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一天日三次,他把我批日出水的经过

一天日三次,他把我批日出水的经过,當白色的煙霧順著淩冽的呼吸進入他的鼻孔裏的時候,淩冽似乎沒什么感覺,他松了一口氣,看來也許只是普通草藥而已。

不過就在這時,淩冽的大腦突然一片空白,雖然沒有任何的痛苦,但他感覺的到自己的意識正在流失。

淩冽驚恐地瞪大了眼睛,他已經做了很多思想准備,但沒想到如此微小的一點東西竟然有這么可怕的效果。

在意識全部散去之前,淩冽做的最後一段事情就是抓起了兩塊黃色的紙片吃進了肚子裏,他不知道有沒有用,但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剛把那苦澀的黃色紙片咽下,淩冽就好像被強制沉睡一樣,什么都記不得了。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淩冽突然睜開眼睛坐了起來,而此時他已經不是在自己的煉藥室了,而是在百草堂的治療室裏面。

身邊站著十來個人,距離他最近的八個,正是八位禦醫。

淩冽尷尬地笑了笑,但他卻覺得腦子像是炸掉一般疼痛,黎嫣然看到他這么痛苦,趕緊跑過去把他摟在了懷裏。

美人的懷抱自然減輕了不少痛苦,而且這陣疼痛也是暫時的,淩冽體內的龍鳳血也似乎剛剛睡醒一般,立即在淩冽的腦子裏發威,把那些剩餘的毒素全部清理幹淨。

至此,淩冽才終於恢複了異常,但他腦子裏卻是更加震撼,這種毒藥不但可以麻痹人的神經,就連血脈的功效都能麻痹掉,不得不說,這是太他媽的逆天了。

淩冽忍不住晃了晃腦袋,腦袋放在大美人的胸前蹭蹭,果然是人生中最美妙的事情啊。

“啪!”淩冽的臉直接被打了一巴掌,黎嫣然瞪了他一眼說道:“看來是真的好了。”

在八位禦醫和楊部長的注釋下,淩冽竟然打了大嘴巴子,這臉上實在是掛不住,淩冽嘿嘿笑了笑,想著趕緊撇開話題:“哎呦嘿,這都天黑了,我睡了得有三個小時了吧?”

但站在不遠處的邱海棠卻是笑嘻嘻地說道:“嘿嘿,偶像,准確來說你睡了二十七個小時哦,這可是第二天的晚上了,得虧你今天醒嘍,不然明天的醫道大會,我可是又少了一個厲害的對手。”

這小妮子說話從來不客氣,只是這次淩冽沒功夫和她吵嘴,現在淩冽也被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只是及其微小的一點白霧,就把自己一個武王逼入了這步田地,那如果是自己把那些白霧全部吸進去,豈不是個月醒不過來了,或者更有當場死亡的可能。

而且淩冽也能感受的出來,自己這個時候能夠醒過來,也多虧了吃掉了那些特制的雪蓮片,不然真得要趕不上明天的醫道大會了。

但一想到醫道大會,淩冽又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

本來他這時候醒來就應該多休息一下,八位禦醫想要勸勸他的時候,淩冽直接抓住了楊部長的手:“部長,明天要出大事了!”

幾個人都是一驚,想要問問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淩冽沒有直接說,他只是讓小凝拿過來了紙筆,在紙上寫了滿滿幾行字,然後直接放在了劉禦醫的手裏。

“劉禦醫,按照我上面的方法,連夜加工天山雪蓮的花瓣,我們百草集團的天山雪蓮一個都不要留,全部給我用上!”

看到淩冽這么著急,劉禦醫也不問發生什么事了,這就帶著禦醫們全部離開,畢竟他們相信淩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等到禦醫們走後,淩冽才對楊部長說道:“我懷疑孫家這次要搞個大事情,他們有可能用一種毒藥把參加大會的中醫們全部控制,包括我和八位禦醫在內!”

楊部長聽到這話也瞪大了眼睛,黎嫣然也走了過來,不敢相信地說道:“參加大會的都是各地名醫,想要對他們用毒,根本”

黎嫣然這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他緊緊地看著淩冽,楊部長也看著淩冽。

而淩冽,只是點了點頭。

這一次楊部長立即愁了起來,如果是淩冽都抵擋不住這種毒素的話,那明天又該有幾個人能幸免於難呢?

“可是,現在取消大會已經來不及了。”楊部長皺著眉頭說道。

這一次官方舉行的醫道大會可比前一段時間的中醫峰會盛大很多,畢竟是官方舉辦,響應的醫門幾乎遍布在全國各地。

現在已經是晚上,明天早上八點大會就要准時舉行,除非強行閉館不讓人進,不然沒有別的辦法。

但淩冽卻是搖了搖頭:“不能取消大會,現在各地中醫都已經到了天京,如果不把用毒的人給揪出來的話,那醫門代表被毒害也只是早晚的事。”

楊部長點了點頭:“那我們總要想個辦法。”

淩冽二話不說,直接走向了自己的煉藥室,楊部長和黎嫣然跟在後面,哀天凝和邱海棠也跟著看熱鬧,但淩冽卻毫不猶豫的把兩個小家夥給趕了出去,畢竟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可是有一定危險性的。

小凝倒是很聽話,但邱海棠卻是起的腮幫鼓鼓的,有一種被人瞧不起的憤怒。

當看到杯子裏淡淡白煙的時候,楊部長和黎嫣然都感覺到了其中的詭異。

這時候淩冽拿出了最後一片黃紙:“我不知道有沒有效果,但是孫家既然拿這東西來包裹,而不是更可靠的瓶子或者是盒子,就說明這玩意兒的作用不小。“

說罷,淩冽又抬起了玻璃杯的一個邊,裏面的白霧又隨著氣流,慢慢向著邊縫的位置移動,但還沒等他們出來,淩冽就把黃紙給塞了進去。

瞬間,淡黃的紙片立即變成了黑灰色,明明沒有火焰,但這紙片卻像是被燃燒過一般,慢慢地變成了灰燼。

與之相應的,白色煙霧也被一點點消耗,最終在玻璃杯裏完全消失。

淩冽終於松了一口氣。

但楊部長的表情卻是越發凝重:“淩冽,明天的事情你有把握嗎,這么多醫門代表的性命可就掌握在你手裏了!”淩冽知道楊部長說的話一點都不誇張,如果這東西被用在武道大會上,那將是成千的中醫大師被控制,至於控制後孫家會怎么做,這個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都動用這種玩意兒了,還能做什么好事不成?

送走了楊部長,淩冽把自己關進了煉妖房裏,制作雪蓮黃紙的事情已經交給八位禦醫了,有他們八個人監督,這種事情不可能出岔子。

但淩冽並沒有因此而放松警惕,雪蓮黃紙雖然可以有效的消除白霧,對於已經吸入了白霧的人效果卻是不明顯。

這種情況在淩冽身上已經得到了很好的證明,為了以防萬一,淩冽還是想要找到這種白霧毒素的解藥。

他已經吸入過一次白霧,對於這種白霧的成分自然是非常了解,不過淩冽現在能想到的卻是和之前相同,這種東西來源於自己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草藥。

雖然不知道原料到底長什么樣子,但淩冽卻可以從藥物的影響入手,從而找到抵抗這種毒藥的方法。

淩冽陷入了沉思,百草堂後院一片安詳。

就在這個時候,華佗山入住的酒店正熱鬧的很,華佗山的不少高手都聚集在了這裏。

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憤怒地說道:“到底是何方神聖這么和我們華佗山過不去,先是掌門被殺,現在連代理掌門也一病不起!“

立即有人響應了他:“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都知道掌門是淩冽氣死的,估計代理掌門的事情也脫不了幹系。”

“哎呀,你們都不要吵了,這些事一時半會也解決不了,還是想想明天的醫道大會怎么處理吧!”

場上還是爭論不休,不少人都喊著武道大會是殺了淩冽為掌門和代理掌門複仇是真。

還有人幹脆喊道直接放棄中醫大的參賽資格。

其實在掌門去世的時候,華佗山的人心裏就有數了,這場中醫大會他已經不是他們華佗山所能掌控的了。

左光啟是現如今唯一一位華佗醫術的大成者,他死後,就再也沒人能帶頭出戰。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那位十八歲的少年站了出來,他走到人群的前面,雖然聲音略顯稚嫩,但氣勢卻十分堅決。

“武道大會,我將代表華佗山,代表爺爺出戰!”

場上雖然安靜了一下,但隨後又爆發出了一陣嘲笑的聲音,沒人看得起這個十八歲的少年。

這種狀況完全在意料之中,他也早已習慣師門中人對自己的態度。

剛才第一個說話的老者好不客氣地諷刺道:“你也就是靠著你爺爺護著,現在他老人家都仙逝了,你一個小娃娃能有什么本事?”

隨後又有人喊到:“他還和淩冽關系不一般,說不定他就是幫凶!”

此時下面更是罵聲一片,申飛虎站在後排只是不屑地笑了笑,似乎這種結局和他預料的一樣。

在申飛虎的旁邊站著的是申飛豹,他腰杆站的筆直,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前面的少年。

那少年從外面急匆匆回來的時候第一個找的人就是申飛豹,這一點申飛虎也知道,只不過他完全沒放在心上而已。

對於下面這些人的嘲笑與謾罵,左英才沒有回答他們,只是走到會議室的前台,把自己的手機和屏幕連接。

前方的大屏幕上出現的不是別人,正是回春堂的掌門馬承天。

視頻中,馬承天親口承認自己趁機殺死了左光啟,坐在下面的人突然沉默下來。

這種結果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么。

其實左英才現在看得清楚,下面這群人都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爺爺死了,那么這位置自然會落到勢力最強的大哥身上,但現在大哥都已經暈倒了,頭部受了這么嚴重的傷,醒來之後有沒有影響還是另外一回事情。

爺爺的孫子可不止兩個人,下面的這群人便都在為自己支持的人爭取機會。

其實左英才明白,華佗山經過長年的衰敗,留下來的東西早就沒有多少,可笑的是這些人不顧家族和師門的大事,卻只為了爭搶華佗山最後的遺產。

很快就有人站出來說這是偽證,畢竟淩冽也出現在了視頻中,說是捏造倒也容易讓人相信。

下面再一次傳來一片罵聲,左英才挺直腰杆站在最前面,他不會彎腰,更不會有任何懦弱的表現。

只要讓下面這群財狼抓住任何的機會,都會把左英才給撕成碎片。

只聽得左英才大聲說道:“申飛豹,還請你到前面來和大家對峙。”

聽到他的召喚,申飛豹猶豫了一會兒,這才向著前面走去,但他還沒走兩步,申飛虎就站在了他的面前,示意他回去。

申飛虎是他的哥哥,更是他的上司,但這兩兄弟多有不合,這一次申飛豹也沒有聽哥哥的話,而是直接走了上去。

左英才微笑著問道:“爺爺去世的時候,是不是你守護在爺爺的身邊?”

這個問題非常簡答,申飛豹幾乎沒有猶豫,直接點了點頭。

“那你給大家說說當時的情況吧。”左英才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申飛豹和左英才不一樣,他不僅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武王級別高手,為人更是剛正不阿,非常讓人信服。

聽到左英才這么說,申飛豹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下面坐著的那些人。

面對這種情況,申飛豹沒有任何去幫助左英才的理由,但他有一點和左英才很像,就是痛恨台下這些自私和虛偽的人。

他只是描述著當時的場景:“淩冽說了一些話,掌門被氣暈,然後馬承天為掌門治療,結果治療無效,掌門去世。”

等他說完,左英才很有禮貌的鞠了一躬,申飛豹微微點了點頭就走了下去。

對於申飛豹的話,下面有資格質疑的人很少,敢質疑的人幾乎是沒有。

終於看到沒人站出來說話,左英才繼續說道:“這就是問題所在,所有人都毫不猶豫把淩冽當成了殺人凶手,但我只是想問問在坐的各位,因為激動而短暫暈厥會導致死亡的概率是多大?

就算爺爺那時候已經落入了最壞的情況,說他老人家是氣血攻心,那么這種病症對於馬承天來說不是小菜一碟嗎?怎么就好端端的把爺爺給治死了?更何況從爺爺死時的面向來看,他老人家神色平常,根本就不是死於氣血攻心和心血堵塞!“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