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去旅游和女儿发生了,不要做装睡的人

去旅游和女儿发生了,不要做装睡的人,十位評測員的長桌前,田小寒的手掌還流著血,淩冽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來自己做的那一堆“淤泥”就要給田小寒敷上。

評測員們都被嚇了一跳,那個老婦女一激動更是從桌子上爬了過來,很難想象她水桶一樣的體型是怎么這么快從桌子上爬過來的。

老婦女直接擋在了田小寒的面前,對著淩冽怒斥說道:“就算你是淩冽,也不能這么胡鬧,那盤子裏的東西根本就沒經過檢測,這要是有毒怎么辦!”

看著老婦女認真的樣子,淩冽也是苦笑了一下,不過他倒也不怪這個女人,人家是沒有足夠的理由要相信自己。

而且淩冽手中盤子裏的東西看起來也確實有些黑暗。

但是田小寒的手還在流血,就在淩冽想要把婦女推開的時候,田小寒自己走了上來。

“我相信淩冽的醫術,我自願承擔所有的後果!”田小寒這話說的很堅決,以至於婦女再也沒有理由去反對。

雖然還是很不信任淩冽手裏的那東西,但她也只好讓開。

淩冽從手裏拿出了一塊白色的手帕,這種手帕經過特殊的藥物處理,比那些消毒水的殺毒效果還要好一些。

他趕緊用這手帕給田小寒清理了一下血跡,左手則是使勁抓著田小寒的手臂,抓的田小寒的手臂都紅了。

看田小寒的動作就知道肯定很疼,但淩冽根本就不理會,他這么做只是為了放緩他手上血液流動的速度。

看到血量得到了初步控制,淩冽也不含糊,直接用手抓著一把自己造出來的淤泥就抹在了田小寒的傷口上。

這動作看起來非常粗魯,但作為一位技術拔群的醫師,淩冽手上的力道是非常巧妙的。

很快,黑色粘稠的東西被均勻塗在了田小寒的傷口上,血液也不再向外流。

淩冽終於松開了田小寒的手臂,但這個時候他卻神情嚴肅地看著這個女孩,這是譴責的表情。

剛才淩冽給她處理傷口的時候,特別注意了一下,那條傷口非常平整,很明顯是故意用利器割開的。

本來他就好奇怎么會有這么巧的事情,自己剛需要傷者的時候,周圍就有一位恰巧受傷的人,而且這女孩還恰巧和自己相識。

女孩似乎有些心虛,她不自覺用那只沒受傷的手按著後面的布袋,布袋裏,正靜靜躺著一只帶著些血漬的小刀。

現在這么多人看著,淩冽也不好多說了什么,他只是歎了一口氣,注意力再次放到了女孩傷口上面。

那裏已經被黑色的物質完全覆蓋,而且黑色的東西似乎還凝結在了一起,這就好像在女孩得手上蓋了一塊醜陋的皮子。

剛才從桌子上跳過來的婦女這個時候非常生氣,現在田小寒手上覆蓋的那東西看起來就不像是個好東西。

“趕緊叫救護車,這女孩今天非得中毒不可,這種東西直接接觸了血液,想想都可怕!”婦女對著旁邊的一位志願者說著。

旁邊的幾位評測員也紛紛附和,看他們這態度,淩冽翻身的希望渺茫了。

那志願者剛要向著台下跑去,淩冽卻是笑著說道:“不用了,他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他這話說出來根本就沒人信,剛才田小寒流的血可不少,現在台上還有不少她的血跡,足以證明這女孩傷的並不輕。

評測員婦女瞪了停住的志願者一眼:“你聽他的還是我的?趕緊去,人命關天!”

這場比賽中淩冽是參賽選手,而婦女是評測員,她的職權肯定比淩冽大一些,所以自然是要聽她的,但是受個傷都能扯到人命關天,說明這個評測員也是真的生氣,開始意氣用事了。

但淩冽卻是繼續說道:“我都已經說過了,不用了,答案馬上揭曉。”

被他這么一說,那志願者小哥也是哭笑不得,他想死的心都有。

這時候淩冽直接拿起了田小寒受傷的手臂,輕輕在傷口位置點了兩下之後,就開始慢慢地揭開那層黑色的東西。

原來的粘稠東西,這個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層皮子一樣的任性薄膜,淩冽只用了很小的力氣,就把這東西輕輕扯了起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那些媒體的攝影機更是把焦點都對在了女孩的手背上。

當淩冽把那東西給撤掉之後,女孩的手背也終於展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此時手背上有一條黑色的線,如果看的仔細一些,就會發現那其實是一道血痂。

這么短的時間內不但止住了血,還形成了如此牢固的血痂,這足以說明淩冽那種藥物的神奇。

淩冽把已經廢棄的黑色物質丟掉,然後又把盤子裏的所有黑泥全部抓了起來。

在十位評測員對女孩的傷口鑒定過之後,淩冽再次把黑泥均勻地塗在了女孩的手上。

他一邊塗一邊笑著說道:“如果不是為了給你證明把第一層拿下來,那一層只要在他手上沾個十二小時,傷口肯定也就痊愈了,這換了第二遍雖然是新的,但是少了她的血氣,對肌肉的催化作用可就沒有那么好了。”

現在淩冽也沒有給他客氣的必要,言語裏都是對這婦女的不滿。

田小寒的手背再次變成黑乎乎一片。

婦女這個時候表情有些僵硬,畢竟她親自見證了這黑泥的神奇效果,現在沒有半點反駁的理由。

看到十位評測員都張著嘴巴驚呆了,淩冽只好提醒了一下:“各位評測員們,還請你們對我這個藥物重新評測一下。”

沒有搞清楚藥物的使用方法就開始評測,本來就是評測員的失誤,現在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淩冽證明了那盤黑泥的神奇作用,兩分,明顯是不合適了。

十位評測員聚在了一起開始討論起來,只不過那位婦女一句話都不說了,不知道是在負氣還是在幹嘛。

還沒等結果出來,婦女更是一臉不爽的放棄了評測的權力,直接退出了評測區。

對於她的放棄,淩冽根本就不在乎,如果這次評測能得到七分的話,那么就是和左英才持平,由於這一次時間不影響結果,那么兩人間很可能會進行一場加賽。

如果是七分以上,那淩冽就能直接進入半決賽。

最後評測結果終於出來,評委們給了“淤泥”九分的高分,淩冽微微一笑,也沒有太多的得意。淩冽很淡定,但是一直站在一邊的左英才卻是一臉落寞,這一次比賽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但還是和淩冽有那么大的差距。

輸給淩冽他心服口服,但這個時候左英才卻看了一眼馬承天向著休息室走去的背影,不能親手打敗那個奸人,是左英才最大的遺憾。

今天的兩輪比賽已經全部結束,不管是參賽者,媒體,還是觀眾,都已經開始離場。

站在淩冽身邊的田小寒一臉興奮地說道:“恭喜你!順利進入半決賽。”

但淩冽看向她的表情卻並不好看。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以後不要再做這種傻事了。”淩冽的聲音有些嚴厲,但也不算太冰冷,田小寒割傷自己手的事情真讓他很生氣。

但女孩卻是吐了吐舌頭說道:“其實我在學校經常能聽到你的消息,我們老師還要讓我們把你當榜樣,嘿嘿。”

還沒等淩冽說話,女孩就紅著臉蛋向著出口的方向跑去。

看著她活潑的身影,淩冽又忍不住歎了一口氣,生氣歸生氣,但如果今天不是田小寒及時站出來的話,自己想要胡攪蠻纏過那老婦女,恐怕不會那么容易。

只是還沒來得及說一聲謝謝,這姑娘就已經跑進了人群裏看不見影了。

淩冽完全不用擔心見不著她,因為田小寒是這次醫道大會的志願者,既然醫道大會還沒有結束,那她就一定還會來。

在會館裏舉行的環節一共有四輪,第一輪和第二輪已經結束,最為重要的半決賽和決賽將會在明天展開。

淩冽摸了摸口袋裏的那一個胸牌,嘴角也露出了微笑,很快他就扭頭看向了通向後方的一個走廊。

那是通往休息室的通道,剛才淩冽看見馬承天就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而且孫天奇也向著那個方向去了。

今天的比賽都已經結束了,還去休息室做什么,明顯這兩人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交易。

就在淩冽打算跟進去看看的時候,後面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淩冽回過頭來,身後叫他的人正是左英才,因為輸給了自己的緣故,左英才的臉色顯得很難看。

“有什么事嗎?”淩冽現在有點著急,很明顯不想這時候在這少年身上浪費時間。

不過左英才卻拿出了一個白色的小瓶子遞給了淩冽,淩冽接過來瓶子,第一反應就是放在鼻子前面嗅了嗅。

這小瓶子沒有任何的味道,好像裏面只裝了一瓶清水一樣,但淩冽知道,左英才在這個時候把這瓶子交給自己,事情肯定不簡答。

果然,左英才靠近了一些,低聲說道:“這瓶子裏裝的是無色無味的毒藥,這是馬承天給我的,他想讓我用這個東西毒死你。”

“他媽的”淩冽這時候臉色也不好看,他就知道今天馬承天一個勁的給左英才使眼色,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淩冽再次看了看手裏的瓶子,這裏面裝的到底是什么東西,竟然連自己都察覺不出來是什么毒藥。

如果真的是能殺死淩冽的毒藥,那么淩冽不可能聞不出來,這只能說明一個情況,這瓶子裏裝的東西現在還沒有變成毒藥。

真正高明的毒藥本身都是沒有毒性的,這樣也就不會引起服毒之人的懷疑,但是當這種藥物被吃進肚子裏的時候,一旦觸碰到身體裏的某種物質,很可能就會引發一系列的反應,那時候看起來毫無毒性的藥物才開始真正轉變為致命的毒藥。

雖然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毒藥,但實在是太少了,就憑馬承天的能力,真的能煉制出這種程度的毒藥?

淩冽根本就不相信,他再次看向了那個走廊,心裏也算是有點譜了。

雖然馬承天沒有那個能力,但是孫家作為醫王世家,可就說不准了,更何況現在孫家的頂級高手之一九同光現在就在天京。

從九同光煉制出來的白霧毒就可以看出來,那人煉制毒藥的功夫實在了得,完全無色無味的毒藥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難事。

左英才看到淩冽在思考,本不想打擾,但他還是咬著嘴唇鼓起了勇氣說道:“我知道我這個請求很過分,但還是請你幫我們殺掉馬承天,我知道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現在的左英才早已經不是那個自高自大的公子哥了,他見識了如此多悲慘的事情,現在心裏早有了自主判斷的能力。

雖然他已經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在馬承天的面前還是沒有任何的勝算。

也就是馬承天覺得他還有價值,這才沒有殺掉他,如果馬承天已經得到了一百卷祖傳醫書,那左英才現在也肯定和他爺爺一個下場。

看著這少年懇求的眼神,淩冽笑了笑,直接把白色的瓶子裝進了口袋裏:“就算你不求我,我肯定也會要了他的老命,當然我可不是為了你們華佗山,華佗山也就你看起來還算順眼,其他的那些人我看見就煩。”

不管是左光啟還是左上行,都玩了命的想要弄死淩冽,淩冽要是對華佗山有好感那才是奇了怪了。

左英才羞愧地低下了頭,他弱弱說道:“如果你殺了馬承天,我肯定會代表華佗山感謝你。”

淩冽也沒有繼續說話,他直接轉身離開了,他當然相信左英才的話,他只是不相信左英才的能力。

這個失去了靠山的少年憑什么代表的了華佗山,又能拿出來什么東西來感謝自己,恐怕連他自己都沒有個准頭。

看了看周圍人不多了,淩冽身形一動,下一秒就已經進入了那個走廊裏面。

左英才看著淩冽行動的速度,他先是詫異了一下,但隨即就有些落寞,良久,他才咬牙抬起頭向著出口的方向走去。

總有一天,他也要變得像淩冽一樣強。

淩冽在走廊裏前進的速度雖然極快,但他的腳底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他仔細傾聽著各個房間的動靜,終於在一個角落的小房間裏面聽到了馬承天的聲音。

循著這個聲音,淩冽一點一點的靠近。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