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每晚都有两三个人来上我,被弄肿了腿合不拢

每晚都有两三个人来上我,被弄肿了腿合不拢,聽到偷東西這三個字,孫天奇的表情有些奇怪,因為他確實偷了孫天奇屋子裏的一件東西,一件標記著毒字的藥粉。

不過孫天奇只是取了藥粉的很小一部分,應該不會引起什么注意。

他如此想著,也就假裝很有底氣地說道:“如果我想要什么東西只要給九爺爺要就是了,為什么要去偷呢?”

“也對。”九同光笑著摸了摸腦袋,好像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但是在他即將走出孫天奇的房間的時候,這老家夥還是回頭說道:“我只是想勸你一下,這可不是什么靈丹妙藥,而是殺人的毒藥,我建議你還是趕緊拿出來的好。”

這話倒是讓孫天奇有些著急了,他有些不耐煩地說道:“九同光,我都給你說了我沒拿,你煩不煩啊,還有,以後沒經過我的同意你不要隨便到我房間來,更不要隨便碰我東西!”

計劃的失敗讓孫天奇非常煩躁,但他罵完這些話就後悔了。

自己的爺爺也不敢這么罵九同光,這一次就算沒出什么事情,憑辱罵九爺爺這一條,回家就足夠關上兩個月的小黑屋了。

等到老人出了房間之後,孫天奇就已經忘記了自己手上的傷口要清理的事情。

他來回尋找想要找到那個小小的黃紙包到底被自己放到哪裏了,但他摸過了全身的口袋還是沒有找到。

本來是想找到這東西,拿著它去九同光那裏認個錯,憑這老頭子的性格,原諒自己應該不是什么大問題。

但找不到那紙包也只能是另外一種說法了。

孫天奇有些忐忑不安,但想到既然九同光給自己承諾過,只要按照他的計劃走就萬無一失,他也就松了一口氣,一包小小的毒藥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

在百草堂總號的後堂裏,淩冽正拿著那個小小的紙包來回觀看,他甚至輕輕用鼻子嗅了嗅其中的味道,但還是沒有發現這包藥到底是什么東西。

聞起來這么香,似乎是香精之類的東西,但淩冽還是不能確定。

這也就奇怪了,雖然淩冽現在才二十出頭,但是走南闖北這么長的時間,他見識過的草藥和毒藥也算是成千上萬了,憑借他的經驗,不管是什么草藥在鼻子下面聞一聞,也就能立即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即使是多種草藥的混合物也難不倒淩冽。

但這一個小黃包的味道卻讓淩冽怎么聞都不知道裏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明明有一股清香,卻又和淩冽腦海裏的所有清香所匹配,如果是藥草的味道,那這天底下到底還有什么藥草自己沒有見過呢?

淩冽沒急著打開這個小紙包,他像是給自己打起了一個啞謎,也想借這個機會考驗一下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李雅然走了進來:“小凝和海棠的傷口都包紮好了,那個小夥子也是,恐怕他們兩個得老實一段時間了。”

黎嫣然歎了一口氣,似乎是因為自己沒有照顧好她們而有點自責。

聽到黎嫣然這么說,淩冽卻是笑了笑,就那兩個小祖宗,老實一段時間?根本就不可能。

說不定這邊傷口剛包紮好,他們的血肉就已經開始快速生長了。

小凝這姑娘自然不用說,只要她體內具有快速恢複能力的蠱蟲存在,那她的恢複能力就會永遠可怕。

邱海棠的能力到底有多強,淩冽現在也捏不准,但她爹能放著一個十七八的小姑娘在這世界裏到處瘋,要是沒點保命的本事,誰也不會相信。

淩冽把後背往椅子上一靠,笑著說道:“這倆姑娘也真可以,打四個半步武王竟然只受了一點小傷,我還是低估他們了呀。”

但聽到他說這話,黎嫣然立即就瞪了他一眼:“以後你要是作死就自己去死好了,不要連累人家小姑娘!”

看著黎嫣然漲紅的臉,淩冽知道她說的話都是氣話,當自己滿身是血從外面回來的時候,他可是看到黎嫣然的眼眶裏全是淚水的。

淩冽嘿嘿笑了笑,伸開手臂把黎嫣然給摟在了懷裏,但誰知道不經意間把手放在了黎嫣然那性感的屁股上。

“啪!”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在淩冽臉上響起,頂著一個紅印子的他立即撒開了雙手,老實了很多。

“有話好好說,君子動口不動”

“我又不是君子。”黎嫣然微微一笑,似乎打了那一下之後讓她心情大好。

淩冽也只好默默地不說話,現在反抗無異於找死啊。

不過黎嫣然這次進來也不是為了揍他的,而是為了商量正事。

“我想一天後的武道大會,你就不要代表百草集團去了。”說到正事的時候,黎嫣然總是滿臉的認真,但淩冽卻是愣住了。

不至於這么狠吧,不就是出去打了一架嗎,總不至於到了踢出集團的地步吧。

但隨後淩冽也覺得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再怎么是個甩手掌櫃,那也是個掌櫃,怎么可能被管家給開除呢。

看到他一臉莫名其妙的樣子,黎嫣然皺了皺眉頭,很鄙視地說道:“你也會心虛啊?我是讓你代表中醫協會的出站,笨蛋!”

聽他這么說,淩冽也就松了一口氣,他現在也都明白了。

淩冽沒有急著回答,他手裏捏著那個小紙包,沉死了一會兒。

由楊部長領頭的中醫協會,現在有八位禦醫坐鎮,這些禦醫的本事基本可以吊打大多數的醫門代表,但對於帶頭的那幾個也只能低頭。

如果這一次楊部長真的想讓中醫協會走一大步,讓那些野雞醫門也接受規范,那就必須在這場武道大會上立下威望。

真要找個人來做這事情的話,那可不就是自己了嗎。

這么一想,楊部長就算今天不來找自己,明天也一定會來。

只不過這次醫道大會是以官方的名義舉辦的,實在是罕見,也必定會引起中醫界的廣泛關注,無論怎么想,這都是一個做宣傳的好時候,而深懂經營之道的黎嫣然,絕對不可能想不到這一點。

“你真打算放棄這塊肥肉?”淩冽笑著說道,說的就好像他已經對這次醫王的位置已經很有把握一樣。黎嫣然根本就沒有思考:“我已經和方叔叔討論過了,百草集團之所以有今天的困局,就是因為我們起步太快,沒有打好基礎,就連天京百姓的信任都沒有得到,根都沒有紮實,以後怎么可能面向全國。”

淩冽點了點頭,既然是黎嫣然和方宏宇共同的決定,他自然沒有任何的疑問。

而且淩冽到現在為止一直被中醫協會幫助著,抱草集團能迅速崛起,也離不開楊部長和禦醫們的大力支持,既然現在百草集團已經有了初步的規模,那也是時候撥通了。

淩冽也不再猶豫,他直接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楊部長的號碼。

等到淩冽說完,電話那頭的楊部長已經激動的不知道該怎么組織語言。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淩冽,你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啊,但是醫道大會上你還是得小心啊,安保我會做到我的最大能力,但恐怕還是有人會用陰招。”對於楊部長的提醒,淩冽也是笑了笑。

別說是在大會上被陰了,這邊大會還沒開始,自己不就已經受到了特殊照顧了嗎。

但淩冽又豈是那種知難而退的人?

掛掉了楊部長的電話,黎嫣然也笑著去照顧那兩個受傷的女孩,至於淩冽,他身上的大傷口也都已經結痂,小傷口更是只留下了一點痕跡。

對於這家夥的奇葩,黎嫣然早就習以為常了,所以也懶得管他。

在黎嫣然出去之後,淩冽終於開始一點點打開這小小的紙包。

他慢慢的拆開了黃紙,但卻發現裏面還有一層黃紙,淩冽深吸了一口氣,本來這個小紙包就已經夠小的了,裏面既然還有一層,那就意味著裏面的空間將會更下,這么小的地方還能裝多少東西?

不過這時候淩冽並沒有急躁,保護的越好,也就說明裏面的東西也就越珍貴。

淩冽屏住了呼吸,他開始拆這個更小的小紙包。

但這一次他就真的有點崩潰了,因為緊緊是一毛錢硬幣大小的空間裏竟然還有一個更小的紙包。

難道這東西只是孫天奇給自己搞的一個惡作劇?這東西只是紙包套紙包?

雖然心裏很沒底,但淩冽還是打開了第三層黃紙,他現在更是不敢呼吸,只要稍微用點力氣,恐怕最裏面的小紙包就要被吹跑了。

這一次倒是沒有讓淩冽失望,他終於看到了紙包裏的一點點粉末,但是實在是太少了。

如此一丁點的東西到底能用來幹嘛?淩冽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還沒等他想明白,這紙包裏的淡黃色粉末突然開始變色。

由於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什么用,淩冽趕緊找了個小小的玻璃杯把他給罩住,透過玻璃杯,淩冽再次觀察。

但這一次,他什么都沒有看到,本來就少之又少的粉末竟然就這么消失了!

剛才淩冽的態度記及其嚴謹,絕對不可能是操作失誤把這東西給撒掉。

那也就只有一種說法了,就是這東西在倒置的玻璃杯裏揮發掉了。

淩冽再次靠近了一些,他這才發現杯子裏竟然形成了一股白煙,但是這白煙並沒有像是一般的煙霧一樣慢慢散開,他只是在順著杯子的內壁四處旋轉,雖然形狀在不斷變化,但這股白煙始終都沒有散去。

難道這煙霧是活的?淩冽不敢相信地看著被杯子裏的東西,但如果是活著的話,為什么在三層紙包裏的時候沒有散去?

雖然紙包包裹的很細致,但這種東西必定是透氣的,絕對不可能控住如此細膩縹緲的煙霧。

淩冽又想到了剛才那丁點兒粉末先是變化了顏色,隨後才成了白煙,這說明黃色的煙並具有活力。

如此說來,倒是這繁複的黃紙困住了白煙,淩冽不再關注那縷白煙,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三層黃紙上。

剛才淩冽一直在聞裏面粉末的味道,一直對這包裝視而不見。

現在重新拿起來這黃紙嗅了嗅,他倒是立馬就知道這黃紙是什么東西了。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黃紙,而是天山雪蓮的花瓣,雖然這花瓣經過了層層泡染,變得和黃紙一樣,但還是難逃淩冽的鼻子。

而且對天山雪蓮花瓣的泡染絕對不是因為僅僅讓他變得像是黃紙,而是讓這東西變成能夠抑制白色煙霧的東西。

不管是黃紙還是白煙,這都是淩冽的第一次見,如此神奇的東西,恐怕也只有孫家才能做的出來。

黃紙很快就被淩冽給研究透了,雖然泡染天山雪蓮花瓣的工序非常複雜,但經過淩冽的一番分析,也已經掌握了制作這種黃紙的步驟。

只是被困在杯子裏的那一縷白煙,淩冽還真的沒搞清楚是什么東西。

這都兩個小時過去了,這東西還是陰魂不散一樣,圍著杯子的內壁來回旋轉。

這隔著一層玻璃,淩冽根本就沒法對裏面的東西進行研究,只是用眼睛看的話,那是真的很難看的出個四五六了。

就在這時候,淩冽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是騾子是馬牽出來溜溜,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毒藥,那嘗一口不也就知道了?

不過淩冽不是炎帝,也沒有那抗百毒的體質,如果這真是什么極品毒藥的話,淩冽真有可能死掉。

雖然知道這其中的危險,但淩冽更知道這東西肯定和孫家的計劃息息相關,他最終還是掀開了玻璃杯的一邊,一條小小的縫隙也就露了出來。

那一團小小的白霧似乎感受到了氣流的流動,他開始在杯子裏面來回盤旋,最終終於接觸到了那一條縫隙。

這東西慢慢地開始從縫隙裏出來,他本身沒有什么能量,行動的非常緩慢,但這縷白煙也非常不好發覺,如果不是淩冽瞪大眼睛看的話,也肯定不會看清這和透明沒多大區別的東西。

小小的煙霧剛露出了一個頭,淩冽就迅速蓋上了杯子,煙霧團被分成了兩段,很小的一部分已經出來了杯子,而剩下的部分只能在杯子裏繼續徘徊。

淩冽深呼了一口氣,他慢慢地把鼻子靠近了一下,然後稍微一用力,就把那花生米大小的白霧吸進了鼻子裏。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