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上课怎么用手机拍老师,怎么才能做老师

上课怎么用手机拍老师,怎么才能做老师,邱海棠卻是忽視了這差異,任憑衣服有一種想要滑落的趨勢,這種欲擒故縱的感覺,更是讓淩冽鼻子的鮮血直流。

淩冽趕緊從口袋裏拿出兩張紙巾堵住了鼻子。

但即便是這這么狼狽的樣子,他還是用手指著門的方向,嚴厲說道:“現在就給我出去,把人家的衣服給我換回來,給人家放回原地。”

雖然淩冽如此不解風情,但邱海棠似乎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她向上拉了拉將要滑下去的衣服,但由於皮膚太過光滑的緣故,這么做只是無用功,衣服還是滑到了原來的位置。

“大哥哥,你怎么對人家這么凶啊,難道我穿這件衣服不好看嗎?”說這話的時候,邱海棠的腳尖慢慢抬起,肩膀更是微微晃動。

這撩人的動作看起來可比九尾差遠了,但年輕的女孩也自然有迷人的地方。

即使淩冽的鼻孔被堵住了,但他依然能夠感覺到自己的鼻血洶湧澎湃想要破堤而出,但好歹他是醫王,這種情況也能自己調解一下。

所以此時淩冽為了防止自己流血過多,不得不發動真氣,開始對自己的鼻孔進行愈合。

但這個時候他卻忽略了一件事情,眼前這個紮著雙馬尾的女孩可不是給武修小白,這時候邱海棠微微躬下了一點身子,換了個更加撩人的姿勢說道:“何必這么辛苦的支撐呢,來嘛大哥哥。”

淩冽的臉有些發紅,他管不了這么多了,直接轉身走出了門外,重重地把邱海棠關在了裏面。

“如果不把衣服給換回來,今天就別出來了!”淩冽直接對著房間裏面說到。

裏面立即傳出了女孩氣憤的聲音:“我說你還是不是男人啊,這都能忍,你簡直禽獸不如!”

邱海棠噘著嘴換著衣服,知道自己今天的計劃無望了,她只好把衣服裏的針管收了起來。

只要是淩冽在剛才喪心病狂的上鉤,邱海棠就有信心把這針管裏的藥注射到淩冽的身體裏面,到時候淩冽也就任憑他處置了,但是現在這個計劃完全行不通了。

這時候穿著睡衣的哀天凝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她一臉茫然的看著鼻子上全是血的淩冽,但淩冽卻是本著臉說道:“小凝回去睡覺,這裏沒你的事情。”

小凝依然茫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又關上了自己房間的門。

直到邱海棠換好了衣服,淩冽這才打開了門。

但就在邱海棠想要說話的時候,淩冽卻先皺著眉頭說道:“以後要是再玩這種么蛾子,你就趕緊給我滾回西南老家去。”

邱海棠滿臉的不服:“我可是來給小凝看病的!”

“別給我找借口了!你要是真想給小凝看病不早就開始了嗎,但這都幾天過去了,你什么都沒做啊。”

面對淩冽的質疑,一向厚臉皮的邱海棠也紅了紅臉,但他還是雙手叉腰說道:“我都提前告訴你了,這是需要時間的,時間!懂嗎?”

淩冽也實在不想給這丫頭胡攪蠻纏,他直接轉身就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換了點紙巾擦了擦,這才算是把鼻子上的血跡清理幹淨。

淩冽坐在自己的桌子前,看著桌子上放著的那個大龜殼,又想到了一些和無天,鬼哭,九尾的事情。

但這個時候他也只能重重地歎了一口氣,今天最終也是空歡喜一場。

“當當當!”淩冽的房門被敲響。

這丫頭還敢來煩自己,立即讓淩冽氣不打一處來,他沒好氣的說道:“給我滾去睡覺,不然待會兒我就打你屁股。”

不過這個時候門外傳來的不是邱海棠據理力爭的聲音,而是她道歉的聲音:“對不起,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好”

這倒真是把淩冽給下了一跳,這個刁蠻丫頭竟然會認錯?

“我不該私自進那個姐姐的房間,我知道你和那個姐姐肯定有一腿,但還都是我的錯”

聽到這樣的抱歉,淩冽氣的差點吐血,什么叫有一腿啊,他和九尾的關系簡直比純牛奶還要純潔。

邱海棠繼續說道:“都是我不好,我以後再也不任性了,我給你泡了一杯茶,你原諒我好不好。”

她的聲音越來越可憐,本來淩冽是鐵了心不理會她的,但是聽到這姑娘都要哭了,淩冽也只好心軟了一下。

門被打開,淩冽倚靠在了門框上,有些無奈地說道:“你不會在這茶水裏面放了毒藥想要毒死我吧?

聽到淩冽這么說,這小姑娘又崛起了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樣子,她慢慢地把茶水端了起來。

“既然你那么不相信我,那我就喝給你看。”

就在他快要喝到這茶水的時候,淩冽卻直接把杯子給接了過去,茶水也他一飲而盡。

淩冽擦了擦嘴,無奈說道:“我是給你開玩笑的,但是以後你惡作劇也要有點底線好不好?”

邱海棠乖巧的點了點頭,但這個時候她卻直接走進了淩冽的房間。

“臥槽,我剛給你怎么說的?”就在淩冽想要發脾氣的時候,他卻覺得自己的頭一陣眩暈。

看到邱海棠臉上得意的笑容,淩冽就立即感覺不妙,知道自己上當了。

這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淩冽已經知道那差水裏放的是迷藥了,而且這迷藥完全無色無味,配方也非常的新奇,和自己配置的迷藥非常的相似。

在淩冽的眼睛閉上的前一刻,邱海棠一臉驕傲地說道:“味道肯定很熟悉吧,沒錯,這就是本姑娘從你的房間裏面搜出來得,你這個大壞蛋居然藏著這種藥,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淩冽重重地倒在了地上,但這一刻他的意識卻依然清醒。

雖然自己配置的迷藥如假包換,品質更是好的沒話說,但這種程度的藥物本來就偏軟,邱海棠只知道這是迷藥,卻不知道淩冽的身體裏流淌的是龍鳳混沌血。

當迷藥入體的時候,這藥性就已經被龍鳳血給祛除了大半,而剩下的丁點藥性根本影響不到淩冽的心智。龍鳳混沌血除了能夠包容不同體系的能量,更能對部分毒素進行淨化,而且淩冽玩毒這么多年,早已是迷藥的祖宗。

現在淩冽倒下更是為了將計就計,雖然邱海棠確實是鬼靈精怪,但想要套路淩冽這個老江湖,肯定還是嫩了許多。

淩冽早就知道這小姑娘主動接近自己,還故意拖延時間不給小凝看病,肯定是另有所圖。

只是淩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從自己身上得到什么東西。

正好借助這才機會看看她的葫蘆裏到底賣的什么藥。

就在這個時候,邱海棠蹲在了淩冽的身邊,微笑著說道:“起來吧,我的大寶貝,讓我看看你這迷藥到底有多帶勁。”

既然有人下了命令,那么淩冽這個被下藥的人自然要好好額遵從命令,他直接從原地做了起來。

這個時候淩冽處理的很好,他特意讓自己的眼珠不自然分開,這樣看起來完全就像是一個智障。

但光看表面根本就瞞不住這個丫頭,必須在行動上做出點犧牲才行。

邱海棠這丫頭實在不是什么省油的燈,她看了淩冽一會兒沒發現什么問題,這才洋洋得意的說了一句:“先給你來個簡單的吧,打自己一巴掌。”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

但邱海棠卻是滿臉的不樂意:“你剛才都那么凶我了,現在打自己怎么一點都不舍得用力氣,用力打!”

“啪!”這一聲真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淩冽都絕得自己的臉腫了起來。

為了知道這家夥想要做什么,淩冽也算是豁出去了。

但這丫頭卻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現在淩冽都想把她給拽起來打一頓,要不是看在她是一個女孩的份上,淩冽早就喂她一份迷藥了,到時候這個刁蠻丫頭什么都得說。

在玩夠了之後,邱海棠直接進入了正題:“哎,其實你對我雖然凶了點,但對我真的挺好的,特別是剛才給你機會你都忍住的時候,我確實是挺感動的。”

聽到邱海棠這么說,淩冽心裏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這丫頭還是有點良心的。

邱海棠並不知道自己的話能被淩冽聽的一清二楚並且還能理解,她這個時候就好像一個沒人述說心事的失落女孩,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說話的朋友。

“但是呢,感動從來都不能當飯吃,更救不了我的門派,你也知道我們邱靈山的處境多么困難,但是你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爹對抗毒蠱那么多年,體內毒素早就積重難返了,我爸活不長了”

說到這的時候,一向沒心沒肺且樂天的邱海棠竟然哽咽了起來。

誰能想到一個鬼靈精怪的小姑娘,內心竟然隱藏著這么沉重的事情。

“所以啊,我們必須有繼續活下去的依靠,我真的很需要那件東西,對不起了”這是邱海棠傾述的最後一句話,她的聲音從新回到了堅決的態度。

“淩冽,現在告訴我,你的神農百草經被你放在了什么地方。”邱海棠死死地盯住了淩冽的臉。

這一刻,淩冽愣住了,作為一個中了迷藥得人,萬不可有任何的猶豫,但此時他的內心也矛盾起來。

看到淩冽愣住了,邱海棠有些著急,她繼續命令道:“神農百草經在哪裏反!”

就在淩冽從地上慢慢站起來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門口。

“小凝!你怎么來了,你不是已經睡覺了嗎?“邱海棠突然站了起來,有些詫異地說道。

這個時候淩冽也感受到了小凝的氣息,他心裏懸著的那塊大石頭終於被放了下來。

小凝靜靜地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淩冽,眼神中都是不解,雖然她單純,但也一眼看得出淩冽的不正常。

她向前走去,想要看看淩冽到底怎么了,但這個時候邱海棠卻是趕緊拉起了她的手。

“淩冽沒事的,他只是太累了,想要到床上早早休息而已,對吧淩冽?“說這話的時候,邱海棠直接看了淩冽一眼。

她的這句話中實際上是暗藏了對淩冽的控制,所以這個時候淩冽直接走到了床邊,趟了下去。

邱海棠松了一口氣,這才微笑著說道:“看吧,肯定是累傻了,我們別管他了,趕緊去睡覺吧!”

說罷,邱海棠就拉著哀天凝的手向著房間裏走去,雖然小凝很好奇淩冽到底怎么了,但她最終還是沒能熬過邱海棠,只得被邱海棠送到了房間裏面。

過了半個小時之後,邱海棠約莫著小凝已經睡著了,她這才從自己的房間裏偷偷摸摸走了出來,向著淩冽的房間裏面走去。

吸取了剛才的教訓,這一次邱海棠直接把房門反鎖。

但就在她轉身的那一刻,淩冽竟然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後。

“我說你的那杯茶是不是有什么問題啊,為什么我喝了就感覺很困?”淩冽揉著眼睛看著眼前的美女。

但他突然就站在了自己設身後,就已經把邱海棠給嚇了一大跳,現在邱海棠心髒撲通撲通跳動的聲音,淩冽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不過這小妮子畢竟臉皮厚,她立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怎么可能!我可是好心好意給你賠罪的!你這個人怎么這么不領情!”

看到邱海棠又一副被欺負的樣子,淩冽又指了指已經被反鎖上的門,無奈說道:“那你給我解釋解釋,為什么要把門給我反鎖啊?”

這一次邱海棠徹底慌亂了,她不知道該去怎么掩飾現在的行動。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淩冽卻所有所思地說道:“哦我知道了,你又貪圖我的帥氣,想要趁機生米煮成熟飯,我說你這個小姑娘!”

就在淩冽想要批評教育的時候,邱海棠卻是呸了一聲,直接打開門跑了出去。

搞得就好像淩冽要把她怎么樣一樣。

看到這女孩跑回了她自己的房間,然後狠狠地把房門關上,淩冽也終於松了一口氣。

不過現在淩冽也有了新的愁心事,這一次算是放過了邱海棠,但如果她的目的是為了拯救師門而搶神農百草經的話,那肯定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難道自己每一次都要讓著她?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