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别哥我们不可以,哥不可以亲那

别哥我们不可以,哥不可以亲那,聽到這位矮個子老人的話,孫天奇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笑著說道:“我這么做當然不是為了滅掉淩冽,我這是為了天下蒼生,為了中醫正統,必須有人站出來清理垃圾!”

矮個子老頭依然眯著眼睛,只是淡定說道:“這些話你給外人說說也就罷了,怎么,你九爺爺是老了,但是我還不至於到了迂腐的地步,你還是別糊弄我這個老頭子了。”

孫天奇立即點了點頭,他可以隨便糊弄左光啟和馬承天這些人,但是對於眼前的這位老人卻不敢太過放肆。

這位老者並不姓孫,但他早已成了孫家的一員,他的名字叫九同光,雖然不是孫天奇的師父,但在醫術這方面也沒少指導過這位年輕人。

孫天奇尷尬地笑了笑,立即說道:“我就是開個玩笑,九爺爺可不要當真,既然你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問出來呢,我當然是為了那本神農百草經。”

九同光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就對了,如果你真的想讓我幫你,最好就不要對我隱瞞什么事情,不然真要出什么岔子,我這個老頭子臉上也掛不住。”

看著老人的臉色好了一些,孫天奇也就靠近了一些,好奇問道:“九爺爺,我聽說這神農百草經是個神奇的東西,得到百草經的人就能得到通天醫術,這東西真的有那么神嗎,現在我們孫家就有許多偉大醫術,難道還比不過一本小小的百草經?”

其實孫天奇心裏知道神農百草經是多么神奇的玩意兒,只不過他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多神奇,和他們的那些祖傳秘籍又有多大的差距。

九同光立即大笑了起來,平常沉穩的他很少那么失態。

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的孫天奇一臉鬱悶的看著這位老人,過了好一會兒,九同光才平靜了下來。

“你可是我們孫家的繼承人,怎么可以問出這么愚蠢的問題。”

“晚輩實在是不明白,還請九爺爺說的明白一些。”從小就被捧為天才的孫天奇身邊都是贊揚的聲音,也只有這位九爺爺經常對他說些難聽的話。

雖然孫天奇的心裏很不爽,但是考慮到九同光的輩分,額只好逆來順受。

這位一米四的老者拿起了旁邊小桌的一塊西瓜,輕輕從西瓜上面扣下來了一粒西瓜子,然後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手裏。

“看到了沒,這個西瓜子比作我們孫家。”雖然九同光的手本來就沒有多大,但是微小的西瓜子在他面前依然很不顯眼。

“九爺爺是想說,神農穀是那一塊西瓜?”孫天奇臉色陰沉地說道,在他心裏自己的家族是唯一可以和神農穀分庭抗禮的中醫勢力,如果九同光把孫家說的那么渺那么孫天奇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反駁他。

“怎么可能。”九同光笑著搖了搖頭。

孫天奇也終於松了一口氣,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九同光繼續說道:“他神農穀至少得是這張桌子,當然,則還僅僅是我所知道的不完全比較,誰知道他神農穀到底有多深啊。”

本來孫天奇已經想好了很多措辭來證明孫家並不比他神農穀差,但是聽到九同光的比喻之後,他整個人都震驚了。

“這九爺爺果然還是那么喜歡開玩笑啊,就算我孫家再不怎么樣,那也是江湖中第一醫門,他神農穀終年連門都不敢出,我看也只是沽名釣譽而已。”

九同光倒是沒有反駁孫天奇,他只是談了一口氣說道:“我知道這確實不好接受,當年我也曾想好好的做個醫王,但是自從遇到了神農穀上一代的弟子蘇見心之後,就轉身投靠了孫家,至此才敢出面。”

這話帶給孫天奇的還是無盡的震驚,他一直以為九爺爺是仰慕孫家的醫術,這才死心塌地的在孫家待著,但是沒想到在這後面竟然還有這么一件事。

“九爺爺,如果神農穀真有你說的那么厲害,那號稱神農穀震穀之寶的神農百草經,真的能在淩冽的身上?如果淩冽帶著這么一本神書那么久,那他現在的醫術豈不是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無人能比了?”

聽九同光說了這么多,孫天奇的自信心被狠狠打擊了一番。

但九同光這個時候則是笑著搖了搖頭:“我已經說過了,你只管安心的比試,其餘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可是淩冽他”

“淩冽確實是神農穀這一屆的頭號傳人,按照神農穀的規矩,神農百草經必定在他的身上,但是神農穀的規矩頗多,而且那神農百草經上記錄的醫術晦澀難懂,與天書無異,憑淩冽這個年紀就想領略其中的精髓,完全不可能。”

矮個子老人一邊說著,一邊啃了一口手裏的西瓜,一臉的享受。

但孫天奇的心情還是和沉重,他幾天算是徹底的被打擊到了。

看到眼前的年輕人鬱鬱寡歡的樣子,九同光微笑著說道:“雖然孫家和神農穀的差距確實很大,但只要得到神農百草經,讓我們孫家鑽研個十幾二十年,超過神農穀也並不是沒有可能,畢竟只要有這一粒種子,就不怕結不出又大又甜的西瓜。”

說罷,老人又拿起了一塊西瓜,一邊吃著,一邊走出了這個房間。

孫天奇在那站立了良久,他終於咬緊了牙齒,暗暗發誓一定要把神農百草經拿到手。

隨後孫天奇也感覺到有些口渴,但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些西瓜,毫不猶豫得把這些西瓜全部都丟進了垃圾桶。

這些西瓜已經被九同光拿過了兩塊,誰知道那個老頭蒼老而帶滿了細菌的手有沒有觸碰過其他的西瓜。

從小便在潔淨異常的孫家長大的孫天奇早就有了潔癖,而且這種潔癖不僅體現在生理上,還體現在了精神上。

至於那張被九同光坐過的椅子,孫天奇這輩子都不會再去碰了。

百草堂裏,淩冽一口氣吃完了六塊西瓜,說好了這西瓜是給黎嫣然和哀天凝買的,但他自己吃的比誰都多。

剛吃完一塊西瓜,就發現桌子上已經沒西瓜的黎嫣然直接把瓜皮往桌子上一丟:“吃吃吃,就知道吃,現在外面那么多人在罵你,你把吃東西勁頭用在解決問題上多好!”無緣無故就被罵了一頓,淩冽一臉懵逼,外面那么多人罵他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眼前的這個大美女罵他他可就不敢大意了,畢竟黎嫣然認真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

哀天凝只是在那裏靜靜吃著西瓜,畢竟以她現在的身份來說,黎嫣然和淩冽吵起來的話,還真不知道應該幫誰。

雖然淩冽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裏,但只要是女人不講理起來,那就是自己哪裏都錯了。

他趕緊站起來主動承擔了清理瓜皮的工作,一邊幹著還一邊說道:“我這叫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既然咱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就不怕外面那些人點顛倒黑白。”

不過黎嫣然根本就不吃這一套,她只是不屑說道:“我第一次聽人把自己蠢沒能力,解釋的這么好聽,從來都是你被人欺負,有種你去欺負欺負別人去啊!”

黎嫣然越說越上勁了,但是淩冽卻越聽越懵逼:“我到底怎么惹你了,你總得讓我明白一下吧?”

但黎嫣然只是哼了一聲,就直接向著後堂走去,哀天凝也緊隨其後。

看著這大小兩個美女一前一後,倒是一副美好的景色。

牛老坐在桌前也吃完了自己的西瓜,他淡淡地說道:“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那你還是不要說了。”忙著收拾衛生的淩冽根本就不想聽一個老頭子扯淡。

“我覺得老板你這次確實有點過分了,孔夫子都教導大家尊老愛幼,你這神農穀的弟媳怎么就沒學會這一點呢,就比如這次吃西瓜,我才吃了一塊”

淩冽轉身向著門外的垃圾桶走去,出門前還不忘了回頭說道:“再廢話,下次買西瓜沒有你的份。”

看著淩冽出去倒垃圾的身影,牛斌鴻一屁股坐在了太師椅上,感慨了一句世態炎涼。

黎嫣然的那句話就像是一句魔咒一樣,一直縈繞在淩冽的耳邊。

他走在大馬路上,內心也在一遍一遍的反問自己:“難道自己真的有那么慫嗎?”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一輛山地車撞在了淩冽的身上。

淩冽這身子骨自然沒什么事情,但是這車子的車把卻是被撞歪了。

淩冽回頭一看,是一位十三四歲的女孩,染著個彩色的頭發,臉上竟然還塗著不成熟的妝容。

還沒等淩冽問這小丫頭有沒有事,但是對方就直接尖叫道:“我說你是不是瞎啊大叔,這么寬的馬路站在哪裏不好,非得擋著我的車!”

看著這小潑婦一樣的女孩,淩冽一陣眩暈,他媽的怎么就被叫成大叔了?

不過還沒等他和這女孩好好理論理論,女孩就騎著車逃跑了。

遇到這種孩子也真是滿滿的無奈,這要是真把她攔下來,別人肯定要說自己欺負小女生。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染著彩色頭發的女生還沒騎車走遠,就被人從車子上一把給拉了下來。

“道歉!”另一個女孩的聲音很淡定,淩冽皺著眉頭看去,立即樂開了花。

把不良少女從車上拽下來的正是瑤瑤,自從她繼承了淩冽的部分血脈之後,這這小胳膊小腿的力道,就算一個成年男人都未必能比得過。

所以把一個同齡女孩從車上拽下來,也實在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自行車倒在地上,車輪還在快速滾動,不良少女卻是滿臉驚恐道:“你是誰!你要幹什么?你放開我!”

但瑤瑤緊緊抓著她的衣服,任憑她怎么掙紮都沒有用。

“道歉!”瑤瑤繼續說道,眼神也有了些不耐煩的跡象。

很快,這位畫著濃妝的少女就被瑤瑤的氣勢折服,語無倫次的說道:“對對不起!”

至此,瑤瑤才終於放開了這個女孩。

不良少女就好像看到了活命的希望一樣,牽著車子就跑開了。

“哼!”看著對方逃跑的身影,瑤瑤還鄙視了一下對方,隨後她才跑到了淩冽的身旁。

“大哥,有何吩咐。”淩冽一本正經的說道。

瑤瑤害羞的在他懷裏打了幾下,隨後就撲到了他的懷裏:“哥哥好壞啊,就知道笑話我!”

淩冽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虧得今天在這裏的是瑤瑤,如果是黎嫣然的話,那自己肯定要被嘲笑一番了。

“哥哥,我告訴你個好消息,我爸已經同意讓我跟著你學醫了,雖然上次你說不能收我為徒弟,但是只要你肯教我,瑤瑤就知足了。”瑤瑤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淩冽,眼神中都是期待。

聽她主動提起了這事,淩冽則是無奈地笑了笑,這件事本來就存在誤會,只是一直沒有時間解釋清楚而已。

“我可沒說不收你,你這么好的苗子我打著燈籠都找不到呢,只是有些事情你還不知道,哥哥在的這個門派是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門派,厲害到每一次收了新徒弟都能讓外面的那些人跳腳半天,所以我收徒弟可不是那么簡單的,至於教你醫術,那可是我巴不得的事情。”

淩冽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

但是瑤瑤卻是一下跳了起來,一臉興奮的樣子。

隨後瑤瑤就轉過身來抱住了淩冽,就算是淩冽往前走路,這小妮子也不願意松開。

兩人雖然不是親兄弟,但是血脈相通讓他們變得和親兄妹沒有什么區別。

“說吧姑娘,今天想吃啥,哥請客。”淩冽摸了摸口袋,雖然只裝了幾張紅鈔票,但肯定也夠用了。

瑤瑤卻是疑惑說道:“嫣然姐姐不和我們一起嗎?”

“額,今天不帶她了,我們想吃啥就吃啥”

兩人一路聊著,不過還沒等他們走多遠,一群騎著死飛的少年少女就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領頭的是個戴著金絲眼睛的少年,看起來有十七八歲的樣子了。

這斯文的樣子和旁邊這些染著黃毛紅毛的不良青年格格不入。

不過看這樣子,這些青年似乎對這個小四眼很推崇啊。

在小四眼的旁邊,剛才那個被瑤瑤拉下車的女孩正幸災樂禍的看著這裏。

很明顯這些人全是她叫來的。

本來一個不良少女就已經讓淩冽很頭疼了,現在突然冒出了三十多個,淩冽一臉的無奈。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