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老师今天随便你弄,深一点老师随便你弄

老师今天随便你弄,深一点老师随便你弄,對著左英才說完了這些,馬承天才笑著離開,左英才在原地站了很長時間,這才輕聲說道:“是啊,我一定會好好想想爺爺是怎么死的。”

淩冽在大門口站了挺長一段時間,啥事沒幹,就看著二狗在那裏泡妹子,那美女打扮的倒是火辣,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穿的那身衣服和比基尼也沒啥區別。

但也沒辦法,誰讓二狗就好這一口,這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二狗都站在那裏誇誇其談,說自己怎么怎么牛逼,曾經怎么怎么揍了自己的老板。

說到激動的時候,還用那大手狠狠地抓一把身邊的美女。

那美女呢,就在那裏像個小迷妹一樣聽著。

大嘴看到了淩冽,直接走了過來,彙報了一下周圍的安全情況。

大嘴說,老張已經和那些高手們打過招呼了,確實是陸家的人,不過到這裏來幹啥的,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說是要等上面的命令。

淩冽點了點頭,既然都是熟人,那要是真有什么情況,到時候行動起來也有個照應。

但是真的還會發生情況嗎?這裏本來就有健全的安保系統,再加上巡邏隊的駐守和陸家高手的到來,到底有多大膽子的人敢在這裏鬧事?

常家和景家最近一段時間一直沒有動靜,如果他們兩家真的有動靜,那肯定就是大動靜,不可能逃脫過陸家諜子和探子的眼睛。

孫家今天搞事情的可能性最大,但如果沒有高手配合的話,任憑他九同光手段再多,也不可能掌控全局。

淩冽看了一眼從東面吹過來的濃厚烏雲,總有一種不痛快的壓抑感。

他給了大嘴一個眼神,大嘴也看了二狗和那個美女一眼,眼神中全都是嫉妒。

“注意點那個女的,我總覺得她有點不正常。”淩冽低聲說道。

這話像是說到了大嘴的心窩子裏,他也壓著聲音,只是壓不住聲音裏的那股子酸勁兒:“我也覺得那女的不正常,她是不是眼瞎了?你說我哪點比不得二狗,她竟然找二狗都不來找我!”

聽他這話,淩冽也是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就直接告訴我吧,你覺得你哪一點比得上二狗?”

大嘴一個激動轉過身來,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說,但又是一條都說不上來。比武修吧,人二狗比他高一個境界,比地位吧,二狗是巡邏隊的隊長,雖然大嘴是副隊長,但這個副隊長還是二狗封的。

眼看著大嘴的臉憋得通紅,淩冽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和二狗那就是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了,不過有一點你說的很對,人家好好的一個妙齡大美女來主動勾引你們,不是瞎了就是有問題。”

聽淩冽這么一說,大嘴也開始覺得有些道理,他看了一眼淩冽想要征求點意見,但是淩冽卻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一個橫切的手勢。

大嘴滿臉詫異地看著淩冽,對於這么漂亮的一個妹子,難道真的要下殺手?

淩冽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時間差不多了,直接走了回去。

行走江湖這么多年,淩冽看的病多了,見得人也是越來越多,由於中醫對面相有特殊的敏銳感,淩冽感覺自己看一個人臉的時候除了知道他有沒有病,也多多少少能看出點人的品質。

剛才纏繞著二狗的美女雖然生的好看,卻是蛇蠍之相,而那血色的指甲顏色更暴露了她的老本行,好多殺手的指甲都粘著鮮血,由於不好清洗,直接染成紅色就比較省事了。

二狗摟著她的腰,她卻把手放在二狗的肩膀上,指甲更是有意無意直指二狗的喉嚨,再加上渾身肌肉線條的身姿,這要不是殺手那就有鬼了。

憑二狗的閱曆,他不可能不沒發現這那女人的異常,但是二狗這個就是不老實,越是危險的女人他就玩的越是心安理得,遇到良家姑娘,他反而害羞的不知道該怎么說話。

為了防止二狗把自己給玩進去,淩冽讓大嘴盯著那女的也是多一層保障。

大嘴在軍隊裏混了這么多年,更多的是執行命令,在江湖這條道上,他還是比二狗差一點。

負責把關的門衛都已經認識淩冽,這一次沒經過安檢,就直接讓他進去了。

淩冽想這觀眾席的最後一排看去,霍青鳴也正看著他,霍青鳴微微點了點頭,示意那邊沒有問題。

但淩冽還是向著觀眾席的方向走去,他找的是陸子由。

貴賓區的座位是帶著桌子的,淩冽直接坐在了陸子樂面前的桌子上,大屁股對著陸子樂,然後悄悄對陸子由說道:“你們陸家到底在搞什么,搞事情之前也總得通個氣吧?”

但陸子由只是淡淡地說了兩個字:“賺錢。”

淩冽當然知道陸子由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賺錢,他這話相當於是什么都沒說,看陸子由這樣子,估計是問不出來個二三四了。

他轉而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然後直接摟著陸子樂的肩膀說道:“子樂,咱哥倆關系好,你告訴我你們到底是幹啥來的?”

陸子樂臉上帶著禮貌的微笑:“先生,我們只是為了賺錢的,如今這社會,只要有人氣就能賺錢,我哥這個時候出來,也是想多吸收一點人氣。”

他如此一本正經的說著,淩冽都不好生氣了,陸子由往那一座,確實是會無限吸引粉絲和媒體的關注,但陸家還不至於靠出賣色相來賺錢吧。

在陸子樂這裏沒得到消息,淩冽又站了起來,來到了小莊的身邊,雖然這小丫頭在陸家的地位只是個護衛,但陸子由和陸子樂兩兄弟的計劃,沒有小莊不知道的。

“嘿嘿,小莊”淩冽笑著慢慢在小莊身旁坐了下來。

但知道這姑娘二話不說,直接一腳踹在了淩冽的屁股上,小莊境界高力氣大,這一腳差點讓淩冽起飛。

淩冽一個踉蹌穩住了身形,直接幽怨地看了他們一眼,這才憤憤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鍾聲響起,淩冽直接向著前台走去,這是召集十六強選手准備比賽的信號。台上的十六個小空間被重新分割成了四個大空間,每個空間裏都有四個人。

淩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周圍的四個人倒是都很熟悉。

左英才,劉禦醫,張禦醫。

兩位禦醫笑哈哈的看著淩冽,在這個時候遇到淩冽,也就說明他們的比賽路程被終止了。

但是兩位禦醫這時候卻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那個戴著金絲眼鏡的少年,在休息室的時候,八位禦醫就私下裏討論過,這個金絲小眼鏡和淩冽到底誰強誰弱,雖然之前的結論非常一致,但是當兩個年輕人真的碰面的時候,卻又是讓人充滿期待。

左英才看了淩冽一眼,表情越來越凝重:“就算對手是你,我也會全力以赴,必須要進入四強!”

“希望如此,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給人做嫁衣的事情可真做不出來。”說罷,淩冽就靠在後背上,朝著隔壁空間看去,那邊坐著的不是別人,正是回春堂的掌門馬承天。

左英才也朝著那邊看了一眼,他緊緊攥著馬承天給自己的那瓶毒藥,神思有些複雜。

淩冽知道左英才的想法。按照小組的分配,馬承天面對的是三位禦醫,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禦醫估計不會是這個回春堂掌門的對手,所以馬承天進入半決賽估計不是什么大問題。

按照賽制的分配,淩冽這一組的勝出者將會面對馬承天。

左英才想要一個正面懟馬承天的機會,但他真的會是那個老狐狸的對手?

淩冽笑而不語,如果他想對戰馬承天,就必須過了自己這一關。

這一次的醫道大會不管是對淩冽自己,還是對他所代表的中醫協會來說都有非常重大的意義,所以淩冽絕對不會把半決賽的機會拱手相讓。

不管是混社會還是給人看病,淩冽的經驗和能力都是碾壓左英才的,但是作為華佗山的代表,要說左英才沒有點壓箱底的本事,那誰都不相信。

這時候淩冽也不敢大意,他端正了一下自己的態度。

就算撇下左英才不說,面前坐著的兩位禦醫也是八位禦醫最強的兩位,雖然這兩個老頭子整天樂呵呵的,但醫術也絕對不簡單。

關鍵是看這一次比賽的項目是什么了,關於這題目,可是楊部長親自帶頭保密,不到比賽開始,誰都別想知道題目是什么。

隨著時間的接近,比賽進入了准備階段,有不少志願者端著手裏的藥材走了出來,很快就擺滿了淩冽面前的桌子。

十分鍾的時間,台子上四塊區域的四張桌子就被堆積地滿滿當當。

又搞來這么多草藥,難道還和上次差不多?

淩冽疑惑地看了看,但很快就否定了之前的想法,雖然這次提供的草藥比上一輪提供的種類多多了,但是草藥的價值卻是大大下降。

這桌子上放上來的草藥都是最低廉,低廉到扔在馬路上也沒有用的東西。

劉禦醫直接從桌子上抓起來了一把幹草,苦笑道:“你們是不是把喂馬喂牛的東西給我們端來了,這都是什么呀,根本就不是草藥。”

不止劉禦醫質疑,其他區域裏也有人開始質疑。

難道是楊部長的經費不夠了,這才應付起來?

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說這次醫道大會用到的草藥全部都是佰草集團提供,楊部長這次更是搭上了陸家這個最富有的家族,光是醫王的獎金都有一百萬,其他大大小小的獎項也有二十多個。

缺錢?根本不存在的!

這一次陸子由都親自出馬了,陸家怎么可能會薄了這位家主的面子。

但搞了一堆的各種野草放在上面,也實在不知道能有什么用。

左英才皺著眉頭開始思考,而兩位禦醫卻是不停地歎氣,活有一種讓人騙了的感覺。

按理說這場比賽本就是中醫協會作為承辦人,這些禦醫們在這裏比賽那也算得上是主場作戰,現在看他們都懵逼成了這個樣子,其他人這才松了一口氣,這起碼說明這裏面沒有黑幕啊。

這時候淩冽也百思不得其解,桌子上擺放著這么多野草到底是想幹啥。

但是閑來無事,他也就隨便挑了幾種野草放在嘴裏嚼了起來,這味道很苦,也很澀。

本來淩冽還以為裏面藏著什么玄機,但一嘗才知道,這就是貨真價實的野草,甚至沒有做過任何的處理。

那些一直在關注淩冽的媒體也開始瞎幾把報道,只是一個小小的嘗野草的動作,被媒體解讀成了炎帝在世嘗遍百草的新時代體現。

偏偏淩冽聽力還非常好,雖然那媒體記者距離自己足夠遠,但他還是把那媒體記者的話聽在了耳朵裏。

當然這只是唯一一個說話好聽的,更多的還是對淩冽的嘲諷,什么牛馬大夫,什么神經大條都被整出來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讓天京的輿論主流就是黑淩冽呢,這些媒體記者既是主流輿論的繼承者,也是主流文化的制造者,他們早就被百姓們給寵的無法無天了,想罵誰就罵誰,管你是天王老子還是什么狗屁醫王。

平時在老子背後罵兩句也就算了,但是現在老子在這坐著呢,他們竟然就當著面罵開了,淩冽真想上去先暴揍一頓再說。

但淩冽暫時可管不了這事情,四塊區域也就那么大,從座位上起來走兩圈還行,但若是走出所屬的區域外,那可就相當於自動棄權了。

他也靜了靜心,不再理會那些狗屁媒體,只是嘗了更多的野草。

左英才本來就對淩冽有一種崇拜的心思,在思考無果之後,他也學著淩冽的樣子挑了幾根野草。

但剛把第一個野草放進了嘴裏,左英才就直接吐了出來,看他臉上的表情非常難過。

很明顯是承受不住野草的苦味,更何況有不少野草都是微毒的。

淩冽還沒有說話,劉禦醫卻是哈哈笑了笑:“娃娃你可不能跟他比啊,那家夥可是個怪物。”

這話說的淩冽非常不高興,他一邊嚼著野草,一邊白了劉禦醫一眼,劉禦醫尷尬笑了笑,假裝也研究起了野草。

第一次嘗試失敗的左英才非常不甘心,但他的這次失敗卻是必然。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