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我喝多了儿子要了我,被弄疼了

我喝多了儿子要了我,被弄疼了,對於這樣一個如此自尊自強的女孩,他實在不想傷害,只不過這時候淩冽還是摸了摸自己的臉,這都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他的臉還是火辣辣的疼。

真不知道這應該怪邱海棠太不地道,還是怪自己太實在,淩冽歎了一口氣後,也默默關上了自己的房門。

第二天早上剛來到百草堂總號的時候,黎嫣然就插著腰站在大廳的中央,似乎等了淩冽好大一會兒了。

而在黎嫣然的身後,正是邱海棠和哀天凝,不過這會兒邱海棠活像一個被人糟蹋了的姑娘,哭哭啼啼的,甚是可憐。

淩冽還沒來得及問什么事情,黎嫣然手裏的雞毛撣子就落在了他的身上,這一下子可不輕啊。

以前黎嫣然確實凶了一點,但絕對不會到了拿雞毛撣子打人的這種地步,但無論如何,淩冽也趕緊躲了躲。

這要是幾下子下來,打傷了自己不要緊,要是毀了一個十幾塊錢的雞毛撣子那多讓人心疼啊。

坐在太師椅上的牛斌鴻只是在那裏捂著嘴巴笑,從來都是淩冽欺負他,現在可好了,看到淩冽被打,這老家夥別提多高興了。

當黎嫣然抬手又要打的時候,淩冽也是一臉日了狗的表情:“打人之前你總得要說明情況吧!我這還什么都不知道呢就挨了一頓打,我簡直比竇娥還冤啊!”

看到淩冽的表情,黎嫣然更是憤怒的不得了:“你還好意思說,大晚上的去了人家女孩的房間不說,竟然還三番五次地欺負人家一個女孩子!覺得人家的家人不在天京就為非作歹了是吧?我給你說,我今天就要替妹妹討回公道!”

其實淩冽知道,黎嫣然對於自己和兩個女孩合住這件事本來就不高興,但也總不至於借題發揮到這種地步。

他抬頭看了正在哭哭啼啼的邱海棠一眼之後,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肯定是這這丫頭惡人先告狀!

這時候黎嫣然又舉起了雞毛撣子追了過來,淩冽大喊道:“冤枉啊,我根本沒有”

他這話還沒說完,邱海棠就直接說道:“你當然沒有得逞!如果讓你得逞了,那我幹脆死了算了,要不是小凝進來的及時,我的貞操都被你奪走了!”

聽到這話,淩冽還沒來得及解釋,黎嫣然的雞毛撣子就狂風暴雨般的落了下來。

關鍵是邱海棠還不肯作罷,她直接拉車了一下小凝說道:“小凝,你說對不對!”

昨天小凝倒真是打擾了某人的事情,但絕對不是淩冽的,不過小凝本來就迷糊,被邱海棠搖晃了兩下,也只好點了點頭。

跳進黃河都洗不清的事情現在都有證人了,淩冽也真是欲哭無淚。

當他看向邱海棠的時候,這丫頭竟然還沖著自己吐了吐舌頭。

在黎嫣然的瘋狂打擊下,淩冽幹脆逃出了百草堂,向著大馬路上跑了過去。

但黎嫣然卻是一只手撐著腰,一只手用雞毛撣子指著逃跑的淩冽說道:“我就不信你不回來!”

淩冽跑了,黎嫣然也終於喘了兩口大氣,畢竟打人也是個力氣活,但她看到邱海棠依然哭哭啼啼之後,立即就走過安慰起來。

走在大街上的淩冽一邊清理著身上的雞毛,一邊把這些雞毛給撕成了碎片。

這都是什么事啊,這還有王法嗎?

他一臉鬱悶的走在大街上,雖然天京很大,但現在他還真沒想到有哪裏好去的。

此時他就像是一個孤魂野鬼在大街上飄蕩,不過還好沒走多久就遇到了熟人。

准確的來說,是這位熟人找到了他。

原本完美無瑕的金絲眼鏡已經有了些破損,這讓那個風光無限的少年看起來也落魄了一些,不過他眼神中卻多了一絲深邃。

左英才面對面和淩冽站著,淩冽環視了一下周圍,看到附近有一個咖啡店,也就直接走了進去。

而左英才更是很自覺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咖啡店的人現在還很少,剛好適合談一些事情。

這一次是左英才先開了口:“我大哥已經來了。”

淩冽笑著看了看他臉上的傷疤和已經有些破損的眼鏡說道:“我看出來了。”

左英才繼續說道:“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在醫道大會前先解決掉你,只要孫天奇幫我家幹掉你,我大哥就會幫他奪得醫王的位置。”

聽到這個消息,淩冽多多少少還是詫異了一下,他沒想到這些人這么猴急,本來想著這些人會在醫道大會上動手,但現在看來他們還真缺乏一種叫耐心的東西。

淩冽喝了一口咖啡,笑著說道:“這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他們想來那就來嘍。”

看到淩冽一臉的從容,左英才有些激動:“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么!不要忽略我大哥和他的手下!”

“哦。”淩冽只是淡淡地說了一聲,但他反而饒有興趣地問了一句:“馬承天那邊的情況你是怎么處理的?”

左英才愣了一下,這才說道:“他不知道你的出現,但依然很生氣,如果事成後我不履行諾言,他會曝光我的所有事情。”

淩冽點了點頭:“看來這個老不死的必須要及時解決了。”

不過好淩冽關注的重點不同,左英才還是把中心都放在了他大哥的事情上:“你到底有多少底牌?怎么贏得過我大哥?”

淩冽只是喝了一口咖啡,直接忽略了左英才的話。

他看到左英才的咖啡依然一口沒動,微笑著問道:“咖啡你不喝嗎?”

左英才直接搖了搖頭:“我只喝白開水。”

這也許又是他從左光啟的身上繼承下來的什么習慣,但淩冽也懶得管那么多,他直接把這杯咖啡端過來放在了自己面前。

良久,淩冽才終於再次開口:”我就用你當初的話來問問你吧,現在你是在利用我嗎?“

這一次左英才沒有猶豫,他直接說道:“不,我們是在互相幫助。”

但淩冽卻是欣慰地笑了笑:“進步的挺快啊,不但學會利用人了,竟然還學會撒謊了。”瞬間就被看透的少年臉紅了一下,雖然他現在已經比以前進步了很多,但論起心機,依然不是淩冽的對手。

很多事情都需要反複的磨煉,就算是臉皮也不可能是一下子厚起來的。

現在這個少年臉上的戒備完全消除,他滿臉敬佩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大哥哥。

從這個時候起,左英才就知道自己不應該在對他用什么套路,自己要做的,只是在他身上好好的學習套路。

崇拜淩冽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了,起碼也得有三四個,所以淩冽也壓根就沒在意。

但是人有三急,喝完了兩大杯咖啡後立即就來了感覺,淩冽就向著外面走去,他走的很快,一臉的著急。

左英才跟在他的身後,生怕跟丟了。

走到路口的時候,淩冽往周圍看了看,直接向著一個小巷子裏走去,搞得好像在做賊一樣。

走了幾分鍾,他又拐向了更小的一個巷子,這裏基本沒什么人,也安靜很多。

淩冽終於在一個牆角停了下來,跟在他身後的左英才環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有些不理解地問道:“你把我帶到這裏來做什么。”

從咖啡館裏出來淩冽就一直朝著偏僻的地方走,現在兩人站著的地方應該是周圍最偏僻的地方了。

左英才本以為淩冽到這裏來,是要告訴自己一些絕密的事情,畢竟他的表情看起來非常不輕松。

但淩冽這時候卻突然解開了腰帶。

這個動作把眼前的這少年給嚇了一跳:“你”

左英才的臉似乎變得更紅了,倒不是因為他是彎的,只是從小他便在華佗山上接受最保守的教育,就算是男人和男人之間也要非禮勿視。

現在淩冽直接在巷子裏做起了這么粗俗的動作,折讓左英才很沒有辦法接受。

只可惜淩冽並沒有理會他,只是背對著他噓噓了起來。

左英才轉過頭去,淩冽這種不文明的行為讓他感到不恥。

淩冽更是不屑地切了一聲:“水喝多了當然需要釋放,你以為我這么著急找地方是想幹啥啊?”

隨著嘩啦啦的流水聲,淩冽的表情一陣舒爽。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左英才突然轉過身來鞠了一個九十度的大躬,這突然的一個動作嚇得淩冽顫抖了一下,險些尿到了鞋上。

淩冽彈了彈趕緊提上了褲子:“你腦子有坑吧,尿個尿有什么好鞠躬的!”

就在淩冽想要離開的時候,左英才卻是一臉嚴肅地說道:“我知道了,這一定是你給我上的第二課,在解決自己事情的時候,所有的規則和文明都可以被無視,甚至可以不要臉!”

要不是這家夥說話的時候一本正經,淩冽這就要一腳踹到他身上了,明明只是找個地方尿個尿而已,怎么就變成不要臉了。

但左英才還是繼續說道:“其實這些天我知道前輩一直是在教導我!你的一言一行都對我有著很大的影響。”

聽他說這話,淩冽伸到一半的拳頭又收了回來,看來這小子還不傻,竟然能看得出自己是在幫他。

左英才繼續說道:“所以這一次,我也不會讓前輩失望!”

“等等一下,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淩冽一臉慌亂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但左英才現在已經直起了身體,解開了腰帶,向著淩冽剛才站著的方向走去。

“額,其實這種事情真的不好勉強的”淩冽手忙腳亂的想要拉住他,但左英才卻是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了過去。

還真是低估了這孩子啊

淩冽看著這家夥尿尿得背影,忍不住擦了擦額頭的冷汗,自己明明只是撒泡尿,沒想到在左英才的腦子裏卻成了給他上課。

其實淩冽根本就不相信,他們在山上撒尿的時候還要到處找廁所!

不過還沒等左英才的這泡尿撒完,突然一個老婦人抄著一個掃把從一個小門裏沖了過來。

“兩個不要臉的家夥,我讓你們在這裏隨地小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們!”老婦人的速度賊快,一掃把就打在了正在尿尿的左英才身上。

這家夥慌亂中就提上了褲子,估計肯定尿在鞋上了。

淩冽一邊大笑著一邊順著來時的路逃跑,而好不容易拽上了褲子的左英才也緊緊跟在了他的身後。

老婦人的體力有限,追了兩條巷子之後幾跑不動了。

快跑出巷口的時候,淩冽笑著拍了拍左英才的肩膀:“既然今天那么刺都要自己承擔後果,就算這件事情你是因為別人做的。“

此時的左英才雖然氣喘籲籲,但他很快就調整好了狀態,一臉認真地說道:“記下了。”

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淩冽偷偷地吐了吐舌頭,反正告訴他什么他都能當真。

這些所謂的道理都是淩冽的腦子裏瞎謅出來的,走在巷子裏的時候,淩冽更是給他上了人生的一大課。

比如你無法用舌頭舔到自己的胳膊肘,又比如打噴嚏的時候人會閉著眼

不管淩冽說些什么,都會被孫英才理解成一種哲學,並在腦海裏折射出相應的道理。

說淩冽是個教育人的大師,倒不如說孫英才這家話是個語霸。

就在兩人快要走出巷子的時候,淩冽突然拉住了他。

左英才睜大眼睛看著淩冽:“你還有什么需要教我的,我肯定全都記在腦子裏。”

淩冽這一次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咖啡店門口的十幾個人。

這些人全都穿著黑色的緊身衣,雖然看起來只是普通的黑社會,但淩冽卻感覺的出,他們每個人的氣息都不普通。

左英才也順著他的手指看去,這才小聲說道:“那就是我大哥,他怎么知道到這裏來?”

淩冽無奈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么簡單的問題還用我說嗎,你被跟蹤了啊。”

這時候淩冽說話的聲音很生怕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他帶著左英才一步一步地向後走去,只要再往後退幾步,他們就能安全側退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雙糖果色的絲襪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