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别人的老公就是大,你老公厉害还是

别人的老公就是大,你老公厉害还是,如一個機器人一般,哀天凝靜靜地站在淩冽得身邊,既然她的任務已經完成,那么在下一道任務完成之前,他將不會有任何的動作。

一直在專心致志看著毒蠱魔罐的井陽炎聽到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他的臉上立即露出了微笑。

哀天凝根本就不可能輸,輸的只能是這個自找死路的淩冽。

看著淩冽躺在地上絕望的眼神,井陽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驕傲的醫王哦,就這樣敗在了一個女人的手上,有什么感想?”

井陽炎一邊說著,一邊把旁邊的罐子給抱了起來,他一步步走到淩冽的身邊,眼神一直放在淩冽的身上,對於身體正在流血的哀天凝沒有看上一眼。

哀天凝對他來說只不過是一件趁手的武器,這個武器已經必死無疑,他自然也沒有繼續關心的興趣。

畢竟現在地上躺著的,是他即將擁有的一件完美的武器。

在趁手和完美之間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現在淩冽只是死死地盯住了井陽炎,嘴裏一句話說不出來,他破裂的衣服不斷有鮮血湧出。

井陽炎沒有急著對淩冽下手,他只是把水晶罐子放在了淩冽的身邊,就好像找人閑聊一樣,一臉輕松的說道:“不要著急哈,這些毒蠱蟲卵被冰凍太長時間了,總得給他們一個舒醒的時間,等這些毒蠱自然孵化後,我先放進你身體萬千條,試試情況,然後逐步增加,這個過程可能會有點痛苦,但很快就過去了,所以不要擔心。”

說完,井陽炎又看了一眼罐子裏的蟲卵,雖然下面的蟲卵依然有很重的寒氣,但是上面一層的蟲卵現在已經在陽光和空氣的作用下,慢慢開始變得不透明,這是蠱蟲正在蟲卵裏成型的表現。

井陽炎的臉上一臉的期待,他看到淩冽胸前那一大灘血,很滿意地笑了笑。

“這還真是天意啊,既然小凝都已經把血洞給開好了,那我就不客氣嘍,待會兒就讓蠱蟲從這裏進入你的身體,哈哈,你一定很期待吧?”

井陽炎一把扯開了淩冽胸口的衣服,但是卻突然發現淩冽的胸口並不是一個深深的血洞,雖然這傷口不淺,但是絕對不算不上什么威脅。

特別是對一位大名鼎鼎切有自我恢複能力的淩冽來說,更不會有太大影響。

井陽炎立即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他身形暴起,想要遠離淩冽,但淩冽卻已經緊緊抓住了他的手。

“噗!”井陽炎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不可思議地看向了自己的胸膛。

此時一只手掌從他的胸膛裏伸了出來,這只手纖細而精致,正是哀天凝的手掌。

淩冽可不像井陽炎這么變態,他不會有太多奇怪的想法,他只是簡單的想殺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不過還沒等淩冽動手,就有一只蠱蟲從井陽炎的胸口裏爬了出來,淩冽本以為這是井陽炎的本命毒蠱,但是當第二只蠱蟲從他的嘴裏爬出來的時候,淩冽就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更多的毒蠱從他的身體裏爬了出來,鼻子裏,眼睛裏,全都是毒蠱。

井陽炎痛苦地顫抖著,在這些毒蠱的瘋狂侵占下,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機會。

這些蠱蟲全都來自於哀天凝的身體,看到哀天凝的手臂還在瘋狂地扭動著,淩冽就知道越來越多的蠱蟲從哀天凝的身體進入到了井陽炎的身體裏面。

讓這些毒蠱大規模地離開母體,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這個時候,淩冽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剛才井陽炎親口說過,為了掌握住哀天凝身體裏的蠱蟲,他先用自己的氣血對一千只蠱蟲進行了初步培養,也就是讓這些毒蠱認主。

所以哀天凝身體裏蠱蟲真正的主人應該是井陽炎,也難怪井陽炎那么驚訝,哀天凝憑借自己的努力,強行讓一百多只蠱蟲改主,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地事情。

但他體內依然有九百只左右的毒蠱把井陽炎當做主人,這些毒蠱才是哀天凝身體裏毒蠱力量得關鍵。

現在這些毒蠱只不過是按照蟲子的本性,去尋找自己的主人而已。

現在他們找到了,於是九百多只毒蠱就好像離家很久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

看著井陽炎痛苦的樣子,淩冽微笑著說道:“說實話,你笑起來確實很好看的,只不過你無法做那個笑到最後的人,這種滋味我不知道你讓多少人嘗試過,現在自己嘗試一下,也算是對你最後的滿足了。”

雖然淩冽的口齒很清晰,但這些話恐怕井陽炎已經聽不到了,因為他的耳朵也已經被毒蠱們撐破。

井陽炎和哀天凝不一樣,作為帶著這些毒蠱長大的人,哀天凝的身體裏是有毒蠱存在的空間的。

但是井陽炎的身體裏始終容納的都是他自己,現在有九百只蟲子湧進了他的身體,爆體而亡似乎會是他唯一的結果。

也許他的身體裏也曾容納著一只毒蠱,那就是井陽炎自己的毒蠱,但不管那只毒蠱多么的厲害,在面對九百只洶湧而來的同類的時候,都不再有任何的能力去保護他的主人。

很快,井陽炎的身體就變得千瘡百孔,雖然大量的鮮血從他的身體裏流了出來,但整體看來,井陽炎還是胖了一圈。

在這么多毒蠱的熱情對待下,井陽炎甚至都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就連掙紮一下都沒有做到。

哀天凝的手從井陽炎手背收了回來,隨後這個大男人就像一塊木頭一般轟然倒下,但隨之倒下去的,還有他身後那個瘦小的身影。

現在哀天凝看起來是真正意義上的皮包骨頭,她沒有完整的肌肉,沒有完整的經脈,甚至沒有完整的血管。

這些身體的殘缺完全是被那成百上千的蠱蟲造就,蠱蟲在她的身體裏充當著肌肉,經脈,甚至是血管的作用,現在身體裏一下子少了九百只蠱蟲,她的身體放佛被掏空。

淩冽上前一步抱住了這個女孩。

如果女孩只是受傷,淩冽能給他治療,再重的傷都可以。

但是現在淩冽卻只能唉聲歎息,哀天凝的情況已經不是受傷的問題,她的身體裏已經缺少了太多的東西。這就好像缺少了大部分螺絲的汽車,注定沒有辦法保持原來的形態。

“你還有什么想要說的,或者是,什么心願?”看著這個還未成年的女孩,淩冽一陣心痛。

但是哀天凝只是搖了搖頭。

“沒有心願嗎,我真希望能為你做點事情。”看著她,淩冽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在哀天凝不追殺自己的時候,她就是這么柔弱的一個女孩子,同樣需要人保護。

這個時候哀天凝只是笑了笑,這是淩冽第一次看到她微笑,雖然現在她皮包骨頭的樣子不再有任何的美麗可言,但是只要是女孩笑起來,就總有一種無法描述的可愛。

難道是對生命釋然了?就在淩冽無法捉摸哀天凝笑容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哀天凝的身體裏又開始了一陣又一陣的波動。

這些波動比之前的那幾次要輕微許多,但同樣神秘。

淩冽趕緊把手指按在了哀天凝的脈門上,但隨後他就一臉苦笑,現在哀天凝的經脈都已經不完整了,脈門上的跳動更像是一個死人一樣,淩冽根本就查不出任何的情況。

這種狀況也許只在哀天凝的身上才會出現吧,明明都已經沒有脈搏了,但是她還在睜著眼睛笑,膽子小的醫生估計都要被這笑容給嚇尿了。

就在淩冽快要再次跌入悲觀的時候,女孩的脈搏突然輕微跳動了一下。

雖然只是很微弱的一下,但也無非逃脫出淩冽這個醫王對脈搏的感知。

淩冽瞪大了眼睛,但現在他還是有些不敢確定,因為有時候肌肉的抽搐也會給醫生造成類似的錯覺。

但隨後的又一陣跳動,就已經讓淩冽真切的看到了希望。

隨後跳動還在繼續,雖然這脈搏的跳動很不規律,但是能跳起來就已經很偉大了,淩冽根本就沒打算卻奢求別的。

看到哀天凝身上皮膚的波動還在繼續,淩冽似乎明白了什么。

雖然哀天凝身體裏的毒蠱已經離去了很大一部分,但她的體內仍然存在著已經改主的一百只蠱蟲。

這種身體裏同時存在一百只毒蠱的現象也絕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

這些毒蠱和那些寄居的毒蠱不一樣,他們是一批真正和宿主共存亡的關鍵,而且這些毒蠱和哀天凝一起長大,蟲和主之間早就有了默契,再加上哀天凝本身就有容納毒蠱的能力,所以在她身上根本就不會出現蠱蟲害死宿主的悲劇。

現在正是這一百只蠱蟲分散到了哀天凝身體的各個部分,充當起了最重要的那些螺絲。

雖然這種現象非常詭異,但總歸是保住了哀天凝的一條命。

反觀另一邊,井陽炎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他體內九百只毒蠱這時候正瘋狂地湧了出來。

這些毒蠱本不屬於可以脫離人體的那種,如果短時間內找不到新宿主的話,那么等待他們的只有死去。

這些毒蠱已經嗅到了哀天凝和淩冽的氣息,成群結隊得毒蠱向著兩人的方向爬來。

這些暴露在地面得毒蠱簡直就是落在了地上的食人魚,一個個凶神惡煞地蹦躂著。

淩冽也不著急,直接把幾張木頭桌子砸了過去,隨後又找到了一些資料,把這些資料點著,便扔進了桌子裏。

期初是一點小火苗,但隨著越來越多的資料被淩冽給丟了進去,火勢越來越大,當木頭被引燃的時候,這裏已經是一片滔天火海。

淩冽看了一眼自己手裏的最後一遝資料,上面打印的竟然是甲家對百草集團的圍殺計劃。

如果是黎嫣然在這裏的話,她想必會對這甲家眾人商討出來的結晶很感興趣,但淩冽這人就是一看到這么厚的資料就頭疼,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把這最後的資料也扔進了火海裏。

聽著裏面劈裏啪啦的爆炸聲,淩冽心裏一陣舒爽。

這蠱蟲被燒爆炸的聲音可比鞭炮響多了,但同樣也是比鞭炮昂貴多了,這幾乎是整個鬼醫派十幾年的心血。

哀天凝的眼神雖然有些茫然,但她嘴角最終還是微微上揚,臉上的茫然也慢慢變成了釋然。

從剛才大廳裏變得安靜的時候,二狗就已經在外面非常不淡定了。

一般來說高手之間得對決突然安靜下來,那無非是兩種情況,第一種是這邊的高手死了,而另外一種情況是那邊的高手死了。

現在甲家偌大的會議室就好像是一個黑盒子,巡邏隊的隊員對立面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但是就概率來講,淩冽幾乎沒有任何希望,所以現在二狗他們理所當然的以為淩冽已經死了。

二狗瘋了一樣朝著甲天亮沖了過去,但是一陣瘋狂攻擊,甲天亮身上沒什么事情,二狗卻是把自己給打了一身血。

現在甲天亮還是和之前那樣淡定,但也和之前有了些不同。

在剛剛被圍攻的時候,甲天亮伸手就能打飛幾位巡邏隊的高手,而現在他已經不伸手了,只是把手擋在自己的面前。

二狗的攻擊還在繼續,他大聲喊著:“如果淩冽死了!我就把你們甲家碾為平地!”

雖然其他的巡邏隊隊員不說話,但此時手上得力道也成倍的加強。

大嘴已經不滿足於用拳頭來發泄自己的悲憤,他的頭也在瘋狂地撞著甲天亮。

霍青鳴這個時候眼睛裏閃爍著淚花,他的手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但打擊甲天亮的力道絲毫沒有減弱。

如此持續了好一會兒之後,眾人沉悶的拳腳聲中,突然傳出了一聲哢擦脆響。

甲天亮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紋,鮮血從這裂紋裏流了出來。

二狗停下手來,他這才發現甲天亮的眼神已經發散,完全不像是個活人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他臉上的裂紋突然爬出了一個紅色的甲蟲,這甲蟲抖了幾下翅膀,這就要振翅飛走。

二狗雖然不知道這是個什么東西,但他在見識過攝神蠱之後,就知道這裏出現的東西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

紅色的甲蟲剛要飛起來,大嘴就把一個籠子給扔了過去。

籠子的門打開,一只通體碧綠的鳥兒飛起,看到紅色的甲蟲之後立即就來了精神,二話不說就沖過去把甲蟲吃進了嘴裏。

但是此時,大廳裏面卻是燃起了熊熊大火!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