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师你想不想我上你,老师别了下面已经很涨了

老师你想不想我上你,老师别了下面已经很涨了,本來淩冽有一個跟班就已經很無奈了,但誰讓哀天凝對自己有了心理依賴,面對這么可憐的一個女孩子,淩冽也實在不好意思拒絕。

但現在好了,除了哀天凝之外,淩冽的屁股後面又多了一個跟班,邱海棠。

邱海棠的理由更讓人無法拒絕,她現在做什么事都是以給小凝治病為理由,雖然知道這家夥在扯淡,但她也畢竟是小凝康複的關鍵,淩冽也只好繼續忍讓。

只不過這兩天黎嫣然看淩冽的表情越發奇怪,搞得好像是淩冽在故意勾搭青春少女一樣。

有這兩個女孩跟著,淩冽哪裏也去不了,他只能呆在百草堂總部裏,進行一些亂七八糟的研究。

正當淩冽研究桌子上的一堆粉末的時候,邱海棠突然跑了過來:“偶像!這是什么草藥啊,能不能吃?”

說話間她就要用手去抓,嚇得淩冽趕緊用手擋住。

現在淩冽恨不得直接把她抱起來狠狠地打一頓屁股:“我說你好歹也是個醫師,不知道穩重一點嗎,碰到這東西你可就直接翹辮子了。”

這本來就是淩冽從昨天的飛箭上刮下來的一些毒藥,只不過現在汁液裏的水分已經蒸發,只剩下這些藥粉了。

這種強度的毒藥,稍微沾到身上那么一點點,就能立即要了人的性命。

邱海棠抓著自己的馬尾辮立即向後退了退,但她還是有些不相信的說道:“就算是最毒的箭毒蛙或者是毒舌的毒也不可能碰一下就死啊,怎么說也得進入血液啊。”

她說的倒是很對,但淩冽卻是搖了搖頭,自然產生的毒藥肯定不會讓人死這么快,起碼也會有個過程,但眼前的這種毒藥,卻完全可以達到讓人觸之必死的效果。

可見這凶手想要殺自己的心是有多迫切。

只是純粹走過的黎嫣然也皺著眉頭看著那些粉末,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就算是毒蠱也沒有那么誇張吧?”

淩冽苦笑了一下:“能配制出這種毒藥的人本就對人體的特性很清楚,這種粉末的毒性是可以直接穿透皮膚的,除了孫家,估計沒人會搞出來這種玩意兒。”

學醫學到一定的境界,本身就對各種草藥的特性和人的特性非常了解,這樣才能用草藥把身體的病症給去除。

但反過來說,到達這種境界的人如果想要草藥把人給殺死的話,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只不過這時候草藥就已經不是草藥了,應該稱之為毒藥。

現在淩冽眼前的這種東西其成分本來都沒什么毒,相反還都對人的身體有很好的滋補作用,但是由於操作者搭配“得當”,這才讓這些東西的混合物成為了如此狠毒的毒藥。

黎嫣然皺著眉頭問道:“是不是孫天奇?”

畢竟他也已經了解了整個事情的經過,但淩冽這個時候卻是笑著說道:“說實話那家夥也算是有點本事,但他還沒這個能耐。”

“可是你剛才說是孫家的人幹的?”

“當然是孫家人幹的,但這次孫天奇很可能只是個幌子,他的背後,肯定還隱藏著一位絕世高手!”淩冽眉頭緊皺,他已經預感到,接下來自己的日子可能會越來越不好過。

和以前用武力解決的那些事情不同,這一次等待自己的肯定是一個個危險的圈套。

這時候邱海棠還是距離淩冽很遠,很明顯她很忌憚淩冽眼前的那些毒藥。

看到淩冽終於把這些毒藥收了起來,邱海棠這才靠近了一些,顫顫巍巍地問道:“你是不是死對頭很多啊,怎么隨便一個殺你的人都那么厲害?”

眼前這個厚臉皮的女孩這時候顯得很膽怯,但淩冽卻是不屑說道:“怎么,怕了啊,怕了就離我遠一點啊,省的哪天人家來殺我的時候把你也給卷進去。”

但邱海棠這時候卻是淡定了一些:“放心吧,我跑的很快的,反正他們追的是你不是我,只要我和你反方向逃跑就可以了!“

看到她一本正經的樣子,淩冽真不知道是應該誇她聰明,還是應該好好的把她給打一頓。

在華佗山入住的賓館裏面,此時不知為何響起了一陣陣悲痛的哭啼聲。

左英傑剛剛去會見了自己的那群小弟們,在門口聽到這個聲音也是渾身的不舒服,不過他也沒有在意。

畢竟這大酒店裏住著的人那么多,什么人都有,偶爾出現一次死人的事情也沒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他乘坐電梯向師門承包下來的十三樓趕去,但越是接近十三樓,這哭泣的聲音就越是明顯,左英傑開始感到越發的不安,直到有人在哭喊“左老爺子死的好冤的時候,左英傑的內心再也無法平靜了,他覺得胸口很悶,悶的自己幾乎都要暈厥。

現在他的內心依然存在著一絲絲的僥幸,畢竟天底下姓左的人那么多,而且這哭聲也不一定是從十三樓傳來的,也有可能是十二樓,或者是十四樓。

但是當電梯從十三樓打開的那一刹那,左英才終於支撐不住了,他的淚腺就好像炸裂了一般,止不住的淚水從眼裏流了下來。

走廊裏跪倒的全都是自己師門的長輩,或者是和爺爺有交情的人。

左英才快步沖了過去,有幾個長輩想要攔住他,但左英才就像瘋了一樣,直接沖破了長輩們的阻擋,沖到了爺爺的床前。

此時躺在上面的人已經毫無聲息,甚至臉上的表情都算不上安詳,有的只是痛苦。

左英才是左老爺子最年幼的一個孫子,但也是最疼愛的一個孫子。

他之所以在這給年紀承擔了過多的期望,就是因為爺爺的緣故,但這並沒有讓左英才記恨爺爺,他更是把自己的爺爺當成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人。

不過現在這個人卻是死了。

“不可能!”左英才擦掉了眼淚,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樣,直接對身邊的吼道:“爺爺身體一直很好,不可能無緣無故就去世了,肯定有原因,誰能告訴我,到底是因為什么!”

金絲眼鏡掉在了地上,原本斯文的模樣在這一刻卻是顯得極度猙獰。

良久,在人群裏慢慢走出來了一位黑胡子的老人。

這人孫英傑認識,他就是在天京和爺爺最親近的人,馬承天。馬承天的臉上也寫滿了悲傷,他皺著眉頭走過去,輕輕抱了抱左英才,這才歎了一口氣說道:“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了,憑你現在的能耐,就算知道了,也肯定奈何不了那個人。”

聽到這話,孫英才立即安靜了下來,馬承天的話分明是承認爺爺的死是有原因的。

“馬爺爺,你盡管告訴我!就算我沒有能力給爺爺報仇,但是我們華佗山絕對不是好欺負的,就算是五大家族的人,我們也絕對會讓他付出代價!”

看著左英才勢在必行的樣子,馬承天這才低下頭來說道:“倒不是五大家族的人,只是最近傳出來的那個醫王,你不知道那個醫王淩冽他有多過分”

說道關鍵的地方,馬承天又故意停了下來,左英才的表情越發猙獰:“馬爺爺你繼續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本來左英才最近就一直聽爺爺在自己耳邊批評這個叫淩冽的人,現在爺爺的死和這個人有關,左英才反而有一種情理之中的感覺。

馬承天用手帕擦了擦臉,這才哭喪著繼續說道:“你是不知道啊,那個淩冽在中醫峰會上那么多的同行面前,竟然直接侮辱你爺爺的醫術,你想想啊,左老那是何等驕傲的人,在醫術上面就算是孫家的老醫王也要敬讓三分,他淩冽算是個什么東西,竟然囂張到這種地步,只可惜左老上了年紀,竟然把這小子的話當了真,這才”

聽到這裏,左英才的整張臉都扭曲了,他狠狠地把手打在了牆面上,細皮嫩肉的一雙手立即皮開血綻,但左英才好像完全感受不到這份疼痛一樣,只是盡情地發泄。

一時間跪倒在房間周圍的華佗山成員也各個是憤怒無比,也不知道是誰先開了一個頭,直接喊道:“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整個十三樓都跟著暴躁起來,左英才更是陰狠地抬起了頭,他的心中已經暗暗決定,就算是拼上性命,也絕對要讓淩冽付出應有的代價!

而馬承天這個時候則是用手帕擦拭著臉上的皺紋,慢慢地離開了十三層。

百草堂裏,還坐在太師椅上悠閑自得的淩冽突然把嘴裏的茶水全部都吐了出來。

“什么?左老頭死了?怎么死的啊?”淩冽一臉懵逼的問道,雖然那個老頭子被自己氣暈了一次,但整體來說他的氣色和狀態都不錯啊,怎么會無言無故死了呢?

看到他一臉疑問的樣子,黎嫣然就更加好奇了:“難道這件事你還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和左家根本就不熟。”

但黎嫣然卻仍然瞪大眼睛:“可是可是外面都說是你殺了左光啟啊,我還以為這件事確實是你幹的嗎,看來我還錯怪你了。”

淩冽直接白了她一眼,雖然自己確實有執法者長老的牌子,但是左光啟也沒做什么特別過分的事情啊。

就算這個老頭子參與了詆毀自己並謀害自己的工作,但看在他這一生確實都貢獻在了中醫上面,淩冽只是把它給氣暈了而已。

為了防止這個九十歲的老年人有事,淩冽特意先給他把了把脈,隨後才交給了馬承天。

怎么想這老頭子都不應該死掉才對啊,對於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也許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有人在背後偷偷搞鬼。

想來想去,淩冽的腦海裏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因素,於是剩下的那個就算再怎么讓人詫異,那將變得可能。

“馬承天。”淩冽的嘴裏慢慢念出了這個人的名字,但他還是覺得有些太不可思議,畢竟馬承天和左光啟已經有半百的交情了,這一次又共同帶領各大醫門參與天京的活動。

在發生這件事情之前,也從來沒聽說過這兩個老家夥發生過什么矛盾。

百思不得其解的淩冽歎了一口氣,就在這個時候邱海棠直接沖了過來,身子緊緊靠著淩冽,滿臉崇拜的說道:“偶像好帥啊,連左光啟這樣的大人物都是說殺就殺,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

看到這姑娘還在這添油加醋,淩冽也懶得理會她。

不過這個時候黎嫣然卻是很有信心地說道:“如果這件事情真的是淩冽做的話,那么他肯定會承認,既然他自己都說不是他殺的了,就肯定不是。”

淩冽看著黎嫣然嘿嘿笑了笑,沒想到關鍵時刻這裏最相信自己的還是黎嫣然。

但黎嫣然這個時候卻不怎么領情,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讓淩冽的熱臉貼了個冷屁股。

而邱海棠似乎對黎嫣然有一種天生的恐懼感,在黎嫣然直接否定了她的話的時候,這個梳著雙馬尾的女孩趕集往旁邊靠了靠,直接來到了小凝的身邊。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穿著筆挺西裝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淩冽抬頭一看,這不是別人,正是楊部長。

還沒等淩冽客氣的打個招呼,楊部長就直接給他擺了擺手:“客套話就免了吧,我相信左老去世的消息你應該聽說了吧?”

淩冽點了點頭,這一次還沒等楊部長發問,淩冽就自己說道:“我發誓,這不是我幹的。”

“真的不是你?我可是聽說你直接把左老給氣暈了,根據外界的說法,都說是你把人給活活氣死的。“楊部長掏出了煙,本想抽一根,但想到這裏是醫館,又只好自覺的把煙給放了回去。

這時候淩冽也緊緊看著楊部長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人,不是我殺的,他暈倒之後我還給他檢查了一下,為的就是避免遇到像現在這么麻煩的事情。”

“該來的總會來的。”楊部長歎了一口氣,這才繼續說道:“先不管是誰殺的了,就憑左老這個身份和威望,他的死肯定帶來不小震動,恐怕你小子最近也不會好過。”

淩冽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他當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只是有一點淩冽不清楚,常年居於山上的華佗山,到底有多強大的實力。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