我這次只負責給你告訴這個消息,我的任務已經完成,再見。”

隨後,小莊又像是一只輕盈額鳥兒一樣,身形在樹木和花草間輕點,很快就消失在淩冽的視野裏。

淩冽臉上全是黑線,到頭來陸家只是派個人過來送個信,什么實質性的幫助都沒有提供。

老張看著淩冽猶豫的眼神,以為淩冽害怕了,立即上前說道:“不就是一個什么破罐子嗎,有什么好怕的,要是他敢拿出來,我們直接給他敲破不就好了!”

老張是個粗人,平時看的書也少根本就不知道傳說中毒蠱魔罐到底是什么東西,更不知道這東西的可怕。

這時候霍青鳴也走了過來,皺著眉頭說道:“我聽說過這東西的可怕,要不咱這次先退出吧,做好了准備再來也不遲。”

但淩冽還是搖了搖頭,他拍了拍霍青鳴的肩膀,看著自己身後的兄弟,微笑著說道:“雖然我個人不贊同退出,但我覺得你們有必要知道這次事情的嚴重性,現在的甲家比我們想象的要強了太多,如果現在跟我沖進去,你們是有可能喪命的,而且這個可能性很高。”

一路前來,巡邏隊的隊員們已經見識了很多邪惡的蠱蟲,更目睹了不少被蠱蟲蠶食的殘骸,就算他們以前從來沒給蠱蟲打過交道,現在也已經知道這種東西是有多邪惡。

淩冽繼續笑著說道:“我從來不喜歡強迫自己的兄弟,所以現在你們想要退出的話,我絕對不會反對。”

淩冽說完這句話之後,巡邏隊沒有一個離開,大家的精神面貌反而更高昂了一些。

這時候二狗直接喊到:“淩冽你不是被嚇尿了?我們今天是來給死去的兄弟報仇的,怎么可能半途而廢,那豈不是讓別人笑話!”

聽到這話,淩冽只是笑了笑。

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的空氣突然開始暴動,淩冽眉頭緊皺,體內的氣息也開始飆升。

發現異常的不僅僅是淩冽,還有巡邏隊的其他成員。

朝天鵲好像受了驚嚇,它們開始向後瘋狂地飛去。

這些朝天鵲是蠱蟲的天敵,但遇到來自於人的威脅的時候,它們和其他鳥類也沒有什么區別,只有逃命的份兒。

但是這些鳥兒畢竟是經受過專業訓練,在收到威脅之後,並沒有四散逃離,而是整齊的飛到了籠子裏面。

鳥兒飛在上面,自然比人的感知能力要強一些。

當朝天鵲全部回到鳥籠之後,淩冽這才看到了第一個接近的敵人。

二狗二話不說就沖了過去,這家夥只要是有打架的機會,就絕對不會閑著,而且遇事沖到第一,也一直是他的風格。

不過還沒等二狗和那個最先出來的甲家高手接觸,二狗就撒腿逃了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二十多個氣息強橫的高手蜂擁而出!

這大概就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些被控制的高手了。

但是當看到還有高手從這二十多人的身後繼續出來的時候,淩冽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當這些高手全部沖出來的時候,整整有三十多個人,差不多就是巡邏隊人數的一半了。

比這壯觀的場面淩冽也見過,上次對戰黃家的時候,黃少華布下的陣容可比現在豪華多了。

但那個時候有無天,鬼哭和九尾三個人在場,解決那么多的人根本就不是事兒。

現在三個人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裏,而在巡邏隊裏面,淩冽就已經是最強的存在,所以現在面對這些喪屍一樣的東西,誰贏誰輸還真不好說。

第一個沖上去的二狗又跑了回來,他大罵道:“要是爺爺知道這么多人,肯定不打頭陣了!”

此時巡邏隊的其他成員也都緊皺著眉頭,雖然沖來的一群人都是半步武王,但他們的身體肯定被改動過。

除了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純白之外,他們的氣息更是絲毫沒有絲毫章法可言,完全是為了殘暴而殘暴。

而且對面的數量是巡邏隊的兩倍,和這些不知道疼痛的戰鬥機器打起來,肯定吃不到任何好處。

就在眾人不知道如何應對的時候,前面突然傳出了巨大的撞擊聲。

“臥槽!淩冽呢?”二狗突然大喊道。

這個時候眾人才看到淩冽已經消失在了他們身邊。

大嘴則是直接沖著前面沖去:“他媽的,根本就沒什么好怕的!淩冽這會已經幹掉了三個了!”

正如大嘴所說,在後面這些人猶豫的時候,淩冽已經沖進了甲家高手的人群裏,來回兩圈就已經被三個人打飛了出去。巡邏隊的人一下子興奮了起來,老張也全力狂奔過去,狠狠地撞在了一個白眼高手的身上。

“轟轟!”前一分鍾巡邏隊的諸位高手還在思考該用什么樣的方法進攻,但是後一分鍾他們就已經和這些白眼們絞殺在了一起。

巡邏隊沒人都有豐富的戰鬥經驗,這些被攝神蠱控制的人雖然力量得到了極大的的提升,但是在沒有人出面控制的時候,,他們的思維方式完全依賴於攝神蠱本身的反應。

再聰明的蟲子,也沒有辦法和人類相比。

真正打起來的時候,這些白眼就成了木訥的戰鬥機器。

在巡邏隊一波又一波的瘋狂進攻下,白眼高手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倒下。

但是他們最可怕的地方就在這裏,這些人好像不怕疼一樣,即使被打倒,還是很快就站了起來。

二狗在擊倒了兩個白眼之後,立即退到了淩冽的身邊。

“看來只有完全殺了他們才能阻止他們了,但是這些人的脖子上和心髒位置都有特殊防具,想要殺了他們也不容易啊。”就在二狗一臉認真的反應情況的時候,淩冽又消失在了他的身旁。

這直接點燃了二狗的暴脾氣,他指著淩冽大罵起來:“你個小王八蛋!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啊!”

不過隨即二狗就閉嘴了,因為淩冽此時一次又一次出現在這些白眼的身後。

奇怪的是,每一次淩冽出現在這些人的身後,那些無限從地上爬起來的白眼高手就再也爬不起來了,他們就好像完全失去了精神力量一樣,只是無力地癱倒在了地上。

二狗立即意識到淩冽肯定有了對付這些東西的方法,但很明顯在淩冽動手之前,都需要有人先行把這些

白眼高手打倒,二狗咧嘴笑了笑,又朝著一個白眼沖了過去。

“轟!”隨著一身巨響,二狗狠狠地和這個白眼撞在了一起,但兩個人最後誰也沒撞倒誰。

看來這個高手在被攝神蠱控制之前也是走強硬路線的,就在這高手想要繼續進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手腳已經被二狗給緊緊地抱住了。

就在那雙白眼怒瞪,想要爆發的時候,淩冽如期而至,他輕輕地在這白眼的後腦勺輕輕拍了拍,隨後便在這裏消失,向著下一個倒下的白眼沖去。

二狗好奇的看了被自己抱住的這家夥的後腦勺,才發現上面只是插著一根銀針,而且這銀針很明顯被藥水浸泡過。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原理,但既然這么奏效,那就是真理!

幾分鍾的時間,白眼高手們就被解決了多半。

不過就在淩冽准備對剩下的十人動手的時候,在不遠處的大廳裏突然傳來了一陣能量波動。

這股波動略過,淩冽仿佛感覺到了一陣冷風從自己的身上吹過,汗毛全部豎起,感覺相當詭異!

而且淩冽已經感受到了一股令人作嘔的氣息,那是蟲子的氣息,而且是異常濃鬱的蟲子氣息。

大嘴打了一個噴嚏,見鬼了一樣說道:“這是什么感覺?我怎么感覺渾身惡心?”

其他巡邏隊的高手也紛紛表示感受很奇怪,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淩冽。

淩冽眉頭緊皺,看著大廳的方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井陽炎開啟了毒蠱魔罐!”

聽到這消息,眾人都是一愣,該來的總會來到。

他們在剛才就已經從淩冽的嘴裏得知了毒蠱魔罐得可怕,現在聽淩冽說毒蠱魔罐被開啟了,一個個的也都眉頭緊皺。

淩冽的表情更是難堪,眼前的這些白眼高手已經相當難對付了,如果不是自己根據提前得到的那只攝神蠱提煉出了解藥,那現在單單是這第一關,巡邏隊就很難越過。

現在巡邏隊和這些白眼高手的對決已經有了實質性的翻轉,本來是白眼高手兩倍於巡邏隊的成員,但經過一番激戰之後,巡邏隊的隊員數量反而兩倍於了白眼高手。

淩冽直接把手中的銀針塞進了二狗的手裏:“沒時間了,這些東西交給你,我去看看大廳裏面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

交代完了的淩冽剛想離開,就一把被二狗給抓了回來:“我說我的小祖宗啊,我對醫術這東西一竅不通啊,我怎么可能知道和諧銀針怎么用?”

但是淩冽直接掙脫了二狗的手,邊跑邊喊道:“給你一個在醫術上超越我的機會,第一課從插針開始!”

話音還沒落下,淩冽就已經消失在了二狗的視野裏。

二狗看著手上的一大把銀針也是各種懵逼,如果交給他一摞板磚的話,他二話不說就去拍在那些死白眼的頭上,但這么細弱的銀針到底該怎么用?

別逼無奈之下,二狗只好硬著頭皮沖了上去。

沒見過豬肉,但他總見過淩冽這個豬跑,既然知道這銀針應該插在哪個位置,只要瞄准了方位插下去,應該不是什么難事吧。

如此想著,二狗也是這么做的,當又是一個白眼高手唄打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直接學著淩冽的樣子沖了過去。

不過大嘴可沒有淩冽那么講究,為了准確降落,他直接把膝蓋撞在了一個白眼高手的臉上。

這些高手雖然感覺不到疼痛,但身體畢竟還是肉長的,二狗這爆發性的一膝蓋,直接把這高手的臉給撞得凹陷了進去。

就在這高手短暫失去反抗能力的一刻,二狗立即抱起來了這人的頭,直接把銀針給插了下去。

但連續插了十幾遍,這根針還是沒有插進去。

明明看到剛才淩冽只是輕輕一下就插進了其他白眼的腦袋裏面,為什么這么大力氣卻沒有插進去?

二狗不知道怎么操作的時候,站在一旁的大嘴大聲喊道:“我說你好了沒有啊,這家夥都被我打倒三次了,你怎么還不過來插針!”

淩冽的插針方法大家都看到了,淩冽把銀針交給了二狗大家也都看到了。

所以現在等著給對手插針的人可不僅僅是大嘴一個人,好多白眼高手都被打倒了三四次了,卻依然沒有等來那根銀針。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