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瑜伽姿势进入小说,健身教练不要全文阅读

瑜伽姿势进入小说,健身教练不要全文阅读,一看到他這德行,胖子就樂了,他拍了一下淩冽的肩膀說道:“早說啊,我還以為你是什么名醫之類的呢,看來我們都是一路貨色,哈哈,吃吃吃,兄弟,別去想那什么狗屁比賽了!”

同是天涯淪落人,胖子對淩冽突然就交心了,但淩冽只是笑了笑,自己什么都沒說,應該算不上騙他吧。

本來淩冽晚飯也沒吃多少,就陪著胖子吃喝起來,誰知道兩人越聊越投機,中間淩冽說准備去上廁所,但是順道就把胖子一桌的賬給結了。

結賬的時候,攤位老板還對著淩冽豎起了一個大拇指說道:“沒想到兄弟你是那么講究的人,我這次真是看走眼了。”

淩冽只是笑了笑,回到了座位上後,淩冽笑著對胖子說道:“我想從一個人身上偷一樣東西,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

本來兩人就喝的差不多了,再加上聊天聊的那么投緣,胖子拍了下大腿說道:“兄弟你放心,我絕對是中醫裏面偷東西最厲害的!”

淩冽點頭笑了笑,他能從自己的口袋裏把東西偷走,自然說明身手不一般。

又隨便聊了幾句,兩人約定第二天清早在醫道會館的門口相見,淩冽才起身告別了胖子,胖子醉醺醺地去結賬,但是老板說剛才那兄弟已經結過了。

胖子愣了一下,再看人群的方向,已經完全看不到淩冽的身影了。

其實雖然吃的是大排檔,但這裏的大排檔可比鎮上的貴多了,胖子來天京光來回路費就花了不少錢,今天要不是發泄一下第一輪被淘汰的事情,胖子斷然不會這么大手大腳。

胖子歎了一口氣,臉上也看不出任何的高興,他低著頭離開了。

“胖爺經常來玩啊。”身後傳來了老板的聲音,胖子只是揮了揮手,也沒有回頭。

從大排檔裏走了出來,淩冽直接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向著中醫協會的總部走去,如果運氣好的話,應該在那裏遇得到楊部長。

來到中醫協會的門口,看到裏面還亮著燈,淩冽就直接走了進去。

如果裏面還有加班的人,那么那個人就肯定是楊部長,只不過帶著這么一身酒氣去找楊部長也不合適。

淩冽先停住了步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調動體內的龍鳳混沌血運轉了一番。

只是幾秒鍾的時間,淩冽身上的酒味就淡了許多,龍鳳血本就有迅速吸收能量的作用,酒精本來就是一種能量,淩冽只是快速把體內的酒精全部消化掉而已。

聞到身上的氣味基本上沒有了,淩冽這才走進了中醫協會的總部,此時他的腦袋也清醒了很多。

楊部長果然還在辦公室裏處理大批的文件,看到淩冽走了進來,楊部長臉上露出了微笑。

他也沒把淩冽當做外人,只是很輕松地說道:“找個地方隨便做吧,等我處理完了這一份文件。”

一般淩冽這么懶的人來這裏親自找他,肯定是挺重要的事情,這一點楊部長知道,所以他也沒耽誤太多時間。

“真是對不起啊,我作為總負責人,最近要處理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就沒去現場,還是要恭喜你成功進入了半決賽,明天我肯定去,我一定要看看你的精彩表現。”

看到楊部長期待的眼神,淩冽卻是苦笑著說道:“楊叔叔,我到這來就是給你商量這個事的,你明天能不能不去參加醫道大會了?”

這話說的楊部長一愣:“怎么,你楊叔叔去看你比賽,你還緊張怎么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你明天去的話可能有危險。”淩冽對自己的話也不確定,這只是他一個人的猜測而已。

今天孫家的高手們明明都已經聚集了,卻沒有動手,說明他們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那些各個醫門的代表。

淩冽知道自己肯定是孫家和回春堂的目標之一,但很明顯他們的目標並不是一個,如果讓淩冽再想出第二個能讓他們這么大動幹戈地人的話,那么那個人肯定就是楊部長了。

雖然淩冽覺得這事情不離十,但他沒有任何實質的證明,所以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就在這個時候,中醫協會的總部又來了貴客,幾輛豪車停在了淩冽大門口,楊部長透著窗戶往外看了一眼。

他轉身笑著說道:“我差點忘了,今天陸家的那小子也約了我見面,看來今天晚上有人陪我了。”

淩冽看著楊部長臉上的笑容,有一種心痛的感覺,楊部長為了中醫的發展可以說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如果明天誰敢動他半根毫毛,淩冽肯定要把那人碎屍萬段。

陸子由帶著陸子樂和小莊很快就走了進來,這三個人就好像是一個鐵三角,走到哪裏都很少分開。

這位陸家的大公子倒是不客氣,直接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看來你們已經開始討論了。”陸子由淡淡地說道。

本以為這家夥會在長輩的面前稍微客氣一點,但誰知道他對誰都這么冷淡,淩冽雖然有點不爽路子由的態度,但他這個時候來無疑能幫上大忙。

“陸子由,你應該覺察到孫家高手的動向了吧,你知道他們的目的嗎?”淩冽皺著眉頭問道。

陸子由看了看淩冽,又看了看楊部長,他吸了一口冷氣:“難道你們還不知道孫家想要殺了你們兩個,我以為你們早就知道了。”

“噗!”淩冽一口老血能噴他一身,他以為所有人都像陸家那樣有那么多的探子和諜子啊。

很明顯這家夥早就知道孫家的動向了。

楊部長此時只是笑了笑,似乎一點都不害怕,淩冽卻是有點納悶:“殺我倒還好說,我知道他們是為了什么,但是他們為什么要對付楊叔叔?”

淩冽身上的神農百草經一直是孫家夢寐以求的事情,而且淩冽拔群的醫術早就讓他成了孫家得眼中釘。

但是楊部長呢?楊部長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

陸子由無奈地搖了搖頭:“說你笨你還不同意,他們殺楊部長的理由,可比殺你充分多了。”無緣無故就被罵了一句,淩冽心裏面雖然不樂意,但罵的人是陸子由,要是比腦殼,他確實不是陸子由的對手,准確來說,淩冽還沒見過能在這方面超過陸子由的人。

所以他也不生氣:“你倒是說說,他們要對付楊部長的理由。”

雖然淩冽難得服軟了,但陸子由也不是那種嘚瑟的人,他直接說道:“中醫協會想要約束各個醫門,那你想想,誰才是這些醫門中說話最算話的一個?”

這個問題根本不用去想,孫家是各個醫門中最強大的一個,而且對不少醫門都有著號召力。

這次孫家帶著這么多的醫門人身攻擊淩冽,就是最好的證明。

楊部長想要用一些手段來約束各大醫門中裝神弄鬼的亂象,一旦他的計劃成功實行,就肯定會觸碰到各大醫門的利益。

而利益變動最大的,肯定還是在各大醫門中帶頭的孫家。

這場變革中,楊部長代表官方,更是這次變革的全權負責者,所以也成了最關鍵的人物。

只要殺掉了楊部長,那么這次變革最終會延遲,甚至會泡湯。

淩冽終於想通了這其中的利害關系,他萬萬沒想到孫家竟然這么大膽,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連楊部長都敢動。

陸子由笑著說道:“當然在這次變革中還有一個重要的人物,那就是淩冽你,如果說楊部長是這次變化的策劃者,那你就是執行者,作為中醫協會最有能力的成員,未來勢必有很多問題都需要你去解決。”

這時候楊部長都笑了:“真的是後生可畏啊,陸家的奶年輕一輩真的人如其名,你說的很對,如果我死了,我肯定會把這個重擔交給淩冽。”

楊部長看了看淩冽,淩冽感覺得到,現在楊部長的表情非常的沉重,這讓淩冽有些壓抑。

難道楊部長早就想到了這一天?

“如果放棄這次計劃,你們兩個不都沒什么事嗎?”陸子由嘴角帶著微笑。

但楊部長卻是微微抬起了頭:“身為醫師,不以治病救人為己任,卻靠著靠著炒作和坑蒙拐騙來斂財,這種情況我早就看不下去了,既然改革已經開始啟動,我就絕對不會停下!”

淩冽也了解楊部長的脾氣,現在勸他根本就沒有用,他能做的知識保護楊部長的安全,並推行他的改革計劃。

這時候陸子由卻是一臉輕松的樣子,看他這樣子淩冽就來氣:“我說姓陸的,你既然這么了解情況,那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做。”

“我?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把這條消息通知了你們,難道我做的還不夠嗎?”

看到他一臉淡定的表情,淩冽恨不得走過去把他給揍一頓,但淩冽這邊剛站起來,小莊就立即擋在了陸子由的面前。

此時小莊的眼神非常認真,好像真把淩冽當成了敵人一般。

所有對陸子由有敵意的人,都是她的敵人。

看著姑娘彪悍的表情,淩冽只好尷尬地坐了下來。

“陸子由,我們是盟友,現在盟友有難你想擦屁股走人,說出去丟人不?”淩冽也不著急了,大概在這裏和陸子由對罵一架。

不過陸子由也著實不要臉,他竟然說他的盟友是百草集團,而不是中醫協會。

這可把淩冽氣得不輕,因為淩冽現在確實代表的是中醫協會,淩冽一下子也爆了粗口。

“放你娘的屁,老子要是死了,還有個屁的百草集團!“

但陸子由只是不急不躁地說道:“如果你真被殺了,那我們就去和黎嫣然合作,或者幹脆收購了百草集團。”這話說出來,氣的淩冽差點七竅流血,但對眼前這個耍無賴的家夥,他還是沒有半點方法。

楊部長這時候也是哭笑不得,這也許就是家族和官方的區別吧。

官方需要考慮大局,為人民著想,同時包括這些大家族,但是立身在家族裏的人,始終都會為自己的家族。

現在哪個家族不是這樣?所以楊部長倒也不生氣。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沒有價值,如果自己的死能夠換來變革的成功,楊部長倒是並不介意。

所以當淩冽和陸子由爭吵的時候,楊部長只是靜靜地點著了一根煙,站在窗前悠然地抽了起來。

淩冽知道自己說不過這家夥,又打不過小莊和陸子樂的聯手,這個時候只好沉聲說道。

“既然這樣,你就怪不得我了,現在我要求你實現自己的承諾。”淩冽看著淩冽說道。

雖然陸子由擅長詭辯,但他曾經承諾過的事情是賴不掉的。

當初淩冽死纏爛打,才讓陸子由答應自己,可以幫自己解決掉一個麻煩。

“你想讓我幫你殺掉孫天奇?“陸子由疑惑地問道,他當然記得自己對淩冽的承諾。

“哈哈,這次你猜錯了,孫天奇是明面上的領導者,但就他那點能力還不足以實行這次計劃。”說到這裏,淩冽就停了下來。

他看著陸子由,陸子由看著他,雖然此時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從相互的眼神中,他們都知道對方想要說些什么。

最終陸子由先收回了目光,他沉思了一會兒,靜靜說道:“如果是那個人的話,你可就有點過分了,他可完全不是孫天奇那個等級的人。”

但淩冽卻是非常堅決,他繼續看著陸子由:“我知道殺了他會耗費你們陸家不少資源,但是你們陸家都韜光養晦這么多年了,最近又黑了我不少好東西,也該吐一點出來了。”

楊部長依然在窗戶邊吸著煙,他看了淩冽一眼,嘴角略帶微笑。

能夠逼迫陸子由去做事情,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都說明淩冽的城府也不是一般的深啊。

雖然對兩個人的談話楊部長聽的雲裏霧裏,但他臉上的笑容卻是越發燦爛。

淩冽和中醫協會息息相關,他當然是越強大越好,陸子由雖然不愛管事,但他也絕不是幹壞事的人,這樣也就足夠了。

兩個年輕人在某種程度上見證著天京這座城市的未來,有這樣的人才在,他這個中年人快要讓位了,就算是自己遭遇了不測,也總能放心啊。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