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啊哥我错了别打了,哥不可以

啊哥我错了别打了,哥不可以,楊部長帶人沖進來之後,立即讓人封鎖了這個大廳,看到地上躺著的二十多個黑衣人,他立即火冒三丈。

跟在他身後的還有接到他命令火速趕來的民警,大廳周圍的區域迅速被控制,但楊部長還是知道自己來晚了,這裏的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把剛才擋著我去路的那些人給我抓起來,一個人都不要放過!”楊部長的命令一下達,警方紛紛行動,大廳的工作人員全部被制服帶到了大廳裏,但是這些人中早就沒有了孫天奇的身影。

在一番詢問下,警方才得知這些人對這次的襲擊計劃一點都不清楚,他們的使命只是協助孫天奇的工作。

楊部長插著腰,在大廳裏來回走動:“警察同志,你們一定要把那個小子給我抓回來,這事和他脫不了幹系,這些人肯定是他派出來的!”

但是警察隊長卻是一臉為難的樣子:“楊部長,人我們一定會抓,但是現在根本就沒有證據證明這人是他殺得,所以就算抓了,我們也不能關他太久。”

楊部長對這警察的話非常不滿意,就在他想要發脾氣的時候,淩冽直接從後面拽住了楊部長的手臂。

這時候淩已經把帽子給摘了下來,嘴上的胡子也已經撕掉,雖然看起來還是有些滑稽,但總能讓人認出他來。

剛才淩冽也在這大廳裏觀察了一會,也確實沒有找到用得上的證據。

不得不說,孫天奇的這次計劃做的很幹淨,二十多個殺手全部被滅口,就算抓住了工作人員,他們也可以用楊部長和八位禦醫沒有邀請函為理由,證明他們把這些人擋在外面只是按規矩辦事。

看著這些人還在狡辯,淩冽苦笑了一下,某種程度上來說,幸虧他們把楊部長和禦醫們攔在了外面,不然這幾個人很可能會變成遇難者之一。

不過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警方確實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

事實上淩冽也沒有寄予警方多大的希望,就算現在犯事的不是名門大家的孫天奇,而是其他的古武者,那么警方還是沒有多少辦法。

所以這也就催生出了執法者組織。

淩冽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刺客,還有幾個因此喪命的普通醫師,他完全有理由以執法者長老的身份處死孫天奇。

執法者不會像警方一樣,處理事情的時候總是追求絕對的證據,對於執法者而言,他們的所見所聞就是證據。

但這並不代表著執法者就能為所欲為,若是被檢舉並證實執法不當,他們依然會被嚴厲的懲罰。

現在想要處置孫天奇肯定不容易了,這次讓他跑掉,他肯定會提高警惕,淩冽只好等待下一次的機會。

楊部長無奈地拍了拍淩冽的肩膀:“這一次讓你受驚了,要不這兩天我給你找個地方躲一躲,現在社會山的風聲對你很不利啊。”

看到楊部長關切的眼神,淩冽只是笑了笑:“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這條路不好走,如果現在我就慫了,那以後還怎么把中醫發揚光大?”

這話好像直接說到了楊部長的心坎,他欣慰點了點頭:“看來我真沒有看錯人呀。”

八位禦醫也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劉禦醫直接說道:“像是淩冽這樣幹實事的人才能真的把中醫發揚光大,你看那群什么狗屁名門正派,整天就知道拉幫結派,近百年他們可有任何長進?”

劉禦醫早就對那幫自稱中醫正統的人看不順眼,什么正統不正統,只要善用中醫之道,治病救人,那就已經繼承了中醫之魂。

淩冽看了看幾位禦醫,卻是笑著對楊部長說道:“如果中醫協會能夠制約各大醫門,也許這種亂象會被終止。”

但楊部長卻是無奈搖了搖頭:“不可能,中醫和西方不一樣,西醫講究的是規范統一,但中醫必須講究百花齊放,如果強行收攏各門派,很可能是把中醫的活力全部扼殺。”

這時候劉禦醫又憋不住了:“就算沒活力,也比讓這些人瞎折騰強,現在搞事都搞到天京來了,以後還不知道會做出什么誇張的事情!”

劉禦醫之怒自然有他的道理,但是淩冽知道,對千脈中醫勢力的管理本來就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宛如江湖,永遠不會安寧。

不過這會兒楊部長卻是深有意會的看向了淩冽,這期許的眼神搞得淩冽莫名其妙。

“你有話說?”淩冽撓了撓後腦勺,笑著問道。

“倒也沒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如果各大醫門有一位共同認可的盟主,是不是情況會有所好轉?”楊部長依然面帶微笑看著淩冽。

他討論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如此看著淩冽,用意不用說也很清楚。

看到這一幕,劉禦醫也是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淩冽是神農穀傳人,他來做這個盟主簡直就是名正言順啊!”

但淩冽卻是一臉尷尬,現在各大醫門都想著怎么弄死自己呢,怎么可能會突然讓自己當什么狗屁盟主?

看到淩冽為難地表情,楊部長的表情卻是輕松了一些:“這種事情不可強求啊,不過我有了一個新的計劃,既然現在各大醫門齊聚天京,那我們就順勢辦一場真正的醫術大會,且以醫術論英雄。”

聽到這話,幾位禦醫眼中大放異彩,他們早就看那些名門不爽了,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和那些名門比試一下,到底誰才是中醫的佼佼者。

淩冽也露出了燦爛的笑臉,說起醫術方面的比試,他還真沒有怕過誰。

由於這場大會必須要以官方的身份舉辦,所以很多事情也不是楊部長一個人能決定的,他需要把項目上報,這也需要一定的時間。

百草堂的大廳裏,淩冽一屁股癱坐在了椅子上,這一次黎嫣然倒是沒走過來詢問事情,因為門裏站著的那位戴著帽子的女人更讓她感興趣。

“這位妹妹進來坐吧,來人是客。”黎嫣然笑著把身邊的一把椅子擦了擦。

其實這椅子並不髒,黎嫣然這么做只是為了表示對這位女子的歡迎而已。

只不過這句話卻是是讓淩冽瞠目結舌,自己接觸到這人身體的時候才知道她是個女人,畢竟她包裹的比自己還要嚴實。淩冽了半天勁才搞清的問題,但是黎嫣然竟然一眼就看出來對方是個女人,而且還毫不猶豫的喊了人家妹妹,難道女人的直覺真的准到了這個地步。

戴著面具的神秘醫師也沒有客氣,她微微躬了一下身子後,慢慢坐在了椅子上。

看她現在的動作,著實是一位女子了,不過等她把那奇怪的帽子摘下來的時候,淩冽還是詫異地睜大了眼睛。

雖然妝容故意靠攏男人,但是那雙水靈的眸子和櫻桃一樣晶瑩剔透的小嘴確完全暴露了她的性別。

乍一看上去,這年齡十的女孩,簡直就是一只來自森林的精靈,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股子靈氣。

淩冽看呆了,但很快他就覺得自己的腳背一陣疼痛,原來是黎嫣然的腳無聲無息的落在了他的腳背上,而且黎嫣然現在卻偏偏像個沒事人一樣,只是面帶微笑看著眼前的小美人。

這時候淩冽嘗試著把自己的腳往後縮一縮,但黎嫣然卻踩的更結實了,這時候淩冽也只能慶幸黎嫣然不喜歡穿高跟鞋,不然這一番蹂躪下,自己的腳丫子非得被她給踩穿。

哀天凝站著的位置和這個神秘小美人很近,她靜靜地注視著眼前的這人,好像天生就和她有著某種親近的感覺。

黎嫣然微笑著說道:“不知道這位妹妹怎么稱呼,是從哪裏來,到這裏又是因為什么?”

“是我把人帶來的!”淩冽強忍著腳上的疼痛,假裝沒事的說道。

但是隨即淩冽感覺到的是一陣更加誇張的疼痛,這次他的腳丫子真的要被踩扁了。

黎嫣然帶著恐怖的微笑轉過頭說道:“我是在問她,又不是在問你!”

看著黎嫣然咬牙切齒的表情,淩冽瞬間閉嘴。

只是他心裏越發的不明白,難道這漂亮的女人和漂亮的女人天生就有仇嗎,明明是第一次見面,搞得像個敵人一樣。

更悲催的是,受苦的一直是自己!

水靈的小美女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小女是邱靈山上一個小小的采藥女,名叫邱海棠,這一次來到這裏,只是受邀來給這位妹妹看病。”

本來黎嫣然還以為這漂亮妹子是淩冽從什么地方勾搭過來的,但一聽到是給哀天凝看病的,他的態度立即有了好轉。

“原來是這樣,不過看你的年紀好像並沒有多大吧,小凝的病情可不是那么好看的,你真的有信心?”黎嫣然好奇的問道,說話間還把一杯熱茶送到了邱海棠的手裏。

這時候邱海棠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看了一眼淩冽說道:“大名鼎鼎的醫王現在也不過二十出頭而已,所以年紀已經不能說明什么了呢。”

這女孩看向淩冽的眼神全是崇拜的意思,本來還在揉腳的淩冽立即嘿嘿笑了起來。

但是黎嫣然卻直接給他潑了一盆冷水:“他這算什么醫王啊,難道你沒有發現嗎,現在大街小巷都是他的壞話,真正的醫王應該讓人信服才是。”

看到黎嫣然批評自己批評的那么認真,淩冽一臉地生無可戀,這如果是平時還好一些,黎嫣然說什么他都會聽,但是現在自己這么可愛的小粉絲在這裏呢,怎么也得給點面子吧。

黎嫣然看了淩冽一眼,似乎看到他吃癟,自己好得意,淩冽則是白了她一眼,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不過自然有公正說話的人,邱海棠笑著說道:“不管那些名門承不承認他的醫王位子,我只知道現在若是論起來醫術,可沒人出其右。”

這番話倒是說的淩冽美滋滋,但說的也有點太過了,雖然淩冽經過層層曆練,再加上自己的刻苦學習,在醫術方面能贏過他的實在不多,不過這也只是在社會上而已。

就算不說神農穀的那一個個老家夥,就算是山林之中,也有幾位連淩冽都不得不敬重的中醫老前輩。

所以淩冽這會兒終於說話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小凝的病我就沒有辦法醫治,但是你可以。”

淩冽看向了這女孩,眼神中也全是期望。

但是這個女孩真的可以治好哀天凝的病嗎?其實淩冽並不看好她,畢竟到了現在,她連哀天凝的脈都沒有把過。

偏偏這個叫邱海棠的女孩的眼神中又帶著一股自信,正是這個眼神,讓淩冽對他有了一點希望。

從來都是別人把治病救人的希望放在淩冽的身上,這是第一次淩冽把這種希望寄托在別人的希望。

哀天凝的症狀淩冽已經診斷了很多遍,也思考了很多遍,但是得出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哀天凝的命是由蟲不由己。

現在蠱蟲在她體內扮演者太過重要的角色,如果沒有了這些蠱蟲,那么她的生命也會隨之終結。

這些蠱蟲都在小凝的掌控之中,但這只不過是暫時性的事情,如此眾多的蟲子也終有她控制不住的那一天。

淩冽預計那一天將會在十年後到來,這已經是淩冽能力的極限了。

就在淩冽沉思之際,秋海棠只是看了看身邊的小凝,然後很確信地說道:“我覺得我可以,但這需要時間。”

這一次淩冽都直接從位子上坐了起來,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女孩。

比他更驚訝的就是黎嫣然了,百草集團的迅速崛起,就是把淩冽的醫術當成了金字招牌,而對於淩冽的醫術,黎嫣然有著更多的自信。

她愣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這就意味著你的醫術確實比淩冽要強!”

但秋海棠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這樣的,我和我爸爸恰巧對蠱蟲有著很多研究,所以對付蠱蟲我們有自己的辦法,但這並不代表我們比醫王要厲害。”

就算黎嫣然不會給人看病,但是經營百草集團這么久的時間,他對中醫方面的學問也了解了不少。

中醫號稱有千脈傳承,但經常出現在人們面前的也不過是十幾脈而已,其中的傳承則分布在中華的各個地方。

所以如此想來,就算淩冽是醫王,也不可能在這千脈醫術上樣樣精通,只是說綜合實力的話,目前能和淩冽抗衡的不多。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