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儿子的那个比老公的大,儿子抱我下面有水

儿子的那个比老公的大,儿子抱我下面有水,大廳裏的火剛一燒起來就已經不可收拾,好像有人在專門經營這火苗一樣。

看到大火燒起來,二狗和大嘴完全瘋掉了,他們大聲吼叫著向大廳的方向沖了過去。

巡邏隊的成員們在看到甲天亮已經倒下沒有生息之後,也趕緊跟著跑了過去。

但是已經太晚了,大火燒的實在是太厲害了,不管是什么樣的高手在裏面都得被燒成渣。

二狗可管不了這么多,立即就向著火海裏面沖去。

但大嘴和霍青鳴卻一人一邊拉住了他,二狗急了,他怒瞪著兩個人,大喊道:“淩冽在裏面難道你倆不知道嗎?你們要看淩冽被燒死嗎?”

現在二狗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繼續要往火海裏面沖。

但是這火海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真有太上老君和煉丹爐,火勢估計也就這個樣。

大嘴直接保住了二狗的腰,霍青鳴更是緊緊摟住了他的大腿。

大嘴大聲喊道:“醒醒吧哥,我們也是淩冽的兄弟,我們也很難受,但是我們現在都已經失去了淩冽了,難道還能在失去你嗎?”

霍青鳴悲痛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他只是緊緊抱住了二狗的大腿,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在兩人的苦苦相勸下,二狗終於放棄了沖進火海的念頭,他看著眼前熊熊燃燒的烈火,眼圈也紅了起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二狗跪在了大廳的前面,哽咽說道:“淩冽你個小王八蛋,我們兩個爭老大爭了這么多年,這還沒他媽分出來個勝負,誰讓你認輸了!啊?”

火苗並沒有因為二狗得吼聲變二狗終於忍不住趴在了地上:“兄弟,我錯了兄弟,我把老大的位子讓給你還不行嗎,兄弟啊!我把老大讓給你!”

這悲天蹌地的聲音還沒有落下,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從一旁走了過來:“這可是你說的哈,以後老大的位置就甭給我掙了,我是你老大!”

淩冽咧著嘴走了過來,眾人都驚呆了,以為遇到了鬼一樣。

但是在注意到火光照出了淩冽的影子之後,大家才了解到原來他真的沒死。

“淩冽你還活著太好了!”霍青鳴第一個跑了過來,立即抱住了淩冽的大腿。

淩冽嘿嘿笑了笑:“沒想到你們平常一個個沒心沒肺的,關鍵時刻都那么關心我,作為你們的大哥,我甚是欣慰啊。”

“你是誰大哥!你他媽的再說一遍!”怒不可遏的二狗直接咆哮道。

“你剛剛就說了啊,還想耍賴不成!”淩冽立即說道。

但憑他對二狗的了解,估計這家夥肯定要把自己給胖揍一頓,所以淩冽情不自禁地向後走,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大腿還被霍青鳴給抱著!

這時候霍青鳴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奸笑,他扭頭對著二狗和大嘴說道:“我已經抱住他了,接下來該怎么辦,就看你們的了!”

“臥槽,你們!”淩冽這會兒臉都綠了,這要是被三個人合起來打一頓,那還能活?

二狗和大嘴摩拳擦掌走了過來,他們臉上也全部都是得意的笑。

“哎呦臥槽!不能打臉,臥槽還打,疼,不能打臉!”淩冽無力地掙紮著,但是二狗和大嘴的拳頭結結實實地全部落在了他的臉上。

幾分鍾下來,淩冽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豬頭,他默默地坐在地上,活像一個被糟蹋了的大姑娘。

而二狗大嘴和霍青鳴卻是心滿意足地拍了拍手。

這時候陸家的高手們一個個都看呆了,等到他們三個打完,老張這才靠了上去給二狗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老張一臉敬佩說道:“你們是真的牛逼啊,竟然敢把老板打成這樣。”

二狗哈哈笑了笑:“哦,其實是這樣的,這是我們公司得傳統,員工們要是壓力大了,就可以打老板減減壓力。”

老張一臉震驚,但他畢竟也是老江湖,直到這事情不可能是真的。

但老板這樣被員工打成這樣,確實是讓老張長見識了。

就在這個時候,巡邏隊的成員全都嚷嚷起來,原來是他們發現了站在不遠處的哀天凝,雖然知道哀天凝和甲家是一夥得,但是這個時候沒人敢輕舉妄動。

畢竟今天遇到得人都太變態了,高手們也有點累了。

淩冽這個時候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了,頂著個豬頭臉就跑了過去,把哀天凝給擋在了身後:“這個人我親自處理,你們不用管了。”

雖然這些人是陸家的高手,但是他們都已經加入了巡邏隊,現在必須聽從淩冽的調遣。

不過淩冽包庇鬼醫派的人,也難免讓這些高手們竊竊私語。

“臥槽,醫王口味就是牛逼,玩蠱蟲的女人都敢要。”

“百草集團的都是奇葩吧”

“醫王是沒見過女人嗎?”

聽著這一聲聲的汙言汙語,淩冽腦袋都大了,而哀天凝更要沖上去和這些人打一架,好在淩冽及時攔住了。

雖然哀天凝現在的身份確實不光彩,但她本人根本就不把這件事情放在眼裏,在鬼醫派多年養成的習慣就是,遇到看不順眼的人就直接殺掉,遇到惹了自己的人更要直接殺掉。

現在的哀天凝還屬於虛弱期,但是殺掉一個半步武王對她來說根本就不是難事,她身體裏隨便一樣毒蠱都能要了對方的性命。

只是目前這些毒蠱在她身體裏都發揮著很重要的功能,現在不能隨意使用而已。

這時候老張直接踹了一個年輕人一腳:“少說他媽的廢話,是不是覺得自己命太長了,趕緊給我提著朝天鵲,把周圍的蠱蟲全部掃蕩幹淨了!”

老張是個明白人,他現在趕走了這些高手們也完全是為了他們的生命負責。

在對著淩冽點了點頭之後,老張也和那些高手們一同前去了,從始至終他都沒有看哀天凝一眼。

這時候,淩冽還沒忘了一件大寶貝,他趕緊跑回去,抱過來了一個水晶罐子,現在這罐子的蓋子已經被重新蓋上了。

現在淩冽已經看的很清楚,最上層的那些毒蠱蟲卵,似乎已經要孵化出新的毒蠱了。淩冽直接把這東西帶到了百草堂的總部,當然一起帶去的還有哀天凝。

哀天凝剛進入百草堂大廳,還在忙著給人看病的牛老突然從位子上站了起來,這就要喊救命。

但他在看到淩冽的表情之後,似乎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尋常。

此時黎嫣然也坐在大廳一角,目光也落在了哀天凝的身上。

淩冽直接向著後堂走去,哀天凝目光冰冷,緊緊跟隨在淩冽的身後,黎嫣然知道哀天凝不是個省油的燈,但還是跟著走了進去。

後堂的小院子裏,淩冽把懷裏的一個布袋拿出來放在了桌子上,水晶罐裏的毒蠱蟲卵依然看起來金光閃閃,但也已經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裏面無數的蟲卵竟然開始慢慢蠕動起來,乍一看上去,就好像咋水晶罐裏存在著金色的流光。

黎嫣然注意到這罐子的上層有被劃開的痕跡,疑惑說道:“這個罐子,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吧。”

即使對這方面不太懂,黎嫣然也感覺得到這罐子的詭異。

“不能把這東西放出來嗎,他們看起來還挺可愛的。”黎嫣然看著水晶罐子說道。

這句話差點把淩冽給嚇尿,這裏面的蠱蟲如果被放出來的話,估計整個天京城都會陷入混亂。

不過單純的看這些微小幼蟲,確實有一點萌萌的感覺,凡事都不能看外表。

“你最好離這個瓶子遠一點,他們絕對比你見過的最毒的毒藥還要厲害一百倍。”淩冽好心提醒道,不過這不但沒有嚇到黎嫣然,反而引起了他更多的興趣。

“既然他們這么可怕,那你准備怎么處理他們呢,自生自滅嗎?”黎嫣然看著那些小蟲子,臉上依舊是疑惑。

淩冽無奈地搖了搖頭:“你也太小看他們了,這種東西可不知道什么是自生自滅,在出來的時候,這些小惡魔可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他們只會吃掉周圍一切能吃掉的東西。”

這話把黎嫣然嚇了一跳,她趕緊把手掌從這罐子上拿開,詫異說道:“那豈不是他們要自相殘殺了?太殘忍了。”

看到黎嫣然語音不忍的樣子,淩冽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生存本來就是所有生物的自然法則,為了生存,所有的生物都無所不用其極。

罐子裏已經出來的蠱蟲已經開始相互吞食,原本閃耀著金光的美好景象已經不複存在,沒過多少時間,罐子裏就已經是大量的蠱蟲汁液。

黎嫣然不忍心看到這殘忍的一幕,默默地走開了,但這個時候淩冽卻是來了興趣,他靠近了一些,准備好好的觀察一下。

陪在他身邊的還有哀天凝,因為經曆了一場大戰的緣故,兩個人的樣子看起來都非常的狼狽,特別是哀天凝,這時候就好像一個小叫花子一樣。

但比起蟲子出體的時刻,哀天凝的身體狀況已經有了很大的好轉。

雖然身上穿的衣服破爛了一些,但眉眼之間也終於有了些青春的氣息。

淩冽看了看這苦命的女孩,又看了看毒蠱魔罐,微笑著說道:“我聽說毒蠱一脈在挑選蠱王的時候,會把成百上千的毒蠱放在一起,然後讓他們互相殘殺,留下最後的那一只也就是蠱王,現在這個水晶瓶子裏放著的可全部都是上品的毒蠱,而且數量足以萬記,不知道他們廝殺之後的結果,會產生怎樣的一只毒蠱。”

哀天凝並沒有理會淩冽,他只是聚精會神的看著水晶罐裏的情況。

理論上這水晶罐裏剩下的最後一只毒蠱將會是百年以來真正的蠱王,但淩冽清楚,這其中也有一定失敗的概率。

比如最後的兩只毒蠱同歸於盡,那將什么都剩不下,或者是剩下的一只毒蠱還活著,但身體卻殘缺不全,發揮不出來應有的作用,那么這場廝殺也不會有任何的意義。

兩個人就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的觀看著水晶罐裏面的情況。

此時在陸家的花園裏面,陸子樂正推著哥哥行走在萬花叢中,小莊剛剛彙報完了情況,已經離開。

陸子樂有些走神:“我們最終還是太低估淩冽的能力了,這么強的鬼醫派都被他給收拾了,看來他真的很強,現在哥哥放心了吧,有這樣的人給我們陸家幫忙,那我們陸家肯定是如虎添翼,接下來就要讓常家和景家嘗嘗我們的厲害了!“

但這個時候陸子由卻沒有說話,看他的表情,似乎還在思考著什么問題。

“怎么了哥哥,難道淩冽滅了鬼醫派不是一件好事嗎?”陸子樂疑惑問道。

讓他沒想到的是,哥哥竟然真的搖了搖頭。

就在陸子樂想要反駁的時候,陸子由卻是皺著眉頭說道:“贏了當然好,但若是完勝,則有些過頭了。”

“這是什么意思,贏的越幹脆越好啊。”陸子樂繼續說道。

“事情可沒有那么簡單,從極樂集團的倒閉,到甲家的滅亡,再到鬼醫派的覆滅,這一切都太順了,凡事若是太順了,那只能起到反面的效果,我本以為這一次百草集團至少得和他們拼一個兩敗俱傷,但誰知道百草集團不但沒有受到威脅,竟然還成長了很多。”

“哥哥,我實在不明白,難道你希望百草集團元氣大傷嗎?”

看著陸子樂著急的模樣,路子由無奈地搖了搖頭:“並不是我希望他們怎么樣,而是其他人希望百草集團在這次大戰中衰敗下去。”

“常家和景家嗎,他們居心叵測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陸子由不屑地說道,雖然淩冽連續的勝利是百草集團自己所為,但作為額百草集團的盟友,陸子樂也深受這氣勢的鼓舞。

但陸子由還是一臉不放心:“如果只是常家和景家的話,事情還真會簡單一些,但現在恐怕不是這樣了,淩冽這次得罪的可是中醫正統。”

“滅了極樂集團和鬼醫派還能得罪中醫正統?”本來陸子樂覺得自己對形式看的還很清楚,但是被哥哥這么一說,他突然感覺自己什么都不懂了。

“你想想看,極樂集團成立之初,走的就是為民省錢,低價銷售的路子,但負責這路線的甲家卻被淩冽帶人給滅了,與此同時,天京三分之二的中藥館都改名換姓,掛上了百草堂的牌匾,仁義道理上已經能落了下乘。”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