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前妻问我被别人睡了还要不,怎么样比你老公厉害吧

前妻问我被别人睡了还要不,怎么样比你老公厉害吧,被眾人這么一急,二狗直接把身下的這人給翻了個身,用拳頭狠狠地朝著他後腦勺的位子砸了下去。

每砸一拳,下面的這人就好像被刺激到了重要的神經一樣,狠狠地顫抖了一下,直到大嘴把這人的後腦勺給砸的血肉模糊的時候,他趕緊拿出來了一根銀針,狠狠地插了進去!

如果剛才說頭骨的結構讓二狗插不進去這根銀針的話,那么現在這人的頭骨已經被打了個粉碎,所以插進去一根針也成了簡單的事情。

後面的人都被大嘴的精神給震驚了,但隨後他們便很有模切地都舉起手來,對著那些被攝神蠱控制的人一下一下地砸了下去。

在甲家莊園的會議大廳裏面,哀天凝剛剛用她的能力把那生長在一起的水晶罐給一點點的劃開,直到罐子的上面部分可以直接拿開。

當這上面一層被拿走的時候,在罐子裏已經封存了百年的毒蠱蟲卵散發出了相當濃厚的氣息。

而且這氣息竟然還引發了一陣強烈的能量波動。

僅僅是一蟲卵狀態就已經散發出了這么強大的力量,如果把這些毒蠱蟲卵全部都孵化成蟲的話,那將是多么壯觀的場面。

如果把幼蟲養成了成蟲,那又將是完全不一樣的景色。

哀天凝手指上的黑色蟲刃已經被收了回去,這過程竟然沒讓她留下一滴鮮血,被蟲刃劃開的傷口也很快就自己愈合。

此時井陽炎靠近了水晶罐的罐口,狠狠地用鼻子吸了一口從裏面散發出來的空氣。

空氣從鼻子慢慢地進入了肺裏,井陽炎這時候也完全是一副享受的樣子。

他的身體輕微顫抖著,眼睛裏釋放著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聞到了蠱毒魔罐裏面的氣息,就好像是聞到了世界上最好聞的花兒,此時井陽炎的表情舒適的有些誇張,但這又是他心裏最真實的寫照。

“我們不需要其他的一些東西嗎,比如說草藥,或者是真氣。”哀天凝看著那透明的瓶子,疑惑問道。

這么多年他早就已經對井陽炎的這種表現習以為常,所以絲毫沒有在意。

而井陽炎卻是一臉驕傲地睜開了眼睛:“真氣?藥材?不不不,我們蠱蟲一脈才是真正繼承了自然的力量,這些可愛的蟲兒們不需要任何催化劑,只要把他們放在常溫裏放置,他們自然會順應這天地間的能量,只不過我們現在必須要為這些蟲子找一個合適的家而已。”

說到這裏的時候,井陽炎深有意會地看了哀天凝一眼。

此時哀天凝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難看:“你休想,我身體承載毒蠱的能力已經到達極限了!這一點你是知道的!”

哀天凝的心裏經過了無數次的掙紮,才終於接受自己的身體裏有大量毒蠱這一事實,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井陽炎看向了她,無疑是刺痛了她心裏最痛的那一塊。

但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雖然有些毒蠱在成蟲後就可以脫離人類得身體,但是無論是什么毒蠱,在剛被孵化出來的時候,必須找到屬於他們的溫床。

人體當然是毒蠱最好的溫床。

至於哀天凝的身體狀況,井陽炎自然也非常清楚,這些年他在哀天凝的身上做了不少試驗,以至於讓哀天凝身體裏毒蠱的生存上限越來越多。

但無論怎么努力,哀天凝畢竟只是一個身材弱的女人,所以她得身體是有一個極限的。

這也讓井陽炎在這些年的試驗裏根本就沒有去在意哀天凝越來越短的生命上限,現在這個可憐的姑娘只能活到二十歲。

從始至終,井陽炎都只是把她當做是一個試驗品而已。

看到哀天凝惶恐的眼神,井陽炎笑著說道:“放心,放心我的大寶貝,你可是我的左護法,我不可能讓你繼續冒這個險了。”

但是哀天凝根本就不相信,她知道每一個毒蠱被孵化的時候都需要一個身體來作為成長的空間,她也知道這些毒蠱對於井陽炎的重要性。

而且她更明白,井陽炎絕對不會讓自己冒這個險。

但是舒醒了的右護法已經出去了,這個大廳裏只剩下她和井陽炎了,如果不是她的話,還能是誰。

至於哀天凝的閃躲,井陽炎的心裏非常詫異,這個自己一手調教的小女孩一向都在服從自己的命令,雖然現在年紀大了有了些叛逆的樣子,但總體還是不敢反抗自己的。

不過現在似乎什么都不一樣了,現在哀天凝已經公然表現出反抗自己的意思。

雖然井陽炎的心裏很失望,但他還是成功的掩飾住了自己的失望,嘴角帶著微笑說道:“你要相信我啊,這次真的不需要你獻身,畢竟,我已經有了更好的人選。”

井陽炎這話剛說完,大廳上面的一塊玻璃就轟然破碎,一個身影從上面跳了下來。

淩冽二話不說,就沖著井陽炎沖了過去,後背上的那把冷夜劍直接被他拔了出來。

奮力一揮之下,冷夜劍呼嘯著朝著井陽炎砸了過去。

但是早有防備的井陽炎卻是很輕松的躲過了這次進攻。

井陽炎和淩冽的境界本來就相差無幾,身體裏更是有本命蠱蟲的加持,所以淩冽想要傷他,實在是不容易。

這時候井陽炎只是微笑著說道:“我的新容器,你終於來了。”

這莫名其妙得一句話搞得淩冽摸不著頭腦,他瞪了井陽炎一眼。

而井陽炎則是哈哈笑了兩聲:“哎呀,作為當事人,你還是有必要了解一下你的新主人的意願的。”

井陽炎把魔罐抱起來放在了一邊,臉上的表情卻依然輕松:“從在百草堂裏遇到你的第一次開始,我就已經感覺到你身體裏的包容之力,哀天凝被我煉制了十幾年,現在才可以容納一千條蠱蟲而已,而且其中就白條蠱蟲還都必須處在幼蟲時期的沉睡期,但是你不一樣,我只要好好的運用你身體裏的包容力量,想必容納千蠱蟲應該不在話下,一萬條的話,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看著井陽炎在那裏侃侃而談,淩冽卻是嘲諷道:“我只是想問問你,你的身體能夠容納多少蠱蟲?”

井陽炎無奈地搖了搖頭:“我會成就你們,但是我不得不承認,我除了有一顆全天下最聰明的腦袋之外,身體卻並沒有什么長處,真是遺憾。”

“全天下最聰明,哼,那我就為真正的全天下最聰明教訓你一下!”

說罷,淩冽的身影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當他的身形重新出現的時候,冷夜劍已經從側面沖了過來。

井陽炎這時候的表情還是依然得意,他從袖子裏拿出了一個猩紅色的東西,只聽當當兩聲大響,勢大力沉的冷夜劍竟然被直接撞了回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井陽炎的表情突然難看起來。

但這個時候躲避已經晚了,淩冽的拳頭已經從下面掏了上來,狠狠地打在了井陽炎的下巴上。

井陽炎直接從原地飛了起來,就連他的那把猩紅色的鐮刀武器都掉落在了地上。

兩顆牙齒直接從他的嘴裏飛了出來,滿嘴的血更讓這個鬼醫派的掌門看起來非常的狼狽。

原來的淡定已經完全沒有了,現在井陽炎的眼神真得是想要吃掉淩冽。

看到他那狼狽的樣子,淩冽無奈地搖了搖頭:“就你這樣還想說自己是世界第一聰明,臉呢?”

這時候井陽炎滿肚子的怒火,他直接對著在一旁觀看得哀天凝嚎叫道:“你在幹什么!看著我死嗎!!”

這叫聲裏的憤怒清晰無比,但哀天凝卻是苦笑了一下,她有些害怕,但還是苦笑著說道:“井陽炎,我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已經完全不虧欠你了,從剛才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在你眼中其實什么都不是,我早就知道你對我的關心全部都是假的,我只是仍然懷著一絲僥幸,依然把你當成最親的人,可是”

“哈哈”井陽炎笑了起來:“我把你從野狗嘴裏救下來,從小把你養大,你的命都是我的,但是你現在卻想要背叛我?”

“我再說一遍,我已經不欠你的了,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經不多了,我要為了自己而活!”哀天凝第一次在井陽炎的面前表現的那么激動。

此時淩冽卻是嘲諷道:“姑娘,你活著的這些年,和死了有什么區別?”

“你給我閉嘴!”井陽炎大聲怒吼道,但隨後他滿臉得憤怒就化成了笑意,他開始大笑起來。

“我竟然被一個試驗品氣成這樣,呵呵,現在既然已經有了真正的容器,那我還要試驗品做什么?“

聽到井陽炎的話,哀天凝面如死灰,這時候他只想脫離井陽炎,脫離這十多年的地獄生活。

但是在她轉身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得不停住了腳步。

剛才淩冽也看得非常清楚,哀天凝的後背皮膚上,竟然產生了一股混亂的波動。

就在淩冽以為看花眼的時候,第二陣波動又出現了。

看到這詭異的現象,淩冽突然想起在哀天凝的身體裏正潛伏著一千條蠱蟲。

難道現在這些蠱蟲要覺醒了?

就在淩冽如此想的時候,哀天凝轉過身來,滿臉驚恐地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是我的身體,也是我從小養大的蠱蟲,他們只聽我的話,不可能被你操控!”

淩冽雖然不如他們懂毒蠱,但也知道,毒蠱是非常忠心的,一般只會效忠於自己真正的主人。

但是井陽炎這時候卻是恢複了剛才的得意神色:“當然,這一點我還是要誇誇你的,竟然喚醒了身體裏將近一百條毒蠱,並且為自己所用,但是你體內依然還有九百條沒有被你控制的毒蠱。”

“那也不可能,既然那些毒蠱處在沉睡的狀態下,我沒辦法控制,你也同樣不可能有辦法控制!”

雖然嘴裏說著不可能,但是哀天凝此時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裏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他能深刻感受到自己體內剩下的毒蠱正在慢慢地蘇醒!

井陽炎看出了哀天凝越來越驚恐的眼神,微笑著說道:“你所不知道的,是我在你體內植入的毒蠱中,最深入的一百條是以我的血初步培養的攝神蠱,為的就是防止今天這種現象的出現!”

一百條攝神蠱淩冽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氣。

僅僅是一條攝神蠱就已經讓一位高手必死無疑並且被牢牢掌控,那么一百條攝神蠱又該意味著什么!

現在哀天凝的眼神已經完全絕望,雖然這一百多條攝神蠱並沒有直接進入她的大腦,對她的神志造成影響,但就算是占據了身體,哀天凝也已經沒有了半點反抗的資格。

很快,哀天凝就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她身體裏的波動變得越來越劇烈,等到她得身體快要爆裂的時候,這股波動卻又突然安靜了下來。

但是現在的哀天凝已經不是剛才的哀天凝了,她的氣息已經比剛才強大了十倍有餘。

井陽炎似乎很心疼的歎了一口氣,但很快他得臉上就重新出現了微笑。

這個微笑是給淩冽看的,當他喚醒了哀天凝身體裏所有得蠱蟲之後,意味著哀天凝的實力將會得到暴增,也同樣意味著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將是哀天凝生命裏最後的時間。

可悲的是,這最後的時間裏,將無非按照她自己的意志行動。

淩冽看到已經完全變了的哀天凝,皺著眉頭問道:“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說殺就殺,你們這些玩毒蠱的,還真不是什么好東西啊!”

不過井陽炎卻不以為然:“他的死,還不是因為你,如果你能乖乖就范的話,那也不會鬧到現在這一步,你現在還是乖乖的成為我的新容器吧,我承諾,絕對會好好的對待你的。”

這話剛說完,還沒等淩冽拒絕,哀天凝就已經動了起來。

他現在的速度比剛才的淩冽更快,更猛!

淩冽立即後退,他把冷夜劍迅速拉起,想要用這短劍當小小得盾牌,稍微阻擋一下哀天凝勢不可擋的氣勢。

但就在這時,一只手掌直接從後面刺透了他的小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