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帮儿子洗澡越洗越大,和单亲妈妈洗澡

帮儿子洗澡越洗越大,和单亲妈妈洗澡“荒唐!實在是荒唐!“左光啟再次拍了下桌子,這一次的力道可比剛才那一下厲害多了。

他繼續說道:“我等元老級人物多年不出山,沒想到中醫界竟然出現了如此荒唐只人,如此荒唐之事,既然我等都來到了這個地方,那這次一定要為中醫界掃清這一大障礙!”

其餘的老者紛紛響應。

雖然這裏只有十二位老者,但這十二個人已然代表了中醫界的半壁江山,就算是禦醫們遇到這些人,也不得不禮讓三分。

孫天奇對著這些老者深深地鞠了一躬:“那么揭發淩冽,清理掉百草集團的事情,也就讓諸位掌門多多費心了。”

老者們點了點頭,看向孫天奇的目光又多了幾分贊賞。

淩冽這兩兩天呆在百草堂裏倒是沒有什么事情,他還是繼續研究著哀天凝的身體。

當然這種研究只限於把脈的境地。

之前淩冽為了觀察的更准確一下,也就摸了摸哀天凝的脖子,結果正好被黎嫣然看到,也許淩冽這輩子都忘不了黎嫣然看向自己的鄙視的目光了。

自己是個醫生,為了給病人看病,摸摸脖子而已,有錯嗎?

對這事淩冽也懶得去解釋,由於哀天凝的身份比較特殊,所以這種事情只會越描越黑。

不管黎嫣然怎么鄙視自己,但是哀天凝對他卻是非常的配合,原本冷漠而叛逆的孩子,在跟著淩冽幾天之後,竟然慢慢變得乖巧起來。

而且淩冽去哪裏,她就跟著去哪裏,簡直就是個稱職的小跟班。

為了看病的方便,淩冽每晚都把哀天凝給帶回了家,空蕩蕩的四合院別的不多,就是房間特別的多。

當然帶哀天凝回去這件事情上,又挨了黎嫣然不少的白眼。

時間長了點,淩冽也有些麻木了,黎嫣然怎么看自己,那就隨她去吧,反正經過兩天多的真氣治療,哀天凝的身體已經比之前穩定了許多。

當然她永遠都不能和一個正常人一樣,但是現在也總算正常了很多。

為了能夠讓哀天凝更好的融入社會,淩冽開始給她看一下教授手語的視頻資料,沒想到效果非常的好,這姑娘學習能力不是一般的強。

淩冽一度認為她的學習和記憶能力也和她體內的那只棉花糖有著很大的關系,但是最後他也發現這個問題已經毫無疑問。

因為哀天凝這輩子都不可能和蠱蟲分開了,蠱蟲早已是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也許現在的哀天凝能多活幾年了,但到底她能堅強到什么程度,就連淩冽也不好下結論。

現在在中醫館的後堂裏,淩冽正躺在一個躺椅上,翻閱著厚厚一遝的批鬥書,或者是挑戰書。

如果上面不是有天醫派,華佗山,回春堂等特殊標記的話,淩冽都覺得這是某人對自己玩的惡作劇。

不過能收到這么多的信件真的很不錯,無聊的時候還可以打開,看看這些醫學界大佬們的書法。

“這個華佗山的字是最好的,你看這筆墨飽滿,字跡飄逸灑脫,這副字要是拿出去賣的話,應該能賣個幾十塊錢!”淩冽拿著一張批判信,給身邊的哀天凝指著看。

但是大字不識一個的哀歎寧哪裏看的懂書法,她只是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是在告訴淩冽:“我有在認真看哦。”

看著哀天凝一臉認真的樣子,淩冽忍不住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這笑容又是讓哀天凝一臉的茫然,她有些不知所措。

這時候黎嫣然直接一腳踹開了門,拉著哀天凝的手就往外走:“跟我出去玩去,不要和這個壞人在一起!”

黎嫣然的倆色有點發紅,但她的眼神卻很溫柔,哀天凝很單純卻不傻,她看得出眼前這個女人確實是在為自己好。

但只能讓哀天凝感到更加手足無措,但她還是跟著黎嫣然走了出去。

兩位美女一起走出了後堂,卻是讓淩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我沒看錯吧,哈哈。”淩冽神經病一樣的笑了起來。

在哀天凝剛來到這裏的時候,黎嫣然根本就不敢接近她,就好像哀天凝是一個怪物。

不過實話實說,哀天凝確實是一個怪物。

怎么可能會有人在知道她體內有一百多只致命毒蠱的情況下,還敢接近她?

淩冽當然是個意外,畢竟他把哀天凝帶了回來,就要對這個苦命的女孩負責到底,雖然不能讓她變得像正常女孩一樣,但總歸能讓她的狀態更穩定一些。

但黎嫣然不是這樣的呀。

今天早上帶著哀天凝從四合院來的時候,黎嫣然還有意無意和哀天凝保持著距離,現在她卻突然敢來抓哀天凝的手了。

想必黎嫣然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吧,也許這對黎嫣然來說是一次冒險,但是對哀天凝來說卻有著非凡的意義。

之所以哀天凝的性格大變,這幾天老是粘著淩冽,就是淩冽真正給了她一種家人的感覺,一種安心的感覺,所以這姑娘的本性不壞,她也渴望有家人有朋友。

等淩冽從後堂出來的時候,黎嫣然已經帶著哀天凝出去了,大廳裏只有牛老還在那裏更別人看病。

不過這時候牛老就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樣,身上的冷汗直流。

看到淩冽出來之後,今天也沒有來看病的病人,所以他抓緊機會問道:“老板,這幾天黎總是不是受了什么打擊啊,她怎么敢”

注意到牛老臉上表情的時候,淩冽鄙視地看了他一眼:“虧你還是個老中醫呢,竟然還沒有一位姑娘的覺悟高,誰不是胎生肉長的,有什么敢不敢的。”

牛老尷尬地笑了笑,但他沒歇著,趁著這會兒功夫趕緊問了下一個問題:“老板,你知不知道最近天京要召開一場中醫峰會,你作為醫王,肯定被邀請了吧,老牛我都拿到免費的門票了。”

這次該淩冽尷尬了,討伐和批判的信件這幾天倒是收到了一大把,但是邀請函確實沒有看到。

至於什么中醫峰會,淩冽更是聽都沒有聽說過。“只可惜我還得在這裏給病人看病,這張門票只能扔掉了,聽說有不少中醫界的泰鬥都是不遠千裏來參加的,去不了真是太可惜了。”

牛斌鴻歎了一口氣,轉過身來喝了一口濃茶,此時的他一臉惆悵。

“出個價,把你的門票賣給我。”淩冽臉紅著說道。

這時候牛斌鴻卻是下了一跳:“不會吧,你作為醫王,中醫峰會竟然沒有邀請你!”

本來就是很尷尬地事情,牛老又偏偏說了這么大聲,淩冽真想過去把他得嘴給堵上。

強裝鎮定的淩冽看到牛老的身邊有一個信封,也就走過去拿了過來,裏面裝的正是一張門票。

不過在淩冽看到這門票的第一眼,就差點把這東西給撕掉。

這門票的背景畫面竟然是孫天奇那個王八蛋,而且旁邊還有標注:史上最年輕醫王。

這幾個字恨得淩冽牙都癢癢了,本來他並不是多么愛慕虛榮的人,但要是有人搶了他的名號,還要昭告全城,還要擺出一副牛逼轟轟的樣子,這他媽的就完全不能忍了啊!

只不過淩冽也瞬間明白這個中醫峰會為什么不邀請自己了,這峰會肯定就是孫天奇那個王八蛋動員中醫們對付自己的動員大會,又怎么可能會讓自己過去搗亂呢。

但他越是不邀請淩冽,淩冽就越是有了一種必須要去的沖動!

其實最近淩冽只專注於了哀天凝的身體狀況,而忽略了外面的好些事情。

最近在中醫界,甚至在尋常百姓之間都刮起了一陣反百草集團,反淩冽的風氣。

畢竟極樂集團覆滅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這個集團都還沒來得及露出自己的爪牙,這就讓很多人懷疑其實是百草集團暗中做了手腳。

而且甲家的事情發生的也很突然,更給人提供了許多可以發揮的空間。

於是就借著這兩個大事件,各大媒體都開始煽風點火,那些電視台也采訪了許多最近才到天京來的醫學泰鬥,而這些泰鬥們的口風非常的一致,都是在極力貶低淩冽的人格,甚至都紛紛懷疑淩冽的醫術水平。

醫王世家孫天奇的到來更是在天京博足了眼球,媒體們又紛紛給這位醫學天才貼上了“正統”的標簽。

有了正統,那就肯定有野雞,雖然暫時還沒人指出來,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標簽是留給淩冽的。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這個號稱最年輕醫王的孫天奇。

社會的大風氣如此,就算是那些沒被孫天奇收買的醫學權威,這個時候也都跳出來指責了淩冽一番,畢竟這個時候你不站出來說句話,那可就是給整個醫學界過不去啊。

黎嫣然很快帶著哀天凝走了回來,只不過現在哀天凝身上穿著的不再是劣質的衣服,而是一線的精品服裝。

本來就是十六七歲如花似玉的年紀,現在穿上了好看的衣服,哀天凝也顯得更加的漂亮。

看著哀天凝臉上想笑又不知道該怎么笑的表情,淩冽也無奈地搖了搖頭。

黎嫣然現在的精神面貌也好了很多,在哀天凝走進後堂的時候,黎嫣然走到淩冽的身邊笑著說道:“她似乎沒有想象中那可怕,甚至還有點可愛。”

“恐怕更多的是可憐吧,如果我給你說她已經活不了十年了,你會怎么想。”

聽到這話,黎嫣然捂住了嘴巴,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明明她已經鼓起勇接受了這個女孩,但最終卻又聽到這樣的噩耗。

“你是醫王啊,難道你都沒有辦法嗎?”黎嫣然滿臉期待的看著淩冽。

但淩冽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冰瀑三日非一日之寒,這已經是十幾年的積累了,就算我有回天之力,也難啊。”

淩冽既然都這么說了,黎嫣然有些難過的低下了頭,她和淩冽相處的時間已經很長了,而且黎嫣然一直堅定不移地相信,淩冽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醫生。

就在黎嫣然悲傷的時候,淩冽卻是說道:“其實也不是完全絕望,我治不好,就不代表別人沒有辦法,過幾天不是有一個中醫峰會嗎我想帶著她在那個時候試試。”

聽到淩冽提到了中醫峰會,黎嫣然瞪大了眼睛。

淩冽卻是摸了摸她的頭發:“我知道你故意對我隱藏這個中醫峰會的消息是想保護我,但完全沒有必要,躲避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也會讓那幫人蹬鼻子上臉,既然我們問心無愧,那就沒有什么好怕的。”

話雖這么說,但黎嫣然還是無法放心,畢竟現在外面的情況對淩冽實在是太不友好了。

黎嫣然向著後堂的方向走去,此時她的心情異常沉重。

“嫣然。”淩冽從後面喊住了她。

黎嫣然扭過頭來,淩冽示意她要面帶微笑。

黎嫣然點了點頭,吐了一口氣後,這才面露輕松的微笑,向著後院走去。

此時在酒店一個總統套房裏,孫天奇正和一位老者並排坐在了窗前。

孫天奇吐了一口煙圈,直接把剩餘的大半截香煙全部插進了煙灰缸裏。

“我說苟長老,這次我請你出山可是費了不少勁啊,你真的有把握能在醫術上碾壓淩冽?到時候峰會上可是有幾百家媒體關注的,不好造價啊。”

坐在旁邊,身高只有一米四得華發老人眯縫著眼睛:“難道少爺對我這么沒有信心?”

“不是這個問題,我對你當然有信心,但是我就怕淩冽那家夥到時候再留個什么後手,這要是輸了,那可就丟人了。”

“少爺你盡管放心,你只要安心比試就好了,接下來的全都交給老朽,不過少爺不是說不會邀請淩冽嗎?”

孫天奇看了一眼身邊的老者,又看向了身邊的一副山水畫,得意說道:“這個我倒是不擔心,我越是不發給他邀請函,他越是會准時參加。”

孫天奇的嘴角上揚,繼續說道:“現在天時,地利,人和,有哪一樣是他淩冽有的?這一次淩冽必敗無疑!”

但是一米四的老者卻是眯眼笑道:“恐怕少爺的最終目的並不是打敗淩冽吧?”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