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拔深一点 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征服高冷英语老师

拔深一点 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征服高冷英语老师,城北的一個居民胡同裏正往外地冒著白煙,淩冽在半路上看到了一個一米四左右的矮個子老人,感受到這老者身上不平凡的氣息,淩冽也就好奇的跟了進去。

但這老者卻是走了好久,從繁華的高樓大廈區域直接走到了建築物普遍矮了好多的地方。

而且他還在繼續向前走,似乎漫無目的,但每到一個路口他就停下了步伐,對著空氣中嗅樂嗅,然後選擇一個方向繼續前進。

本來淩冽還沒感覺到什么不同尋常的地方,但隨著老人在一處巷子口消失,淩冽也學著他的樣子在口氣中嗅了嗅,這才發現空氣中漂浮著一股淡淡的肉香。

也不知道這肉是怎么燉的,竟然中間和夾雜著草藥的香味,而且肉香和草藥香味還一點都不沖突,放佛融為了一體。

淩冽又走到了一下個胡同口,這才發現那個不起眼的小牌子:“竹香面館。”

他微微一笑,順著那道白煙和誘人的肉香走進了巷子裏。

都說酒香不怕巷子深,這個面館也是這么回事,雖然位子非常偏僻,但等到淩冽走進去才發現,這裏的人還真不少。

一間簡陋而又幹淨的屋子裏,位子已經被客人坐了個七七,淩冽只得和那位穿著長袍的老人坐在了同一張桌子上。

但所謂的長袍,其實也和淩冽自己的上衣差不多的長度,只是這個老人實在是太矮了,所以穿在他身上才能看出來那是一件長袍。

老人呼哧呼哧吃了一大口面,看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正盯著自己看,他憨厚地笑了笑說道:“我說年輕人啊,我這么一個老頭子又不是十七八歲的姑娘,你有時間盯著我看,倒不如好好品嘗一下這面的味道了,這裏的面可以說是天京之無雙啊。”

說話間一個收拾碗筷的老大姐笑著走過:“老人家你也太會誇人了吧,我這也就是小本生意,連個正式的門面都租不起,哪有什么無雙不無傷的啊,被你這么一誇我都不好意思。”

但老者卻是大聲說道:“我只是實話實說,你也沒什么不好承認的嘛。”

穿著圍裙的大姐只是笑了笑,她開始繼續擦桌子煮面洗碗端面,所有的工作都是一個人完成。

淩冽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那些竹排,這每一塊竹排上寫的都是一道面的名字,淩冽掃了一眼,就笑著說道:“那我就來一份蘭香面吧。”

這應該也是和老人那碗面的名字相同,因為在淩冽點了這碗面的時候,老者直接豎起了大拇指:“你可是點對了,這面的味道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這天底下這么好吃的面可真不多了。”

看到老者一臉享受的表情,淩冽也笑著說道:“您說的對,光是聞著味道我就流口水了,不過現在穿著長袍出來的恐怕也不多了。”

雖然淩冽不知道這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張口閉口就以天下為開頭的人,不是吹牛逼吹上天的人,就是真的牛逼到天上去的人,而眼前的這位老人雖然身高只有一米四,但淩冽相信他是後者。

老者哈哈笑了笑:“你這個年輕人還真會說話啊,我也就隨便那么一說,你怎么就給當真了呢。”

淩冽也跟著他笑了笑:“就算話不能當真,但這身上的味道可不回假吧。”

說到這裏淩冽就不再繼續說下去了,面前肯定是個明白人,他一定知道自己的意思。

老者身上縈繞著一股草藥的芬芳,那不是隨便進入藥庫就能得來的氣味,而是一種和氣息融於一體的味道。

這種境界就算是現在的淩冽也只能望其項背,這不是靠著努力就能得到的,而是需要一個人用幾十年的時間把自己沉浸在草藥中,通過每一次的呼吸把草藥的芬芳帶進了自己的身體,然後再通過鼻口或者是毛孔的呼氣排出。

如此往來幾十年,身體就如同藥材的集合體,無時無刻不透露著草藥的氣息。

就在淩冽繼續看著老者的時候,穿著圍裙的大姐直接把面放在了淩冽的面前。

淩冽拿起了筷子,並沒有在面裏看到蘭花,但不管是面裏的肉還是湯,卻都縈繞著一股蘭花的香氣。

他低下頭來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更是覺得這股香氣不止停留在唇口,而是滲透到全身,如此美妙感覺,也是淩冽第一次遇到。

當然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淩冽知道這湯裏是加了草藥輔助而已。

大姐沒有急著走開,她一臉期待的問道:“怎么樣,大姐的手藝還行吧?”

淩冽趕緊點了點頭,嘴裏全是面也說不清楚話,幹脆就豎起了一個大拇指給這位大姐點贊。

看到淩冽這么滿意,圍裙大姐的臉上立即樂開了花:“吃得慣就行,以後要記得常來吃哈。”

淩冽點了點頭,不過這時候面前的老者卻是笑著感慨了一句:“即便是老夫活了這么久,現在還是在這小面館裏學到了東西,把草藥當做調料來用,把滋味蔓延到全身的同時卻又在滋補身體,秒啊,真的是秒啊。”

關於這活到老學到老的感慨本來就不算什么驚奇的事情,淩冽也沒當做一回事,只是又大口吃了兩口面。

老者重新拿起了筷子,嘴角微微一笑:“在唐唐醫王的面前感慨這些,還希望你不要嘲笑。“

說罷,一米四的老者再次吃起面來。

淩冽愣了一下,但隨即就會心一笑,把嘴裏的一大口面咽了下去說道:“你就不要在這裏羞辱我了,以你的境界,別說是醫王了,就算稱你為醫聖也不足為奇吧,我就希望你別是我的敵人就好,不然我可就要頭疼嘍。”

老者吃光了面,又把碗裏的湯一飲而盡,這才帶著滿意的微笑離開,至於淩冽得話,他沒有給予任何的恢複。

但在他走出這小面館之後,淩冽卻是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他早就聽說孫家有一位奇人,雖然身高只要一米四,但在醫術方面,就算孫家的老太爺都贊不絕口。

從淩冽在街口第一次看到這個長袍老人的時候,心裏就猜測可能是他,現在一碗面吃下去,淩冽更是確定,他就是那個孫家的異性奇人,九同光。

只可惜如此前輩,真的要和自己為敵了。淩冽的拳頭緊握,他的內心也經理了一番掙紮,對於如此德高望重的前輩,只要他不招惹自己,淩冽是斷然不會對他怎么樣,但恐怕這只不過是淩冽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

九同光回到了酒店,打開自己房門的時候,卻發現孫天奇正站在裏面。

孫天奇一看到他回來了,有些激動,但還是一臉不高興地說道:“九爺爺,就算你出去也應該給我說一聲才對,你都這么大年紀的人了,萬一在外面被車撞了什么的,我回去也沒辦法和家裏交代啊。”

但是九同光卻根本就沒有理會孫天奇,他只是慢慢解下自己那件不夠長的長袍,然後走到沙發前坐了下去。

也許是真的老了,也許是天生是天生身體的缺陷,此時的九同光竟然是一頭的汗。

現如今走點路對他來說都已經是負擔。

孫天奇把老人的狀態看在眼裏,嘴角露出一抹不容易察覺的微笑,他向前走了兩步說道:“如果不是我爺爺說什么事情都要討教你,我是絕對不可能站在這裏浪費我兩個小時時間的。”

九同光還是沒有搭理他,只是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後慢慢喝了下去。

明明只是一杯涼白開,但這老人表現的卻像是在品茶一般,這讓孫天奇感覺越發的厭惡。

他直接來到了老者的面前,提高嗓門說道:“現在華佗山的左上行已經來到了天京,而且已經把左家的勢力全部接管了,現在他們已經步入了正軌,實力更提升了不少,今天他們派人來找我,想聯合我們一起滅掉淩冽,所以”

“不行。”九同光的聲音很淡,但也很有威嚴,不容許人反抗。

如果此時坐在沙發上的是孫天奇的爺爺,他現在一句話也不會說,只要服從就好了。

但是現在孫天奇卻是直接怒吼道:“為什么不行?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現在滅掉淩冽以免夜長夢多啊!”

老者這次抬頭看了他一眼:“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剿滅淩冽必須在醫道大會上進行。”

這句話讓孫天奇的怒火更盛:“也不知道你一個老頭子哪來的自信!上次中醫峰會的時候損失了這么多人,淩冽他還不是活的好好的!如果這次再被你搞砸了,我看你怎么和我家交代!”

“這一次不一樣。”九同光繼續淡淡地說著,但孫天奇根本就不聽他的了。

這位孫家的大公子直接摔門走出了房間。

而九同光還是在屋裏靜靜地喝著茶,為了這次的醫道大會他早就做好了萬無一失的計劃,只要嚴格執行自己的計劃,那么就算淩冽有九條命也會死幹淨。

但這計劃他不可能告訴孫天奇,這個魯莽的青年人只會毀了自己的計劃。

如果淩冽真的有那么好殺的話,那么甲家和鬼醫派就絕對不可能失手。

老者似乎很累,他靠在了沙發上,咂咂嘴,面館裏的清香此時扔在他的嘴裏縈繞。

四合院的大門前,淩冽狠狠地打了幾個噴嚏,最近好像一天都要打好多的噴嚏,淩冽無奈地搖了搖頭,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說自己壞話。

和往常一樣,他用後背推開了四合院的門,這木頭大門本來就沉重,開的很慢。

木門上突出的鐵塊頂在後背上,更是讓淩冽有一種別人在給自己按摩的感覺,如此奇葩的開門方式也早已成了他的習慣。

當淩冽打開門後,他卻詫異的發現九尾的房間裏竟然亮著燈。

這讓他的小心髒瘋狂地跳動了兩下。

難道是九尾他們回來了嗎,難道他們沒有放棄自己?

淩冽得內心越來越激動,雖然當初是自己把三個人帶出了黑獄島,但三個人對自己相救了這么多次,早就不欠他的了。

而且在來到天京之後,淩冽也總絕得三個人的行動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在自己解掉了三人身上的毒素之後,他們更是提出了找個安靜地方閉關的請求。

閉關這種事情,少則兩三天,多起來可就沒有個頭了,所以淩冽的心裏也明白,他們嘴上說閉關,但心裏很有可能是已經決定拋棄自己了。

每一次從外面回來,淩冽都向著三個人的房間看一眼,期望他們能夠回來。

雖然現在有哀天凝和邱海棠陪著自己,但這兩個家夥只能算是孩子,根本就沒有辦法和無天,鬼哭,九尾他們相比。

更關鍵的是,只要三個人在的話,那淩冽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出去給人打架了,只要是打不過的,無天鬼哭和九尾自會出面秒殺對方。

但哀天凝和邱海棠卻需要自己保護,想想都心累。

再想到九尾對自己的勾引,鬼哭對自己的嘲笑,還有無天和自己一起暢談人生,即使他們會把墓碑和棺材類的東西帶回家,但只要三個人在,淩冽完全可以無視這些。

淩冽一步一步向著九尾的房間走去,腦子裏的回憶也想暴風雨一樣瘋狂。

但他打開九尾房間的時候,卻發現什么地方有些不對勁。

雖然屋子裏確實站著一個女孩,還穿著九尾的衣服,身材比不上九尾,但也差不了太多,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熟悉。

但是後面的那一對雙馬尾,卻是直接暴露了這家夥的身份。

“邱海棠,我說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禮貌啊,這是別人的房間,不是你隨便就能進來的,趕緊出去!”淩冽的聲音有點嚴厲,畢竟他現在可是滿心的失望,自己苦苦等待的九尾大姐姐,到頭來卻是一只小妖孽。

不過在邱海棠轉過身來的時候,淩冽的鼻血還是留了出來。

雖然這小小的年紀沒有九尾的嫵媚與成熟,但是這個年紀獨有的青春氣息也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啊。

更要命的是,現在的邱海棠穿的是九尾的衣服,本來憑著九尾的性格,她的衣服都會是那種很火熱的感覺,現在穿在邱海棠的身上,卻有一種無法言說的反差美。

最關鍵的是,雖然邱海棠也差不多十八,身高也定型了,但總體相比,他肯定要比九尾瘦了一圈,關鍵的地方更是小了一大圈。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