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被几个人日了一下午,我弄丢了那个快乐的自己

被几个人日了一下午,我弄丢了那个快乐的自己,幾個中年人都開始冥思如何配置這解藥,但是兩位年齡大點的醫師卻還在看著淩冽。

從他們的眼神中,淩冽也大概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

這么大年紀的人了,也給人看了一輩子的病,在他們心裏給病人看病遠遠比這場比賽來的要重要。

現在明明看見人中了毒,這要是不給人看好,兩個老頭自己的職業良心都過不去。

所以這兩位老者也就多花了點時間,想要觀察一下這位年輕人的“病情”。

但淩冽哪裏有事啊,自從他親口咬了那條地獄蟲之後,同時體驗了最惡心和最毒的味道,這些亂七八糟的毒藥對他來說就再也不是事了。

現在吃著這毒素,倒真像是在幹吃番茄醬一樣。

再來說說這紅色的粘稠物體,能當做醫道大會比試題目的肯定不會簡單,別人還要費那個腦子一點點排去顏色氣味等各種幹擾因素,但淩冽只要把這種東西往嘴裏一放,根據自己身體的反應,立馬就知道這東西是什么。

說實話,這種毒藥也傷身,但如果說這種毒藥傷身的數值是10的話,那淩冽的自我恢複能力起碼得是100,這邊還沒破壞幾個腸胃細胞,那面就已經把被毒藥影響的細胞給修複完整了。

這還算個屁的毒藥,簡直就和吃飯差不多,就算食物中也會有不少傷胃的東西。

而且就淩冽的吸收能力,別管你是什么營養藥還是毒藥,一概同化吸收,最終也只能化為淩冽肚子裏的一股能量。

有時候淩冽也覺得自己有點像是貔貅,啥都能吃,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要拉屎,但是貔貅不會。

淩冽感覺到自己的肚子稍微木了一下,腦海裏也就了然這是個什么東西了。

他開始拿起幾位藥材,同時放在面前的小藥臼裏面搗起來,先不說這配置的藥物,就淩冽那隨意的態度,就直接讓兩位老者搖了搖頭。

給人治病開藥本就是一件非常嚴謹的工作,哪有他這么胡來的。

淩冽只是對著兩位老人家笑了笑,也微微做正了身體,也算是給兩位老者一點面子。

既然發現吃了毒藥的人沒什么事,兩位老人也開始准備研究研究這題目到底是什么東西。

在中醫這個行當中,經驗是個比黃金還珍貴的東西,兩位老醫師的表情相當從容,他們很快就判斷出了這藥物的屬性,隨即也就拿出了桌子上的藥物開始配置。

這個時候桌子上大多數的人還在那裏愁眉苦臉的分析著藥性呢,要是藥性都搞不清楚,那還提什么配置解藥。

淩冽的方子是沒人敢學,大家都把他當成了瘋子,但是兩位老先生開始配藥的時候,卻有不少人瞄著他們的手,看看他們到底挑選了什么藥。

兩位老先生用的方子還有些不同,但這都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不是太過複雜的毒藥,總有不止一個的解毒方法,這就好像治療感冒可以有多種藥物選擇一樣。

關鍵問題還是在選藥上,看准了老先生選了什么藥,也就相當於知道了老先生的方子。

只要這藥材挑選對了,就算研磨的順序和時間不一定額搞對,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方子和方法雖然同樣重要,但若是方子不對,再好的方法也沒什么卵用。

對於連藥性都不會分析的人來說,他們只能靠著抄襲來砰砰運氣,說不定他們抄襲了老先生的方子,在方法上還會來個青出於藍,最後搞出來的解藥比老先生還靈。

但這種想法和癡人說夢沒有什么區別。

大多數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老先生的身上,老先生的藥也終於處理好放在了藥臼裏面。

但是現在卻沒人注意到,淩冽的雙手已經離開了桌子。

他把雙手抱在了身後,舒展了一下筋骨,這才不慌不忙地說道:“美女,我的解藥已經配置好了。”

竟然沒人震驚!這倒是讓淩冽給震驚了,哪一次他的醫術沒讓人折服?

但是現在連個看他的人都沒有,但那位醫學院的美女還是走過來收走了他面前的那個小陶瓷盤子,那是用來盛放成品的東西。

坐在淩冽旁邊的一位中年人看了瞥了一眼他的盤子後,直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淩冽的盤子裏那是什么啊,看起來就好像是一灘爛泥。

再怎么說也應該有個形狀才是,松松散散成何體統,其他人有的看了有的沒看,但是他們的想法基本上都相同,都覺得淩冽的作品完全是在糊弄人。

准確來說,他們的腦子裏,淩冽本身就是個渣渣,作品當然肯定也如看起來一樣渣。

兩位老者倒是不為所動,他們兩個老家夥就好像在較勁一樣,都把注意力專心致志放在了自己的解藥上面。

美女端著淩冽的小盤子,開始在專用的機器裏檢測,這種機器淩冽提前了解過,醫道大會搞宣傳的時候也解釋過這種機器的原理。

機器裏的酸堿,溫度和運動狀態完全模仿人體內部的情況,解藥在這種環境裏相遇,也是檢測是否有用的最好方法。

這也告別了用小白鼠或者是其他動物試藥的方法,動物雖然是,但試藥也有一定的局限性,畢竟能和人體環境相似的動物實在是太少了。

淩冽就是提前知道了這種機器的存在,所以才沒有把自己的解藥做成丹形。

其實丹形最大的用處就是容易入口,但直接放在機器裏反應卻完全不用考慮入口的必要,丹形反而會影響藥性的發揮。

原本是十分鍾的檢測時間,卻在短短地三分鍾就已經結束了,美女醫學生此時瞪大了眼睛,作為大學裏的學霸,她當然對藥性之間的反應十分了解。

之所以大會把檢測時間定為十分鍾,就是為了讓藥性能夠在機器裏充分發揮。

但在三分鍾就停了下來,是因為機器上顯示解毒進度已經達到了百分之百。

“第十二組的第一位選手淩冽,解毒時間三分鍾,解毒完成度,百分之百。”美女站在桌子前,依然口齒清晰地宣讀著。桌子上的其他人都愣了,在他們才剛開始研磨藥物的時候,這邊藥物的檢測都出來了,而且解毒概率還是百分之百,那還玩個毛線啊!

但是後知後覺的人在氣憤過後,卻都是不約而同的愣住了。

等等,剛才那個人叫什么名字?

裁判是不是說他是淩冽來著?

桌子上大部分人的目光落在了淩冽的身上,他們的眼神很複雜,驚訝,膜拜,自愧不如

雖然最近天京的輿論幾乎是一邊倒的在黑淩冽,說淩冽為了牟利不擇手段,為了擴張殘害其他醫師等等,但偏偏沒有人黑他的醫術,經過幾次大大小小的事件證明,淩冽的醫術早已接受了最強規格的檢驗。

即使仍然有不少人不承認淩冽醫王的地位,但就算不是醫王,這種超然的能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的。

桌子上的參賽選手們知道了,也都明白了,輸給淩冽,只能說明他們的運氣不好,比試才剛剛開始就遇到了淩冽,這要是能出線就有鬼了。

參賽選手們紛紛起身離場,這也算是整個大廳裏面散場最快的一個小組了,其餘十五個小組暫時還沒有動靜。

媒體和觀眾的目光紛紛落在了這個桌子上面,當他們看到這小組來有淩冽的時候,也都不言而喻了。

雖然已經取得了小組晉級的唯一一個名額,但淩冽並沒有急著起身離開,他現在饒有趣味的看著桌子上還在默默努力的兩位老人。

說實話,當這兩位老者手觸碰到藥材的那一刻,他們的眼睛就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手中的藥材,就算被別人抄襲,他們也沒有半點在乎的意思。

現在這個小組的比賽都已經結束了,但是兩位老者還在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難道是他們大了,精力不夠用,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比賽已經結束了?

美女裁判想要上前提醒,但淩冽卻給他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現在兩個老者都沉浸在各自的世界裏,似乎也很享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沒有雜念,沒有浮躁,只是一心一意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此時其他桌子上的比試也紛紛結束,畢竟這次來天京參加比賽的人臥虎藏龍,不管是人才還是天才,都絕對不止淩冽一個。

場上立即喧鬧起來,但這份嘈雜依然沒能打擾兩位老者的認真,大概又過了十分鍾左右,比賽席剩下的人已經寥寥無幾,其中一位老者終於微微笑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位老者也抬起了頭,看來他們都已經完成了。

兩位老者相視一笑,就彼此看了看作品,那是兩顆丹形的解藥。

淩冽從剛才就一直在觀看,成丹容易圓丹難,為了把這丹形做到渾圓,兩位老者都花費了不少時間。

他們不知道這一次是用機器檢測嗎?不可能的,只要是被通知參賽的人,就同樣收到了比賽的注意事項,淩冽也是在那個時候知道了機器的存在。

兩位老者做這些事情並不是為了比賽,在醫術比賽這四個字中,他們更在意的是前兩個字,醫術。

配藥煉藥是醫術中重要的一部分。

k

雖然現在淩冽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贏家,但是按照規定,美女裁判還是端走了兩人面前的小盤子,分別放在機器裏進行檢測。

此時機器顯示屏幕上面一堆數值在變化,淩冽看不懂也不樂意看,他直接坐到了兩位老者的身邊,笑著說道:“不知道兩位老先生怎么稱呼?”

剛才兩位老者也都聽到了面前這人是淩冽,青年才俊是這些老一代人最喜歡接觸的對象。

一位穿著經典唐裝的老者笑了笑說道:“我叫沈向榮,那邊那個老頭子叫傅玉山,久聞淩老板的大名啊。”

唐裝老者拱了拱手,他喊淩冽淩老板,直接讓淩冽想起了和自己天天見面的牛斌鴻,也不知道他們這代人是不是有喊人老板的習慣。

傅玉山穿的是一身中山裝,看得出來兩位老者的裝扮都是挺用心的,應該是對這次的醫道大會比較重視。

明明已經沒有贏的希望了,兩位老者還是樂呵呵的,淩冽問了一個最俗的問題:“兩位老先生難道不想贏嗎?”

一聽這話沈向榮就樂了,他笑著說道:“不想贏我們就不來這裏參加了。”

坐在一旁的傅玉山也隨著點了點頭,看樣子他們應該是相識的,不過傅玉山似乎更沉默寡言一些。

“那你們還那么認真,但凡是比賽都應該以效率為先才對啊。”淩冽語氣很平緩,只是微笑著看著兩位老人。

打傅玉山卻是哈哈笑了笑:“淩老板有所不知啊,我們兩個師出同門,當時師父走的時候就特意叮囑過我們,這做藥就是做良心,你說良心可以馬虎半點嗎?”

淩冽搖了搖頭,雖然知道不能,但現實中又有誰沒違背過自己的良心呢。

“這可能也是我們兩個老頭子發不了財的原因吧,不過咱現在日子過得也不錯,也就不想那么多了。”沈向榮是真的很喜歡笑,只有剛才做藥的時候沒有笑,其他時候都笑得特開心。

淩冽點了點頭,本來他還覺得自己的那坨渣渣沒什么毛病,但聽兩位老先生這么一說,淩冽也就有些自愧如了。

但是時間有限,再過一個小時可就要進行十六強的對拼了,淩冽也就不再磨蹭了,他直接說道:“誰說兩位老先生發不了財呢,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來百草堂發展的意思呢,年薪二十萬起。”

淩冽倒也是說的直接,直接明碼標價。

沈向榮的表情卻是有些不自然:“淩老板,你這是在買東西嗎?”

中華文化自古就講究一個禮字,談到錢的問題總喜歡含蓄,兩位老者看來是比較看重這個。

淩冽也意識到自己這樣做是實在是有些不禮貌。

就在兩位老者想要起身離開的時候,淩冽也直接站了起來,他倒不是離開,而是直接對著兩位老者深深地鞠了一躬。

這一鞠躬簡直如教科書一般標准,淩冽鞠躬的姿勢保持了好一會兒。

這可是個體力活,雖然兩位老者的腳步停下來了,但他們也並沒有說話。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