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seo行业资讯

干了一起旅游的同事,同事打友情炮

干了一起旅游的同事,同事打友情炮,能夠知道自己冷夜劍的名字,說明九同光和曾經的魔門有些關系,但無論他是什么人,都改變不了淩冽要殺他的決心。

這本是一場生死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但殺掉九同光,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發著綠光的冷夜劍在淩冽的手中放佛一道流光,只是第一次碰撞,就直接把九同光的武器砸地變形。

不過這個老頭選的武器怕是也不簡單,淩冽看到那個鐵棒一樣的東西正慢慢恢複成原型。

正所謂武器越怪,要命越快,這老家夥手中的東西無疑就是很怪的一種東西。

非刀非劍,說他是根棒子似乎都有點不夠格,但這東西就好像有生命一般,原本被砸出來的裂紋也慢慢消失。

最終這個不怎么長的鐵棒子恢複成了和之前完全相同的狀態。

就在淩冽思考的時候,那鐵棒突然消失,連同九同光的身體也一起消失在原處。

感受著氣息的變化,淩冽直接抄起冷夜劍向著身後砸去,還好他速度夠快,勉強趕上。

但是淩冽的身體放佛失去了重心,突然而來的這股沖擊力直接放他向著後方飛去,撞爛了數排桌椅這才將將停下。

淩冽撞擊九同光,這位老者文思不動,但當九同光撞擊淩冽的時候,淩冽卻不得不後退五十步之遠,兩人之間的實力立見高下,暫時處於休戰狀態的巡邏隊眾人都是心頭一緊。

就連觀眾席上的陸子樂都感慨說道:“看來淩冽這次贏得希望不大了。”

但是他的哥哥陸子由卻是面帶微笑:“這只是剛開始而已,淩冽沒虧,反而賺到了。”

明明是淩冽被打的狼狽後退,怎么能說賺到了呢,陸子樂對哥哥的話總是不好理解,不過他也早就習慣了這種感覺。

穩住身形的淩冽沒有記著進攻,剛才自己明明已經做了定身的防禦姿勢,但還是被一下彈開了這么遠,這真的是九同光隨便一下的結果嗎?

恐怕不是,剛才在冷夜劍和那鐵棍對撞的時候,淩冽覺察到了一絲紅光,那絕對不是冷夜劍身上發出來的。

而且這一次九同光手裏的棒子在這么猛烈的撞擊下,不但沒有彎曲,反而有一種向前伸出的趨勢。

淩冽的心裏似乎有了點底,這鐵棍的能力似乎是能暫時存下所受到的攻擊,然後以蠻力的方式反饋出去。

這只是一個大膽的想法,淩冽並不確定,當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醉仙女之後,這個大膽的想法也得到了證實。

“我該怎么破掉他的武器,要是不去掉他的武器,根本就近不了身!”淩冽向醉仙女問道。

醉仙女似乎思考了一會兒,但最後也只說出了三個字:“打碎它。”

這三個字還沒有說完,淩冽的身形就向著九同光的方向沖去,如果說剛才那一下只是為了試探,那么這一下就是真正的進攻。

“鐺!鐺!鐺!”短短地兩秒鍾,淩冽就發出了三次攻擊,但是這三次攻擊都被那根鐵棍擋住。

雖然那東西長的還沒有冷夜劍好看,但防守的作用真的不錯,只要有鐵棍在,淩冽就休想把冷夜劍砸在淩冽的身上。

九同光在第一次進攻之後,就一直持續著站立不動的姿勢,從他的表情看起來,似乎非常輕松。

陸子由之所以說淩冽賺到了,是因為他知道淩冽已經明了那根鐵棒的作用,淩冽的第一次試探是成功的。

但是九同光第一次的進攻卻是失敗了,雖然這一下直接讓淩冽後退了幾十米,但不管是淩冽還是那把冷夜劍,都沒有出現半點問題。

知道冷夜劍的人很多,認識冷夜劍的很少,而知道冷夜劍能力的卻是很少。

恐怕就算無天鬼哭和九尾三人也完全不知道這冷夜劍到底有什么用途,就算淩冽用了冷夜劍這么長時間,對於他的真正能力還是一知半解。

傳說中毒王用的名器,難道其用處只是一塊板磚,或者說是一塊發光的板磚?

不可能!

九同光看起來一臉的輕松,像他這樣的人,偽裝自己的情緒簡直就是小菜一碟,現在九同光的心裏沒有底。

一個半步武聖偽境對戰一個武王,即使淩冽現在步入武王已久,但實力的懸殊也絕對不會小。

九同光的上一次攻擊沒有得知冷夜劍的功能也就算了,最讓他疑惑的是他竟然沒有探出淩冽的虛實。

這就太奇怪了。

如此高手之間的比試,每一次對拼都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他們的每一招每一式之間都拉扯著周遭大量的能量波動,更是噴薄著身體裏的恢弘真氣。

對撞時的每一個細節都應該能表露出真正的實力,但是在九同光探知淩冽的時候,卻好像遇到了一面不透風的牆。

此時淩冽就好像一個黑箱子一樣,靠近他的身體已經很不容易,在真氣接觸到他的身體的時候,更像是石沉大海,再也感受不到一點音訊。

九同光看不出淩冽的實力到底在哪裏,所以就算是境界上壓制,但他還是選擇了最穩妥的方式,一手持鐵棒子抵禦淩冽的一次次攻擊,一手凝結著真氣,好在恰當的時機給淩冽致命一擊。

這會兒淩冽就好像瘋了一樣,一次又一次地攻擊著九同光,他的身形在九同光的身邊想成了一道道殘影,可見速度之快,攻擊之頻繁。

兩個武器之間的碰撞聲宛如天空下雷一般,炸得場上的眾高手們耳朵都隱隱作痛。

在他們看來,淩冽的攻擊雖然強悍,但是在九同光的面前卻沒有任何作用。

所有的攻擊都被那鐵棒子給擋住了,鐵棒子一次又一次地被砸彎,又一次次地恢複了原樣,而且鐵棒子正在變得通紅。

淩冽砸鐵棒就好像鐵匠在打鐵,一下下,一聲聲,無需用火,緊緊用錘子把這鐵棒砸得通紅。

但這鐵棒似乎並不發熱,因為九同光握著他的手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跡。

二狗在不遠急得嗷嗷直叫:“你小子是不是傻啊,你是在打人還是在打鐵棒!”

剛喊完這句話,二狗似乎就意識到了什么,難道淩冽進攻的目標不是九同光,而是那個鐵棒?醉仙女說過唯一的辦法就是打鐵棒,唯一的辦法就是最好的辦法,淩冽相信她,所以這時候砸地非常賣力。

這么多次攻擊下來,淩冽不但沒有疲憊,進攻反而一次比一次猛烈。

在黑獄島的時候,淩冽就已經領悟了自己的武王境界,所謂武王,就是一往無前的進攻進攻再進攻!

沒有畏懼,沒有疑惑,一旦鎖定了目標,那就瘋狂地發動進攻,不死不休!

淩冽的體力本就接近無限,雖然他一下下砸地是鐵棒,但是這一聲聲更像是在錘煉自己的心氣,他的鬥志開始慢慢昂揚。

每一次進攻都比前一次進攻強大一點點,在如此速度的進攻之下,就算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小山,這會兒也應該被砸了個稀巴爛了。

原本兩米高的九同光只是直立,但是現在他卻不得不降低了身體的重心,好在淩冽的瘋狂攻擊下依然能站穩。

他的臉上依然帶著輕松的笑容,此時那個黑鐵棒已經變成了火紅色的鐵棒,而且整個鐵棒似乎都比剛才膨脹了一圈。

淩冽知道,自己的每一次進攻都有大約一半的能量存儲進了那根鐵棒子裏面,如果這時候九同光用那個鐵棒字子裏的能量來對付自己的話,那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所以現在的九同光才如此的從容,淩冽的每一次進攻,都是為自己的墳墓拋開了一捧土。

但是淩冽沒有停下來,就算知道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有多危險,但他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他不能停,他沒有後路,他的身後是那些為了自己而賣命的兄弟姐妹們!

這是醉仙女告訴自己的辦法,一定不會錯!

淩冽的殘影越來越多,那對撞的聲音也越來越激烈,就算觀戰的大多是高手,但他們也不得不捂上了耳朵。

就算是捂上耳朵,陸子由的表情看起來也相當難過,他沒有境界,卻不得不承受高手對決產生的影響。

陸子樂低下頭來,想讓哥哥出去等消息,但是陸子由堅決地搖了搖頭,現在他身邊早已沒有了楊部長的身影,為了防止意外發生,陸子由早早地讓人把楊部長護送了出去。

這場比試還沒有分出來個伯仲,雖然陸子由是一個普通人,但他卻是陸家百分之百的主心骨,所有的陸家高手都願意為他肝腦塗地。

陸子由坐鎮與此就相當於掛帥親征,他的難受,陸家高手都看在了眼裏,他們的氣勢也在無形中被激勵。

既然已經走錯了一步棋,那么陸子由就不會允許再走錯第二步棋,只是現在即使捂著耳朵,他的腦袋也放佛要炸裂一般。

淩冽得攻勢還在一步步攀升,那根鐵棒也已經膨脹的比剛才大了三倍,放佛隨時都要炸掉一般。

這時候九同光也終於開始行動了,他的眼睛裏帶著笑意,原本一直在左手間凝結的真氣,也隨著他的雙手握棒而攀附在了鐵棒的身邊。

九同光雙手握棒,腳掌微微向前一步,看這樣式是要進攻。

淩冽終於暫停了自己的進攻,他喘著粗氣,看著眼前兩米高的強壯老者,准備迎接暴風雨的來臨。

這會兒醉仙女一直保持著安靜的狀態,淩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淩冽知道的是在醉仙女不想說話的時候,千萬不要去打擾。

只是在這關鍵的關頭,如果醉仙女不出手的話,憑借淩冽自己,承受住這一擊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淩冽深吸了一口氣,還是向前沖去。

“你確實很不錯,如果不是敵人,我肯定會收你為徒,能讓我的達摩棒撐到這種地步,你還真是第一個。”九同光微笑著說道。

但隨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這一次,淩冽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那個人的氣息。

即便是在這種狀態下也能隱藏自己的氣息嗎?淩冽深吸了一口氣,但是隨後一層淡淡的金色從他的周遭蕩漾開來。

淩冽無心去注意自己身邊的奇異景象,他只是怒吼了一聲,如同一把自動傘打開,周圍瞬間充滿了淩冽的真氣。

淩冽的武王空間瞬間打開,把周圍天地變為自己的天地,那么裏面就算發生了再微小的事情,淩冽也能感受的很清晰。

武王空間打開的下一秒,淩冽就把冷夜劍向著右面砍去,他的武王空間被硬生生撕扯開了一個裂縫,九同光就從這裂縫裏而來。

“結束了小子!”九同光微微一笑,直接拿著鐵棒向著淩冽錘去。

這一下淩冽已經躲閃不及,但是他也沒有任何要躲閃的意思,冷夜劍直接砍向了九同光的腦袋。

就算淩冽直接擋住了那鐵棍的攻擊,鐵棍裏的能量也會在那一秒全部爆發出來,到時候死的還是自己。

既然不能活著,那就來互相傷害,讓九同光的大頭嘗嘗冷夜劍的滋味。

冷夜劍的光芒越來越盛,這時候九同光卻是收起了達摩棒的攻勢,轉為防守。

但是在達摩棒轉攻為守之後,卻又在下一秒轉守為攻,那磅礴的氣勢在接觸到冷夜劍的時候就已經洶湧噴出,在棒子的勢力下,瘋狂向著淩冽沖去,放佛要把眼前的所有給撕碎。

只不過在九同光選擇防守得時候,他的氣勢就已經落了兩分,所以這致命一擊的威力還是打了一些折扣。

但這股能量又豈是淩冽能接得住的?

剛才淩冽一陣瘋狂進攻,在這一瞬間也都變成了對自己的進攻。

淩冽怒吼著繼續向前沖,沒有半點畏懼的樣子,現在他就像是個瘋子一樣,眼裏只有九同光,心裏只有殺戮!

一往無前的殺戮,卻也是沒有希望的掙紮。

就在這時,原本擴散到周遭的淡金色氣息突然收攏,這些氣體向著那股駭人的能量沖去,但又立即被能量吞噬,能量還是沖擊在了淩冽的身上。

淩冽的身體頓時變得血淋淋,被真氣割裂的傷口遍布全身,此時他就是個血人!

九同光終於皺起了眉頭,淩冽雖然很慘,但不應該僅限於此,剛才那么強大的氣息,應該足夠殺死他才對!

就在這個時候,淩冽閉著的眼睛突然睜開,活著的感覺,真好。

淩冽的嘴角微微上揚:“現在該我了。”

关于作者: 七七日记

七七日记,作者只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对于seo的一些认知见解发布出来,即是为了帮助他人,也是为了防止自己把一些很重要的东西给遗忘,七七日记,在这里你可以获得seo伪原创工具,seo技能,seo优化思路,以及黑帽seo的一些小技巧方法,大家要多多留言互动哈.祝各位排名第一流量狂飙,权重暴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