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一夜3次早上还要,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一夜3次早上还要,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雖然等來的不是巡邏隊,而是兩個小閨女,但淩冽也不沮喪,有幫手總比沒有幫手要好。

而且哀天凝和邱海棠的情況似乎都比較特殊,對戰武王或許壓力不但他們兩人解決掉其餘的高手應該不是什么問題。

淩冽直接對著邱海棠耳語一一番,雖然這姑娘有些詫異,但還是點了點頭。

知道怎么做的邱海棠又給哀天凝進行了一番眼神交流,兩人本就有一種心有靈犀的關系,雖然邱海棠沒有說一句話,但站在另一旁的哀天凝點了點頭。

這還真是讓淩冽詫異了一下,啥時候自己也學會了這本事,連磨嘴皮子的功夫都省了,罵架的時候稍微轉兩圈眼珠子,一百句草泥馬就甩出去了。

看到幾個人鬼鬼祟祟的樣子,左上行大笑道:“不用商量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你們沒有半點贏的可能。”

和這個自大狂的脾氣不一樣,孫天奇卻是一臉焦急地催促道:“不要跟他們廢話了,趕緊解決。”

左上行點了點頭,隨即就蹲下身來用手抓住了腳下的陰井蓋,被水泥固定在路面上的陰井蓋竟然被他毫不費力的拽了出來。

下一秒,這陰井蓋就朝著淩冽砸了過去。

淩冽氣息一沉,腳步以紮馬步姿勢岔開,一股力量更是從腰間發起,腰傳臂,臂又傳手,那飛速砸來的厚鐵蓋竟然被他穩穩的接住。

但陰井蓋只是第一步,左上行和孫天奇的身影立即跟上,兩人的腳直接踹在了淩冽手裏地井蓋上。

通過這厚實的鐵蓋,兩人的力量凝聚在了一起,全部洶湧地向著淩冽的身體沖去。

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被這井蓋的力量震地爆體而亡了,淩冽雖然撐得住,但此時的身形就卻不停後退。

同時對戰兩個武王,還是很吃力啊。

不過這時候淩冽直接喊到:“就現在!”

本來孫天奇和左上行就已經見識了兩個幫手的速度,聽淩冽這么一喊,他們還以為是淩冽藏了什么後手,但在兩人神情嚴肅之際,哀天凝和邱海棠卻是一人一邊架起了孫英才,兩人同時用力,竟然帶著左英才跳上了七八米高的牆頭。

隨後兩人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很明顯是趁機跑路了。

看到先跑了三個人,左上行和孫天奇穩住了身形就要催,不過就在兩人剛要動身的時候,淩冽先是把井蓋奮力地甩向了孫天奇,自己卻朝著左上行沖了過去。

面對這急飛的大鐵塊,左上行可沒有淩冽那么紮實的底子直接接住,他一邊退著,一邊拿出袖子裏的一把扇子頂住大鐵塊。

這扇子看起來華麗無比,且不是用普通的扇面做成,看那扇子的堅硬程度。恐怕也是用某種稀有的礦石打造而成。

這也沒什么奇怪的,就孫家那財大氣粗的實力,給大公子配一把上品武器也實在是正常。

大概退了十幾米左右,那井蓋中的力道才完全被卸去,井蓋也轟然落在了地上,堅硬的水泥路竟被它砸出了一條一條的裂紋。

而在左上行那邊,他卻是拳對拳,肉對肉懟上了淩冽。

兩個人誰也不後退,暴雨般的拳頭全部落在了對方的身上,不知道多少拳過後,淩冽借著打在自己胸口上的力道,直接後退了幾步。

左上行看到自己占了上風,立即狂笑道:“淩冽!你也不過如此!今天我就要把你活活的打死!”

雖然淩冽現在渾身是血,但左上行的狀態明顯更慘,他的兩個眼睛都已經睜不開了,只能靠著微笑的縫隙盯著眼前的淩冽。

這時候孫天奇的臉色越發凝重:“有什么好高興的?他就是在拖延時間,現在你弟弟已經被帶走了!”

在兩人和淩冽糾纏的時候,雖然其餘的高手們追了上去,但除了那四個半步武王之外,其餘的簡直就是渣渣。

就算四個半步武王追上了,也不一定是那兩個人的助手。

聽到孫天奇的話,淩冽嘿嘿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然後指了指自己的頭說道:“腦子是個好東西。”

但這話卻是直接激怒了左上行,他拼命沖了過來:“老子這就打碎你的腦子!”

但淩冽卻是微微一笑,右手已經伸到了後背。

看到左上行就這么沖了上去,孫天奇的臉色巨變,如果是兩人合力的話,肯定教淩冽做人,但若是單打獨鬥,肯定都不是淩冽的對手。

不過左上行已經兩眼通紅了,剛才和淩冽的瘋狂肉搏早就嘲諷一般,他已經決心要和淩冽拼個你死我活。

人生最大的錯覺就是能打過對手,現在被揍成豬頭的左上行就滿腦子是這種錯覺。

孫天奇見勢不妙,他趕緊撚開手中的鐵骨扇,直接朝著淩冽沖去,但以他的速度根本就追不上左上行。

等他加入戰鬥,至少要多個幾秒的時間,而高手對決到一定境界的時候,往往是幾秒鍾決定了勝利。

淩冽的嘴角上揚,他的手從後背抽出了一把短劍,雖然這短劍看起來更像是一塊板磚,而且根本就沒有劍刃。

當左上行沖到淩冽面前地時候,淩冽也把短劍朝著他的腦袋甩去,只不過左上行根本就無視了短劍,他瘋了一樣只顧著攻擊。

千鈞一發之際,淩冽這才看到左上行的手指上已經帶上了駭人的鐵手套,這手套上面的尖銳雕刻還帶著月光,想必是錘殺了不少人。

看來這左上行是要給自己玩同歸於盡的套路,淩冽打地是他的頭,他錘的卻是淩冽的心窩。

但淩冽還是沒有任何後退的意思,現在一對一的機會不可多得,如果給了兩人二打一的機會,那淩冽可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轟!”兩人的身體撞在了一起,但隨後又各自飛向了不同的方向。

左上行的腦袋已經開了花,現在他躺在地上,整個人都沒了動靜。

雖然他的氣息很微弱,但足夠證明這個人還活著。

淩冽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裏去,他的胸口遭受了如此強度的攻擊,這讓他覺得全身的血脈好像都要爆炸了。

不過好在他身體強健,再加上逆天的恢複能力,最終還是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就在淩冽勝利的這一刻,一把華麗的扇子直接旋了過來,淩冽立即躲避,雖然喉嚨沒被劃開,但肩膀卻被割出了一個大口子,鮮血像是噴泉一樣噴出。

孫天奇面帶微笑,他沒給淩冽喘氣恩機會,下一波的鐵扇攻擊立馬到來,每一次攻擊,淩冽身上就多了一個傷口。

就算有恢複能力,也絕對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時間恢複。

沒過多久,淩冽身上就已經遍體鱗傷,他也宛若一個血人,面對如此淩厲的攻擊,他只能步步後退。

出現在淩冽身上的傷口雖然眾多,卻沒有一條出現在他的右手臂上,淩冽就算用左手臂親自去迎合鐵扇的攻擊,也不會讓自己的右手臂出現傷口。

這么做只是為了積蓄最後反擊的力量,剛才被左上行攻擊的那一下,雖然看似只是攻擊了心髒,但心髒乃是脈絡的中心,現在淩冽整體的脈絡都已經受損,他需要恢複部分能量。

此時淩冽的右手緊緊抓著冷夜劍,恢複狀態的同時也在尋找著進攻的機會,成敗在此一舉。

當孫天奇手握鐵扇再次攻過來的時候,淩冽雖然還是向後退了一步,但這一步和之前不一樣,他只是在為反攻擺開姿勢。

孫天奇以為淩冽流了這么多的血早就已經沒有了反擊的能力,而且身上多出筋脈斷裂,現在肯定不再是自己的對手。

而這一次孫天奇進攻的時候特意多前進了一個腳掌的距離,他想著可以把傷口切的更深一些,早早解決這場戰鬥。

但就在鐵扇入肉三分的時候,淩冽不退反進,他的表情因為疼痛而變得扭曲,身體更是以一個很不自然的弧度把手中的冷夜劍向前甩去。

這一刻,堅硬無比的冷夜劍突然透出幾率綠色熒光,劍身似乎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變形。

正攻擊的起勁的孫天奇面色巨變,他感受到了那把短劍裏的強大氣息。

按照現在的氣勢,孫天奇本可以切掉淩冽的一條胳膊,但若是躲不過淩冽手中的這把短劍,估計孫天奇的腦袋會被拍個粉碎。

孫天奇不是左上行,他不會玩一些同歸於盡的招式,他是醫王世家的傑出傳人,他的命比任何人的命都要值錢!

就在短劍靠近的時候,孫天奇趕緊用鐵扇去阻擋。

“嘩啦!”誰知道在這把秘寶鐵扇接觸到短劍的那一刻,竟然全部崩碎。

孫天奇握著淩冽的那根手也因為鐵扇的突然崩潰而被傷到,他的手臂上全部是血。

一招破了鐵扇之後,淩冽繼續進攻,但孫天奇卻是身形爆退,很快就消失在了胡同裏。

空氣裏已經沒了這人的氣息,淩冽知道他這是逃跑了,現在就自己的這情況也實在沒辦法追了,他幹脆就依靠著牆角,坐在了胡同裏。

他的面前還趴著暈倒的左上行,只要淩冽動一動手,這個人立馬就會失去生機。

但淩冽沒有動手,按照這個人對自己做的這一切,就算現在殺了他也沒什么好說的。

淩冽知道,這個人被自己的冷夜劍重傷之後,腦子裏的那點東西估計已經被拍了個亂七八糟了,失憶什么的只是小事,恐怕這輩子他都恢複不到一般人的智商了。

明知他已經受到了這樣的懲罰,要是再取人家性命的話,那就真是有點作孽了。

這人已經對左英才失去了威脅,至於他們左家怎么利用這個武王境界的智障,那就是左英才的事情。

現在淩冽只是不停吸著涼氣。

“真他媽的疼啊!”他咬著牙,感受著身上密集的傷口,和傷口帶來的疼痛。

雖然他有超強的體魄和恢複能力,但這並不代表淩冽就感覺不到疼痛,而且這次受傷成這個鬼樣子,想要恢複也並不簡單。

小一點的傷口已經結痂,比較深的傷口看來一時半會是好不了啦,現在還在流血。

本來只是想出來避避難,但現在搞得卻差點死在了外面,淩冽歎了一口氣,就算黎嫣然再凶,還是家裏好啊,外面實在是太凶險。

等身上的傷口已經恢複了個七七的時候,淩冽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身上還是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感。

但這種感覺已經比剛受傷的那會兒好了很多,就在淩冽想要離開的時候,卻發現地上有一個小紙包。

這東西淩冽記得,是孫天奇來的時候帶在手上的東西,能讓他這么寶貝的東西肯定不簡單,而且淩冽隱隱有一種感覺,這東西似乎和自己有些關心,不過他也不敢確定。

淩冽也不再多想,就直接把這一小包東西放在口袋,向著百草堂的方向走去。

在孫家入駐的酒店裏,孫天奇左顧右盼,注意周圍沒有人,這才偷偷走進了房間。

進自己的房間搞得像做賊一樣,其實是孫天奇害怕被九同光發現。

畢竟這個老頭子認真起來可是誰都不顧的,要是把自己不聽他的話,私自去找淩冽的消息告訴爺爺的話,那事情可就嚴重了。

走進了房間之後,孫天奇終於松了一口氣,不過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雖然現在用外套包起來了,但由於受傷太重的緣故,整個外套都已經被血給染紅。

就在孫天奇想要給自己清洗一下傷口的時候,他卻發現陽台上的沙發上伸出一只手來。

這迷你型的胳膊端起來了一杯茶,又收了回去,因為身高太矮的緣故,他的頭都沒辦法比沙發的靠背高出半點,所以孫天奇沒有看見他也是正常。

孫天奇把自己包裹著的手放在了背後,這才笑著說道:“九爺爺,未經主人的允許隨便進入別人的房間,怎么說都不像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前輩應該做的事情吧?”

說這話的時候,孫天奇的語氣裏全是不滿,但身高只有一米四的老者卻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邊向著這邊走來,一邊微笑著說道:“你都能隨便進我一個老頭子的房間,為什么我不能進一個後生的房間,難道你還怕你九爺爺偷你的東西不成?”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