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洗澡时帮女儿洗里面,能不能干自己的女儿

洗澡时帮女儿洗里面,能不能干自己的女儿“小朋友們,這個點也該回家吃飯了,別鬧騰了哈。”淩冽打了個哈欠說道。

不過金絲小四眼卻是一臉驕傲地說道:“既然他們認我做了老大,那我就必須保證他們的安全,你必須為你之前所做的行為付出代價。”

“哦呵呵呵,我好害怕呀,敢問老大是哪個家族的?”淩冽看著那個小四眼,眼神中全是笑意。

但是那青年似乎沒有看出淩冽的不屑,他一字一句認真說道:“本老大站不更名坐不改姓,乃是華佗山第八代弟子,左英才是也!”

聽他這說話的語氣,淩冽仿佛感受到了一股迂腐老者的氣息,現在聽他說是華佗山的傳聞,這就更印證了自己的想法。

華佗山雖然曾興盛一時,但最近十幾年卻開始閉門造車,只有在別人上山求醫的時候才會選擇性醫治,在諸多條條框框之下,能被他們醫治的人也越來越少。

如果醫生不治病,那還能有什么用?

淩冽嘴角帶著微笑,問道:“現在華佗山解放了嗎?”

就算對面只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少年,但也聽得出淩冽話裏淺顯的調侃。

更有幾個小混混竟然不厚道的笑出了聲。

這讓閃亮登場的男豬腳立即覺得顏面落地,原本斯文的樣子也全部掉在了地上,轉而是滿臉的憎惡:“給我狠狠地打!把他給我打殘廢,醫藥費我們家出!”

再怎么說這名門公子也是這些混混的老大,他這一聲令下,小混混們自然圍了過來。

這時候淩冽就很是頭疼了,自己要是真把這些小家夥打出來個二三四,那到時候一群家長圍堵了百草堂總部,那就更讓人頭疼了。

淩冽拍了拍瑤瑤的肩膀,小聲說道:“你身上有沒有帶堅硬的東西,磚頭,或者鐵塊也行。”

但瑤瑤直接白了淩冽一眼,就好像在看一個傻逼,誰家大閨女會帶這種東西。

不過瑤瑤又很快露出了笑臉,立即把手伸進了口袋。

這倒是真把淩冽給嚇到了,自己本來就給姑娘開個玩笑,她不會真的帶了這種東西吧?

但是隨後淩冽就松了一口氣,瑤瑤只是從口袋裏掏出了兩枚硬幣。

“這個行嗎?”瑤瑤眨巴著大眼睛問道,看她那期待的眼神,似乎是在等淩冽表演一段小李飛刀之類的神奇功夫。

淩冽笑了笑,他接過了那兩枚硬幣,把硬幣放在了手指間。

“大家來瞧一瞧看一看哈,既然這么多人捧臉,那今天就給大家表演一段徒手斷硬幣的絕活!”淩冽此時就像個賣大力丸的江湖郎中,吆喝聲相當專業。

這時候瑤瑤都想找個老鼠洞鑽進去了,本想著淩冽會化身一位江湖大俠,好好教訓一下這些囂張的小混混,但誰知道他竟然化成了一個江湖郎中。

站在不遠處的金絲小四眼這會兒真的樂呵了起來,他捂著肚子笑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來這裏是搞笑的吧?就這點出息還敢出來挑事情?”

圍著淩冽和瑤瑤的小混混們也都跟著笑了起來,但那位染著七彩頭發的不良少女卻是著急的跺腳。

“你到底還幫不幫我報仇啊?他都那么欺負我了,不能讓他就這么混過去!”

金絲小眼鏡的眼神我立即陰沉了下來,他直接對著手下的小混混喊到:“都別給我笑了!趕緊把他給我收拾了!收拾完我請你們吃飯上!這個星期的費我包了!”

小混混們一聽,立即來了精神,這年代咖費用那么貴,沒有經濟來源的他們抽一根煙都得掐成三段,這要是有人包一個星期的費,那豈不是要快活整整一個星期?

小混混們給家裏要不來錢,到現在就有了一個省錢的好機會,幾個人這就要向著淩冽沖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淩冽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手掌上安靜躺著兩個硬幣。

“看好了啊,看好了啊,大叔,哦不,大哥哥我可就表演一次哦!”淩冽一臉神秘。

小混混們都愣了一下,就在這氣氛安靜的一瞬間,接連兩聲哢擦的清脆聲音傳到了眾人的耳朵裏。

“來,姑娘,幫我宣傳兩句。”淩冽笑著對瑤瑤說道。

瑤瑤一臉的不樂意,但最後還是嗯哼著說道:“下面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

瑤瑤的話音剛落,淩冽就松開了手,這個時候裏面已經不是兩個完整的硬幣了,而是四個一半的硬幣。

別說是三十多個小混混驚呆了,就連瑤瑤這時候都詫異地說不出話來。

她趕緊捏起了淩冽手中的幾個半圓,檢查一遍之後,卻發現真的是被截斷的硬幣。

“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瑤瑤不敢相信地說道。

但是淩冽卻是面帶著微笑,看著眼前的這些小混混。

小混混們都震驚了,沖在最前面的幾個人立即往後退了退。

看到自己人這么快就慫了,一直站在前面的左英才立馬就急了,他大聲吼道:“你們都幾歲了?還相信這種魔術!都是騙人的啊!趕緊把他給我解決了!你們一個月的費我包了!”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但是這句話也並不適用於所有的情況,現在小混混們還是一個比一個慫,都在趕緊後退。

倒不是剛才切斷了硬幣的伎倆震懾了他們,只是現在淩冽表現的越來越嚇人。

在這么一大群小混混的圍堵之下,原來是淩冽剛用手指從腳下扣出來一塊地磚。

這塊地磚在淩冽的手上簡直就是一塊面包,隨著淩冽手掌的搓動,地磚慢慢碎成了渣。

如果說剛才那是魔術的話,那么這個地磚又該怎么解釋呢?還能是淩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故意在這裏埋下了一塊動過手腳的地磚?

事情顯然不是這樣,無論是哪一種猜想,都足以證明這些小屁孩不是淩冽的對手。

就算有一個月的費誘惑著他們,但是這些小混混大多都轉頭就跑。

還是有幾個家夥沒有著急逃跑的,但作為敵對方來說,這幾個家夥的表情未免太奇怪了一些。只見他們眼睛出神的看著淩冽,就好像看到了天上的神仙一樣,現在眼睛裏全部都是對淩冽的崇拜。

年輕人的大腦裏本就沒有准確的善惡標准,但他們腦海裏肯定有一份對強者的崇拜,剩下的這幾人似乎是被淩冽給圈粉了。

如此情況之下,金絲小眼睛還有那個七彩頭發的不良少女的算盤全部落空了。

不良少女直接轉身騎著自己的自行車一溜煙就沒有影子了,那自行車本來就已經是歪把了,也虧得小姑娘身體素質棒技術也好,還能把一輛半殘的自行車騎那么快。

現在連不良少女都跑了,在淩冽的正前方可就剩下一個金絲小眼鏡了,這家夥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轉身就要逃跑。

但是這個時候根本就不需要淩冽親自動手,瑤瑤直接說了一聲:“交給我!”

她就飛速的追了上去,恐怕專業的跑步運動員都不一定有她的速度快,更何況是一個養尊處優,斯斯文文的小眼鏡呢。

很快,瑤瑤就帶著他的戰利品,一路跑了過來。

不過左英才這家夥不愧是名門之後,能讓一個小孩子被抓住的時候大喊要殺要剮隨便之類的一連串話,也不知道那群迂腐的老頭子們到底教給了小孩什么東西。

只不過淩冽可沒有半點要殺他和剮他的意思,他只是拿出了一根銀針,直接插在了左英才的喉嚨上。

現在任憑左英才再怎么用力,都只能有一個嘴型而已,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左英才一臉詫異,現在他看向淩冽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個巫婆一樣。

這也搞得淩冽哭笑不得,他無奈說道:“我可以讓你說話,但是你不要亂喊,你只要回答我幾個問題,等我滿意了自然就放你離開。”

在人為刀俎他為魚肉的情況下,左英才只好點了點頭。

但是他又立即昂起了頭,一副標准的名門正派般的驕傲。

但淩冽卻是一臉不解地問道:“你剛才說你是華佗山的傳人,那我剛才用銀針的時候,為什么你還一臉驚訝的樣子,難道你不知道銀針的這種用法?”

面對淩冽的質疑,左英才卻是驕傲說道:“我們華佗山只教授治病救人的方法,從來不涉及這種害人的東西!”

看到這家夥說的這么一本正經,淩冽卻是覺得他有些可悲,醫術本來就是一向宏大的學問,怎么可以斷章取義,自己分辨出來是害人還是救人?正如毒蠱雖毒,但依然能用在治病救人上一樣。

但他也不驚訝,這種事情不就是那些迂腐老頭最喜歡做的事情嗎,這小四眼從小生長在那樣的環境裏,也難怪他是井底之蛙。

“不過我還真是好奇了,華佗山就算再怎么作,那也能算是名門正派之一,多少也要有些修煉的本事,但是我看你身上並沒有類似的氣息,難道你們現在也不修煉了?”

面對淩冽的疑惑,左英才再次說道:“我們學習的都是治病救人的方法,沒有用處的東西我們從來不學!”

只不過這次說這句話的時候,左英才的臉卻是通紅。

“啊哈,果然是名門正派呀,連撒謊都沒學會呢。”說罷,淩冽就伸出手來想要給他把脈。

雖然左英才奮力拒絕,但他哪裏逃脫的開,淩冽的手指還是准確落在了他的脈門上。

感受了一番之後,淩冽才笑著說道:“原來是諸門閉塞,不適合修煉啊,只知道華佗山墮落了,沒想到你們竟然墮落到了這一步。”

聽到這話,左英才立即拼死反抗,無論是什么人侮辱自己的師門,恐怕都會要給人拼命了。

看著家夥反應這么激烈,淩冽就知道他誤會了自己得意思,他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才解釋道:“我並不是說你的情況代表著華佗山的墮落,華佗山真正墮落的是在態度上,你身體這種情況雖然比較複雜,但如果華佗山的那些老迂腐們肯四處請教,四海求藥得話,這種情況並不是不能改變,但他們卻為了華佗山的臉面掩蓋了你不能修煉的事實,一個人的命門閉塞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一個門派命門的閉塞!”

聽到淩冽的話,左英才完全愣住了,雖然他並不能了解這句話的所有含義,但是他起碼知道,淩冽是在為自己悲歎。

自己明明對這個人做出了這種事情,他為什么反而為了自己悲歎?

左英才蒙住了,他不知道該怎么面對眼前的這個人。

這時候淩冽卻是松開了他的手:“我也不問你華佗山有什么計劃了,你走吧,希望你能自己抓住自己的命運,別成了門派的犧牲品,至於華佗山最後會怎么樣,那就聽從天意吧。”

剛被松開的左英才轉頭就跑,但是跑了不到二十米,他又跑了回來,喘著大氣說道:“爺爺和長老們,在商議對付一個叫淩冽的人!”

說完,這個斯文少年再次離開。

他已經告訴了淩冽他所知道的一切。

淩冽看著這少年逃跑的身影,心裏也小小的感慨了一下,雖然名門正派得這種培養人才的方法根本培養不出真正的人才,但卻是能夠培養出一個單純的人。

在淩冽給這個少年雞湯的時候,瑤瑤正仔細觀察著那斷掉的硬幣,還有被淩冽徒手搓成粉末的地磚。

瑤瑤和這些人不一樣,雖然她小時候體弱多病,但好在有一位開明的父親。

見識的事情多了,許多事情不用講她也全懂,所以對於淩冽的這些感慨一點興趣都沒有,她只是一心想研究出來淩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哥哥,這是魔術嗎?”瑤瑤眨巴著她美麗的大眼睛,還是那副期待的眼神。

淩冽則是打了個哈欠,一邊向前走,一邊胡亂扯起來:“你相信它是魔術,那它就是魔術,你要是不相信它是魔術,它依然有可能是魔術”

看到他這么一副不認真的樣子,瑤瑤也懶得去問了。

最近的這幾天裏,淩冽可一直都沒有閑著,他行走在天京的大街小巷,也有意無意接觸了不少的外來人。

當然淩冽主動接觸的還是那些各大醫派的人。

雖然再難見到像是左英才這種傻的可憐的人,但是這些名門正派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驕傲的意思,在他們的意識中,似乎現在這個世界還停留在那個古典中醫藥的世界中。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