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说说你们老公的技术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说说你们老公的技术,接觸中醫的人都得承認,古典中醫曾是中華的不二選擇,從炎帝開始,到華佗扁鵲等諸多名醫,古典中醫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

夜深人靜的時候,淩冽躺在四合院裏獨自思考著中醫的未來。

他看著滿天的星光,不禁感慨道:“時代已經不同了啊,以前那是中醫的天下,人們除了中醫沒有其他選擇,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有西醫這個強大的敵人,難道這些名門正派就不知道反思一下中醫在西醫面前節節敗退的原因?難道他們不知道醫學也是一個生命體,也需要不停的成長和進化?“

在淩冽看來,現在正是中醫藥需要進化的時候,不過這滿腔的感慨無非說給懂的人聽,只要哀天凝躺在另外一張躺椅上,陪他一起看著天上得星星。

就在淩冽滿心擔憂地考慮著中醫未來的時候,名門正派的代表們卻聚集在了酒店的會議廳裏,商討著怎么對付淩冽和他的百草堂。

孫天奇拍打著桌子,義憤填膺地說道:“各位掌門或者長老們,這句話我再說最後一遍,現在淩冽為了一己私欲,竟然想要排除異己,毀滅我中醫的大好前途,這簡直就是欺師滅祖的大逆不道之事啊!我不知道神農穀為什么還沒有制裁這個畜生,我只知道必須有人咬對這件事情負責!”

他的話立即引起了下面這些人的熱烈討論。

左光啟笑著說道:“你盡管放心就是了,我們早已有了定數,如果明天的中醫峰會那小子敢來的話,我們一定讓他下不了台!”

這些人早就商議出了不少方法來對付淩冽,就在他們想要炫耀自己的方法的時候,孫天奇卻是再次拍了拍桌子。

“對於如此大逆不道,謀財害命之人,我們真的只是讓他下不了台嗎?這豈不是便宜了他!”

聽到這話,全場立即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臉色都無比震驚。

這時候馬承猶豫說道:“這難道孫公子還有什么別的想法?”

其實每個人的心裏都有數,但這個時候可沒人站出來亂說話。

孫天奇倒是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微笑著說道:“這種人,就應該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而這個代價,就是喪命於此!”

聽到這話,場上又再次炸開了鍋,這時候有兩個門派的代表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想要就此離開。

但是很快就有人把會議廳的大門給關上了,不給他們任何離開得機會。

代表們的目光都看向了左光啟,畢竟他的年紀最大,也是這裏最具有代表性和發言權的人。

左光啟先是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才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妥,畢竟淩冽是神農穀的弟子,如果殺了他,神農穀肯定不會放過我們這些人,雖然我們也都是大門派,但是和神農穀比起來,恐怕”

“有什么好怕的?神農穀只會救人,難道他們還能殺人不成!”孫天奇大聲說道,不少老人的身體都顫抖了一下。

沒人接孫天奇的話,於是他繼續說道:“諸位可知道神農百草經!”

這句話一說出口,代表們猛然抬起了頭,對於這傳說中的醫家神書,他么可不僅僅是知道,這些掌門就算做夢都想得到這本神書。

左光啟和馬承天的表情也動容了一下,但是這兩個老江湖很快就掩蓋住了自己的情緒。

孫天奇繼續說道:“看來大家都是知道的,據說這神農百草經上記載著神農的諸多秘方,得到它,那也就是爬上了醫學的巔峰,這本是先輩留給全人類的保障,但神農穀卻做了什么事情?他們一直把這本神書占為己有,不給其他門派半點機會,甚至是看一眼都是奢望!諸位說說,這應該嗎?“

下面立即開始竊竊私語,只要是渴望得到神農百草經的人,多少都對神農穀有怨言,現在被孫天奇說出來,更是讓大家找到了共同的話題。

孫天奇的嘴角劃過了一絲邪笑,他繼續大聲說道:“現在,就是現在,這本神農百草經就在淩冽的手上,只要我們滅了這個人,就能把神農百草經公布於眾,就能解決全天下的中醫,難道不值得嗎?”

被他這么一說,這些代表眼神中的擔憂都減弱了幾分,誰都知道神農穀的精華全在神農百草經上面,如果真得到了這本醫學神書,那誰還會害怕神農穀啊?

馬承天先表了態:“我覺得孫公子說的很對,為了天下醫學的發展,做一些犧牲是必須的。”

這時候孫天奇把目光放在了左光啟的身上,孫天奇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些老家夥根本就不會把自己這個年輕人看在眼裏,年紀最大,而且資曆最老的左光啟,才是他們真正的領頭羊。

左光啟的態度非常重要。

終於,這位老者緩緩從位子上站了起來:“如果諸君已經同意,那這件事情就必須辦的滴水不漏,不然我們肯定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聽到左光啟的發言,孫天奇帶頭鼓起了掌,這場秘密會議最終以全場通過的方式決定制裁淩冽,而制裁的方式就是秘密奪取淩冽的生命。

此時在忙著開會的還有天京的另一個地方。

楊部長坐在中醫協會的會議室首位,眉頭皺在了一起。

坐在他面前的人並不多,只有八個,分別是大名鼎鼎的八位禦醫。

這八個人在淩冽出現之前,幾乎支撐起了中醫的全部天空,他們如同中醫天空中的八根頂梁柱一樣重要。

不過太多人迷信那些歸隱的大師,卻把眼前真正為國為民做事的人忽略。

楊部長眉頭緊皺說道:“我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他們的矛頭指向的應該是淩冽吧,我們得做點什么。”

劉禦醫直接說道:“我提議,以官方身份直接表彰淩冽,並標明事宜,到時候那些謠言自然不攻自破。”

楊部長點了點頭,他還是一臉擔心:“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些年來,淩冽對中醫發展做出的貢獻,八位禦醫和楊部長都看在了心裏。

但是面對淩冽現在面對的困境,一行人卻並不方便插手。

中醫協會和那些名門到底誰才代表著中醫正統,這些年來社會上也多有爭執。

雖然中醫協會的支持聲日益提高,但和那些傳承了百年甚至千年的名門相比,只有幾十年曆史的中醫協會還是太羸弱了一點。

而且更讓人無奈地是,中醫協會管理的只是城市裏那些中醫館,對於這些遠在山裏野間的醫門根本沒有任何的求束縛力。

楊部長是一個很有遠見的人,他同淩冽一樣,也看到了這些名門背後的迂腐一面。

在如此形式面前,其實楊部長已經下定了決心,這一次無論如何,他也要代表官方來做出最公正的處理。

至於百草集團到底能不能在這場挑戰下生存下來,還是要看淩冽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淩冽就和哀天凝一起打扮了一下,現在淩冽看上去完全就像是個賣大力丸的,一身長袍加身,臉上點了幾個黑店,嘴巴一圈也貼上了胡子,再加上一頂破破爛爛的帽子,恐怕已經沒人能認得出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醫王了。

哀天凝則是打扮成一個男人的模樣,同樣是在長袍和帽子的偽裝下,沒人能認得出他們了。

看到兩人這個樣子,黎嫣然忍俊不禁說道:“我說你們兩個至於嗎,去參加個峰會又不是去演戲,不至於打扮成這個樣子吧?”

但淩冽卻是一臉認真說道:“可不就是去演戲嗎,我敢說今天去的一多半都是裝神弄鬼的神棍,我要是不打扮成這樣,人家都不一定能讓我進去。”

此時哀天凝只是乖乖站在淩冽的身邊,給他扛著一面寫著“醫半仙”的棋子。

只不過也不知道這醫半仙三個字是誰給寫的,歪歪斜斜好像蟲子爬出來的一樣。

此時在中醫峰會的會場外面,二狗正一臉不耐煩地看著那些牛逼哄哄的各門派大師紛紛入場。

霍青鳴蹲在牆角,皺著眉頭說道:“你說淩冽是怎么想的,參加個裝逼大會還要我們陪著他玩,這裏面不都是些名門正派嗎,還能有什么危險?”

霍青鳴算是巡邏隊裏對江湖中事了解最少得一個,還好他身邊有兩個現實版的混世魔王在,不愁教不會他怎么變成大混混。

大嘴吐出嘴裏叼著的一根草棒,笑著說道:“裝逼大會,嘿嘿,霍老弟這個名字給該的可真好,可不就是裝逼大會嗎,就淩冽那醫王的牌子那么響,也沒裝逼裝成這個樣子。”

二狗則是繼續皺著眉頭說道:“淩冽的擔心絕對不是沒有道理,剛才進去的幾個高手至少有半步武王境界,甚至是武王,他們身上都帶著戾氣,肯定是來者不善。”

距離幾個人比較遠的老張正和陸家的高手們一起躲在牆根裏乘涼:“打就打唄,甲家都被我們給滅了,只要不是五大家族,咱都不虛他。”

這時候大嘴突然罵道:“你們看,看見那個醫半仙了嗎?那他媽表明就是個騙子吧!”

眾人順著大嘴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兩個穿著長袍,戴著皮帽的兩個人,那個稍微瘦弱一點的竟然還扛著一個醫半仙的大旗,更累人的是,這大旗上的字簡直爛的和屎一樣!

“哎呦臥槽!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看到那醫半仙向著這邊看過來,霍青鳴直接插著腰大罵道。

罵完他就回頭看了大嘴一眼:“我這次表現的怎么樣?”

大嘴直接給了他一個大拇哥,咧嘴笑了起來。

但是二狗皺著眉頭,遇到這種裝神弄鬼的人一般都是他第一個罵出口的,只是剛走過去的半仙讓他覺得很熟悉。

峰會大廳的入口,淩冽也是一陣鬱悶,自己只是看了那幾個家夥一眼,結果就被罵了一頓,要不是要進去參加什么狗屁峰會,自己肯定要過去和霍青鳴幹一架。

不過這也反應出,黎嫣然化妝的本事確實不一般,連自己的好兄弟都認不出來了,裏面的那些人更不可能認得出自己。

“哎呦呦,又來一位大師,大師裏面請!”淩冽剛接近了大廳的入口,就立即有一個帶著工作牌的年輕人熱絡的走了上來。

這一聲大師叫的淩冽愣了一下,難道自己真的很有大師的風骨,隨便這么打扮一下就成了大師了?

看著這工作人員一副諂媚的樣子,淩冽也懶得理會他,把兩張邀請函一丟,這就向著裏面走去。

本來以為打擊他一下就行了,但是誰知道淩冽的冷漠卻點燃了這家夥的熱情。

這個年輕人趕緊跟進,滿臉微笑說道:“一看您就是真大師啊!看著每一步都透露著大師的氣息,就連這身邊的跟班都很不一般,你看這男生女相,這就很不簡單啊,大師您真是如仙人一般!”

淩冽走到哪裏,這家夥就跟在哪裏,最後實在被他煩的不得了啦,淩冽直接扭頭,用沙啞地聲音說道:“你到底有什么事,不如直接說吧。”

這聲音經過真氣的改變,已經和之前的音色有了很大的改變,這點很容易做到。

看到眼前的這位大師竟然這么明了,青年立即嘿嘿笑道:“其實也沒有設么事,就是上頭有規定,每一位大師都得知道一點規矩。”

“規矩?”淩冽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人。

醫學峰會本就是開放性的學術交流會,淩冽還真沒聽說過參加個峰會還要什么規矩,看眼前這工作人員猥瑣的表情,肯定也是見不得人的規矩。

果然,這人笑著說道:“現在淩冽都已經危害全全城了,今天這大會肯定也要討論這件事,只要您肯說幾句淩冽的壞話,罵幾句就更好了,就能領到我們准備的特殊紀念品一份。”

這話剛說完,哀天凝向前走了一步,現在她和淩冽的關系已經很不一般了,現在有人說淩冽壞話,她怎么會坐視不理?

但淩冽卻從後面輕輕拉住了他的衣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