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一万五次,这么大,会撑坏掉的

一万五次,这么大,会撑坏掉的,淩冽則是在大廳裏來回走動,他總覺得邱靈山這個名字如此的熟悉。

想了好一會兒,淩冽這才突然轉過身來,滿心歡喜地說道:“我想起老了,邱靈山也屬於苗疆的范圍,是唯一一支能夠在苗疆范圍內存活的醫派。”

因為曾經在一本醫書上了解過這方面的情況,但是那醫書是一個當代人寫的,而且那人的醫術貌似也不怎麼樣,所以淩冽也就隨便那麼一看,根本就沒把醫術中記載的東西當成一回事兒。

現在還能把那些東西想起來,也多虧淩冽的頭上長著一個好腦袋。

看到淩冽知道邱靈山和她的師門,邱海棠竟然高興的跳了起來:“好開心!醫王竟然知道我們邱靈山。”

淩冽尷尬的笑了笑:“別再叫我什麼醫王了,而且我現在才想起來,你不生我氣我就萬幸了。”

邱海棠使勁搖了搖頭,但淩冽卻是滿心歡喜地說道:“這麼說來,你確實有辦法對付小凝的毒蠱?”

這時候邱海棠又使勁的點了點頭。

兩人聊的倒是開心,但是黎嫣然現在卻是什麼多沒有聽懂的樣子:“在苗疆裏的唯一一支醫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連淩冽都差點忘記的信息,黎嫣然不知道當然也是正常。

這個時候淩冽笑著說道:“苗疆裏面,毒蠱為尊,雖然苗疆也多有平靜地,但仍有不少地方都被惡意的毒蠱支配,就好像小凝原來在的鬼醫派一樣,在鬼醫派的地盤內,所有人都必須臣服於鬼醫派,違反的人就要面對毒蠱的威脅,但是在二十年前,一位名叫邱不平的前輩去了一個苗疆的山上,自立山頭為邱靈山,並且開設醫門,專為人袪毒滅蠱。”

聽到淩冽說到這裏,黎嫣然的嘴巴都張的大大的了,但這個時候邱海棠卻是笑著補充道:“其實那並不是什麼山頭,邱靈山實際上是大一點的土坡而已,後來我們才真的搬進了一座山上,而且我們雖然被稱為醫門一脈,但人數加起來也不過十個人呢。”

黎嫣然疑惑問道:“在別人的地盤還要做對抗別人的買賣,你們還只有十個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邱海棠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是淩冽卻點破了這個謎團:“能夠做到這一點,恐怕邱不平前輩至少有武王境界吧,或者更高?”

邱海棠還是笑了笑,沒有贊同也沒有反對。

淩冽也意會了她的意思,既然人家不方便說破,那自己也就不好再多問了。

他更關心的還是小凝的情況:“話說回來,你明明沒有給小凝把脈,為什麼會知道她的情況?”

沒想到邱海棠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她才反應過來,笑著說道:“我都習慣了呢,現在你們還都是習慣於把脈的,雖然把脈更好一些,但是我們這些經常和毒蠱接觸的醫師,你應該能夠理解,如果直接接觸的話,恐怕自己都要被毒蠱感染了,所以我爹就教給你我們用面相之術來判斷病人的病情。”

“看臉就能知道病人的病情了?”黎嫣然也不知道今天是第幾次被這個小美女給震驚了。

但邱海棠只是咯咯笑了笑說道:“不完全是呦,相面只是一種籠統的說法,其實我們除了觀察面相之外,還要觀察病人的身體特征和變化,總的來說要比把脈複雜呢。”

這小美女說話似乎自帶嬌柔屬性,雖然聽起來有些做作,但和她那可愛的外貌搭配起來,也就完全是讓人心疼了。

很那想象一個這樣的軟妹子竟然能一個人來到這麼遠的地方。

黎嫣然笑著點了點頭,剛開始對這女孩的偏見現在已經完全煙消雲散了,邱海棠雖然看起來是那種要被人保護,非常可愛的小女生,但實際上她卻是一個不靠臉吃飯,自立自強的小小女強人,身上的能力就連淩冽都不得不敬佩。

而且淩冽的心裏知道,所謂的虎父無犬子,當然也不會有犬女,如果說邱不平是一位武王或者是更厲害的半步武聖的話,那他的女孩也絕對不可能是泛泛之輩。

這個看起來非常可愛的女孩,實際上應該是一身刺吧,如果有誰企圖對她心懷不軌,那下場估計比毒蠱上身還要慘。

淩冽微笑著說道:“雖然直到你有信心,但我還是想知道你對小凝的情況到底打算怎麼辦。”

但邱海棠卻是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說道:“我說了呀,這是一件很漫長的事情,所以不用著急,我的房間在哪裏呢,我想要先去休息。”

淩冽滿臉黑線,如果說自己給別人看病太隨意的話,那這姑娘簡直隨意的沒有底線了。

正當淩冽想要給她一點壓力的時候,黎嫣然突然擋在了淩冽的面前,笑著向邱海棠說道:“這是當然了,妹妹趕了這麼遠的路當然需要休息一下,如果你沒有地方住,那晚上就去我那住下。”

黎嫣然現在真是熱情的不得了,竟然還直接去幫著這女孩拿包。

但女孩卻是有些抱歉的笑了笑,隨即就靠近了哀天凝一些說道:“請問,這位妹妹在哪裏住?”

一說到這事情,淩冽就一陣疼痛,哀天凝非得要跟著自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但是黎嫣然總是想歪,以為他故意誘騙小女孩。

現在這個話題被提起來,黎嫣然就有些不高興的說道:“和這個猥瑣的男人住在一起。”

淩冽差點沒跳起來,他一臉不高興的說道:“我怎麼就猥瑣了?”

還沒等黎嫣然說話,邱海棠就笑著說道:“為了更接近我的病人,所以我打算和小凝妹妹住在一起。”

隨後邱海棠還轉過頭來看了哀天凝一眼:“你是叫小凝吧?”

哀天凝笑著點了點頭,似乎很歡迎她的樣子。

不過這也就意味著淩冽的四合院要熱鬧起來了,在接受了小凝之後,現在竟然還要接受一位更能誘惑男人的邱海棠!

如此兩位大美女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但現在淩冽卻發起了愁。兩個漂亮妹子要住進自己的四合院,淩冽現在卻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因為站在他身邊的黎嫣然已經開始咬牙切齒了,恨不得把淩冽給吃了。

在遠方大酒店的總統套間裏,孫天奇站在窗邊,看著樓下的動靜。

就在這個時候,那位一米四的老人再次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直接坐在了陽台的沙發上,只不過和上次不同,他這次坐在左邊的那個沙發上。

這讓孫天奇很不爽,上次九同光坐了右邊的位置,他就決定不再去碰那個位子,但是現在這個老家夥又坐了左邊的,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有意的,現在簡直就是不給孫天奇活路了。

雖然孫天奇滿心不高興,但他還是把這種嫌棄成功掩飾在了焦躁的表情下,他還在認真觀察著下面的動靜,看看有沒有警察靠近這裏。

老人隨便抓起了水果籃的一個水果,笑著說道:“根本沒必要這麼大驚小怪,會場上我處理的很幹淨,雖然浪費了一點咨詢,但是他們絕對不會有什麼理由把你關起來。”

這老頭就算是孫天奇的爺爺來了也會信任有加,孫天奇更沒有什麼疑問,但他還是看了樓下最後一眼,確認沒有什麼異常後,這才走了過來,但他只是站在了老人的身邊,並沒有要坐下的意思。

九同光笑了笑,捏起一個蘋果扔給他,但孫天奇接到蘋果後,卻只是把蘋果放回了籃子裏。

他看向老人,眼神裏的尊敬之色似乎比以前少了一些。

“九爺爺,你不是說這次不會有問題的嗎?為什麼我們付出了這麼多人力物力的情況下,他淩冽卻是沒有半點事?”孫天奇的聲音多有責問的意思。

九同光抬頭看了一眼這後生,這才說道:“如果按照我計劃的步驟走,淩冽根本就沒有逃脫的可能,但你卻投機取巧直接進行了最後一步,事情發展成這樣,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可是八個禦醫和那什麼部長就在我面前,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是他們這麼多的對手?”孫天奇很不服氣的說道。

慢慢吃完了手裏蘋果的九同光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就不是我的問題了,既然你連這種小事情都解決不了,那就應該多想想自身的問題。”

被老頭訓了一通的孫天奇心情越發不好,他直接提高了嗓門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采用新的計劃,我們必須要得到神農百草經,也必須要殺掉淩冽!”

“你好像對淩冽的性命很感興趣嗎,莫不是在我不在的那段時間裏,你還和淩冽有過恩怨?”九同光故意打趣地說道。

但是孫天奇可不是一個能開得起玩笑的人,特別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九同光苦笑了一下,看來自己要趕緊離開了,不然被一個後生趕出去,那實在是有些丟人。

不過在出門之前,九同光還是悠然說道:“得到神農百草經是為了孫家,我不會大意的,至於淩冽的項上人頭嘛,就讓九爺爺我教給你應該怎麼把事情做的簡單又漂亮。”

孫天奇看著老人離去的背影,不自覺陷入了沉思,他完全想不出在這次任務失敗之後九同光還能有什麼招數,特意帶來的二十四位飛箭刺客已經全部喪命,難道他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牌?

雖然不知道九同光到底會怎麼做,但孫天奇知道,這一次自己只要好好的期待就行了。

在天京的一個古老四合院裏,淩冽坐在自己的躺椅上,一邊看著自己的醫書,一邊搖晃著手裏的蒲扇。

四合院雖然破了一點,但是水電齊全,而且屋子裏竟然還裝著空調,雖然那空調的年紀也差不多和這四合院的年紀相當了。

淩冽從來沒有開過,他也不知道這空調到底壞沒壞。

比起這種電氣化的東西,淩冽更喜歡這種原始的東西,當然這並不能說明他是一個懷舊的人,躺在院子裏用蒲扇去熱,這也是淩冽在調整自己的氣息。

一呼一吸之間,蒲扇便將面前的陳舊氣息全部打散,於是新一輪的小循環便開始運轉,再次有陳濁的氣息從淩冽的鼻口裏呼出,再次被這蒲扇瞬間打亂。

如此反複循環,淩冽只覺得身體裏的浮躁氣息在調節中慢慢散去,留下的只是一顆安靜的心神,如此境界,又哪裏需要空調這種多餘的東西。

就在淩冽滿是享受繞身之清風與院間之明月的時候,一股花香的味道鑽入淩冽的鼻孔。

淩冽睜開眼睛,剛剛洗完澡的邱海棠正站在他的身邊,微笑看著她。

此時邱海棠只是穿著一身潔白的睡衣,他那完美的身形依稀可見,在這清風和月光的映襯下,這位小美女似乎顯得越發的迷人了。

淩冽的氣息稍微亂了一些,他直接揮了揮手中的蒲扇說道:“去去去,小屁孩趕緊去睡覺。”

但是邱海棠卻滿臉不樂意的樣子:“我今年都已經十八了!可不是什麼小屁孩,作為一個成年人,難道我還不能做一些我喜歡做的事情?”

淩冽看了一眼這個自認蒼老的女孩,無奈說道:“你喜歡做的事情,不會就是在別人旁邊站著吧?”

邱海棠又靠近了一步,有些花癡地說道:“不,我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安安靜靜地看著自己得偶像”

被人稱作偶像,淩冽還真有點吃不消,他直接把醫術往身邊一放,立即說道:“既然你這麼有時間,那就給我說說吧,說說你到底打算怎麼治療小凝的病?”

他這話剛說完,邱海棠就打了個哈欠說道:“哎呦,時間不早了呀,既然偶像這麼不解風情,那我可就回去睡覺了,你千萬不要後悔。”

說罷,邱海棠就轉身向著自己的屋子裏走去。

看著這家夥的背影,淩冽也真是有些無語,明明就是一個小屁孩,竟然還學著人家玩成熟。

但是在邱海棠進屋的時候,她還不忘回過頭來給淩冽眨了眨眼睛,青春小少女的形象畢露無遺。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